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还是这样

李昊仰着鼻孔说道:“把昨天那两个小子叫出来!今天我和他们把帐算一算!你们的事情我不管!”

头一天虽说他在聂冬手里拿了两个人的资料,但其实他和他手下是怼着蒋飞舟去的!

欺负女生不仅不会让他脸上长光,还会让他颜面扫地!

何况聂冬和艾萱本来就占据了绝对优势,他一个大男人再跟着掺和只会令人不齿,身为一个学生中的老大,李昊很看重自己的面子!

所以头天蒋飞舟和裴奕让他丢了面子还进了警局,今天他一定要带着人来教训他们一番,把面子找回来!

艾萱恶狠狠地对池迟叫嚣道:“我要你给我下跪磕头道歉!从来没有人敢打我!你给我的侮辱,我要十倍奉还!”

听见她的话,贝莉的爸爸怒道:“你这么横行霸道,不怕遭报应吗?!”

艾萱冷笑道:“穷人才会遭报应!至于我!只会给别人报应……”

“啪!”的一声脆响。

艾萱不可一世的神情僵在脸上,池迟收回巴掌冷冷清清的问她:“说够了没有?”

“啊!!!你竟然敢打我?!你敢打我?!”艾萱尖叫了起来。

“这都第几次了?你还是这句?你是复读机吗?”池迟看着她冷冷地沉声说道:“……我告诉你你给我听好了!这巴掌是你砸这家店的一点小教训!我敢打你!而且不管你身边多少人我都敢打你!”

妄想人多势众就要她摇尾乞怜吗?她不是狗,做不来摇尾乞怜这种事,不管下一刻她会得到怎样的报复,但此刻这一巴掌,池迟抽得理直气壮,无愧于心!

众人都被这一巴掌吓了一跳,没人想到池迟在这么多人的包围下还敢主动动手打人,在场的小太妹纷纷去看聂冬,混混纷纷去看李昊,想根据他们俩的态度决定自己应不应该做点什么?

聂冬看着艾萱被打,心里竟然有点想笑,和艾萱在一起玩的这段日子,她早就烦透了这个总以为自己是世界中心,动辄用家世压她,把她当仆人和跟班的公主病!

但是她家的合同还需要艾萱的爸爸签字,所以她现在还不能笑,不过这不妨碍她闭口不言,暂时当一个背景板,看艾萱多吃点亏。

艾萱和池迟都是她讨厌的人,她们撕起来不管谁吃亏聂冬都高兴!

艾萱对池迟怒吼道:“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这是要拼爹了,池迟问她:“你爸是李刚还是李双江?”

这么大个人了,动不动就拼爹不觉得羞耻吗?

艾萱咬牙切齿:“我爸是教育厅厅长!你给我等着!明天我就让校长开除你!我看哪个学校敢收你!你等死吧!”

教育厅厅长,果然是好大一个官!

池迟问道:“校长给我和蒋飞舟的处分也是你干的吧?!”

艾萱嚣张道:“是我干的又怎么样?校长敢不听我的?!”

她已经显露了背景,池迟却没有如她所想的一样瑟瑟发抖面露惧色,而是嗤笑道:“知道你爸是教育厅厅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有个皇位要继承呢!”

艾萱睁大眼睛问道:“你不怕我?”

这个背景和威胁确实足够吓到一大部分学生,而池迟不在此列。

“我诚挚的建议你去医院挂个号好好看看脑子!”池迟不仅不怕,还笑了:“你真以为你爸能为所欲为,一手遮天呢?你口气这么大,你爸知道吗?”

如果知道,池迟就想问问他,有这么个高喊着我爸是xx横行霸道欺凌同学砸人家店的坑爹货女儿他心里怕不怕?

池迟的笑,看在艾萱眼里就是嘲笑,顿时恼羞成怒的推了身边的女生一把,“给我打她!”

“啊!”

女生被推了一个踉跄,从人群中摔了过来,池迟侧身一让,这个女生顿时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尖叫!

池迟一看竟然是刘璐,完全同情不起来,真是活该!

她也没有时间去同情刘璐,其他女生就对她扑了过来,池迟当然不会乖乖等人来打,拿起书包照着对她冲过来的一个女生脸上就砸,抬脚再一踹,把人给踹了出去。

艾萱绕到她身后偷袭,贝莉竟然冲上来为她挡了一脚,被人踢到了地上,池迟怒极一脚把她踹了出去,把贝莉拉起来推出了这个圈子,贝莉的爸爸妈妈赶紧把贝莉拉回去,随后想冲上来救她,却被李昊手下的混混们拦住,更多的人在冲向池迟……

一只手抓住了池迟的头发,池迟因为头皮吃痛而被迫后仰,艾萱狼狈的站在她身前狞笑着扬起了巴掌,一个人从天而降一脚将抓着她头发的女生踹了出去,池迟因为头发被解救站直了身体,冷冷看着神色惊愕的艾萱抬手又是一巴掌甩在了她脸上!

这次用上了十分力气,霎时就在艾萱脸上留下了一个巴掌印。

蒋飞舟站在池迟身边,一边盯着因为他的到来不敢轻举妄动的女生们,一边问池迟:“没事吧?”

池迟说道:“没事!”

除了手臂上被人挠出了几道血痕,头发有点乱,池迟暂时还好,她更担心贝莉替她挡了一脚有没有事?

池迟问道:“你不是走了吗?”

“因为你需要我啊!是不是来得很及时?!”蒋飞舟看着她,眉毛上下动了动,做了一个搞怪的表情,极好的五官绽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神采飞扬,得意的口吻中又带了一点求表扬的意味。

池迟突然心情就很好,笑起来重重的对他点了点头。

……

池迟小时候被排挤就很严重,原因是她没有爸爸,妈妈也很忙……

最早在幼儿园就被别的小朋友骂孤儿,野种,她那个时候时候还听不懂这些词汇,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此后那些词汇伴随着池迟的成长……

到了小学还是这样,背后的流言蜚语永远不绝,但凡看池迟不顺眼,就有人这么骂,一次池迟为此和骂她的人打了架,直到老师赶过来才被拉开。

那些孩子一个个鬼哭狼嚎的告状,池迟倔强的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肯说,泪花在眼眶中打转,但是坚决不肯落下来。

“把她父母都叫过来!”

“你知道我是谁吗?!把我家孩子脸抓出了血她家赔得起吗?!你们学校赔得起吗?”

“她没爸?哟!那不就是个野种吗?”

“一点教养都没有!”

“把我们这几个孩子都打成什么样了?!这么凶!一看就是野孩子!”

“该不是有狂躁症吧?”

“她妈呢?把她妈叫过来!”

老师满头大汗的应付着那些孩子的家长,池迟带着一身伤,一个人坐在学校的台阶上。

老师不停拨打着池菲嫣因为忙碌占线无法接通的电话,那些家长叫嚣累了,冷笑道:“不会是在勾搭野男人吧?也是!能教出这种孩子的能是什么好女人?!肯定也是贱货!”

“不许你说我妈妈!”池迟扑上去咬了那个女人的手,女人尖叫起来,把她甩到了地上不算,还想打她。

蒋飞舟跑出来挡在了她身上被那个女人踢了一脚,蒋飞舟和她一起趴在地上,侧脸很认真的对她说:“对不起!我来晚了!以后永远也不会来晚了!”

……

池迟对他说:“很及时!”

那时他们七岁,十年过去了,现在也还是这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