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 灰色世界的光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燕城动物园原本就是有熊猫的,但熊猫馆年代已久,设备老旧,为改善熊猫生活环境,去年决定重新翻修,Lee得到消息后成为赞助方,但最大的私人赞助也来自李嘉尚本人。

见到赞助款额,不禁动物园大吃一惊,连Lee集团公关部听说了都不禁咂舌,私下怀疑老板是不是对熊猫有什么特殊情结。

李秘书借机打听过,他的“霸道总裁”、“冰山老板”说,因为熊猫可爱。

可爱?

老板是那种可爱就会爱的人吗?

李秘书当时思索了好一阵子老板是不是要给自己立个什么新人设,但好在除了熊猫外,他还是个标准的事业型总裁。

周六一早,李秘书把老板送到了动物园。虽然李嘉尚要求捐款信息保密,但动物园方依旧给他发了邀请函。

车进入动物园附近区域,外墙上已经刷上了巨大的熊猫宣传画,圆滚滚的熊猫憨态可掬,捧着竹子的模样瞬间将车内的李嘉尚拉回二十年前,他对熊猫爱屋及乌的原因。

******

李嘉尚对童年的记忆,几乎全是灰色的。

他出生在Lee初处巅峰、最闪耀的黄金年代,个性羸弱志不在商界的父亲,在他出生后马上宣布不会继承Lee的家业,把庞大的Lee集团未来留给了尚且年幼的儿子,就此落荒而逃。

含着金钥匙长大的李嘉尚在明白自己是谁之前,他的身份已被定好,他是Lee集团的继承人,从出生就承载着爷爷商业帝国的希望与责任。他的人生成了无数人求而不得奢想,但他却从出生起就没有选择的权利。已经放儿子任性的爷爷,不会在孙子身上重蹈覆辙,他可以给孙子一切,唯独自由除外。

幼儿园起,学校的小朋友们总是躲得他远远的,谈论着他听不懂的动画和游戏,绘声绘色讲着爷爷说幼稚不许他浪费时间的童话。即使管家带着坐着价值千万的赛车兜风,他依旧无法体会到学校里男孩子们手按着巴掌大的塑料赛车在走廊上奔跑的快乐,属于童年的快乐。

管家偷偷给他定了最贵的变形金刚,那是他第一次兴冲冲的跑去找同学一起玩,等来的却是小朋友们躲避着他说“我妈妈不让我和你一起玩。”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幼儿园里有多少家长是Lee的乙方丙方,对Lee继承人这个头衔的敬怕,如果谁一不小心惹到了他,他们家庭也许会有什么灭顶之灾。世界观还狭小在学校、家庭中的李嘉尚,在知道什么是爱以前,已经率先知晓什么是孤独。

而最难挨的是放学时,同学被家长们接走,耍赖着要背要抱要玩具要糖果,同学的小红花被家长们宝贝地贴起来,可他的小红花却不知道要给谁好。渐渐的,他不再想要小红花,不再想做游戏,不再想和同学们玩,不再想上学。

从疑惑为什么他没有爸爸妈妈,渐渐明白了他们的家庭选择权是多么昂贵,爸爸为了自由用他做了交换。

童年的他空虚的只有一个壳子,里面填充着大部头的书籍和学不完的课程,在生活常识前脑袋被知识填满,眼睛里的世界永远是灰蒙蒙的,目之所及都是化不去的雾霭。

而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一个小女孩的出现,她的笑容撕开了他灰暗的空间,至今犹在照耀李嘉尚晦暗的梦乡。

从幼儿园返回家的途中,会路过一个大型游乐园。那是当年城市最新的潮流风景线,过山车上的惊呼、旋转木马的浪漫、看不尽的互动表演……入口有卖不尽的各式气球,似乎拽上就能被那些卡通角色带上天空,那里从早到晚都充斥着欢声笑语,年轻男女和大小儿童们,无不心驰向往,到了那里也许就能被感染,就能知道快乐是什么体验。

车停在路边等红灯的间隙,李嘉尚车窗向外望,不知谁在游乐园门口吹泡泡,顺着风飘来,贴到了车窗玻璃上,不过一瞬闪着日光的泡泡在窗外炸裂成水雾。鬼使神差的,他按下了车窗,那些大小的泡泡们,被风送进了车里,像银河把黑寂的夜空撕开了一道彩色的裂缝。

“停车。”李嘉尚说,那是他第一次对欢声笑语有急不可待的渴望。

管家提着他的小书包跟着,他迈着小短腿跑到游乐园门边,敬畏地望着检票的闸门,每个入园人脸上的笑脸,都有莫大的感染力,管家买了门票递给他,他觉得像得到了通往快乐星球的通行证。

脚步在思考前已经开始奔跑,小小的男孩意识过来时候已经跑到了乐园入门的广场,心跳在胸膛嘭嘭作响,他喘着气望着四周,像一粒沙尘落入了海,和其他小朋友没有什么不同。

但很快,他发现他和他们是不同的,即使自由奔跑的小朋友,也是有人陪伴的,他们手牵着父母、伙伴,李嘉尚望着那些快乐的小朋友们,发现即使进了快乐乐园,被欢声笑语包围,他也依旧是只能孤零零的。

为什么呢?

