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决裂

  • 作者: 暗星
  • 更新时间:2019-04-29
  • 字数:3121
  • 吐槽数:0
  • +书架

沈今朝强忍愤怒,同时没有间断对电话的回应,继续说道:“我在家里……发生这种事我也十分困惑……我绝对没有伤害雪的念头……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看向眉头紧锁的堂明镜,他已经停下手中的工作专心思考着什么,或者他知道些什么别的内情。

沈今朝突然双目睁大!

“什么!你说雪全身瘫痪了?我可没听说……那我现在就……”

堂明镜慌忙摇头摆手,表示这时候过去并不明智,同时也表示堂明镜已经提前知道了暮成雪的情况,却没有告诉他沈今朝!

“我稍后到医院去,那时会亲自向你说明。”

通话被莫金樽那边挂断之后,堂明镜眉头紧锁,及时开口说道:“我也是刚知道情况,还考虑应该怎么告诉你,暮成雪的颈椎挫伤,有可能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所以呢,即使你现在赶过去也意义不大,很可能你会被……”

果然雪突然被家里送出国这件事不对劲!

沈今朝深深的感受到背叛,双眼通红,决绝的回答道:“不,镜哥,我必须亲自去面对,而且,我也想和莫金樽当面把话说清楚。”

堂明镜站起说道:“那我送你过去吧,有我在的话他们也不敢对你怎样。”

“谢谢镜哥。”

再次来到医院,除了应约而来之外,也必须来支付姐姐的住院费用,口袋里的那张银行卡被沈今朝紧紧攥住,做出这个选择之后,与大学生活也就无缘了,今后还有更多的资金困难需要面对。

在支付医疗费用之前,堂明镜以他的目光看了看费用清单,然后提出对这单据有异议,要先和院长见一面。随后拿过资料让沈今朝在这里等一下,就离开了。

沈今朝坐在收费橱窗外的长排座椅上,对堂明镜的关照也是感激,如果没有此前听闻的那些疑惑,而且他还动过姐姐的包,或许是真正值得信赖的人吧。

这时,低头的沈今朝看到一双熟悉的鞋,在他旁边站定,刚抬头的那一瞬间,见到莫金樽的同时,拳头就招呼在脸上!瞬间红了一大块,唇角内的口腔都破裂出血了。

直板平头两边垂直剃平的高个子,莫金樽压着嗓音怒骂:“你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沈今朝!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由于听信了暮家对情况的大致说辞,怎么都无法想象,曾经如此亲密的三个人,居然会发生这种匪夷所思的变故。就因为自己想撇开沈今朝,他居然不惜驾车谋害暮成雪!尽管还不清楚其中的过程,是否存在这种可能性。当看到仍旧昏迷不醒的暮成雪,侧脸从太阳穴到下颚处的染血绷带,那里肯定包藏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甚至听说缝了二十针!而且因为颈椎神经受创,恐怕今后……即使醒来也将全身瘫痪!?

这等打击是莫金樽没有亲眼目睹前都难以置信的,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双目赤红咬牙切齿,对沈今朝此前的情谊荡然无存,转而恨之入骨!

然而刚才只有沈今朝一人坐在这个角落,外人根本不知道他被打了这一拳,否则早就引起骚动。

沈今朝咽了咽吐沫,连带着腥味的血液吞下,站起身与莫金樽对峙,只比他矮了半个头,也显得比他瘦弱。

“电话里我也说过了,我绝对不会做这种事,至于雪的家里提出的莫须有的指控,我无力驳斥。”

莫金樽握拳的手骨还在咯咯作响,轻轻的摇头,说道:“你一直都是这样,什么都憋心里,你以为我很了解你,其实你错了,我根本就不了解你,更不明白你心里会想什么!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你要我相信你?还是相信躺在重症病房里的雪?难道不是你开的车吗?为什么撞的是雪?她给你共享的地址成了你谋害她的帮凶,给了你行凶的机会,难道不是吗?”

沈今朝张口欲言又止,根本就无从辩驳……或许是无法辩驳,不是他驾驶的事只能闷在心里,而且自己就是朝着这个方向付出努力,只为了让所有人都相信,驾驶车辆的肇事人是他沈今朝!

“这只是巧合……”

莫金樽双手抓着沈今朝的衬衣领口,然而这个多年同学的好朋友却避开了自己的目光,这明显是心虚的体现,简直不敢相信,曾经羡慕能和雪那么接近的沈今朝,居然会做出如此狠毒的决定,知人知面不知心!然而都到这份上了他还在逃避,他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非得做出谋害雪的举动?说什么巧合?这种说辞会有人相信吗?

