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8 小雨点

Chapter 28

寻找小雨点的工作,在李嘉尚确定苏沐晓不是小雨点后重新开始。

李嘉尚拿着李秘书发来的资料细看,即使没有见到人,他从资料中已经判断她们不是。

他翻出多年来的资料,厚厚的两摞,从没有一个人给过他苏沐晓带来的熟悉感。

突然间,苏伊的影子在他脑海中出现,李嘉尚翻资料的手一顿,摇摇头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想到她了。

他把资料重新收整好,已经没有必要的志愿者活动李嘉尚依旧选择了继续。

今天有动物科普活动,每个动物区的工作人员都戴着相对应的周边帽子,李嘉尚到时,苏沐晓正戴着一个熊猫发卡,手上还拿着一个,那是给他的。

“大家都去活动区了,抱歉啊,和我一组只能蹲守馆内,打扫卫生。”苏沐晓笑道,刚刚管理员还有点可惜不能把李嘉尚忽悠过去当招牌,一定能吸引人流量。她把发卡给李嘉尚,好奇李嘉尚戴上是什么效果。

高冷冰山头顶毛茸茸卖萌发卡。

李嘉尚一番心里建设后,把发卡戴上,好在不是什么毛绒衣服,顶在头上他自己看不到。

呆萌呆萌的熊猫趴在李嘉尚的脑袋上,怎么看怎么搞笑,苏沐晓没忍住,掏出手机问,“我可以拍照吗?”不待李嘉尚回答,已经咔嚓咔嚓一张又一张了。

李嘉尚无语,看到她心情好,眼中尽是愉快的笑,也不阻止。

到下午,游客变多,他们两人都被抓去仓库帮忙。

苏沐晓不愿意去前面,被安排从仓库搬货品到周边店内摆放。

他们在仓库中把箱子拆开,把被压的玩偶们拿出来整理绒毛,收拾整齐后放进购物车,凑够一车从员工入口进店内补货。

苏沐晓把一个熊猫玩偶从箱子中拿出来,它被压在箱底,毛都被压塌了,手上抱着的竹子也被挤歪,苏沐晓解开外包装的塑料袋,把竹子正过来,用软毛小牙刷给它顺毛,“小可怜。”

李嘉尚拆开一箱文具周边,苏沐晓在里面看到一大摞的周边本子和一排竹子形状的小便签,脑内灵光一闪,从一旁抓了只签字笔,撕下一条便签,在上面写着“打起精神来!”

李嘉尚纳闷看她,只见苏沐晓把便签贴到玩偶塑料包装袋外,位置恰好是熊猫抱着的竹子上。

她把劳动成果举着给李嘉尚看,学卡通人物发出可爱的童音,“打起精神来!”

李嘉尚莞尔。

苏沐晓见他笑了,心道这才对嘛,这李嘉尚也不知怎么回事,一看到熊猫就多愁善感,今天又是看上去闷闷不乐的,难道是得了熊猫综合症?

她把笔塞给李嘉尚,“来,你字好看,你写!”

李嘉尚握着笔发呆,茫然道,“写什么?”

苏沐晓张口就来:“一夜暴富!恭喜发财!考试满分!高数不挂!吃零食不长胖!”

“……”身为一个富三代,李嘉尚一下子凌乱在这种朴素又异想天开的愿望中,说好的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呢?

但在苏沐晓期待的目光中,他还是硬着头皮写了。

馆长巡查到周边店,看一群游客站在货架前挑玩偶,还迟迟不走,他好奇凑过去,看到了一个个便签,顿时乐了。得知苏沐晓他们在后面写,他溜溜达达过来鼓励,怂恿道,“小李先生,你给我也写一个,写减肥成功。”

李嘉尚:“……”

他还是默默写了。

馆长抱走了玩偶,鼓励他们,“加油写,下班了一人送你们一个!”

苏沐晓高兴感谢,李嘉尚从小练书法,临摹书写过各类名家碑帖书画,不想有一天竟然蹲在小仓库卖艺换玩具。

苏沐晓抱着一个玩偶,感慨“现在的小朋友真幸福呀有这么多玩具,我小时有一个熊猫玩偶,一直抱到现在呢。”

李嘉尚猛然一窒,“熊猫玩偶?什么样的熊猫玩偶?”

