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0 绑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苏伊的确不知道佟捷要带她到哪里。

起初他说的是医务室,苏伊没有起疑,但进到另外一栋大楼时,苏伊有些疑惑了,佟捷解释这是他们内部休息的地方,见他刷了员工卡才能进来,苏伊还是信了。

他们从电梯上来,进入安安静静的一层,苏伊疑惑再起。

“翔太在这里?”苏伊问道。

“就在前面。”佟捷引着苏伊往前走。

他刷卡打开休息间,苏伊稍微迟疑,佟捷急切道,“苏翔太就在里面。”

在苏伊迈入门内后,佟捷跟进去,锁上了门,露出得逞的狞笑。

******

李嘉尚赶到苏伊和佟捷消失的门口,遇到匆匆奔跑过来的苏翔太。

苏翔太脸上怒气未消,看到李嘉尚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李秘书刷开大门和电梯,三人都是不言不语,随着电梯上行中,担忧也越来越浓郁。

他们预估不到苏伊现正在经历什么。

电梯打开同时,李秘书挡到了两人前面,有些艰难地开口,“老板,苏翔太,要不,我先过去看看吧。”

如果有什么不好的画面,虽然他看到了必死无疑,但苏伊一定不会愿意让另外两个任何一个看见。

不料两人一左一右默契地绕开他,“让开。”

李秘书哀叹,匆匆跟上。

整个顶层寂静无声,一片让人发慌的宁静。

他们顺着楼道向里走,突然听到一声痛苦的哀嚎。

李嘉尚和苏翔太不管不顾地往前冲,李秘书纠结到底要不要跟上,在又一声哀嚎响起时,只见自家向来稳如泰山的老板飞起一脚,一击把紧锁的房门踹坏,大喊着“苏伊”往里冲去。

苏小姐没事的,一定没事的!李秘书默默念着,他闭着眼睛往前跑,心想死就死吧,不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置之不理。

只是他一路瞎跑一下子撞上了戳在楼道的障碍物,李秘书一睁眼,只见老板傻愣愣地呆在原地。

只见室内,苏伊以标准擒拿的姿势,单膝跪压在佟捷肩胛骨上,一手抓着佟捷被扭到后背的双手,一手按着他的脑袋,惊讶又好奇地抬头看着他们,“你们怎么来了?”

刚刚被老板挡在身后的苏翔太反应却比老板快了不止一拍,他对苏伊的武力值最熟悉,这时候也不全然意外,苏翔太气势全开横冲直撞窜进去对着地上的佟捷就是一通无影脚。

李秘书就没有这份见多识广。

他在电梯上脑补了可能预料到的种种画面,唯独没有现在正发生在眼前的这一种——

李秘书表情毫无波澜,“抱歉,打扰了。”

内心却是疯狂吐槽,你是金刚芭比吗!被你按在地上的是个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六七十斤的大男人啊!为什么你看上去像按住了一只小鸡仔?

他瑟瑟发抖地看向他家老板,心想老板能看上的果然不一般,看,多么地英姿飒爽,伟岸高光!亮得他快瞎了。

“小鸡仔”佟捷看到他们比苏伊更加恼羞成怒,他行凶不行反被揍,被个女人打得哭爹喊娘本来已经够丢人了,为什么还要被他最讨厌的人围观!他不要面子的吗?“苏伊!你根本就不是女人!”

苏翔太管他要不要面子,还敢在他面前辱骂他姐姐,这是不够痛,他冲上去替苏伊把人按死,二话不说一通狠揍,苏伊松开人,从一旁找了件衣服当绳子递给苏翔太,还十分贴心道,“他其实什么都没干,翔太你不要打太狠,不要打脸。”

不能打脸这事苏翔太不记得,苏伊替他记着呢。只是她衣服还完全递过去,身体就失去平衡,被用力地一扯,重重地摔进李嘉尚怀中。

苏伊问道李嘉尚身上盛怒未消的味道,不知为心情一松,“李总。”

