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7 熊猫馆

又是一个周末,熊猫馆的志愿者日如期而至。

因又一批志愿者培训结束,管理员通知了所有志愿者今天一起迎接新成员。

苏沐晓在新志愿者中看到了李嘉尚。

她心中吐槽,李嘉尚那么一个大企的业霸道总裁,竟然这么闲,三天两头跑来动物园。前几天的气她可还没忘呢,不过她宽宏大量,不和他一般计较,他们就保持好友好陌生人关系,尽量少接触吧!

李嘉尚隔着人群一眼看到她,握紧手机,这次一定要确认苏沐晓是不是小雨点。

“这几位就是这次会加入的志愿者们啦,大家欢迎。”管理员指向李嘉尚所在的6人,向站在对面已经有经验的志愿者们介绍。

李嘉尚发现站在对面人群中的苏沐晓这次没有躲避他,不知为何,好像今天心情不错。

他们之前培训时候也会和已经在工作的志愿者有交流、到熊猫馆内帮忙,以前苏沐晓总是在他的视线之外,他发现她在有意躲着时,已经找不到机会询问。

而今天她站在人群后面,他的正对面,他的眼前,开朗得鼓掌。

李嘉尚挑起嘴角,心情也随之变得愉悦。

“我们6位新成员和老成员组成组,老成员们多带带。”管理员宋一秋拿出表格开始分组,她从表格名单上筛选出最游刃有余的6人,把名字后面写一个加号和新志愿者的名字,到苏沐晓时候,她稍一停顿,抬头看向了新的6个成员。

苏沐晓这个女孩是特殊的。

无论他们如何把她当做是普通的、正常的和大家一样的,但只从视觉看,她的特殊就让人无法忽略。

有时候她会想,她这样一半天使一半怪物的脸,这样的扭曲是不是比轻微的残疾更加的不幸。

她似乎习惯了接受了别人对她投以消极的视线,但无论神经线条多粗的人,都不可能真的视而不见。

越不在乎,可能内心越是在乎,只把那份伤闷在心里不对外发泄。

她当时来面试时,他们犹豫过,但馆长最后决定把她留下来。原因除了她对熊猫真的热爱外,还有她无意的一次聊天说,动物和人的审美是不同的,它们也许觉得她不奇怪也说不定。

她也许是对的,馆里的所有熊猫都喜欢和她玩。连其他小动物也和她亲近。

排除人的视觉审美抛开皮囊外,到底什么才是美,也许动物比人看的更清晰一些。

苏沐晓的出现,让他们重新扪心自省,他们的熊猫馆志愿者首先服务的是熊猫,其次才是游客。

她总是情不自禁对苏沐晓温柔一些。

但即使现在已经熟悉的志愿者们,也有人私下找她聊过能不能不要把他们和苏沐晓排到一起工作,他们尝试克服,却难以克制生理和心理的多面恐惧。

她才是最需要一个固定同伴的人。

那么,和她同组的人选……

宋一秋写上了李嘉尚。

6个新志愿者中唯一的男性。

且根据她的观察,这个人绅士有礼,对人不会过分亲近,在大家用类似“那个脸上有疤的女孩”形容苏沐晓时,他也是唯一没有谈论过苏沐晓相貌的人。

“我念一下分组名单,刘婷婷、王晓一组,海燕、林晓岚一组……李嘉尚、苏沐晓一组。”

苏沐晓和李嘉尚几乎同时霍然抬头。

苏沐晓呆呆的望向管理员,李嘉尚视线已经转到她身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和她一组呢?苏沐晓不明白,她转过头,和李嘉尚视线相撞的。

苏沐晓心头一跳,她看不懂了,李嘉尚为什么看到她眼神这么愉悦?

李嘉尚为什么会想要和她一组呢?她想不明白。

即使李嘉尚素质人品高尚,不介意她的长相,但有其他选择,从常理而言,没人会愿意和她一组的。

正想着,李嘉尚已经站到她一旁,“又见面了。”

苏沐晓笑笑,心想这人记性和可真好。等等,李嘉尚和她一组这么开心是因为怕生么?算了,随他怎样吧,暂时也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反正没有人能长期和苏沐晓一起工作。

好在李嘉尚长得还不难看。

她就当他是个行走花瓶好了。

“……我们负责的工作主要就是清洁打扫,辅助喂食,发现熊猫宝宝们有什么异常及时通知饲养员和医生,另外就是馆内有活动时候我们也要帮忙。”苏沐晓领着李嘉尚介绍管内的场地、设施,又想起什么突然停步回望他,“啊对了,你能记住所有熊猫宝宝的名字吗?”

