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 确认、否认

李嘉尚说了什么,苏沐晓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在他说出那个名字时,她耳中突然响起一阵尖锐的耳鸣声。

他们两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紧张地凝望对方,等待对方的宣判,一时天地俱寂,声停音静,晃动的树叶如按了暂停键。

风再起,夏蝉鸣,消失的声音重新回来,苏沐晓怔忪地睁大眼睛。

微尘被吹进苏沐晓瞪圆不眨的眼睛里,异物带来的刺痛让她思维重新清晰起来。

她没听到李嘉尚说了什么。

但她看到了。

他的口型,说的三个字。

“不好意思,沙子吹进眼睛了。”苏沐晓揉着眼睛拼命眨眼,泪水顺着眼角飞出来。

玄妙的气氛被彻底打断。

李嘉尚想要帮忙又不知道该怎么帮,很是有些手足无措,他从口袋中翻出一个簇新的手绢塞给苏沐晓,“不要用手揉眼睛。”

苏沐晓说着谢谢用手绢擦擦眼角,再眨已经不难受了,她眼泪汪汪地捏着手绢,很不好意思地问,“你朋友叫什么,能再说一次吗?”

“小雨点。”李嘉尚重复道,这一次,这个每天在心中滚荡的名字,已经不再像刚刚那样如有千斤,他已经有预感苏沐晓可能要否决。

“不好意思,我没有这个名字,也没听过这个名字。”苏沐晓抱歉摇头,心中的石头已经重重放下。

李嘉尚露出的伤感和失落让她好奇,这个名字大概在他心中有不一般的分量,可惜她不是。她突然想起,采访时她问李嘉尚为什么坚持做美妆,他那时说,为了一个人。

第六感告诉她,那个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女人。

会不会就是这个小雨点呢?

可既然重要到因她成立品牌又这样大费周章的寻觅,为什么他会找不到人呢?

“你的朋友,她和我很像吗?”苏沐晓回想着李嘉尚对她一直以来的不一般,福至心灵大致猜到了他的朋友和她哪里相像,苏沐晓指向了脸上的疤痕,不会是这个吧……

李嘉尚目光暗下来,近乎艰难地点头,“她的左脸有烧疤。”

苏沐晓猝然感到一阵复杂的酸楚。

她自己用了将近二十年习惯伤疤的存在,可只要想到世界上还有另一个人和她经历着相似的遭遇,那些压抑到不知哪里去的疼痛又卷土重来刺向了她的心脏。

她可以暗示自己不痛,却做不到不为别人感同身受。

两人沉默地继续走,在公共区域与游客们相汇,小孩子们在小道上奔跑玩闹,手里拿着新买的各种玩具,满脸洋溢的都是快乐。

苏沐晓用头发遮挡住左脸,戴上帽子把头发压住,感慨又羡慕地说,“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到游乐园……不过小朋友们都会害怕,没人愿意和我一起玩。”

李嘉尚欲言又止。他知道这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无法弥补曾经的缺失。

苏沐晓看他脸色又不好,摆摆手满不在意。

“如果你想去游乐场的话,我可以陪你去。”李嘉尚认真道。

苏沐晓一呆,不由地想笑,她,和李嘉尚,去游乐园?那个画面想想都有趣,“有机会的话。”

苏沐晓抬头看到了天空夏日茜色的云,童年在窗边玩时候也常常看见这样的云彩,明天又是晴朗的一天吧。

“明天会是晴天呢。”苏沐晓喃喃自语,其实如果她没有这道恐怖的疤,大概也没有什么机会去游乐园的,父母总是很忙,即使小时候也经常在外出差,外公外婆身体并不好,他们带着她和翔太去小区附近的广场散步、堆沙堡其实也很开心。有他们在一旁守着,虽然挡不了别人闲言俗语,但总归是没人敢跑来欺负她。

“我在想,如果我是你在找的朋友就好了。”走着走着,苏沐晓突然开口。

“为什么?”

“因为如果我是的话,世界上就能少一个人像我一样了。”她为自己的异想天开不好意思地笑着,眼睛像月牙一样弯起来,眉眼间汇聚了最简单也最温暖的幸福。

“你的眼睛也很像她。”李嘉尚望着她有些天真娇憨的可爱样子,心情不自觉放松起来。

“是吗?”

“嗯,性格也像。”

苏沐晓哈哈笑,“那她一定很可爱。”

李嘉尚失笑。

“她的伤疤也是厨房遇到了火灾吗?”苏沐晓问。

李嘉尚眉头一蹙,“你是……?”

“我妈妈说,我小时候在家厨房着火了。”苏沐晓耸肩。

李嘉尚久久凝视她的伤疤,欲言又止,许久后问,“你还记得吗?”

