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6 针锋相对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苏沐晓想要躲避李嘉尚,但身为苏伊时,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主动接触,因为她手头上最重要的工作,就是Lee的一顾倾城大秀,某个维度讲,做的好不好就是能不能取悦李嘉尚。

补充策划细节、修改落实方案、联系艺人、寻找场馆、舞台搭建、流程彩排……

作为项目负责苏伊最大的工作感悟就是时间不够。

一个产品发布会从无到有,从概念到一砖一瓦去落实,时间永远是紧迫的,要求永远是最高的。

苏伊不得不公司、Lee集团和会场三头跑,每天是开不完的会处理不完的临时状况和突发事件,她每天凌晨下班、一大早上班,天天顶着一副熊猫眼,但历练的好处也显而易见,主导公司的大项目,她快速熟悉了公司的所有部门和几乎所有人员。

Amanda有意“折磨”,遇到了问题也冷着脸让她自己解决。对这种斯巴达式野生放养,最近开始给她当助理的编辑小薇私下都忍不住诸多抱怨,传闻中Amanda最喜欢苏伊,但从她进公司到现在,都没见过谁比苏伊更惨。

苏伊虽无怨言,但顶着压力脾气在不断积蓄,表现出来就是变得愈加雷厉风行,连往日的寒暄客套都急剧缩减,一句话能搞定的绝不说两句,一次能搞定的绝不重复第二次……

当然,这是美好的愿景。尤其身为乙方时,大多时间都身不由己。

“关于模特人选我们上上周已经敲定过了,每一个、一个个,都确定过的。”苏伊笑眯眯地说,弯弯的眼睛灿烂的笑容……如果无视她捏紧的拳头和咬紧的贝齿,真是让人如沐春风的态度。

Lee会议室内,李嘉尚气定神闲,他坐在苏伊对面,依旧是那副人已跳出三界外的扑克脸,面前像挡了个看不到的盾牌,对面甩来的刀子软硬不接,李秘书和宣发部们负责人们坐在中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李秘书悄悄摸到空调遥控器,把温度又调低了一些。

“一顾倾城,东风袭人,”李嘉尚幽幽开口,带着高位者的威压直勾勾盯着苏伊,“你觉得用外国模特合适吗?”

Lee负责沟通的市场部负责人默默垂下了头。

“Lee给我们的诉求是稳妥和经验,要求模特至少有国际大秀舞台经验!”苏伊把“至少”两字重重地咬出来,正因为怕不够匹配,她才努力避免长相欧美特征太明显的模特。

Lee负责沟通的市场部负责人头垂的更低了。

李嘉尚瞥了负责人一眼,继续攻击苏伊说,“你不会变通吗?”

李秘书暴汗,望过去,果然!苏伊生气了,手下笔记本上那页纸都被蹭脱了,纸页撕裂“刺啦”的声音在针落可闻的会议室中显得那么刺耳,那么怒火冲冲。

但苏伊忍住了气,笑容依旧无可挑剔,“今天内新的模特备选名单会发来。”

李嘉尚点头,但凭李秘书多年伴驾经验,老板似乎有些兴趣缺缺,就像期待的学生交了卷子,卷面满分却不能超越标准答案,让阅卷老师有种差那么一些的苛责失落感。

惊喜没有达到预期,满分也不能满意,李秘书不禁脑补出以后老板有了孩子,童年生活得多么灰暗。

“我可以变通,Lee的标准是否可以不变?”苏伊突然问。

李秘书眼睛猝然瞪大,心道,我的天!竟然有人当众挑衅老板!二十年代的时代旋律果然很刚,柔弱的女性硬气起来可能要翻天。他果然还是跟人事总监商量一下挖人的可行性吧。

只听李嘉尚沉思说,“嗯……不能。因为我们付了钱。”

苏伊气结,脸上却维持住了无可挑剔的笑容,客客气气地说,“名单我会尽快送来。”

随后也彬彬有礼,带着小助理小薇出了Lee的会议室。但一直关注她的李秘书,分明看见她那白皙的手在发抖……

李秘书摸摸鼻子,虽然很短一瞬间,他刚刚分明看到老板嘴角翘起来了,活像只战斗胜利得了小鱼干的猫,明明欣赏,非刁难人家兢兢业业的小姑娘。

老板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早上在公司外遇见时还心情不错地和人家打招呼。

难道是老板叫人家时,苏伊突然跳开的举措让他记仇了?

早上苏伊带着小助理小薇来Lee开会,在Lee大厦外恰巧遇到李嘉尚下车,正要打招呼不料草坪喷泉突然开始喷水,在李嘉尚已经走向她时,苏伊像启动了什么应激反应猛地跳开,一直跟在她一旁的小薇和走向她们的李嘉尚衣角都被喷上了一层水雾。

苏伊只是害怕喷出的水会把妆容弄花,不知道她下意识的躲避,在李秘书的角度看来,那场景很像她在嫌弃地躲避李嘉尚……

李秘书回忆着早上的场景,心想老板不至于这么记仇吧?