莫金樽将更重的一拳捶打在旁边的墙面上,愤恨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因为这……我爸要我离开雪,我好不容易……”

“果然是你,昨天我邀请你和雪改期,你们都没来,果然是因为你。”

“那又怎么样?你配得上雪吗?我能给她的,你能吗?我连她家里的需求都能满足,你可以吗?你能给雪带来什么?你只是想攀上雪的家摆脱家境吗?你要钱的话直说,我给你,可你!你居然!你居然!”

沈今朝的表情变得阴沉,从来没有在莫金樽的口中听到如此贬低的话语,看来只是时机的问题,原来这个朋友一直是这么看待他沈今朝的。

“那你了解雪想要的是什么吗?她和你交朋友,是因为你家比她家地位更高吗?我也实在想不到,你居然会做出这样卑鄙的手段,是你动用家里的关系逼迫雪出国的,对不对?”

莫金樽想不到被看穿了,虽然心有愧意,可怒意更占据了情绪。

“是又怎么样!我喜欢她,我已经以最恰当的方式尽我所能,我摆脱你跑到国外不就是想绕开你,你比不过我为什么就不能洒脱一点?我利用家里关系怎么了?难道只因为你先认识雪,我就没有资格去追求她了吗?我动用我的手段去追求雪,是我错了吗?”

沈今朝保持沉默,莫金樽不停捶打墙面继续怒斥道:”可是你为什么会想到残害她,为什么?你如果察觉了我的手段,你不应该冲我来的吗?你设计谋害雪算什么?你就不是个男人!沈今朝,你做出的这一切根本就不配喜欢雪!”

这时,因为听闻频密的墙面动静,感觉到异常的护士从侧门出来,看到了这个情景赶紧喝止!

情绪逐渐上头的莫金樽闻言后迅速冷静,放开了沈今朝,与此同时堂明镜远远看到这个情况迅速跑来,赶紧拿出手机对此时的场景进行拍摄,说道:“小朝,你有没有受伤?”

莫金樽转身看去,现在的自己在护士和那个西装男眼里,显然是不占理的那一方。

沈今朝走到堂明镜边上,将他正在拍摄的手压下,同时向护士说道:“我没事,我们只不过在交谈,情绪比较激动而已。”

似乎是不想节外生枝,护士也返回了收费橱窗。

莫金樽折返时经过沈今朝和堂明镜身边,冷漠的说道:“我不会原谅你的,你既毁我感情,我定毁你人生!从今往后,你小心点。”

堂明镜死死盯着莫金樽,莫家在本市影响力不小,怎么会不认识,然而他现在的立场必须维护沈今朝,也为了师傅嘱托的任务,就算与莫家交恶,也不过是目前的立场问题。

“你的脸,他打你了?要不要报警?”

沈今朝摇摇头,无法对莫金樽解释清楚,更不能告知任何人,不是他开的车!

“没办法,是我犯下的错误,连累到雪是我们都不愿接受的结果。镜哥,我姐住院诊疗的费用方面。”

既然如此,堂明镜也不想多言,随后把资料拿到橱窗口,上面还有另一张特批盖印的医院通知书,护士看了看之后重新整理了收费清单,最终沈今朝得以按照此前打六折的费用交付,这笔节省的钱可是以万元为单位了。

沈今朝将银行卡交给护士刷卡支付后说道:“镜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帮忙……”

“客气了,院长和师傅是旧识,我也是去借用这层关系说情而已,既然费用已经缴纳,你现在想去哪里?”

“先去看看我姐吧。”

在普通的监护住院病房里,套着输氧面罩的沈明月仍旧昏迷不醒,她头上的发球已经被护士解开了,此时那披肩的黑色秀发也略显干枯。这一切看得沈今朝心痛不已,曾经活泼开朗的姐姐,一想到她也患上导致母亲离世的癌症,场景重叠之下忍不住潸然泪下,哽咽在姐姐的床边,握着她的手。直至现在,这才为今后需要面对的一切感到了一丝恐惧,然而并不后悔,已经到了这一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坚持下去。

姐,你一定要撑住,感谢你多年为我所做的付出,我无以为报,尽管这是错误的决定,我仍然愿意以代罪之身面对,无论是有一万个困难摆在眼前,相信我们一定能撑过困境!

看着沈今朝对姐姐情之所致的哭泣,恻隐之心微微颤动,然而想起师傅丹邱笙的吩咐。

这次的任务算是推迟了,可是进程还得继续,目前相关文件的副件在明月手中,甲方和明月之间表面上签署的是雇佣合同……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05 决裂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