“圆圆、团团、大宝……”李嘉尚毫不磕绊,一口气竹筒倒豆子似的念出来一串。

苏沐晓不住点头,心道这个李嘉尚还是有点优点的。想当初她记这些可可爱爱的名字可记了好久,“能对上号吗?”

李嘉尚向园区内扫过去,一一指给她看,“那是圆圆,那是团团,小午、暖暖、二丫……”

苏沐晓嘴角一抽,酸了。饶是记忆里超群的她,最初也无法迅速分清样貌、大小、体型都差不多,还动来动去的熊猫们,要知道这些小家伙可不是想象中那么憨态可掬老实可爱的,它们活泼起来每天蹭上泥土、草汁,从细节辨别,每天造型都不大一样,她还是相处久了慢慢熟悉找到了感觉。

这人到底是怎么分辨的?苏沐晓碎碎念。

李嘉尚没听清,疑惑问她,“什么?”

“没什么,早上柠檬吃多了。”苏沐晓哼哼两声,闻到了自己身上的酸味。

“记住名字能分辨它们就好办多啦,它们每个性格都不太一样,眼睛最大、头型最圆的是圆圆,它最活泼了,看到陌生人容易人来疯,特别喜欢抱大腿,很好认。总喜欢粘着圆圆,和圆圆抢吃的的是团团,它们是发小,凑到一起总打架,不在一起又不乐意。”

苏沐晓说着说着恰好看到圆圆和团团互动,她停下指给李嘉尚看,“看!”

李嘉尚不防备她突然停下来,差点撞到她,脚下连忙急刹车,这次翻修后,为了好看和符合整体的自然风格,活动区内的所有道路没有用石灰水泥类材料,而是全用了青石和鹅卵石,和林木、竹子相映成趣,一派古色,但唯一的弊端就是这样的小路并不十分平整。李嘉尚脚下恰巧踩在一个凸起的鹅卵石上,为了躲避苏沐晓,身体重心向后仰,身体驱赶也随之向后歪了,在他双手狼狈挥动试图重掌平衡时,被苏沐晓连忙拉住。

“抱歉!”苏沐晓拽住李嘉尚胳膊,讪讪吐着舌头把人拉正,她说得太投入,一门心思想着有什么没嘱咐清楚的,没想到差些把人弄倒。

她停在树影下,分享小秘密一般向李嘉尚招招手,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两只扭在一起的熊猫,“圆圆和团团。”

李嘉尚顺着她所指望去,只见两只宛若双胞胎的熊猫在横木砌的平台上扭打成一团,上面的那只好像在抢下面那只的食物,李嘉尚仔细看,它们争抢的应该是特意给它们准备的杂粮窝头。

下面那只捧着窝头不撒手,却一个不留神被上面的那只一口叼走。

“团团又抢圆圆食物了,上面的团团,下面的是圆圆。”苏沐晓解释。

团团得了手,它非但不跑,还当着圆圆的面吧唧吧唧开始吃,胜利果实在手下败将面前吃大概特别香。

它这嚣张的模样彻底惹怒了好脾气的圆圆,只见它吼叫着四肢抓住上面的团团,一个鲤鱼打滚翻起来,把还发怔的团团掀到了下面,小爪子愤怒地朝团团拍啊拍,把团团拍地落荒而逃,这下换圆圆不干了,追着团团一路打,直逼团团上了树,引得来参观的游客们阵阵欢呼。

虽然战况激烈,但那也仅就熊猫的标准而言。

在游客们的角度看来却是这样的:团团吃完了自己的窝头,一摇一晃扑向了圆圆,两个吨位持平的小胖子一起摔倒了,圆圆捧着自己的窝头不给吃,团团哼唧着要趁着圆圆不注意偷走了它的窝头,随即旁若无熊的开始吃,圆圆懵了一下,奶声奶气、委委屈屈地叫了两声——在人类听来,熊猫的叫声可一点都不凶——荡秋千一样把团团压倒。