为什么只有他不是大家那样呢?

即使学了几门语言,学了各种理论和概念,幼年的三观依旧无法消化这种游离在外的与众不同。

人向往个性,却并不希望遭受排斥。

泡泡从不远处的小摊吹来,李嘉尚抬起小手接住,色彩斑斓的泡泡在他手中,还没落稳就碎掉了,炸裂后,落下的水雾黏黏地粘在手上,像梦境破碎后的真相。

李嘉尚猛地缩回了手,忘记礼仪老师的教导,把手上的水雾抹到了裤子上,他的心被孤独的胆怯占据,变得踌躇不前。

从他面前路过的小女孩,张扬霸道地仰着头向家长呼喊,“爸爸我要坐旋转木马!”

同行的哥哥嘟着嫌弃,“幼稚死了,我要去鬼屋!”

“旋转木马!”“鬼屋!”一大一小两个小孩分一人拽着爸爸的一边,妹妹要浪漫,哥哥要刺激,谁也不肯服输,爸爸夹在中间,手里举着棉花糖和热狗,息事宁人哄他们,“好好好,都去,你们石头剪刀布,妹妹赢了先去旋转木马,哥哥赢了先去鬼屋,你们要是闹就哪都不去。”

李嘉尚默默地望着他们走远,他的认知里甚至不知道什么是鬼屋,厨房的奶奶说晚上不按时睡觉就会有鬼,老师说世界上根本没有鬼,那是人类的想象力。

那鬼屋里是什么呢?

为什么他的世界,没有会陪他坐旋转木马、探索鬼屋的父母。

“回家吧。”他喃喃自语,他早就知道,沉闷的家才是他的归处。

“不玩了吗?”管家在一旁轻声问。

他摇头,打开的门已经被重新关闭,原本灰暗的世界在色彩破灭后笼罩的乌云更加沉郁。

他奔跑来这儿的勇气像被抽干了似的,没了力气继续待下去,心里却涌上一层层的委屈,梗在喉咙口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管家伯伯对他很好,他不能冲他发脾气。

幼小的李嘉尚垂着头撇着嘴,笑脸皱成一团,拼命忍着怒气和委屈,双眼模糊间,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张疑惑的小脸,那张小脸停在他面前,充满担心地问,

“小哥哥,你怎哭了?”

李嘉尚霍然抬起头,他退开,挂着泪珠的眼睛一眨一眨,看清了眼前的小孩。

小女孩笑眼弯弯的,穿着一身熊猫样子的小裙子,帽子上还有毛茸茸的两只耳朵,她对突然出现在这的漂亮哥哥满眼好奇,指着他的脸,却不顾他的自尊,只是沉浸在自己的真诚和羡慕里,夸张地说“小哥哥你睫毛好长呀,你为什么哭了呀,你不高兴吗,来游乐园还不高兴吗?是因为没人和你玩吗,是找不到妈妈吗,你吃不吃糖呀?”

李嘉尚茫然僵立在远处,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她一连串的问题,嘴巴里就被塞进了一块橘子味的硬糖,小女孩嘴里含着一块一样的,软软的小手拉着他的,甜甜的声音安慰他,“别哭啦,我们去找警察叔叔吧?”

“我没走丢,” 李嘉尚生硬地说,或许是糖太甜,或许是小女孩笑容太让人容易亲近,他突然问她,“鬼屋有鬼吗?”

小女孩似乎被难住了,眨着大大的眼睛冥思苦想,“我不知道。”

“小雨点,不可以一个人乱跑!小朋友,你是谁呀?”小女孩的妈妈举着排队买来的爆米花,一个错神就差点找不到女儿。

李嘉尚不知道怎么开口,小雨点已经抢走了妈妈的注意力,开朗地问她,“妈妈,你去过鬼屋吗,鬼屋有鬼吗?”

“嗯……妈妈没去过,你们要去看看吗?”小雨点妈妈蹲下来,温柔地问她。

“要!”她大着胆子说,随即拽住李嘉尚的手发出不容反驳的邀请,“小哥哥,我们一起吧,你保护我好不好?”

