042 你上来!你下来!

  • 作者: 千笑
  • 更新时间:2019-04-09
  • 字数:3110
  • 吐槽数:0
  • +书架

这边沁灵并不知道自己和明姬已经被珠帘院的猴子们视作上门挑衅的“妖邪”而进了黑名单,反倒是兴冲冲奔走在去东宫的路上,打算将吊了她两天胃口的猴子一事搞个水落石出。

她没有去过东宫,只是上次跟玉璞偷出宫外找阿雷克的时候,玉璞告诉过她东宫的位置。沁灵方向感很准,顺着上次跟玉璞出宫的路线,继续往东北走,果然找到一处不小的宫院。

“这里就是东宫了吧。”

沁灵抬头仰望对她来说不算高的宫墙。

她不知道门在哪里,况且就算找到门也未必让自己进去,想了想还是土办法最简单粗暴,就直接上了墻。

“这地方还不小,这么多屋子都亮灯,该去哪里找弘辉呢?”

正在发愁之时,沁灵听到不远处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

“嗯,抓个人问问也好。”

循着金属的声音,沁灵踩着院墙来到一处花园模样的地方。

院子当中,两个男子正在切磋剑术。金属的响声就是他们的宝剑相互碰撞发出的。

「哦?看来省了抓人的工夫了。」

看出其中一人就是皇太子弘辉,沁灵蹲在墙头,颇有兴致的欣赏起二人的比试。

「哇啊,好狠呐!」

沁灵看不懂什么招式,但从弘辉出手的力道和速度上,她感到一股直入人心的凌厉。

而对面与弘辉交手的那个人则将每一击都稳稳的挡在身外。弘辉的对手比他身材要魁梧,看上去年长不少,出招并不多,速度也不及弘辉快,可动作却有力坚实,不管弘辉怎么快准狠,都没有办法打破他的防御。

「看上去对面那个人更厉害,要不然早就成剑下亡魂了。话说弘辉那么狠干什么,难道跟他也有仇?还是看准那个人不会有事?」

沁灵刚看出点门道,只听“嘣”的一声,弘辉手上的剑折成两半,剑头的那半竟然向这她飞来。

“!!”

沁灵连忙转了个圈躲开。

剑头插入了她方才所站位置下方的墙壁。

伤是没伤到,武艺观赏却到此为止了。

跟弘辉练剑的是个年近五十的中年壮汉,棕须棕发,粗眉方脸,眼睛如铜铃般瞪着墙上的沁灵。

“什么人,擅闯东宫!”

“!”

被这声呵斥震得脚下一抖,沁灵差点从墙上掉下去。

“……”

弘辉用意料之内的神情注视着沁灵,没有马上说话。

“还不快快下来!”

棕须男子又是大喝一声。

威吓声中有种不得不从的压迫感,但沁灵看那男子表情凶恶至极,一咬嘴唇一握手杖硬是把身体拉回来了。

“不、不下!”

“!”

见这小女娃竟敢抗命,棕须男子双眼几乎要张裂。

“你一副老虎要吃人的样子,我下去不是自己送死?!要上你上来!”

沁灵壮起胆子反向男子挑衅。

“!!”

激斗过后本就热血喷张,棕须男子简直要怒发冲冠。

“何方女娃如此狂妄,太子东宫岂是容你胡来的地方。还不快快下来领罚!”

“领罚谁下去啊!再说,我又没干什么坏事,凭什么罚我!要想罚你自己上来!要我自己领没门!”

“你……当真以为老夫不敢上去抓你!太子殿下驾前,老夫才不想跟你这黄毛丫头一般见识。聪明的就快快下来,不要等老夫叫来侍卫将你拿下!到时非死即伤!”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要抓我你自己上来就是了!”

棕须男子并非不敢上墙,也并非不想捉拿沁灵,只因他位高权重,岂能跟一个小小女娃计较?且这女娃不听他的命令坚决不下墙,自己若是亲自上去或者叫侍卫来抓,岂不是更难看?实在丢不起这个面子。

“太傅,跟一个黄毛丫头玩‘你上来,你下来’——您这是在做什么……”

弘辉捂住自己半张脸,好不容易把不该产生的笑意压回肚子里,用替人羞愧的声音提醒男子。

“……”

棕须男子——太傅严宽此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足够失态,丢了当朝一品大员的气度,窘得脸上一阵发热,没了下文。

“你也下来吧,我保证太傅他不罚你。”

弘辉又看向沁灵,劝小孩子似的招呼她。

“等一下把侍卫招来晚上就都别睡觉了。”

“……”

弘辉语调诚恳,语气和缓。沁灵心中的躁动平息了不少。

她踮起脚尖,借方才插入墙中的半个剑身做跳板,翻身跃到弘辉旁边。

“嗯?你这女娃轻功倒是不错。动作灵敏干净,有如林中飞猿。”

抛去礼数争执,严太傅竟然下意识的点评起沁灵的功夫来。听上去倒是有几分欣赏。

“太子殿下认识她?”