现在把人气走了,留下的自己人反而更不好过。

李秘书很有先见之明的把空调温度又调高了一些,老板果然开始放冷气,哪还有刚才戏弄人时兴致勃勃的样子,那张脸从一座冰山直接冷成了南极大陆,吓得刚刚还窝着学鸵鸟看戏的诸人,全挺直了腰杆。

“你们每天坐在公司,弄不清公司项目的需求和方向?是不是巴不得看到合作方爆出来Lee是仗势欺人的霸道甲方,再去告诉八卦记者,你说的都对?”李嘉尚问。

在座的高层们,一个个脸色全像得了绝症。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应该让苏伊会来看看老板真正生气是什么样子,李秘书绷着脸,心里再次开小差,把苏伊挖来吧,挖来吧,挖来吧!

******

苏伊带着小薇从Lee大楼出来,小薇一边佩服苏伊的涵养,一边替苏伊生气,同理心旺盛地吐槽,“Lee也太过分了!给钱了不起吗?”

“嗯。”苏伊一本正经地点头,脸上看不出一点怒气,只是手上却把空饮料瓶子徒手捏扁,又团呀团,团成了一个皱皱巴巴的球,扔到地上踩平,再捡起来扔进了一旁的可回收垃圾桶,同时,她自言自语似客观评价道,“要求高、时间紧,好在和真正坑的甲方比,Lee给钱很大方。”

只是小薇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在那个被揉、被踩扁的瓶子上看到了李嘉尚的脸,她顿时被自己脑补惊得一阵恶寒。

她想早料到会出这种状况似的反而去安慰小薇,“好在还有时间,辛苦你重新整理一份模特名单。”

小薇哀叹点头,道理是这个道理,可身为现场人员她很想发脾气,小薇从包里掏出平板,翻找着合作过的模特工作室人员名单,“能符合Lee标准的模特人选恐怕不够,要不要问问B组的赵组长?”

问,当然要问。

赵茹的B组主要方向就是现场,也是如此擅长文稿的陈瑾才一顾倾城项目策划上输给她。赵茹常年跑现场,每年参加大大小小的秀近百场,她手上有LS最全的模特资源名单,只是……

她把苏伊当假想敌。

她拿出上次的模特名单,已经是为了公司利益能做的巨大让步,模特突然要换,苏伊可以预料到那位没有什么团队合作精神的同事会说些什么……

“开什么玩笑,说换就换?你知不知道牵涉几家工作室、要跟多少人道歉?”赵茹得知桓换人消息后果然开始发脾气。

“需要的话,我跟你一起去。”苏伊平静道。

赵茹气笑了,她的资源凭什么带着苏伊一起去道歉?给她当现场向导,去欣赏她交换名片吗?“没看出来,你还挺有心机的。”

苏伊装作没听懂。

“你和Lee说明情况了吗,如果全换成中国模特,经验和效果肯定没有现在的这批好的,不要甲方说什么你都听,这些方面你才该是专业的。”

“全换成中国模特,经验确实比不了,但效果并不见得。”苏伊说。

赵茹冷哼一声,现场情况不难想象,东方古韵风格下,外国面孔自然会比东方面孔突兀,但若是全用中国模特,还要达到Lee的标准,那她就要拿出她手上最好的资源。

她不愿意。

凭什么苏伊抢了她的项目,她还要再给苏伊做嫁衣?

但她又不敢断然拒绝让苏伊自生自灭,如果搞砸了和Lee的合作,Amanda不会听她任何推脱。

“名单你什么时候要?”

“今天。”

“不可能。”赵茹冷哼,开什么玩笑。

“能让这种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只有你呀,Amanda和大家都知道。”苏伊文良无害,诚意恳切。

“别拍这种马屁,没用。”赵茹端起马克杯从座位离开,径直进到茶水间慢悠悠地冲起了咖啡。

赵茹在茶水间权衡利弊,苏伊就停在赵茹座位旁没动,周围不少人都预料她会碰钉子,苏伊却很有信心。可以邀功的机会,她想赵茹不会放过。

果然,有一会儿后,赵茹端着咖啡翩然而来,“名单可以给你,不过模特我要亲自来管。”

苏伊点头,“没问题。”

下午赵茹选了Amanda在公司的时间,在办公室内绕了个大圈把隐去了联系方式和工作室信息的模特名单交给了苏伊,“这是最后一次哦,希望你能尊重下别人的劳动成果,道歉你就不用去了,我自己搞定吧。”

苏伊微笑,“谢谢。”

陈瑾看不惯赵茹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活像只开了屏的孔雀,到处招摇和显摆,以为自己是百鸟之王,“我手上也有模特资源,何必去找她?”