“李嘉尚放开我姐!”苏翔太怒吼道,只是他还要压着佟捷,不能冲上去把苏伊抢回来。

佟捷被这姐弟俩气得直想吐血,还说他们不是靠关系?这是赤裸裸地在他面前炫耀!“苏伊、苏翔太,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李嘉尚紧抱着她不放手,当着这么多人苏伊一阵阵尴尬,她只当腰上的手不存在,故意去和佟捷搭话,“你又不用死,怎么会做鬼呢?何况世界上有没有鬼还两说。”

李秘书都替佟捷憋屈了。

他看不下去,冲进去在里面找了只袜子塞进佟捷嘴里,“行了行了,你安静会儿。”

佟捷疯狂挣扎,这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匆匆赶来,楼道内有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喊“是谁报的警?”

屋内佟捷犹如看到了希望,吐出袜子大喊,“警察叔叔救命啊!”

苏翔太和李嘉尚脸色一变,齐齐看向李秘书。苏翔太朝佟捷脑袋上重重一拍,“多大了还喊叔叔!”

李秘书慌忙摆手脱清关系,“不是我,我没有!”

虽然苏小姐武力惊人化险为夷,但若单反苏小姐不小心一点或者弱一点,现在是什么局面可就难说了,老板和苏翔太都怕她会有什么阴影不想被看见,默契的谁都没有报警。他们大可处理完毕后,再选择报案的。

这情况他怎么可能不懂,给他吃十对雄心豹子胆他也不敢瞒着老板私自行动呀。

“是我。”苏伊突然道。

三个男人齐齐不可思议地看他。

苏伊无语他们这算什么反应,“他对我意图不轨,我是受害人,当然要报警!”

“对!要有法律意识!”警察疾步走来,看清里面的场面,也不禁“嚯”一声感叹。

李嘉尚不赞同地皱眉看她,苏伊却没心没肺地反过来安慰他,“放心吧,我可跟着跆拳道黑带选手夏熙阳学过跆拳道、搏击的!”

她赶紧借势从李嘉尚怀里挣脱出来,再继续抱下去,翔太不冲上来她也要疯了,李嘉尚到底是故意还是无意的?

警察进去在热心家属辅助下把佟捷拷了。

直到佟捷被警察带走,李嘉尚一直悬在嗓子间的心脏才归位。他脑子里嗡嗡乱响,坚持陪苏伊一起去派出所录口供,听着苏伊一点点讲起事情经过,他一阵一阵地后怕。

苏伊讲着讲着突然感到手一紧,低头,放在桌上的手已经被李嘉尚握住。

她愕然转头看李嘉尚,李嘉尚似明誓一般,郑重又深情道,“以后我会保护你,不会再让你遇到任何危险了。”

苏伊脸瞬间通红,从耳朵尖红到脖子,手指间都不自觉地跟着发抖。腰上被李嘉尚手抱过的地方一阵阵发热。

“我是认真的。”李嘉尚补充道。

苏伊头恨不得埋进胸口,匆匆忙忙点头,“我知道了,别说了。”

对面问话和速记的两个小民警差点把笔按折了,凭什么在派出所记录个口供,还要被强塞一嘴狗粮!其中一个重重咳嗽一声,“不用说案情无关的!”

在外面等待的苏翔太气得想挠墙,早知道他就不揍佟捷那个猪头了,他就不用因为打人被单独问询,他们在外面听不到里面说话,却能清清楚楚隔着玻璃窗看到李嘉尚抓苏伊的手!

徐逸在公司找了一大中午苏翔太,到苏翔太要录口供才从公司匆匆赶到派出所。

他头都大了,苏翔太到底有没有身为公众人物的觉悟,怎么动不动又打架,他刚想训,就见大老板和苏伊从里面施施然出来了。

想要训斥的话被他硬生生憋回肚子里,万一是老板带头打架,他是不是得给苏翔太鼓掌?

