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真让人闻所未闻

临走之前,池迟和蒋飞舟还去病房看了还在沉睡状态的两个同学一眼,匡主任说道,男生的名字叫马健,是北城中学高一年级的学生,此刻躺在病床上,脸已经肿成了猪头,看上去很精彩,蒋飞舟和池迟都没什么同情心,心里暗道活该!

这种人,如果要做一个比喻的话就是强x不成反被日,完全不值得同情!

女生因为头被磕破,所以被医生剃掉了头发,头上缠了纱布,包得严严实实,脸色苍白的沉睡着,池迟和蒋飞舟都认识,正是他们班的刘璐。

“平时看她也还算乖巧,怎么也跟着人家去鬼混!搞成现在这样……”林志成的语气很痛心,还有那么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里面,作为老师,他不希望他的任何一个学生跑去鬼混,更不希望他们受伤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今天不是蒋飞舟请了帮手,此刻躺在床上的就是池迟和蒋飞舟,想到这里,林志成也只能叹刘璐和马健纯属自作自受!

池迟说道:“不是我打的!”

刘璐是平日里最看不惯池迟最爱说她坏话的几个人之一,还和聂冬艾萱混到了一起,今天也是打算欺负池迟的人之一,当时被艾萱猝然推向池迟因为失去平衡摔了一跤,之后池迟被其他人围攻,也就没再关注她了!所以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她会躺在这里?

看完了两人,林志成催促道:“你们该走了!一会儿和他们两人的家长撞上了!”

林志成和匡主任一路把他们送到了电梯,等电梯的时候一直安慰他们今天的事责任不在他们,但现在马健和刘璐躺在病床上,他们家长可能情绪会比较激动,蒋飞舟和池迟先避开一下比较好,没必要和他们撞上,池迟和蒋飞舟一直点头。

“……你们只是正当防卫,正当防卫杀人都不一定犯法的,不要担心!”林志成让蒋飞舟和池迟把心态放轻松点。

上升的电梯门打开,五六个中年人从电梯内走了出来,正好听到了林志成的这句话,看了看林志成和匡主任,又看了看池迟和蒋飞舟,表情顿时凶恶起来,蒋飞舟也冷冷的和他们对视着。

林志成直觉不太妙,恰好下去的电梯正好开门,于是对蒋飞舟和池迟说道:“快走!”

蒋飞舟和池迟还是很听林志成的话,抬步就向电梯内走了过去。

“不准走!”一个女人对着他们扑了过去,一下抓住了池迟的头发用力向后拽,池迟拉住蒋飞舟的手,头被向后拉扯,池迟发出了一声痛呼。

蒋飞舟沉下脸,一巴掌拍在女人的手上,为了让她放手,这一下蒋飞舟是用了力的,女人的手也立马就红了一片,但她不放手,不仅不放,还愈加用力的向后扯池迟的头发,池迟痛得流泪,女人露出了残忍又快意的表情,对着蒋飞舟上扬嘴角做了一个挑衅的表情!

蒋飞舟大怒,抬手就要扇她耳光,看她是不是真的不要脸,他不想打女人,但如果有女人敢打池迟,他眼里就没有女人。

这一下蒋飞舟是盛怒出手,如果落到女人脸上肯定不会轻,所以女人急忙放开了池迟的头发退开了两步,双手护住自己的脸。

电梯里的人看他们发生了矛盾,生怕殃及到自己,急急忙忙关上了电梯门,池迟和蒋飞舟只能留了下来。

蒋飞舟将池迟的头发解救出来以后,把池迟护在了自己身后,冷眼看着其他人。

女人又扑上去抓蒋飞舟的脸,尖锐地嘶喊道:“就是你打了我家马健,我跟你没完!”

蒋飞舟皱了皱眉,面色冷峻地将她推开,女人穿着高跟鞋,被推了一下,一时没站稳摔在了地上,林志成和匡主任也反应了过来,此时急忙去扶她,一边说道:“马健同学的家长你冷静一点!”