即使它们已经用超越常速的超快速度开起搏斗,在人类视野中,都像两个毛绒玩具在慢镜头中你缓缓碰我一下,我反应一会儿慢慢挠你一下,打得特别和气。

李嘉尚看看苏沐晓,只见她望着那两只熊孩子露出喜悦、纵容和幸福的笑容,日光穿过斑驳树影,从叶片的缝隙中照到她的眼睛上,连浓密的睫毛都被阳光照成金色,小刷子一样。弯起来的眼睛盈满笑意,那是和二十年前第一次在游乐园见到时一样的能让人看到幸福的眼睛。

“小雨点,是你吧?”李嘉尚心中默念,看着苏沐晓,可能是这眼神太过炽热,苏沐晓若有所感,她纳闷地望向他,放着这么可爱的熊猫不看,盯着她看什么?她疑惑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李嘉尚笑笑。

苏沐晓挑眉,带李嘉尚一起去熊猫笼打扫卫生。

白天熊猫们都在户外玩耍,他们的笼子要在这个时候打扫干净。

熊猫虽然可爱,但笼子中的气味可不那么好闻。

它们不是宠物,气味是动物野性生活的一部分,即使现在它们因为种种原因被保护在繁殖基地,由人工辅助繁殖哺育,生活在人类世界和镜头里,但人类依旧要尊重它们能返回自然世界的能力。

饲养员、志愿者不会频繁给熊猫们洗澡,也不要求它们在笼舍内做个干净宝宝,所以笼舍的整洁,就成了饲养员和志愿者们日常的工作。

苏沐晓打开门,刺鼻的气味比刚刚更浓郁地向呼吸系统发起冲击,虽然熊猫们的笼舍并不炎热,但在夏季,气体挥发难以避免。

志愿者们很多人也是不愿意打扫笼舍的,她有些担心喊着金钥匙出生,从小养尊处优的Lee太子爷李嘉尚能不能适应得来,尤其在看到靠里位置,还没干透的可疑液体时候,苏沐晓有些同情李嘉尚了,听说他好像还有轻微的洁癖。算了,谁让她人身心美,天生一副热心肠,她还是自己来吧。

苏沐晓雄赳赳气昂昂地穿起防护服,“你在外面等我吧,我进去收拾。”

李嘉尚好笑,他就是再喜洁、再娇生惯养,这时候也不能让一个姑娘进去干活,他在外面歇着,“我来就好。”

不待苏沐晓阻拦,李嘉尚已经给鞋底消完毒穿好防护服进了笼舍内。

面对散落一地的吃剩的竹子残渣和混于其间的粪便,李嘉尚面色平静弯腰。

“我来吧。”苏沐晓都不忍心了,她笑笑摇头拽拽手套,体谅李嘉尚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料在她弯腰时,却被李嘉尚拉住,李嘉尚把水管给她,望着她坚持道,“我来。”

“没关系的,我经常打扫已经习惯了,你不用勉强……”

“不勉强,我来。”李嘉尚扶着她的肩膀,把苏沐晓稳稳推到墙边站好,在苏沐晓呆愣中,温柔失笑,“我没骄纵到需要一个女孩子照顾的地步,如果这都做不来,我还当什么志愿者?我和你一样,不是来走马观花体验生活,而是想要当一名称职的熊猫馆志愿者。我来,你教我,哪里做的不对,你纠错。”

苏沐晓连连点头。

心中还无法消化李嘉尚在给熊猫铲屎。

享誉国际的Lee集团现任总裁李嘉尚、她几次三番斗智斗勇采访到的李嘉尚、登上LS封面的李嘉尚,在给熊猫铲屎!

