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 错付的欣赏

压轴模特出了问题,苏伊本就打算调查清情况后去向Lee解释,既然被李嘉尚抓了当场,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把事情的经过简短向李嘉尚公事公办地汇报。

面对这位最近屡次挑刺的“不高兴”先生,苏伊调整好心态,准备迎接来自李嘉尚的一番暴风雨洗礼,最不济,他还是不解气的话,她就厚着脸皮求Amanda一起去Lee负荆请罪。

苏伊心情沉重地解释完,没想到李嘉尚只是轻描淡写地“嗯”了一声。

苏伊瞪眼望他,都忘了脚麻腿麻的疼痛,就这?

李嘉尚盯着她忘了掩饰的吃惊眼神,此刻的反应比以前开会时职业的有条不紊更有趣,相比下,他似乎更喜欢看她有些小失误后向他讨饶,而不是以往见到时的客气有礼、面面俱到。

但这些超离工作该有之外的情绪和纵容,在他弄清楚为什么会起了这样心思的原因前,他不会外露。

李嘉尚不辜负她殷切的期待,补充道,“调查清楚后向我报告。”

苏伊放下心,没那么简单才正常嘛!

李秘书暗中连连点头,嗯,这才是他们boss嘛,赏罚分明,就是对苏伊有好感、对大秀非常满意,也要公私分明,LS既然出了不该有的失误,那就要等着尾款对账时候,承担相应的损失。但他会偷偷跟商务和法务打声招呼注意收敛的。

郑和却是一脸的痛惜,闹不清楚自己这个发小,到底是对人家小姐姐有没有意思?没意思那么关心还踩他,有意思人家都跟你道歉了,一点无伤大雅的小过失,他还一板一眼的“报告”?就算非要报告,你倒是换个委婉的词呀。

“你能不能放下你那老板的架子?”郑和凑到李嘉尚耳边咬牙切齿小声咬耳朵,良辰美景,气氛绝佳,美人在侧,人家聊工作,他耿直的发小就真聊工作?就这个觉悟,什么时候才能有对象?

李嘉尚不明所以,他蹙眉瞪郑和,你又发什么疯?

郑和挫败,举手投降,以李嘉尚的正经,距离开窍还有十万八千里。他真是为单身发小的感情生活操碎了心,人家还根本不领情。

大秀结束,李嘉尚要登台代表Lee讲话,苏伊作为大秀主要负责人,不好赖在VIP席偷懒,等脚能动了,就起身告辞了。

李秘书要跟着李嘉尚,郑和自作主张亲自送苏伊从大秀现场出来。

“小心,小心脚下,这有台阶。”郑和绅士地说。

“谢谢。”苏伊道谢。

郑和正想趁着展示区人少,向她打听她的身份和李嘉尚的关系,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喊声,“女神,你脚怎么了?”

不待他回过头看清是谁,人已经天旋地转被摔到了地上。

疼痛和“咚”一声闷响同时刺激了他的神经和耳膜。

郑和被摔得眼冒金星,庆幸着多亏Lee舍得花钱,铺的地毯够厚,他英俊挺俏的鼻子没有当场摔折。

“这个色狼是不是欺负你?!”郑和眼角因为疼痛挂上了生理泪水,视野模糊中看清了这位摔倒他的好汉……不,女侠。

可不就是他想撩没成功的那个飒气妹子吗!

夏熙阳从把人放倒到单膝压住郑和肩膀,单手攥住他双手,不过三秒不到。苏伊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夏熙阳已经向她伸手要绳子,要把这流氓绑了,“有绳子吗?皮筋也行。”

苏伊赶忙把夏熙阳拉开,场内的保安已经闻声赶来,鸡飞狗跳一场误会解开,好在大家都没什么实际伤害。

只有郑和毫无防备被个姑娘摔倒在地有些丢脸除外。

夏熙阳有点不好意思,但看到郑和那痞里痞气的脸,道歉都变得手痒诚恳不起来,她极度应付地说“对不起。”

郑和哪会放弃这种机会,一边装可怜一边顺杆往上爬,“小姐姐我是个好人,你对我有误会哦,你今天是在这儿工作吗?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今天你摔了我,这也是我们命中的缘分,我叫郑和,你叫什么名字,咱们交个朋友吧!”