苏沐晓摇头。

“别处有伤到吗?”

苏沐晓继续摇头。

可若是厨房失火,为什么只伤到了脸上?

但面对她,这个疑问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开口。他没有权利对她的伤刨根究底。

可是心里却有压不下地不甘心。

想要求证。

想要证明苏沐晓就是小雨点。

他找寻多年,从未如此确定。

“说来,我不大记得小时候的事,受伤前的事全都记不清了,医生说是因为恐惧身体启动了保护反应,如果你朋友也这样,见到你也可能会不记得的。”苏沐晓笑道。

李嘉尚脚步骤停,不记得?

如果她真是小雨点,是不是因为她不记得,所以不知道?

苏沐晓看他突然停下,有些好笑地佩服李嘉尚的不死心,“你不会现在还觉得我是小雨点吧?”

“你妈妈……姓什么?”李嘉尚问。

“木。”

记忆里,小雨点的妈妈,那个温柔活泼的阿姨……

姓张。

看来真的不是她。

可是,为什么会有从未有过的熟悉感,

为什么她们如此相像?

他神色复杂地望着苏沐晓,因为心中理智的否决,让他觉得无论是她还是小雨点都陌生起来。他记得的小雨点,时隔二十年还会和小时候一样么?经历了那么多后,她还会像以前一样内心充满阳光吗?

他突然有些恐惧,恐惧最像的苏沐晓不是小雨点,找到了真正的小雨点她却是他想象不到的模样。

他还该继续寻找吗?

她会原谅他吗?

他真的能补偿她吗?

李嘉尚忽然间愣了一下,周身包裹着苍凉。

无论是苏伊还是只有短暂相处的苏沐晓,她从没见过李嘉尚这种模样。

他的眼睛里这时候失去了光芒,人好好站在那里,却像行尸走肉失去了行走的方向,世界的光彩都把他摒除在外一样。

“李嘉尚?”

“我没事。”李嘉尚笑笑,“走吧。”

只是,她习惯了的目光在这时无尽地涣散了,没了刁难苏伊时的锐利,没了照顾苏沐晓的温柔,只剩下希望死亡后留下的疲惫阴影。

“你可以把我当做小雨点,在找到她前,我可以无偿地暂时冒名顶替一下。” 几次尝试后,苏沐晓安慰道。

李嘉尚笑笑摇头,“不,那不公平,对你对她都是不对的。谢谢你,走吧,我送你回家。”

他感激她的温柔和善良,可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把她当做替代。

苏沐晓一呆,原来李嘉尚也会这么温柔地对待别人。她光顾着观察李嘉尚,不知不觉竟然跟着他走到了停车场,到了他车旁。而她要坐车的公交车站,在另一个方向。“呃,不用了,我坐公交回去就……”

“走吧。”李嘉尚拉开车门,等她入座。

即使她不是小雨点,李嘉尚依旧不由自主对她生出移情的情愫。他想要通过照顾和小雨点相似的她来弥补。

如果他帮了她,是不是世界就会等价的安排其他人帮助小雨点呢?

苏沐晓猜到了他的想法,如果她只是苏沐晓,她不会在这个时候拒绝,但她还有一个不能让他发觉的身份苏伊。

她一时犯起了难。

她不能保证会不会有一天因为工作关系暴露出自己的住址,可此刻她绝对不想暴露苏沐晓的住址。

对,我不能让他知道!

“呃……”

该怎么拒绝呢?

路过的人开始频频看向他们。

苏沐晓浑身不自在起来。

她不想否定自己真实的样子和卸下妆容的人生,所以她披着苏沐晓的身份参加社会活动,这让她感到即使自己糟糕的样子,也是可以在世界存在的。

可真的被人盯着,那些视线像针扎一样让她不自在。

无论是好奇还是探究,都让她想马上逃开。

“我……”

她正想着该怎么拒绝,突然一阵熟悉的轰鸣声由远及近,从车用道上呼啸传来。

打量她的所有目光,包括李嘉尚上的都被轰鸣声吸引去。

苏沐晓狠狠送一口气,她转头望去,只见看到过无数次的红色杜卡迪机车朝着她的方向轰鸣而来。

一个神龙摆尾式急停,拉风车手把机车在她面前稳稳停下,夏熙阳掀起眼前的护目防风镜,拇指向后指指座位,酷酷道,“女神,我接你回家!”

苏沐晓顿时心花怒放,“今天你是我女神!”

在停车场众人愕然中利索地跳上夏熙阳的机车,熟练地戴好头盔,扬手像李嘉尚再见,“我朋友来接我啦,下次活动再见!”

夏熙阳这才瞧见站在车门旁的李嘉尚,她纳闷,“女神你朋友?”