“……”

弘辉只是斜眼看着沁灵,没有立刻回答。

如果说实话,告诉太傅沁灵是三千后宫中的一员,性格耿直厌恶宫斗的太傅必定大为愤怒。皇族之外的人,基本上是不知道皇家诅咒的。沁灵半夜来与他见面,两人的关系必定惹他疑心。以太傅不拘小节的武人性格,消息外泄只是时间问题。那些有心在宫斗上做文章的就又可以借题发挥了。

后宫斗从五百人扩大至三千人,本来就少不了那些人的功劳。

弘辉想给沁灵找个适当的假身份,沁灵却看不惯他盯着自己审视的眼神,等不及先开口了。

“你别又装不认识我,你娘可都知道你认识我的!”

这句一出,太傅嘴巴几乎僵住。

“你、居然,还对陛下无礼!”

“怎么了,皇帝不是他娘吗?”

“正是如此。”

“?!”

弘辉一接话,太傅更是目瞪口呆。

弘辉也发现自己接的不是地方,清了下嗓子解释道。

“我是说,她是陛下的亲信。有些时候台面上不方便说的话,陛下会写为家书让她带给我。受陛下信赖她行为自然是有些放肆,但小姑娘性格直爽光明磊落,不像有些宫中使役那样颇有城府。有冒犯之处还请太傅见谅。”

“……”

沁灵听出弘辉在为自己的突然出现找借口,也就没有再多话。

“……”

太傅压低了粗眉,用猛兽观察猎物样的目光盯着沁灵看了片刻。

沁灵稍微撅起嘴巴,睁大眼睛直看回去,心里一个劲的做鬼脸,直到太傅将目光收回。

“确实,没有什么乌烟瘴气。虽然无礼莽撞不知天高地厚,却也可将就做托付家书使用。”

「你到底是夸我还是骂我……」

“!”

沁灵刚要张嘴,弘辉一步挡在她面前,阻止她出声。

“陛下,不,母亲有家书,请恕学生就此失礼了。”

太傅也知道,今晚的练习是没办法继续了。

他做出告辞的动作,但并没有迅速转身离去,而是郑重的向弘辉交代道。

“老夫已经说过多次,如果殿下仅仅是将练剑当作发泄心中郁愤的途径,不知收放,早晚有一天,也会如今日这剑一般。”

说完,严太傅阔步而去。

弘辉沉下目光凝视着太傅的背影,目送他消失在夜色中。

***

“他走了。”

弘辉迟迟不收回目光,沁灵拉了拉他的袖子。

弘辉这才转向沁灵,不过语气没了刚才的和缓,反倒是多了几分训戒的意味。

“大晚上跑到东宫来,这么精神。”

“你不也大晚上练剑吗?比我还精神呢。”

弘辉不想跟沁灵拌嘴,直奔主题。

“你来做什么?”

“第五名的侯环画,我刚刚去她那里了。”

“你还真去了。”

“她好像受伤中毒了,院子里有好几只猴子,不过没看到她有尾巴。”

“你能不能从头说?”

没头没尾的,弘辉也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沁灵只好把为什么怀疑环画是猴子,连带着自己今晚的遭遇具体讲了一遍。

“她们说‘要不要再去求求太子殿下’,好像需要帮忙,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她们既然说了不用,我也不必插手。”

弘辉侧过身去,完全没有过去帮忙的意思。

“那你知道她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不对?”

沁灵的追问让弘辉眉眼一皱。

“告诉你又能怎么样?她们和你又不是一路,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也不是你能管的事情。”

“就算我管不了,遇到这么件怪事,也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啊。排名不如猴子可是关系到人的尊严!”

弘辉万般无奈,长叹一口气,侧过眼光警告沁灵。

“你凡事较真的性格迟早把自己置于险境。”

“——”

面对不肯松口的弘辉,沁灵纠起小脸。突然,她又放松了表情。

“算了,我问弘夜。你昨天还怂恿我去看她,我就不信你完全不想让我知道真相。”

“放心,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你见不到了。”

弘辉合上眼睛,彻底背过身去。

“?什么意思?”

沁灵听不懂他话中的意思。弘辉用无比肯定的语气将话说得更明白。

“那个叫弘夜的影子已经不会再出现了。”

“!!”

弘辉说完就要离开花园。

“等一下!”

“还是回去吧,你虽然不怕鬼,这世上比鬼更可怕的人多的是。只要有心,随时能让你万劫不复。”

弘辉背对着沁灵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进了灯火通明的长廊。

“再也见不到……弘夜?”

沁灵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昨晚弘夜跟她挥手告别的场景。

那时“可能很久见不到”的预感,竟然成真了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42 你上来!你下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