这下,连保安都觉得打他活该。

看他的眼神充满防备有人当众耍流氓的警惕感。

郑和死皮赖脸地把名片塞给夏熙阳,岂料夏熙阳看完他名片,竟是一副崩溃和不可置信的样子,咬牙切齿地、恶狠狠地冷哼一声,当场揉烂了郑和的名片,丢垃圾一样丢回他身上,并痛骂“沽名钓誉!败类!我们走!”

她气呼呼地拽着苏伊走了,郑和和保安大眼瞪小眼地站在保安室内消化信息,郑和不明白,怎连“沽名钓誉”都骂上了?

难道……

她知道他?

难不成,是预约他的病人?

郑和从口袋翻出电话,紧急给秘书打电话要来了三个月内所有新预约的病人信息,男女老少一个都不能少,万一要咨询的不是她,而是她的亲友呢?“如果最近有要取消预约的,全都按住,一概不答应!”

秘书正和男朋友吃饭,忍着槽点挂了电话和男朋友抱怨,“我们那个自信心膨胀的老板,竟然对自己有多难预约奇妙的心理没有半点数,你说的对,自负的另一面就是自卑!”

“怎么了阳阳?”苏伊被夏熙阳拉得趔趄,不知道一向不爱生气的夏熙阳怎么一副要火山爆炸的模样,还是由内到外地散发着不爽。

“那个郑和!”夏熙阳咬牙切齿,“你注意到他名字了么?”

苏伊眨眨眼,“郑和……夏熙阳,郑和下西洋?”

难道是因为名字冒犯到这位小姑奶奶?

“这名字连载一起,是有点微妙。”苏伊尴尬安慰道。

“不是!我难道还要因为一个破名字正好能组词生气吗?”夏熙阳气得胃疼。

郑和这个名字她一点都不陌生,几乎是每隔几天就要从导师嘴里听一遍,那是他们导师的得意门生,年纪轻轻在圈内却大有人气。

因为名字的关系,导师还三番五次和她调侃,夏熙阳不服,曾经研究过郑和所有的论文和参与的课题,她脑补中的郑和,温柔、大度有内涵,对人类有天生的怜悯和关怀,他就是心理学界的白求恩,就是她职业发展的灯塔……

可现实的郑和是什么东西?

夏熙阳心中构建的所有的美好在看到那张名片时碎裂了一地,简直是粉末式打击。

聆海心理咨询室,她刚刚申请通过的实习单位就是聆海啊!

他们导师到底是怎么昧着良心说她一定能和郑和合得来的?还谆谆教诲她一定要珍惜机会,多像这货学习?

夏熙阳咬牙,她现在幻灭到想让世界毁灭,此刻都怀疑起导师的专业水准来,郑和本性是什么,比狐狸还精明的导师竟然没看出来?

夏熙阳一肚子话到嘴边反而无从说起,“唉,算了算了,回头我再跟你解释。”

她前几天还和苏伊、翔太嘚瑟她实习申请通过了,现在可怎么解释她以前瞎了……

她看出苏伊是真的有事,连安慰她时候都频频注意手机消息,只好放人走,“你去忙吧,我先回了。”

“我们一会儿有庆功宴,你不等了?”苏伊问。

夏熙阳摇头,她本身对看秀兴趣不大,今天来的一半原因是为了蹭吃的,但遇到郑和彻底扫了兴,哪里还吃得下,她挥挥手告别了。

苏伊叹气,她没时间叹气和关心朋友,急匆匆跑向后台,后面还有一堆烂摊子等她处理。

但此刻她还不知道,后台对她和苏翔太的关系有了多么奇妙的误会……

苏翔太下场,赵茹完成了任务,气冲冲去找监控了,小薇负责等他,安排他去卸妆换衣服。

小薇对苏翔太好感爆棚,尤其是苏翔太上台前那个击掌杀,她此刻恨不得苏翔太原地出道,小薇眼睛闪亮亮,“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苏翔太。”

“你也姓苏呀!”

