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1 会同意吗?

李秘书把苏伊带上楼,苏伊在电梯上向他道谢,李秘书忙道“不谢”,沉思片刻,悄悄跟苏伊透露消息“我能带你上去,能不能说服老板,可要看你自己。”

苏伊沉默和李秘书对视,李秘书咳一声眨眨眼,无声递消息,听懂了吗?苏伊点头,她已经准备好了会被拒绝N次,要采取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纠缠精神,但似乎李嘉尚拒不接受采访的传闻,也不是那么铁板一块。

李秘书肯下来,她还当他是来客气拒绝,没想到会被带上电梯,而他的暗示……

意思分明是,我瞒着老板私自放行的,采访也不是百分百不行,你得说服他。

可没李嘉尚同意他真敢放行么?

身为秘书你不仅猜了老板的心思,还透露给了外人,这么卖老板你的职位真的不会堪忧么?

李秘书神秘一笑,他才不会告诉苏伊,上午老板拒绝完后,隔了一会儿又问他要采访的是谁。

以他对老板的了解,拒绝了就是拒绝了,怎么会再问是谁,老板拒绝的那么干脆八成是因为听到“采访”两字的条件反射嘛。

既然老板问了,一定就是在意。

在意可不就是后悔?

老板后悔了拒绝苏伊的采访,或者就是后悔了拒绝苏伊。

无论哪种,作为一个心系老板忠心不二的好秘书,当然要想老板所想,忧老板所忧,人既然又来了,就绝对不能放走!

就是再要拒绝,也不能就一个电话“不见”把人打发了,给人留下老板冷酷无情的不佳印象怎么行,小姑娘可是很容易记仇的,他还留着心思以后把人挖来Lee上班呢。

“boss,苏小姐来了。”李秘书率先去汇报,李嘉尚皱眉,李秘书不待李嘉尚开口,开口道,“苏小姐说,无论如何都要见你一面,不然她不会走的。”

“……”

“我想,刚刚合作完,面也不见就把人拒之门外不太好。”李秘书低下头犹犹豫豫好像做错了有些担忧,又我是为老板分忧的可怜样子,但李嘉尚看不到的角度,他嘴角却高高挑起。

“所以?”

“人我带上来了,就在外面。”李秘书悄悄偷瞄李嘉尚,那小表情分明是,求表扬,求夸奖。

李嘉尚意义不明哼一声。

“那,要不,我把她请下去?”李秘书无辜道。

“请下去吧。”李嘉尚冷漠道。

“啊?”李秘书懵了,得意的表情僵掉,碎裂一地,顾不上演了,“真请下去啊?”

“人是你请上来的,难道要我请下去?”李嘉尚好整以暇问道。

李秘书脸色垮了,不确定李嘉尚是不是在捉弄他,赖在原地发愁,“那我怎么跟她说呢,就说虽然我们李总下午有时间,但是请回吧我们李总不见吗?”

见李嘉尚眼神逐渐不善,李秘书委屈巴巴闭嘴。

“把人叫进来吧。”李嘉尚不再逗他。

李秘书转危为喜,“我这就去!”

看吧,他就知道他猜准了老板的心思,还不承认,非要吓他一通,他太难了。

片刻后苏伊被请进了李嘉尚的总裁办公室,但大概还在气李秘书和她里应外合,冷峻的脸色比以往更加冷漠,空调的冷气从他身后吹来,

“你想采访我?”

“您不能采访吗?”苏伊问。

李嘉尚望着她不语,她分明就是明知故问。

苏伊迎着他的逼视,镇定道,“Lee官网公告有说,对外接受公众及媒体监督、采访,LS在Lee有合作备案,无社会不良记录,合规守法,我身为LS的编辑,代表LS向贵公司提出采访请求,可以保证采访不夸大、不抹黑,坚决不做无良娱记那一套信口开河瞎编八卦,采访稿也会按照流程送到lee的外宣审核过稿,您觉得我的采访申请哪里过分吗?为什么不愿意接受采访呢?”