“嗯?应该是在某个游乐园买的吧,我不记得了,记忆里好像一直有,小时候睡觉也要抱着,不知道是不是缺少安全感。”苏沐晓越说越不好意思。

但李嘉尚根本顾不上取笑一个小女孩的小小癖好,“游乐园买的”“记忆里一直有”如道道惊雷在他脑海中轰鸣,他已经放弃的希望,被重新勾起。

李嘉尚放下被他不小心捏皱的便签,摸出手机打开相册急切地翻找出他家中熊猫玩偶的照片,声音发抖地递给苏沐晓看,“是这样的熊猫吗?”

苏沐晓凑过去,从李嘉尚手中拿起手机放大看,她不禁感叹,“保存的真好,不过我的有一点儿不一样哦,我的那个嘴巴是翘起来笑着的。”

童年时抱着熊猫玩偶的小雨点与此刻抱着熊猫玩偶贴标签的苏沐晓骤然重合。

当年在游乐园买到的熊猫是一对,唯一的区别就是一只嘴巴是W形的笑,一只是M形的严肃小脸。

“我能看看你的玩偶吗?”李嘉尚忍着胸腔沸腾涌动的情绪,努力镇静地开口。

“嗯?”苏沐晓疑惑李嘉尚的熊猫综合症难道看到玩偶也发作吗?但那只玩偶对她而言是不同的,如同家人一样,且比真实的人类更为私密的存在。

想到他冲进人群中救她,又为了她安全亲自到LS接她去Lee……

苏沐晓纠结了许久,还是点点头。

大不了她抱着让他看看好了。

苏沐晓发现李嘉尚整个下午都处于一种莫名的亢奋状态,他完全闲不下来,一口气写完了两本便签本,又跑回去打扫了所有的熊猫笼舍。

李嘉尚完全不能让自己闲下来,只要一停下,苏沐晓就是小雨点和苏沐晓不是小雨点两个都有证据又都可否定的想法就在脑海中反反复复打架,他控制不住地计算是或者不是的可能性,又明明白白的知道这根本不是可能性的问题。

是或者不是,他需要一个结果。

让他彻彻底底踏实或者死心的结果。

他惶恐不安,抑制不住想象如果她不是的再次绝望,又忍不住想,如果她是,他该如何再去面对她?

他猛然惊悟过来,如果她真的是小雨点,那他做好准备了吗?

她已经忘掉那些痛苦,他又有什么权利让她回忆起来?

小雨点于李嘉尚而言是光明,是童年的所有快乐,他想要补偿他,弥补二十年的自我谴责,可李嘉尚之于小雨点呢,也许是她想要忘掉的痛苦呢?

他陷入混乱,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甚至分不清是或者不是,他到底更期待哪个?

到活动结束,动物园闭馆,李嘉尚开车回家都不记得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他站到橱窗面前,隔着玻璃死死盯着那只“不高兴”的熊猫玩偶,苏沐晓手中的,到底是不是他的伙伴?

李嘉尚失眠了。

第二天凌晨天还未亮时就出发到达动物园内。

看门的保安认得他的车,诧异地为他放行。

熊猫馆内,拿着更衣室钥匙的管理员人还没来,李嘉尚一个人坐到门口的台阶上发呆。

草叶上沾着露珠一片盛绿,天色蒙蒙开始发白。动物园内的大小动物们大多还未起床,暂时没有营业需求,它们安然在梦中呓语。

李嘉尚拽下来一片草叶,想起第一天见到苏沐晓时,她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用草叶折星星。

李嘉尚没有这种小技能,把草叶绕到指头上绕成一个环,松开,绕紧,再松开……

天亮起来,困扰他一天一夜的问题也终于在晨光穿过树荫照射到他脸上时候想明白。

不管她是不是小雨点,现在她是谁更重要。

苏沐晓把她的“小可爱”熊猫玩偶装进书包里,一路抱在怀里护着来熊猫馆。

心情犹如回到幼儿园,装好最心爱的玩具,到学校和同学分享。

只是看到李嘉尚时候苏沐晓着实被惊得一呆。

这黑眼圈也太浓了,而且眼睛疑似肿起,他是一夜没睡吗?