“嗯嗯,一起参加活动的志愿者朋友,你不是想吃火锅吗,走走走!”苏沐晓脸上的伤疤被头盔遮挡的彻底,这会又来了闺蜜,她一下子来了自信和活力,小动作不断,用手指戳戳夏熙阳的腰,催她快走。

夏熙阳怕痒,加之火锅诱惑,对美男的好奇瞬时甩到脑后,天大地大,除了女神,就数吃饭最大!“走!”

李嘉尚眨眼的功夫,夏熙阳已经载着苏沐晓绝尘而去,徒留扬起的灰尘,落了一脚。

苏沐晓竟然有这个风格的朋友……

不过那个姑娘,他似乎是在哪儿见过。

夏熙阳从单位值班结束,直奔动物园来接人,一天的烦躁在接到苏沐晓后顿消,“我买了牛肉、牛舌、羊尾、羊肉、毛肚、鸭肠,还有虾滑和鱼滑,蔬菜只买了茼蒿和生菜!”

肉食动物夏熙阳还记得饲主爱吃的两种青菜,已是尽了超大的心意。

苏沐晓莞尔,早上翔太果然吐槽对了,阳阳才不会记得买青菜,他在出门前先去了菜市场,赶在开门第一时间买了今天新鲜的菜品放进了冰箱。

夏熙阳熟门熟路地进苏家,径直走向冰箱,在里面发现了她忘了买的鹌鹑蛋和各种丸子,还有清酒和饮料。

她对丸子热情不如新鲜肉品,但吃起来总要来一两个尝尝。

“翔太小天使,还记得我喜欢的口味!”夏熙阳从冰箱取出一听冰可乐,不把自己当外人地打开,去客厅的小抽屉里果然找到了她留在这儿的半瓶红枸杞。

苏家姐弟俩可都不喝碳酸饮料的,但他家冰箱里却从来没缺过,都是给她准备的!

枸杞投进去,人往沙发上一瘫,拽过来两个大抱枕左拥右抱,“舒坦!”

苏沐晓被她逗乐。

阳阳虽然是学心理学的,但人却一点都不神秘,单纯好懂的很,直率又飒爽。当初她选心理学的时候还让他们大吃一惊。

夏熙阳一口气小半瓶可乐下肚,也不管那养生续命的枸杞有没有泡开,反正朋克养生求的是个心理安慰,她懂地很,“翔太呢?”

她舒坦了,这才想起来家里好像安静过头了,小劳工苏翔太竟然不在。

难道是学校有什么活动?

那火锅可咋办。

“咱们自食其力吧,先准备好食材,等翔太回来我们再开火。”苏沐晓从厨房搬出来电磁炉,因为她自小怕火,一点儿火星都碰不得,他们家吃火锅全靠电发热。

夏熙阳哀嚎一声,拎着菜进了厨房,但面对打开袋子被她们摊得到处都是食材,两个被宠得只知道坐着安逸,等着饭来开吃姐姐,连菜都不知道哪个要洗哪个不要洗。

“肉,用洗吗?”

“洗一下吧?”

“可是会不会烂掉?”

“那,不洗?”

“……”

“这个呢?切成四块就好吧?”说得明白,夏熙阳却按着香菇不知道怎么下刀,这个呆头呆脑的香菇,怎么看怎么和以前长得哪里不大一样。

还有,金针菇要先切再洗,还是先洗再切?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个时尚杂志的编辑组长,一个名校心理学高材生,竟然被几个食材难住了。

“我问问翔太。”苏沐晓掏手机打电话,拨过去却无人接。

“翔太干嘛去了?”这情况可不多见,苏翔太那个超级姐控,见到女神的电话,都是秒接的!

“他去公司训练了。”苏沐晓挂掉电话,准备上网搜搜有没有什么教程,最好是视频的。

“公司?翔太去实习了?”夏熙阳大吃一惊,“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庆祝了吗,怎么不叫我?”

苏沐晓一愣,翔太去Lee的事光顾着两个人谈心了,还真是忘了通知阳阳,“不是实习,他是通过了Lee的艺人选拔,去Lee当模特了……”

苏沐晓语出惊人,夏熙阳惊得扔了刀,还湿淋淋的爪子抓住苏沐晓的肩膀大叫,“模特?翔太当模特?这么爆炸的消息就我不知道?”

“呃,我爸妈也还不知道……”苏沐晓心虚道。

但夏熙阳早顾不上计较这些先后顺序问题了,她的大脑被“模特”两字占得满满当当,她身边可是第一次出现模特、艺人这种听上去光鲜亮丽的活生物呢!

夏熙阳脑洞大开提议道,“我们去看翔太训练吧!”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Chapter 18 确认、否认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