李秘书上完厕所看到他,淡定地向他点点头,和苏翔太一起跟警察进去录口供。他也动手了,虽然就拍了几下,塞了个袜子。

因为苏伊是受害者,他们作为家属和同事气氛过头动手也没造成什么重伤,警察还比较照顾他们,但该问的全要问到,苏翔太被问地越久越焦急,等他出来,李嘉尚和苏伊果然一个都不见了。

留在外面等他的,是比他妈妈还婆婆妈妈的经纪人徐逸。

苏翔太不怎么走心地听徐逸苦口婆心的叮嘱,随便应付着嗯嗯点头,徐逸不说了,反正他听不进去,既然这样他之前就起的心思下定了,他要尽快把苏翔太送到国外集训一段时间。

苏伊坐在李嘉尚车上,这是她第二次坐在这个副驾驶座位上,但不同于上次的感激,这次她坐得格外心虚。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而且她刚刚的英勇表现,警察都表扬了。李嘉尚为什么给她的感觉这么危险?

比骗她的佟捷都危险。

车内气氛有些压抑,苏伊去调电台,看来看去也找不到到底该按哪个,她无处安放的手又讪讪收下。

李嘉尚瞥她一眼,也不帮忙。

现在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一边是忍不住的担忧和心慌,一边却是怎么压都压不住的生气。

气苏伊,更气自己。

气她胆子太大,不顾自己的安危,更气自己明明已经把人放到了眼皮底下,却让她经历了这么凶险的情况。

苏伊只能感觉到李嘉尚情绪不好,却不知道该怎么化解这份尴尬,这时候她无比怀念在熊猫馆的李嘉尚,那时候的他可比现在坦诚也更好相处多了。她没话找话,“多亏今天是我,如果是个柔弱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况可怎么办。”看她多英勇,她自己的武力值,自己心里有数的。

只是,为什么李嘉尚好像更生气了?

“在我心里,你也是需要保护的柔弱女子。”李嘉尚目视前方,开口道。

“我?我不柔弱呀。”苏伊伸展胳膊,秀了秀肌肉,无论是陪夏熙阳还是陪翔太,她总是要跟着锻炼的,“你别看佟捷看着强壮,但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实战经验,他根本打不过我的。”

“你这次只是运气好,如果你判断失误了呢,如果你比想象中弱,他比想象中强,到时候怎么办?”

苏伊眨眨眼,小声狡辩,“我心里有数的。”

“有数?你凭什么保证你能全身而退不会受伤不疼痛?你是女超人吗?”李嘉尚生气道。

苏伊斟酌着怎么开口,她其实早就察觉到了,所以一直都有防备。从佟捷坚持拉着她从楼梯跑的时候就有疑惑,到达那栋房子后,已经觉得不对了,从电梯出来,她就确定无疑,“我真的有数,只是想看看他想干什么。”

李嘉尚锐利的目光倏然而至。

苏伊勉强笑笑,解释道,“我也没想到他胆子那么大,竟然想……”苏伊顿了顿,换了个文明书面些的用词,“非礼我,也不知道他不好好训练脑子瞎想什么,他觉得翔太比他拿到更好的资源是因为我和你……和你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就算怀疑我,也不能怀疑公正无私的李总呀!”

眼看李嘉尚脸色越来越差,她赶忙继续拍马屁,“全都是胡说八道嘛!李总怎么会因为一个苏伊被影响到!”

李嘉尚点头,“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没有人会影响到我。”

苏伊连连点头。

“只是事情发生时候,人才知道自己对自己的判断往往存在很大的偏见。”李嘉尚幽幽开口。

车驶入地下车库,外面的阳光突然被黑暗替代,苏伊没看清李嘉尚的表情,只是心跳地比刚刚佟捷威胁她时更加的快,他是什么意思?苏伊脑中变得一团乱麻。

车停到空位,李嘉尚却不急着下车,熄了火依旧看着前方。

苏伊不敢就这么扔下他离开,两人沉默地坐在车里,狭小的空间内混乱的情绪发酵到了一起,担忧、生气、关心、无力,还有李嘉尚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的恼羞成怒和保护欲。黏稠地让苏伊无法顺畅呼吸。

“你影响到我了,因为你我刚刚翘掉了公司的董事会。”半晌后,李嘉尚突然道。

苏伊垂在裙摆边的手狠狠一抓,她额角冒汗,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她比董事会更重要?还是他因为翘掉董事会后悔了?

