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这就是我想要的

黑色轿车的车窗缓缓落下,池迟和蒋飞舟都熟悉的校长坐在副驾驶座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因为警方还在调查,主要犯罪嫌疑人聂冬也没有抓到,校长暂时被保释了出来,现在来找他们,是来兴师问罪吗?

两人正在迟疑接下来该怎么办,校长已经自己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站在小区门口对他们招了招手。

路人都将目光投向他们,默认了他们之间很熟,或许是亲戚之类的关系,等着看蒋飞舟和池迟过去给他开门。

当然,他们不开也没有关系,校长自己跨过门栏翻了进来,保安瞪了他一眼,看了他的豪车后,强忍斥责。

校长走到池迟和蒋飞舟身前问道:“你们怕我?”

池迟和蒋飞舟其实不想和他产生任何一句话的交流,感觉没什么好说的,但他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也无法不做理会。

两人说道:“谁怕你?”

如果怕的话,蒋飞舟当初就不会踹他,池迟也不敢扔水瓶砸他了。

他们不惹事儿,但也不怕事儿!

校长笑了笑,脸上是一贯的官僚味道,“你们没必要怕我!我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不是一个亡命之徒……”

身为一个学校的校长,他社会地位高,受人尊重,既有名,又得利,开豪车,穿名牌,住大房子,哪怕这些钱来路不正,昧了良心,但如果没有人揭穿他,诚如他所言,他是一个有身份的人,不是一个亡命之徒,也不想去做一个亡命之徒。

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利益,只是为了享受,还没有享受够,他舍不得他的荣华富贵。

“有些事,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做!”

这是威胁,威胁池迟他们不要逼他,如果逼急了,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蒋飞舟说道:“你根本不配为人师表,你就是个衣冠禽兽!”

校长随他怎么说,只是微笑看着他们道:“我们谈谈?”

路边人来来往往,校长示意他们稍微移步,到绿化带中空无一人的亭子里去。

蒋飞舟和池迟走进亭子里,冷冷看着他,倒是想看看他狗嘴里还能吐出什么象牙来?

校长背对他们用理所当然的语气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希望你们能对警察解释清楚,你们只是开了个玩笑,对我的指控是纯粹的诬告!”

池迟和蒋飞舟就一个回答,“不可能!”

校长说道:“为什么不可能?”

池迟问:“丁海露能再活过来吗?”

校长摇头说道:“不可能!”

这就是他们拒绝的原因啊!

但是……校长问道:“你们和丁海露是什么关系?她是死是活,关你们什么事?搞垮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说完这句话,校长突然想起了自己一直以来对池迟和蒋飞舟的针对行为,搞垮他对于他们来说却有确确实实的好处!所以他补充道:“如果你们在意以前我对你们做过的事,那么我可以很真诚的对你们道歉,并且补偿你们,你们想要什么,尽可以说!”

看着沉默不语的池迟和蒋飞舟,校长挑眉说道:“房子?车?”

校长指着他停在小区门口的宾利,“如果你们愿意,现在它就是你们的!”

那是一辆真正的豪车,飞驰4.0TV8,最便宜的售价都在270万以上,号称世界上最快的豪华轿车,对于两个高中生而言,270万是多大的诱惑?

搞垮校长,不可能获得比这更切实丰厚的利益,何况他们和丁海露只是非常普通的同学关系,她的死活,不关他们的事!在校长看来,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

蒋飞舟叹道:“你是贪污了多少?才买得起这辆车啊?”

他平日开个奥迪,竟然已经是非常低调的表现了吗?!被裴奕掌握证据的500万,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吧?!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贪污什么的?只要有本事,又算得了什么?你们是情侣吧?当你们长大了,要为了生活发愁的时候,就知道没钱是多么可悲?!身为你们的师长,这句话,我送给你们!”校长挂着若无其事的笑容。

没有解释两人的关系,池迟问道:“活生生一条人命,在你眼里就只有利益交换吗?”

校长问:“世界的本质不就是如此吗?一切都是利益与利益的交换!一场又一场权利的博弈!”

而钱就是博弈之中最有力的砝码,拥有很多砝码的人,总是能够为所欲为,反败为胜。

蒋飞舟摇头道:“比起没钱,没有良知更可悲!你的价值观已经完全扭曲了!”

校长冷冰冰道:“这就是世界的真相和本质!成年人的世界,莫不如此!”

“你错了!你没有发现你很失败吗?”蒋飞舟问道。

校长发出一声“嗤”笑,在他的意识中,他是非常成功的成功人士。

蒋飞舟挑了挑眉说道:“身为一个老师,你没有做到老师的本分,教书育人,以身作则,你的学生不尊重你,甚至以你为耻,身为一个公民,你知法犯法,泯灭良知,身为一个干部,你媚上惑下,贪污腐败,身为一个领导,你的下属对你其实难以苟同,根本不屑与你为伍,同流合污!否则,怎么就没有人告诉你,用钱是收买不了我的?”

校长眯了眯眼睛问:“你什么意思?”

蒋飞舟说道:“我家有钱,比你想象的还要有钱!”

池迟补插了一刀:“蒋飞舟是航天集团董事长唯一继承人这件事,全校只有你不知道了吧?”

普通学生知道的人也许不多,但当蒋梁以蒋飞舟父亲这样的角色紧张的出现在北中校门口的时候,这个消息一定在老师之中传遍了!但竟然没有一个人告诉校长,足以说明校长有多不得人心!学校的老师们对他低头只是因为官大一级压死人,迫于他的淫威,其实大家根本不是一路人。

蒋飞舟再低调再接地气再平易近人,他也是三十亿富二代,想用钱收买他是有多大勇气?校长怎么可能出得起一个能收买他良心的价码?

蒋飞舟说道:“张校长,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做人,首先,一定得是做个人,人如果没有良知,和畜生有什么区别?”

校长嘴边两颊抖了抖,“你这么说,是因为你本来就拥有了常人难以企及的财富!”

“做个人,跟有钱没钱没有关系,只是一种选择……我爸对我说过,一个人无论贫穷还是富有,都要做对社会有价值的人,穷则爱岗敬业,富则多行善举,最起码,不要成为社会的负担和蛀虫,这就是一个人的价值所在。我知道你无法理解,因为你的价值观已经完全扭曲了,跟你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蒋飞舟叹了一口气道:“但我还是要说,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家里有钱而骄傲,但我因为自己选择做一个好人而骄傲……生而为人,请你做人!”

校长脸色阴晴不定的看向池迟,“你呢?你也是富二代?”

池迟摇头,“我不是!”

校长问:“我无法收买他也收买不了你吗?”

池迟说道:“老实说,我挺穷的,我家现在还欠了一大笔房贷,为了还房贷,我妈妈只能一直在外面工作,没办法回来。”

这才是普通人的生活啊!校长微微露出笑容。

池迟说道:“我需要钱,但我如果接受了这种钱去对警察胡说八道帮你脱罪的话,不仅死去的丁海露闭不上眼,我这一辈子,都很难入睡了……”

校长面色阴沉,“真是可笑……”

“犯罪的人都接受惩罚,无辜的人得已安息,这就是我想要的。”池迟静静看着他。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