果然吧,管理那么大个公司,有个周末,不是全球飞来飞去,就是参加各种活动party,好不容易休息两天,还马不停蹄跑来动物园进行体育劳动,又运货又铲屎,要锻炼身体健身房不好吗,私教不专业吗?就是想看熊猫,抽空来熊猫馆参观一下也好。

何必呢?

她同情着走进,却发现李嘉尚精神竟然不错。

厉害,果然是青年企业家的楷模。

眼圈都黑得直追熊猫了,精神依旧这么抖擞。

“给你看看我的熊猫玩偶,它叫“小可爱”。”志愿者工作时间还未到,苏沐晓不急着去更衣室换衣服,从包中小心翼翼地掏出熊猫玩偶给李嘉尚看。

她的玩偶天天抱着,尽管已经保管的很好,但表面的绒毛已经有严重折曲、掉毛,黑色部分不显旧损,白色的毛已经有些发黄。

李嘉尚把它抱出来放到手上仔细端详。

曾经被小女孩紧抱在怀里的玩偶,现在双手就能握住啦。

他们都已经长大。

李嘉尚把熊猫玩偶翻过来,从它尾巴下面翻到了秀在上面的标签,标签已经陈旧脱线,上面的印刷的字已经模糊难辨,隐约中,还能看到上面有两个汉字“乐园”,紧贴尾巴处,有一排标号半露在外面,印刷的字迹还清晰——

03366

苏沐晓诧异,“咦,这还有数字吗?”

毕竟太隐蔽了,她这个主人都从没留意过。

李嘉尚笑笑,“这个类型的玩偶都有编号的。”

他把熊猫玩偶还给苏沐晓。

随后右手紧紧抓住了左手,左手死死握着右手,他露出平和温缓的微笑,嘴唇却紧紧抿在一起,因为用力变得发白。

20年前,他们买这对玩偶时候,它们尚是游乐园的天价玩具。

小雨点的妈妈嫌贵,卖玩具的叔叔却说,“这是我们定制的玩具,一共只有一万只,每个都有编号的!”

他抱着玩具,仔细找了一遍,在熊猫玩偶尾巴处找到了端倪,他的编号是03365,小雨点的是03366,连载一起。

如果她不是,她不会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熊猫玩偶。

他找到了他一生要弥补的人。

苏沐晓还沉浸在惊喜中,她大笑,“我要在前面加个0,设置成手机开锁密码!”

她从火场离开后又经历了什么?

为什么会失去记忆?

她妈妈为什么改了姓氏?

她一点儿都不记得他吗?

她恨吗?那些疤痕……

他心中有无数的问题,但问出口的只是平淡的一句,“苏沐晓,你现在快乐吗?”

“嗯?”苏沐晓茫然,不知道他脑子哪里又打错了一根筋,“快乐呀。”

她注意到李嘉尚不自觉望向了她脸上的疤,但这次她知道,他没有审视也没有恶意,虽然被盯着伤疤看会让人不舒服,但是她已经默认他是她的伙伴、朋友,这是继夏熙阳后,又一个让她以苏沐晓的身份坦然相待的朋友,“脸上有疤也不影响我快乐,不开心是一天,开心也是一天,我既然管不了别人怎么看,就干脆不看别人,我都这么大了,早就看开了。”

李嘉尚点头。

在不知不觉里,他们都已经长大了。一点点长大,向着没有彼此的方向跑开。

既然你现在是幸福的,那过往和曾经都不再重要了。

尽管他的一部分心还停留在她留下的光里,那他一个人守着回忆的余光就好。而苏沐晓,只需要发着光向前奔跑。

“苏沐晓,你有兄弟姐妹吗?”李嘉尚问。

“……有啊……我有个弟弟。”苏沐晓一呆,话音未落后悔地差点咬到舌头,怎么就顺着把有弟弟说露了呢?李嘉尚这思路是不是变得太快了点?