苏伊不敢相信前者。对感情她向来不具有自信。尤其是这种不着边际的自信。

“我现在很生气。”李嘉尚有些焦躁到。

苏伊点头,她看出来了,Lee的董事会是什么级别,她大概还有概念,“抱歉因为我耽误您工作,我……”

李嘉尚打断她的话,“我生气是因为,你遇到危险是因为我。”

苏伊茫然,佟捷攻击她,是因为李嘉尚?他是怎么想的?说是因为翔太她还能心安理得一点!

“他嫉妒苏翔太,针对你,其实是因为恨我维护你们才造成他感受到不公平,如果我……”

“停停停!”这次换成苏伊打断李嘉尚,什么坏事都往自己身上揽是什么毛病?“他嫉妒翔太是因为他的能力,他针对我是因为他的人品,他又想报复你是他自己无聊至极。就算不是你,他也会给自己随便找找个发泄对象的,不是你,也可能是李秘书,是他们总监,是……任何一个人。不是你的错,全都与你无关。”

李嘉尚打断她的大段分析论调,“不管怎么说,是我把你带进了Lee,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以后我不会再让你遇到任何危险,我会保护你,我保证。”

苏伊一堆想要解释的话全都消散,这是她第二次听到他要保护她,也是第二次被他保护到。

她的心感受到了让她陌生的动容。

上次在Lee门口他突然重来时的奇妙的心跳,好不容易忘记了,又被他一句“保护”重新勾起。

他根本不知道吧,她从小就总在遇到被人欺负,无论是弟弟还是夏熙阳,总有照顾不到的时候,那么,她能靠的也只有自己,无论是吵架还是打架,来的是女生还是男生,她都不怕,渐渐地她习惯了强势不要低头,早就忘了自己是男是女,她只是苏伊,不需要保护也能照顾好自己的苏伊,在需要时候,能站起来保护别人的苏伊。

原来偶尔听到有人要保护她,被当做弱者也不像想象中让人厌烦呀,甚至有几分感动。

心像泡进了温泉,初识烫地让人不适,慢慢地被暖流融化,四肢百骸都变得温暖熨帖起来。

苏伊忍不住笑起来,眼中不知何时聚起了灼热的泪光,“谢谢你李嘉尚。”

原来她这么脆弱?

苏伊抬手去抹眼角的泪痕,却突然得到一个拥抱,她错愕地僵了一下,随即温柔地回抱了李嘉尚,“以后遇到危险我不会再逞能了。”

是不是我也可以像其他女孩一样?我真的可以吗,李嘉尚?

李嘉尚终于满意,闻到苏伊身上清甜的果香香水味,一直躁动不安心也变得柔软起来。

“我会保护好你的,一定!”

郑和推测的没错,此刻他无比确定,他喜欢着苏伊,不知什么时候照进他灰暗人生的第二道光芒。

他会保护好的,他的光。

佟捷的事很快在公司传开,警车开到公司本来就有各种猜测,演艺部搞出那么大的动静自然是瞒不了人的。李嘉尚也没打算隐瞒。

只是李秘书没想到老板会那么高调地开了个全体员工大会,就为了宣布开除一个习性不良的艺人。

当然,表面上是这样。

现在全公司都知道了老板是苏翔太的靠山,中间的原因叫作苏伊。

你看被众星捧月围在人群中间的苏翔太是多么高兴,手里的一次性杯子都被他激动地捏成了一个不能更紧的纸团了。

可惜了,这么值得纪念的一刻,苏小姐回LS开会去了。真是让人遗憾啊!

精彩时刻值得记录,李秘书举着手机,悄悄拍了苏翔太咬牙怒瞪台上老板的照片留念。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Chapter 30 绑架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