苏沐晓脑内,前一秒这人还是端坐在摄影棚,高冷清贵,特写被放大印刷在杂志封面上受全国读者观赏,下一秒,这人蹲在熊猫笼舍弯腰捡屎……

两个不同的李嘉尚,化身两个卡通小人,全都活了起来,一个横眉冷对,扔了她的策划,“不通过!”,另一个捏着熊猫便便可怜巴巴地放进小筐里,“我来就好。”

苏沐晓突然抑制不住的开始哈哈大笑。

李嘉尚还在回忆着集中培训时管理员讲的要点,要把熊猫便便和垃圾分开单独分装,突然听到一旁苏沐畅快的大笑。

他一时不知什么让她觉得如此好笑,笑得眼泪流出、打嗝不止。

以至于苏沐晓打嗝太频繁,连后续洒水清洁的工作,李嘉尚也做了。

他们打扫完出来,苏沐晓和李嘉尚一起去职员休息室找热水,苏沐晓觉得她心脏都要嗝出来了,也不知是不是笑李嘉尚的报应。

但饮水机水空了,热水瓶也是空的,苏沐晓觉得这才是报应来了。

拎着需要明火加热的热水壶,苏沐晓陷入了做志愿者以来最大的困境。

她,怕火。

她拎着热水壶出来想找个人帮忙,四下却一个人也没看到。往一旁走走,在户外的一排洗手池看到了还在洗手的李嘉尚。

李嘉尚听到脚步声抬头,和苏沐晓四目相对,哗哗的水流声中,两人陷入微妙的尴尬。

李嘉尚:“……”

苏沐晓:“……”

果然,李嘉尚还是李嘉尚,看着水池边的洗手液、香皂、肥皂被一一用过,心中吐槽,这人到底洗了多久了?

苏沐晓摸摸鼻尖认真问他,“嗝,你需要消毒水吗?”

“不用了。”李嘉尚拧上水龙头镇定道。

分明是想用,不好意思吧?苏沐晓又脑补起洗手液、香皂、肥皂化身小人,喊着“我们不香吗?”暴打李嘉尚。

苏沐晓又想笑。

只是乐极生悲,笑到一半被打嗝生生打断,个中滋味十分不爽。

“嗝,能帮我烧,嗝,烧壶热水吗?”

苏沐晓把水壶给李嘉尚,狂拍胸口。

此时她注意到,李嘉尚接水壶的是没碰过便便的左手,接水还换了和刚刚不同的水龙头……

还说不是洁癖?

******

李嘉尚把灌满水的热水壶放到天然气炉子上,打火烧水,调整完火势大小,他注意到原本就距离很远站在门口旁的苏沐晓在他把火调大后又往后撤了几步。

李嘉尚看看水壶,再看看她,安慰道,“我会用火,很安全。”言下之意,你不用躲我躲那么远。

苏沐晓知道他又误会了,连忙摆手,“不是,我是怕火,不是不放心你。”

“你怕火?”李嘉尚微诧,已经被压在心底让自己不要操之过急的念头,重新翻起,“为什么会怕火?是因为……吗?”

他望向了苏沐晓脸上的伤疤。

苏沐晓顺着他的视线,下意识伸手遮挡。

李嘉尚在看到她举措时就知道他唐突了,即使急着求证,也不该去那么看她的伤疤。

尤其是在,相处下来,她不再刻意绕到他左侧,不给他看有伤的左脸后。

他们好不容易有的信任,被他打碎了。

尴尬的沉默中,突然听到有人叫他们。

“唉,沐晓,李嘉尚,你们打扫完啦?”苏沐晓同期的志愿者小许擦着汗进来,看到他们两人在屋里相隔远远地对望,搞不清他们是在干嘛。

他看到李嘉尚在烧水,向饮水机望去,“饮水机没水了吗?”

苏沐晓从门口跳出来,拉上小许,“对,嗝,我们一起去搬吧!”

两人身影很快消失,只留下李嘉尚和阵阵穿堂残风。

直到下午志愿活动结束,李嘉尚没有找到和苏沐晓私下沟通的机会,苏沐晓又有些有意无意地躲着他。

下午六点,公园马上闭馆,志愿者们也纷纷换衣服下班。

苏沐晓从女更衣室出来,看到了等在一旁的李嘉尚。她点点头匆匆向外走,却被他叫住。

“苏沐晓。”

李嘉尚并没有堵到她面前拦阻,声音也不像强迫留下那么强硬,他像一起打扫熊猫笼舍时一样,语气温柔地叫她的名字,一下让她想起他那时眼中的善意和温柔,那是苏沐晓极少能看到的被认真地注视着,被家人外的人充满善意的对待。那时,她的心也随之柔软了。