李嘉尚不语,莫大的总裁办公室内陷入沉静,似乎因为苏伊的到来,空气中多了一丝清甜的香味,不浓烈但清晰。

他闻着那丝丝缕缕的香味,静静地打量起苏伊。

他知道坊间对他有难采访、不能采访的传闻,可到了她这,那些仿佛全不作数。

认定了就要试试,苏伊身上总有那种朝气,她站在哪,哪儿就像朵了道光,而他现在成了她要撞的南墙。

苏伊打量着李嘉尚的表情,那张俊逸的脸上一如既往没什么表情,她判断不出喜怒,看不懂他的打量,只当没有冒犯到他,大着胆子挑衅式问他,“那么我可以理解,李嘉尚不接受采访是出自李嘉尚个人的意愿……”

李嘉尚眉头挑起,还没遇到过哪个来求合作的敢当着他的面直呼其名呢。

挑衅都挑衅了,苏伊才不会被他挑眉吓到,十分职业地口吻继续道,“我并不想采访李嘉尚,我只想采访Lee的当家人。只是恰巧他是这名字。”

李嘉尚幽幽望她,“哦,那真遗憾。”

苏伊嘴角挑起,眉眼开朗得弯下,和煦的笑容带着天真的亲切感自然地漾起来,李嘉尚这个人这不是比传言中有趣多了,她挑衅了他不但没把她赶出去,还有些孩子气得回怼,人家留着情面,苏伊不打算生硬的咄咄逼人,语气也跟着放软,“现在,可是您的工作时间,配合外宣、接受采访,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李嘉尚嗤笑,好一口伶牙俐齿,“你是指责我公私不分,则不称职?”

“怎么会呢?您想多了,”苏伊忙道,“我的意思是,您这么好的形象,藏在大众视野外太可惜了。”

“我还要有觉悟为了工作出卖色相?”李嘉尚好笑地问。

苏伊讪讪,“没这个意思!我保证首先尊重您的意愿,绝不乱写,更不会抹黑您高大光辉的形象,这次专访我们双惠互利,对Lee百害而无一利!”

李嘉尚不置可否,他承认他欣赏苏伊的能力,因为这份欣赏,他对她有比别人更多的信任。即使他们认识的时间还短。

那份信任让他萌生了些许犹豫,他无法像拒绝其他人那样拒绝她,她的说辞和强词夺理,他并不讨厌。

苏伊已然趁势抓紧机会,掏出笔记本迅速和李嘉尚商量采访方向,李嘉尚坐在椅子上未动,不知何时他们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她把笔记本推向他,和他确认他说的是不是她笔下写的那个品牌,李嘉尚视线从她清秀的笔记上抬起,那双肖似他人生中的光芒的眼睛以从未有过的距离,在他面前眨动。

一根根睫毛都无比清晰。

她浑然不觉,低头书写,一旁李嘉尚早已走了思。

苏伊又一个问题突然没了回应,办公室内变得沉寂,她诧异地从工作中抽离出来,抬起头差些撞上李嘉尚的脑袋。

两个人都一个激灵。

心脏砰砰声成了耳鼓能听到最真切的旋律。

李秘书在秘书处向办公室张望,人已经进去近半小时了,大概采访有戏,他看看时间和下午的安排,卡着时间来提醒李嘉尚下午会议,他敲门进来时却觉得办公室内气氛有些诡异。

什么情况,他是不是来的不太对?难道他们聊了什么不能第三者听到的话题?

苏伊轻咳一声,起身告辞,“采访问题我会整理一份儿发到秘书处,如果有不妥我会再进行调整修改,多有打扰,期待下次再见。”

李嘉尚也像无事发生一般安静地点头。

李秘书把苏伊送走,怀疑自己是不是刚刚有什么幻觉,一定是这阵郑医生老向他打听苏小姐和李总什么情况,让他陷入瞎猜和幻想,返回总裁办公室发现老板喝光了刚刚端来的一整杯咖啡,这是谈了多久,渴成这样……

李秘书装作什么都没发觉,沉浸工作般汇报起了会议内容的相关资料。

李嘉尚揉揉额角,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恍惚和旖旎从脑海中赶出去,起身去往楼下的会场,他见识过苏伊统筹规划方面的工作的能力,却还是小看了这小姑娘的职业水准,她的问题并不拘泥在时尚圈内,犀利和深度并不比专业的商业杂志差,不会见好就收,也不会箭弩拔张,相当懂得审时度势用人不讨厌的方式尽可能地直言不讳,直达她关心的问题,如果不小心被她带跑,话多有失,还会被问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新问题。