苏翔太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

“你们真有缘!” 小薇夸张地说。

苏翔太脑海一片问号,有缘?

不过思维跳跃的小薇已经进行到了下一个环节,“小哥哥,你想不想当明星呀,模特也行的!”

“啊?”饶是学霸苏翔太,也跟不上她的思路了。

“信我!以我的专业眼光,你绝对可以的!而且,我觉得你很享受舞台!享受舞台是成为明星的一个先决条件的!你唱歌怎么样,我们试试歌?”

“……”

苏伊和今天要采访的媒体同行们打好招呼,商量了几个报到内容,跟摄影组约好素材内容和提交时间,匆匆赶回后台,正看到小薇在给苏翔太科普模特、idol、演员、歌手几条道路,她正夸苏翔太可以多面开花。

“不行,”苏伊强行打断,从小薇手上取走卸妆水,扑到化妆棉上,朝苏翔太脸上一通糊,“他还是学生,不考虑这些。”

小薇讪讪嘟嘴,向苏翔太做个鬼脸,到一旁收拾东西去了。

苏伊快速帮苏翔太卸妆完毕,她刚刚已经听到同行们在打听苏翔太了,在被发现前,他还是赶紧趁早溜掉避免麻烦,“一会儿你先回家。”

“你呢?”苏翔太问。

“我忙完。”

“我等你。”

“不行,外面有记者等着拍你,你不能留在这。”苏伊解释。

苏翔太有些不高兴了。

“我忙完工作就回家,不参加庆功宴了,回家吃你做宵夜好不好?”苏伊指尖点点苏翔太脸颊,以她自己都没察觉的撒娇语气说。

苏翔太果然雨过天晴,“那我回家给你做好吃的,红枣牛奶粥好不好?”

苏伊很期待的点头。

苏翔太收拾完东西,嘱咐苏伊“不要喝酒。”

“我知道!”苏伊把人推走。

她不知道,早在她说“回家”时候,在不远处收拾东西的小薇就竖起了耳朵,完全没有想过她和苏翔太是姐弟关系,小薇在一次又一次的暴击中震惊傻了。

天!苏伊竟然有一个同居的小鲜肉男朋友!

小鲜肉还没毕业!

小鲜肉还会做饭!

直到庆功宴,小薇偷窥苏伊好奇心已经达到了想要分享八卦的阈值,苏伊果然只在庆功宴上露了个面,滴酒不沾早早立场的行为,再次刺激了她,小薇咕咚咕咚灌下半杯冰啤酒让自己冷静一下,却在陈瑾担心她状况询问时,让她的八卦心爆炸了,“你知道吗……”

苏伊离开后,LS留在庆功宴的所有人、和部分Lee的人、部分模特们,全都知道了,压轴救场的男生不是职业模特,而是LS负责人苏伊女士的同居男朋友。

“好羡慕啊……”很多人艳羡地感慨。

陈瑾不可思议,正抓着小薇问细节,却不知全落入了身后来人的耳朵里,她忽听背后低沉的声音问道,“苏伊呢?”

庆功宴找苏伊的人太多,小薇陈瑾在苏伊和小奶狗弟弟亲昵互动你侬我侬脑补中,想也不想,口先于大脑,回头脱口道,“苏编有事先离开了,您可以留下名片或联系方式……李总好!”

小薇吓得脸色发白,慌张站定,李嘉尚什么时候端着酒杯站到她后面的?

“苏伊走了?”李嘉尚皱眉。

“是、是的,刚走,苏编家里突然有急事……”小薇嗫嚅,怎么这么倒霉,八卦同事却被甲方大佬听到了,“她刚走,人大概还没出展馆,要不要叫回来?”

就是刚刚你们聊的,回家哄同居小男友这种“家事”?李嘉尚一阵气闷,“嗯,不必。”说罢,转头走了。

小薇和陈瑾面面相觑,一阵阵心虚,今天,应该没什么工作了吧……

李秘书准备向老板汇报想要把苏翔太签到公司来时,不知道为何觉得老板心情突然急转骤雨,只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老板往LS这边走了一趟,就成了这样?LS谁敢招惹老板,难不成是苏伊?