李嘉尚眉头微皱,心想怎么这么多人都有弟弟,“我可以做你哥哥吗?”

“……”

苏沐晓庆幸这会多亏她没喝茶喝水,不然一定会喷出去。李嘉尚是熬夜把脑子熬坏了吧?她简直莫名其妙,“啥?”

“我的意思是,我想把你当做妹妹……”李嘉尚意识到他话好像有些尴尬,连忙找理由解释,“我一直在找的朋友和你很像,我想补偿她,所以……”

“所以你想把我当做她的替代?”苏沐晓歪头问。她记得她好像有过这个提议,只是当时被拒绝了。

“不是替代,该怎么形容呢……”你就是她,李嘉尚却不能说出来。

苏沐晓无所谓地笑笑,“反正就是你看到我就想起她,把我看做妹妹,就相当于看到她?”

李嘉尚点头。

苏沐晓比一个ok,“那你可以把我当妹妹,不过做我哥哥什么的就算啦。”

“好。”李嘉尚心情有些挫败。

但这样,似乎也不错。

他可以不破坏她现在的生活,并且光明正大的照顾她。

“其实我觉得,你是不是有些太固执了?”苏沐晓看他心情不错,借机劝说,“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我很小时候的朋友一直在找我,我当然会感动,但是也会觉得,这样是不是耗费了他太大的精力,他是不是会没有时间去交新的朋友。”

她圆溜溜的大眼睛认真地望他,“如果是好朋友,相比用这么多年来找我,我更希望他能有很多很多好朋友,自己过得开心快乐。”

李嘉尚正在原地,久久不语。

苏沐晓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不知道该怎么再劝,突然在李嘉尚眼睛里看到了一晃而过的水光,不待她看清到底是真是假,李嘉尚忽然抱住了她,苏沐晓傻了,抱着她的“小可爱”不知所措。

她都快僵了时候,听到李嘉尚在她耳边低声说,“谢谢你。”

我早该发现的,你是她。

你们站在一样的光里。

苏沐晓眨眨眼,她觉得李嘉尚心里有他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一个大总裁,其实也很孤独吧?苏沐晓无声叹气,双手拍了拍李嘉尚的背。

如果把我当成你要找的人可以让你舒服一点儿的话,当妹妹就当妹妹吧。

反正怎么看,吃亏的都是他。

只是,以后要更小心不能被他发现,她的秘密就是啦!苏沐晓心中小人默默流泪,当个好人真是太难了。

这一天,李嘉尚觉得都是飘浮的,充满不真实。

他要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这不是在梦里。

休息时间,他发信息给郑和“我找到她了。”也发信息给李秘书“苏沐晓就是小雨点,我确定了”,这些都是他要留下的证据,如果醒来看到这些,他才能确定不是做梦。

而剩下的喜悦,他依旧需要有人分享,无论是郑和还是李秘书都无法让他满意的分享。

李嘉尚发信息给苏伊,“我今天完成了一个一直以来想要实现的心愿。”

发完后,他又有些担忧,苏伊会不会觉得他莫名其妙?

纠结中,苏伊回来了消息,“感觉到你很开心,为你高兴。”

随着消息来的是一只可爱的小猫表情包,向他比出一个元气可爱的“加油”。

李嘉尚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挑。

不知为何,他觉得苏伊懂他在说什么。他不安定的心,因为多了一个证人,安静下来。

回到家中,李嘉尚取出他倍加珍惜一直保护在展柜中的玩偶躺到床上,小时候他甚至不知道毛绒玩具该是怎么玩的,它那么白,放在哪里似乎都会变脏,为了保护它,他做了橱柜,把它放在卧室内一个人时候悄悄和它说话,这是他的世界里第一次出现这种可爱的东西。

时隔20年,李嘉尚终于正确拥抱它,一整晚童年时期的欢笑和发生在熊猫馆的一切如迤逦的美梦衔接起来。

在梦的尽头处,出现极为相似的眼睛充满笑意。

那个身影站在另外一道更亮的光里。他在梦里感受到温暖,醒来时,日光一片大白。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Chapter 28 小雨点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