对比之下,Lee集团分公司这些战战兢兢汇报工作的精英们,都显得有些畏首畏尾。

李秘书发现今天老板尤其地不耐烦这些高管们七拐八绕地打太极,屡屡打断他们粉饰太平的前言,直追核心,咄咄逼人。

李秘书边给分公司的高管们掐着表提醒时间,边在内心回想,今天唯一的不常规,就是苏伊的到访,看来这个苏小姐,不但能让老板心情变好,也能让老板心情变燥,微妙啊微妙……

******

苏伊打车返回公司,一路上脑海中都在模拟预演采访内容。

到了十字路口红灯停下,苏伊合上笔记本视线转向车窗外,玻璃上恍然间出现了刚刚极近处看到的李嘉尚的眉眼和深邃的目光。

苏伊猛然摇摇头,用笔悄悄脑袋,默念冷静。

外面的天气阴而沉闷,空气也变得湿润,从车窗望出去,街道的景色都像沾了水汽,缺少的光的折射,本色反而鲜亮起来。

“今天有雨,记得带伞。”苏伊打开手机,看到苏翔太早上在群里发的提醒和夏熙阳暴躁的一堆刷屏,实习遇到神经病,认输绝对不行,敢骚扰她就把他打到生活不能自理……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阳阳不是去了她心心念念要去的单位实习?

苏伊心情被夏熙阳颠三倒四的消息带好,她的小姐妹什么时候都是这么精力满满充盈活力,连她的疲惫都随之一扫而空,忍不住想要给暴躁女侠扇风点火。

“是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惹我们夏大侠?你不是去崇拜的师兄那实习了吗,见到人了吗?”苏伊问。

夏熙阳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默念不生气,看到苏伊的消息,刚压下去的火又噌噌往起窜,“见到了!我简直太崇拜他了,崇拜的想一刀捅死丫的!”

她这周来聆海实习,很“遗憾”的没能和郑和分到一个工作组,得知消息后夏熙阳恨不得放鞭炮聊表心中喜悦。

即使排除以前对郑和不客观的妄想崇拜,聆海是燕城数一数二的心理咨询室,能接受实习生的单位中,更是最优的选择。

如果因为郑和从聆海辞职,夏熙阳是不甘心也不情愿的,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她不和郑和在一个工作组!

夏熙阳高高兴兴入职了。

她不想和那个花花公子有纠葛,却不料郑和看到她却不放过……

她在单位第一次看到郑和时,这货正拿了一大束花挨着办公室给女同事分。

据说是为了美化工作环境,这人自掏腰包每周订花装点办公室,连她入职时都被分了一个造型优美的花瓶,行政小姐姐说会有人给分花,原来是他!

在郑和发现她前,夏熙阳当即就把花瓶还给行政了。

“咦,你不要吗?”行政女孩诧异,明明早上给她花瓶时候,夏熙阳还挺开心的。

“我过敏。”

“啊?”行政女孩更茫然了,她是问过她不过敏才给的花瓶呀。

“郑和送的花,我过敏。”夏熙阳放下花瓶酷酷地离开。

行政女孩探头张望,不知道这新来的酷盖姑娘怎么和人见人爱的郑医生合不来。

她刚走,郑和恰巧来行政送花,两人就那么面对面遇上了。

她可不知道郑和为了找她在病人和家属中挖地三尺多么不容易,她一句“好狗不挡道”还没出口,郑和怀中那一大束红玫瑰就推到了她怀中。

饶是夏女侠,也被这莫名其妙的举措搞懵了。

她一时大意,郑和竟然捧住她抱花的双手深情款款地说,“我们又见面了!阳阳小姐,千万星辰,你是我寻找的那一个,我以为上次分开我们就要在茫茫人海错过,但命运眷顾你我!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他还不知道夏熙阳名字,只记得苏伊叫她阳阳。

郑和说得深情款款,却把夏熙阳活生生激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在楼道路过的同事们全都惊呆了。

他们掏出手机要记录这浪漫一刻,却录下了夏熙阳怒火攻心抄起那束玫瑰砸了郑和满头满脸“阳阳是你叫的吗?神经病!”