他敢猜不敢问,默默闭了嘴,招艺人这种小事,还是私下找演艺部总监聊聊吧。

“有事?”李嘉尚问。

李秘书慌忙摇头,在老板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中急中生智,“熊猫馆志愿者培训新时间表我发您邮箱了。”

李嘉尚点点头,想起熊猫馆遇到也总躲着她的苏沐晓心情愈加的不好,姓苏的人天生和他合不来么?李嘉尚没了留下来的性质,把酒杯递给李秘书,先行走了,“我先走了,你留下应付。”

李秘书恭恭敬敬目送他离开,在Lee员工群里撤销了刚刚偷偷发的“危!暴雨来袭!”,一片问号中,换成“台风已撤离,可放心玩耍了。”

展馆另一头,依旧蹲守的媒体记者们把想开溜的苏伊重新堵回了展馆内,“苏编!苏编最后那位模特是谁呀?”“有传闻是你男朋友是真的吗?”“彩排时候的主模Sam去哪了?”“我可以采访你一下吗?”……

苏伊活生生被追着躲进卫生间。

那些没有被邀请的小报和八卦记者,反而比进入会场的更麻烦。他们没有独家内容可写,一旦抓住了机会一定会死要不放的。

苏伊犹豫再三,想着该找谁救援,迟疑间盯着她的包,突然有了主意——

苏伊推开隔间小门,几分钟后,再从里面出来,时尚女郎赫然已经换上了一身运动风的休闲装!高跟鞋被包好塞进包里,脚上已经换上了一双舒服的平底运动鞋。这还是之前布景搭建时,为了方便干活特意准备的一套行头,不想今天派上了用场。

苏伊站在镜子前凝视着镜中的自己不自觉叹气,“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秘密换装时间到了。”

扎起头发,从包中掏出卸妆水和卸妆棉,熟练地卸妆。片刻后,精致的妆容不再,那张完美无瑕的脸上,出现了恐怖的疤痕,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左脸,蔓延到下巴才消失不见。像灰姑娘听到了午夜的钟声,魔法失去了效果,原本自信鲜活的神采也随着化妆魔法无形溃散。

她从包中翻出一个宽边黑框圆眼睛戴上,显得愈加笨拙,把先前的精明强干抹杀得干干净净,即使是长期相处的同事,怕也认不出来。

她从卫生间出来,在展馆门口阴魂不散、兢兢业业的八卦记者们果然没有认出她。

有人搭讪问话,苏伊说自己是展馆清洁工,也没人起疑,甚至看到她脸上的疤痕时,满脸晦气地躲开。

片刻后,李嘉尚驱车出来,驶过展馆门口,聚在附近抽烟的记者们闲聊着“没想到是个背影杀手”“大半夜的那么张脸,扮鬼啊,吓我一跳”艳羡地望着李嘉尚的座驾默默让开了道。

性能优渥的车疾驰而去,挡住了外面的恶言,也错过了在展馆马路另一边,等出租车的苏伊。

当晚,Lee新品发布会大秀冲上了热搜。

惊艳飞天花卷、体验感惊人的全息投影、Lee的产品创新、超帅却失误的压轴男模……

连唯一的瑕疵,也因为苏翔太颜值能打,从失误讨论到了这到底是谁家艺人。

LS几乎全胜。

而唯一瑕疵让模特负责人赵茹在公司暴怒。

他们一点点调查录像,抓到了凶手,却万万没想到,剪坏衣服、害Sam过敏无法登台的竟然是Sam的女朋友。

Sam的经济人领着Sam在会议室内挨训,Sam还戴着口罩,脸上的红斑还没完全消退,精神非常疲惫,就被得知消息的经纪人从医院领来道歉。

“……因为她不想分手,最近情绪很不稳定……”Sam蔫蔫地解释,他少年成名,从未受挫,没想到失误竟然是这样的理由,“但她不是有意的!只是最近情绪……”

Sam吞吞口水,向赵茹鞠躬,“对不起,因为我和她的私人状况……”

赵茹气得发抖,声音都因为情绪高亢变得尖利起来,“私人状况?!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这种私人情况?别人为什么要为你们的私人状况买单?有私人状况为什么来工作,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别人也有私人状况?要是因为你们的私人状况、情绪不稳毁了工作、毁了我们公司的合作,到时候会有多少人因为你们的狗屁私人状况真的出状况!这个责任你能负责吗?”