苏伊眨眨眼,“因为最快最有效。”还有售后保障——赵茹已经开始自己联系先前确定模特的工作室挨家致歉去了……

大大小小的问题和麻烦中,一顾倾城大秀如期而至。

一早,苏伊用过苏翔太准备的精心早餐,换上轻便的商务风服装,包中背上晚上大秀要用的礼服,从家中出门。万里征程只差一步,今天度过后她就可以暂时休息了。

“我走啦。”

“等等。”苏翔太把一个小巧的饭盒塞进苏伊包里,这些天苏伊忙得昏天暗地,原本规律的作息也因工作打破,前些天苏伊半夜胃痛,急坏了苏翔太。他猜到工作起来就成拼命三郎的姐姐中午一定不会乖乖吃饭,特意做了饭团给苏伊带上,“中午找时间吃,十分钟就能吃完,一定要吃饭!”

苏伊吐吐舌头,拍拍弟弟的头,“遵命!啊,这个。”苏伊从包中翻出一张普通观众邀请函,“晚上有时间的话,可以过来玩。”

苏翔太低头看票,“晚上7点半,ok,我下课就过去。”

“我出门了!”

东城区边缘的国际展览管,是这次一顾倾城大秀的举办地点,从高耸的玻璃大门进去,率先被巨幅的彩云画轴吸引眼球,沿着精心布置的云道进入,在签到处登记,再向前,就到达了进入产品展示区,现代感的立柱展墙搭成的丛林树干上都嵌着小巧的玻璃橱窗,新品样品就在小橱柜中展出,寓意自然的精粹,一旁,就是花园风格的试用区,展区内的所有产品都能在这儿免费试用。

而今晚的重中之重,吸引专业观众和媒体的大秀舞台,需要再向“丛林”深处,巨大的飞天如从林中翩然而起,飞跃到现代科技感的舞台上面,和乐地俯视众生,T台从飞天裙带下铺陈出来。

整个展馆,犹如浓缩了时间模糊了界线的巨大博物馆,进入的人仿佛被拉进了时空交叠的梦,只是不同千年前,此刻,女为悦己者容有了新的含义——悦己者可以是自己,妆容是仪式更是自由。

7点左右,夏夜刚刚驱散白天的余温,观众从城市各处赶来。

展馆内沸反盈天,观众和嘉宾们惊呼,各方媒体长枪短炮在各处开拍,采访、直播。而作为主要媒体和承办方,LS后台办公室内,此刻却是一片死寂。

压轴男模Sam原定的服装被剪坏,连Sam本人都因过敏被紧急送去了医院。

负责模特管理的赵茹震怒不已,“离开场还有不到二十分钟,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

绣球一样的花朵被粗暴地扔在桌上,红色的花瓣零落一片,依旧不足以形容赵茹的怒气,Sam对天竺葵过敏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写在介绍里,她曾亲自嘱咐过,后台不要摆放鲜花,可这盆天竺葵却不知为何混在绿植中进了后台。

甚至连主模定制的衣服都被剪坏!

负责后台调度的几个女孩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陈瑾和苏伊闻讯从前场匆匆赶来,看到破碎的服装,脑中嗡嗡一阵乱响。

在前场艳羡的同行们若是得知这个状况,LS怕会马上成为业内笑柄。

“备用服装有吗?”陈瑾问。

“当然有!”赵茹怒道。

除非特殊指定外,LS会为主模准备两到三套服装应对突发情况。一顾倾城的重点在女模身上,男模服装没有特殊指定,除了被剪坏的外,赵茹为Sam准备了另外一套服装。

“快,把备用的拿出来熨烫!”陈瑾指挥被骂懵的女孩。

她应一声,忙从箱子中翻出礼服,小薇也一起帮忙把衣服挂起来熨烫。

这套服装是Chanel为男性补水喷雾产品系列定制的浅色系,明亮又朝气,显得更为年轻,和被剪坏的深色系互补为一对,挂出来闪耀夺人。

但现在成问题的根本不是衣服。

“有什么用。”赵茹恨恨说。

Lee本场发布会,压轴的补水产品年龄层定位较低,而国内知名模特风格都相对成熟,之所以选择Sam,正是看中了他的年龄和偏柔和的长相。

且不说这两套服装都是依Sam体态量身定做,距离登台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钟,要上哪儿去找一个可以顶替Sam,与对应新品气质相符的人?

“总会有办法的。”苏伊说,“我们一起联系模特。”

“能有什么办法,我已经联系过了,就是从最近的工作室随便找一个人来,时间也来不及!”赵茹怒吼。

苏伊蹙眉凝视着赵茹,“那我们要放弃吗?让这么久的努力因为一点瑕疵功亏一篑?”

赵茹面色发白。僵持中,突然谁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悠扬的铃声打破了紧绷的死寂。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Chapter 6 针锋相对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