随之,全聆海都知道了,他们的团宠郑医生喜欢新来的夏医生……

苏伊一头雾水刚要继续问,小薇的消息先挤了进来。

大秀时候,小薇几乎天天跟着苏伊,亲眼旁观过苏伊的实力,分组后第一个写申请调到C组,陈瑾并不意外,很痛快地同意她转组。

苏伊外勤,小薇配合行政留在公司处理C组的工位分配,不想活泼好动的小组员,给她投了一个充满惊叹号的消息“老大你和Lee谈完了?!!!!他们决定不追责我们违约么!!!!!”

苏伊回一个“嗯”。

小薇消息紧接而来“你快回来吧,赵茹去找主编告状了!!!!!”

苏伊叹气,晴朗的心情,飘来了一朵乌云。

“阳阳,我先工作,周末我们细聊。”苏伊在群内发消息和大哭的表情包。

夏熙阳回一个猫咪打拳的表情,“周末我要吃火锅!”

“好。”苏伊莞尔,要是谁都像阳阳一样简单可爱就好了。

事情经过很简单,Lee回复了苏伊之前所发关于大秀男模特临时调整相关事宜的说明邮件,双方已协商,本次临时替换模特虽有违约,Lee并不会追责。

但这个结果却打乱了赵茹原本的计划,看完邮件后赵茹怒不可遏,认为苏伊无权干扰她的工作,加之B组有三四人提出调组交涉,赵茹气上加气,冲进总编办公室找Amanda告状去了。

“……是你说模特的part由我负责,可你和Lee去谈模特的事根本不和我沟通,这事我已经和Sam的工作室谈好了,他们会赔付我们该给Lee的赔偿,你觉得现在的结果是为我们省吗,我们现在自己要让利给Lee还要承他们的情,又在模特工作室落不得好!以后其他模特公司会觉得LS的工作出了纰漏没问题。”赵茹抱胸冷眼撇着苏伊。

苏伊刚刚到公司,就被叫来和赵茹“沟通”,赵茹不给她开口机会一通指责,她发完了脾气这时候情绪改成了委屈,低声冷漠要给新对手一个下马威。

苏伊耐心等她说完,不急不躁解释,“这件事,我的确有沟通不足的地方,但我昨天有问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Lee,你拒绝了,说我才是一顾倾城的负责人,让我自己去解决,公司很多人,陈瑾组长都听到了。”

“我那是……!”赵茹想要抢话,被Amanda眼神制止。

陈瑾两边看看,没有出声,继续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安理得地跑神,本来她在向Amanda汇报期刊主题的事,被赵茹堵在了办公室里,苏伊没到,她白听了一通抱怨和牢骚,现在当事人齐了,她也不急着出去,好奇苏伊会怎么应对赵茹的攻击。

“其次,现在的赔偿方案,并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愿,而是Lee的商务团队他们并没有认为我们造成了实际损失,对我们失误的判定,只是人员调换没有提前和他们商议报备,但因为这次合作成果超出他们预期,他们决定不追求这个责任,而赔偿意愿,我有和他们协商,实际上他们并不在乎赔偿金,也不打算要,既然他们不要,按照你和Sam工作室的约定,我们也不需要向他们索要,并没有哪里破坏你和他们的约定。”苏伊慢慢转向Amanda的方向,温声说着。

“那为什么会有下次合作八折?这难道不是你自作主张也是Lee提的?”赵茹冷笑。

“这的确是我提的,”苏伊大大方方承认,“但我认为能和Lee约后续的合作,两成佣金完全值得,而且只是某些细项打折。Lee给合作方的报价非常优渥,就是我们再让一些也并不吃亏。”

Amanda莞尔,赵茹怎么会不知道用两成利换Lee的合作绝对是超值的,就算苏伊让五成,能拿下Lee也值得,赵茹这是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找茬了。

“说的好听,有本事你倒是拿一个和Lee的新合作出来让大家瞧瞧。”赵茹不再披着柔弱委屈,被苏伊激地恢复本性,语气激昂起来,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苏伊方向迈出一步,居高临下瞪着她。