“不是的,她不是有意的……”Sam辩解道。

“她剪烂了我们舞台要用的高定礼服!把我的主模弄得不能登台!她不是故意的?她还想怎么故意!炸了会场,让我们所有人给她的爱情陪葬吗?!”赵茹拍着桌子打断他,“Sam你记不记得你第一次登上国际舞台是我介绍的?你就这么报答我吗!”

Sam低头不敢吭声了。

经纪人插到中间和稀泥,“他怎么会忘呢,你是他的伯乐,正因为他记得,你要求换模特时候,他马上就推了国外的一个秀,来挺你呀!这次真的只是个意外。而且这次也没出什么大状况,他知道错了,Sam,道歉。”

“没出状况?你还想出什么状况?”赵茹打断了Sam的鞠躬,咄咄逼人地瞪他,“我问你,那个女疯子是怎么进会场后台的?通行证是不是你给的?”

Sam头更低,赵茹气得骂都骂不动了,她疲惫地转向Sam的经纪人,“红姐,我是不是和你说过,Sam什么都好就是忍不住乱交?他有多少女朋友你身为经纪人不管不问吗,让随便一个跑来胡闹!”

经纪人皱起了眉头,“什么乱交,说的太过分了,模特也是人,他也有私人生活!”

“他的私人生活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

苏伊路过会议室,隔着玻璃看到Sam脸色惨白地站在那里,眼神里隐约竟然有怒气。

陈瑾从她身后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和苏伊一起并肩回座位。

“如果是我,我会借这次机会让成红欠我一个大人情,而不是把关系彻底搞糟。”陈瑾瞥向苏伊说,“不过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她,Sam是她发现的,比Sam经纪人更早的发现他,怒其不争吧。”

苏伊笑笑,从会议室收回了目光,她需要敲一份损失赔偿和说明报告给Lee和李嘉尚。那套高定,可是Lee买的……

Sam和经纪人最后脸色很不好看地离开了,赵茹把苏伊和陈瑾找过去,她谈妥了Sam的工作室要对这次失误所有损失进行赔偿,具体赔偿多少,还要等他们和Lee对过。

“幸亏买了保险。”陈瑾看赵茹脸色还是很难看,试图调节气氛,赵茹却并不接受。

她把自己关在冰窟窿里一样,靠近三米都觉得寒气逼人。

“我会向Lee争取最低赔偿。”苏伊笑笑。

“不用。”赵茹寒着脸冷冰冰看她,“让他们赔,多少都要认。我们没必要因为他们得罪Lee这样的甲方。”

“可,和模特工作室闹僵,也不是我们想要的。”苏伊不认同赵茹的做法,“这次结果并非无法挽回,做人留一线,我们在这个圈子里,也许以后还会需要他们的配合。”

“只要LS地位不道,他们再不甘也得忍着。”赵茹瞥苏伊,语气冷漠中带着苍凉,“小妹妹,不要总幻想着做个好人。”

苏伊几欲开口,终究不再多言。

每个人的处事风格是不同的,她没有资格去否认别人的经验和善意,哪怕那种善意带着刺,与她的三观不和。

因为,她知道,即使是那些刺,也一定是曾经扎痛了劝告者,她受过这种疼痛,才会把它消化后又变成了自己的武器。

赵茹望着咬着嘴唇的苏伊,此刻对这个女孩,她心中竟然泛起了一点点欣赏的柔软,天真、有能力,如果是她的部下就好了,她不介意稍稍保护她的幼稚和天真。

等Amanda回来,就向Amanda把人要到B组来吧!

她却不知,Amanda从巴黎出差回来,会给她怎样的当头棒喝!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Chapter 9 错付的欣赏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