小雨点妈妈哈哈大笑,她误以为管家是李嘉尚的爸爸,把两个孩子送进儿童鬼屋,看着两个孩子进去,还向管家夸赞“你家孩子真可爱”。李嘉尚第一次被人恳求保护,自尊心鼓胀起来,明明自己怕得发抖,还是坚决握着她的手和小雨点一起迈步进了鬼屋。

其实那个鬼屋并不可怕,甚至为了预防小朋友害怕,鬼屋内有开着暗灯,办鬼的小哥哥小姐姐们穿着卡通服在一旁防着他们摔跤,房间里摆着些毛绒玩具的动物被机器推着动来动去,如果光线充足,这里也是就是小朋友的玩具乐园。

但第一次进去,两个小朋友还是被蓝色绿色的灯光唬得不轻,绷着小脸一脸严肃,李嘉尚紧紧攥着小雨点,被突然动的小哥哥吓了一跳,李嘉尚呆在原地,他要保护的小雨点却挡在了他面前,色厉内荏地说“我不怕鬼!”

惊慌的李嘉尚镇定下来,看到了扮鬼小哥哥的影子,大胆摸过去,“鬼”的手是热的,“你是假扮的!”

知晓真相李嘉尚不怕了,一直大胆子的小雨点走出鬼屋却后知后觉吓哭了,豆大的泪珠落个不停,李嘉尚手足无措,买了一只游乐园的限定熊猫玩偶才哄好她。

“你要哪个?”李嘉尚指着货架上各式各样的玩偶问。

“熊猫!”穿着熊猫裙子的小女孩泪眼汪汪,抱住熊猫玩偶后马上破涕为笑。

“你喜欢熊猫呀?”

“嗯!我最喜欢熊猫啦,我以后要当熊猫饲养员!”

“那我也要熊猫吧。”

回忆中的小女孩笑容依旧浮现在脑海眼前,耳边依旧回荡着二十年前的每次道别。

“下次也一起玩吧!”

“嗯。”

“约好啦!”

“嗯。”

幼小的小手勾到一起,那是他认定的一生之盟。那之后,不知管家如何说服了爷爷,每个月他都有一次可以拥抱童年的时间,直到最后一次,他们在惊恐中分别。童年的友谊像流星一样照亮了他的世界,短暂、瑰丽、炫亮,而他带给她的,却是不幸的毁灭。

“老板,我们到了。”李秘书的话把李嘉尚从记忆中拉回现实,不可挽回的过去如潮水退去,徒留心口阵阵钝痛。

李嘉尚低头看着手机相册中那只熊猫玩偶,轻轻地“嗯”了一声。

一起买的熊猫玩偶被他精心装在家中的玻璃橱窗内崭新依旧,只是那段时光却不能停留。美好的如梦一样,醒来却未曾存在。他一次次地盯着那只玩偶,把它拍到手机里、印在脑海里,提醒着那些美好是他真真切切的经历。

她的玩偶还在吗,除了留给她的痛苦外,她还记得他们的快乐吗?

车进入动物园停车场,李嘉尚和李秘书低调混入人群,经过游客拿着嘉宾通行证进入熊猫馆。

熊猫趴在攀爬架平台四仰八叉啃胡萝卜,饲养员和志愿者们在园内来来回回忙碌着,一只半大的熊猫大约是看到了熟人撒娇,抱着一个女孩的腿不撒手,引得游客们一阵欢呼大叫,李嘉尚有些跑神。

“我以后要当熊猫饲养员” 小女孩奶声奶气的声音在耳边依稀浮现。

小雨点长大后也许就是这样吧?李嘉尚望向哄熊猫的女孩出神想,他伤感地笑笑,正要收回目光却又突然怔在原地。

那个女孩穿着熊猫馆统一的志愿者服装,梳着简单的马尾辫,头上戴着一顶印着熊猫卡通标志的棒球帽,她脸上毫无粉黛,秀气的右脸近乎完美,可左脸脸颊到下巴,却有一道长长的疤,撕裂了她的皮肤,整张脸也因那道疤痕失去平衡,显得恐怖狰狞。

李嘉尚疾步走向那个女孩,快到几乎要跑起来。

火光、哭喊、疼痛、伤疤……梦中无数次出现的在脑海中交叠着呼啸袭来。

“先生,嘉宾不能进去。”两个志愿者硬拦下不顾一切往里冲的李嘉尚。

女孩注意到这边的动静,下意识回过头,看到他的瞬间眼睛骤然瞪大,惊恐怔在当场,心中大惊“他怎么会在这里?”

李嘉尚衣袖下的小臂在火辣辣地疼痛,二十年前火灾中灼伤的皮肉,像是已经凝固的岩浆再次燃烧起来,从手臂到身躯,翻涌不息灼烧着他全身的神经。

是她!

心的呐喊呼之欲出。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Chapter 4 灰色世界的光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