苏伊笑笑,并不理会她的视线,悠然道,“我约到了李嘉尚的专访,想要申请下下期的封面和中页版面。”

这下,连陪同看戏、一直没存在感的陈瑾都霍然抬头。

Amanda望陈瑾。

陈瑾负责着杂志排期,每一期的具体情况,要比Amanda更加熟悉,陈瑾的喜悦抑制不住地流露,只是同时还有不可置信地惊疑,“下下期已经约了最近正红的演员魏莱,不过确定能采访到李嘉尚,魏莱可以延后一期。”

“你真拿到了李嘉尚的专访?”赵茹咬牙,眼睛不知是惊还是妒忌,亮得惊人。

“是真的。”苏伊肯定。

苏伊被Amanda留下,赵茹和陈瑾一同出去。

赵茹一把拉住要去协调排期的陈瑾,把人拖进茶水间的角落,“你还真打算给她当下属使唤呀?”

陈瑾叹气,“我怎么是她下属,这是Amanda安排的,再说,李嘉尚从接任Lee以来从来没接受过采访,我们独家采访,杂志销量高了,业绩是大家的,何乐而不为?”

“要是扑了呢?”赵茹问。

陈瑾但笑不语。

赵茹耸肩,恨恨道,“我是不会让她一个小丫头爬到我头上作威作福的。”

办公室内,只剩下苏伊和Amanda,Amanda比之前和蔼很多,虽然她看好苏伊,但是也没预想到她能在只有一个组员的空壳情况下,就把刚接触的Lee握住,总裁的专访都拿下了,其他的合作还会少么。

“你说服了李嘉尚?”Amanda问。

苏伊点头,“运气。”

但眼神中的自信是怎么藏都藏不掉的。

“LS是时尚类杂志,我想我们这次采访不能像商业周刊一样只去深挖李嘉尚的人生经历,他也比较抗拒这个,采访的点可以分成几个板块,他执意成立彩妆公司的原因和执念、Lee彩妆的未来方向、他眼中的时尚……”苏伊翻出笔记本语若连珠层出不穷,把路上想的方向说出来,争取Amanda的意见。

Amanda点头,听了一会儿补充道,“你想的很细致,不过下下期的话……Lee应该正在进行艺人选拔。”

苏伊愕然。

Amanda浅笑,“还是他们内部消息,没有对外公开,听说是在大学选,演员、歌手和模特,这方面他们应该也需要宣传。”

苏伊收到信号,这大概可以发展成新业务。

“主编,C组的目标策划书,我有了想法,需要的支持比较多。”苏伊从包中掏出一份纸质策划书,递到了Amanda手边。

Amanda闲适地接过,看完第一页,后面越来越快,通篇快速扫完,从头又看起了第二遍,漫不经心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她合上策划书目光锐利地盯着苏伊。

“你的策划,需要一个有力的赞助商。”

苏伊重重点头,征询道,“你觉得Lee怎么样?”

Amanda嘴角挑起,合上策划朗声大笑。

苏伊再次给了她惊喜,LS在国内发展到了瓶颈期,她想要寻求突破,无论是从业务层面还是发行地域,海外版从去年已经在她的筹划之中。

而苏伊给她交上来的提案就叫“异域风情”,以世界不同地域的时尚女性生活为切入点,向读者展现世界上各种风俗文化下的女性生活姿态,推荐更多样、更自由的生活参考,更深层的目的是去考察其他地区的市场,寻找时机把LS的品牌、中国的时尚产业当做“异域风情”植入海外。

这根本不是一个小组该有的策划,这将是一个倾全社之力,且需要强调的资金外援才可能执行下去的尝试。

她只是告诉她,既然成了组长,就做一下今年的目标规划,不想苏伊的眼光在还是独木一支时候,就已经看到了整片森林。

如果没有Lee的合作,她的方案就是天方夜谭,如果能拿到Lee的赞助……

也许……

这就是她在寻找的突破!

Amanda笑声渐止,把策划捏在手上,看不出情绪地盯着苏伊,“既然你自己给自己选好了挑战,就别拖延,快点先把人手找齐。”

苏伊笑着应下。

又给自己插个只能靠自己扛的flag呀……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Chapter 11 会同意吗?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