她的脚步像陷在柔软的棉花中一样,不能匆匆走开。

他们并肩而行,像关系不错的同事一样一起下班往公园外走。

苏沐晓有些怅然,怀疑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

李嘉尚对她的态度已经远超普通人之外。何况,苏沐晓和他只不过是一面之缘后又只做了一天的志愿者同事。

他甚至只是出于好奇或关怀,并非有意要刺痛她的伤疤。

其实是她自尊心作祟,反应过激了吧。

凭什么别人对你善良,就要加倍苛刻的标准要求别人呢?

“中午的事,抱歉。”在李嘉尚没找到开口时机前,苏沐晓率先开口。她停下来,仰头望着李嘉尚,“让你感到不舒服很抱歉,我们和好吧。”

李嘉尚低头盯着她的眼睛,坦荡、明朗,带着一点歉意,笑意却很真实,她不在意了,原谅了他不小心的伤害。

“是我该道歉……”

苏沐晓打断了他,“不是的,是我反应过激了,我以为已经习惯了、适应了,不过还是有点不行。”她摸着脸上的疤痕笑笑,像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一般,露着天真的孩子气,“如果你感到不舒服的话,我可以去找管理员给你调组,没关系的,我习惯了。”

“习惯?”李嘉尚听到这个词心中一阵刺痛和恼怒,“你经常换组吗?他们不愿意和你一组?”

苏沐晓看出他眼中的恼怒,诧异同时心头一暖,看上去冷冰冰的、总对苏伊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李嘉尚原来同理心这么强烈。她不在意地笑笑,“也不是经常啦,人家不愿意看到我的伤疤很正常的,而且我也喜欢一个人。你不用考虑我,你不愿意和我一组的话一定说出来……”

“我愿意。”李嘉尚打断她。

坚定地又重复了一遍,“我愿意。”

苏沐晓呆呆的,那双漂亮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眨呀眨,语气十分不信任地说,“我不需要同情的。”

“我知道。”李嘉尚点头。

眼前的苏沐晓和记忆中的小雨点重叠,即使时光已逝,小雨点在他心中依旧是当年的形象,他几乎想要伸手去摸她的头顶,去拍一拍她。

她根本就不需要面对这些异样的目光和不该有的磨难,单看她完好的右脸,素颜无妆美丽无瑕,如果不是他,如果没那些意外,现在的她本该快乐地享受至好的人生,就像……苏伊一样。

李嘉尚不知怎么就想起自信、果干、魅力四射的苏伊,大概是她们有极为相似的眼睛吧。

“你为什么非要和我一组呢?”苏沐晓叹气,看着李嘉尚,内心感慨难道他天生绅士还是侠义心肠,她已经说的如此明白,为何他还要坚持?而且,她总觉得李嘉尚看她不是在看她,而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她隐藏了另外的身份,每次顶着这种视线,就异常地有压力,大概就是心虚。

“你很像我一个朋友……”李嘉尚笑笑凝视她。

又来了,怀念、不舍、极致温柔的眼神,在透过她看着另外一个灵魂。苏沐晓吞吞口水, “你好像提过。”

李嘉尚目含怀念,突然认真问她,“你真的没有其他的名字么?”

苏沐晓心猛地一悸。

一种撒谎被看破,被抓个现场的惊慌。

她僵在原地,直愣愣地望着李嘉尚,“什么名字?你怀疑我是你朋友吗?”

“我有这种感觉,你是她。”李嘉尚缓声说,他认真地看她的眼睛,“她的名字叫……”

苏沐晓和他对视,没有挪开视线,躲避,原来不是最恐惧,在恐惧到一定程度后,原来是可以直面恐惧的。她眼前的世界像放慢了一般,心跳噗通噗通的声响如缓慢的鼓鸣,她能看到到一根很细的动物的绒毛从她和李嘉尚之间飘过,能看到李嘉尚的碎发被风吹起缓缓晃动,能看到李嘉尚嘴唇轻启一个名字从他朱唇皓齿间出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Chapter 17 熊猫馆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