“滚开!”女人爬起来后疯婆子一样推开了林志成和匡主任,不依不饶的又对着蒋飞舟和池迟冲了过去,大抵她也看出来了池迟比较好欺负,这次爪子是冲着池迟。

林志成和匡主任急忙要去拦,马上就被他们同行的三个男人拦住了脚步,大概是马健的爸爸和叔叔舅舅这样的角色,一脸凶横的模样。其中一人叼着烟,穿着背心,露出来的两条手臂刺满了了刺青,都是社会人。

为什么总有人挑战他的底线?蒋飞舟神情厌恶的看着爪子伸向池迟的女人,心底不断生起戾气,伸出手轻而易举的捏住了她的手腕用力向后一折,把这个女人扔了出去。

女人再次摔倒在了地上,竟然直接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对着过路的人喊:“都来评评理啊!没有天理没有王法了!把我儿子打到住院现在又来打他妈……天理何在啊!”

这一套操作看得池迟和蒋飞舟都是目瞪口呆,林志成和匡主任也是一副长了见识的表情,以他们的人生阅历也是第一次见这么能撒泼的女人,先是不要脸的对小辈动手,没占着便宜之后说坐地上就坐地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编造是非博取同情争取舆论,一点面子都不要的……

真让人闻所未闻!

本来电梯的位置就是人流最多的地方,女人一边嚎啕大哭一边以头抢地,很快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和围观,不知道真相的人们还以为她身上真有什么冤情?

各种目光在池迟和蒋飞舟的身上打量着,更有一些人拿着手机录像,蒋飞舟将池迟护在身后,冷眼看着众人,一语不发。

“不是、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池迟眼泪还没擦干,眼眶泛红,声音有些哽咽,听上去有些弱气和可怜。

女人根本不管她,径自毫无形象地向围观群众哭诉着,围观群众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虽然两人都很气,但是要他们跟这种三四十岁完全不要脸的泼妇争论,是绝对不会赢的,因为人家根本不讲道理,只要凭借当了几十年泼妇的经验,就可以战无不胜!

刘璐的妈妈也开始对围观的众人说她女儿平日多么乖巧,怎么懂事,怎么善良,平日里专做好人好事,现在被蒋飞舟和池迟打进了医院,他们怎么坏……

刘璐的爸爸也不时帮腔两句,道貌岸然地说着学校是纯洁的净土,不该容忍这种欺凌同学的恶人!

“真恶心啊……”蒋飞舟神色厌恶,看着他们就像看见了恶心的东西。

林志成和匡主任简直听不下去。

林志成说道:“马太太!刘先生刘太太!你们可能不太了解你们自己的儿子女儿!是你们的儿女先跟着几十个人去打人家,才被打成这样的!如果他们不欺凌同学,怎么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

匡主任伸手比划道:“你儿子先拿着这么粗一根棒球棒去砸他,他还手完全是正当防卫……正当防卫你们懂吗?打死都不偿命的!”

围观的众人听到这里,发出了“哦~!”的声音,再看向蒋飞舟和池迟,眼里就多了点同情。

一方是五六个神情凶恶满地撒泼的社会人,一方是两个校服都没脱的未成年学生,傻子都知道谁才是弱势方,群众眼睛雪亮,也不是随意引导就信的傻子,何况比起马健和刘璐的家人说的话,群众当然更相信身为老师的林志成和匡主任所说的。

何况马健的妈妈形象真的太差!不仅不会让人觉得她可怜,还非常败好感!

人群中响起一声嗤笑:“就是欺负人家孩子没大人呗!”

随即是一片大范围的嘘声。

这让社会人很尴尬,刘璐的爸妈立马就不吭声了,神情一副矜贵自持的样子,不知道装给谁看?

马健的妈怒视着林志成和匡主任说道:“你们包庇他们!我要去学校告你们!”

随后又嚎啕大哭:“我可怜的儿啊!现在还昏迷不醒!”

听见她说要告林志成和匡主任,池迟忍不住道:“你撒泼也该有个限度吧?你这样真的很可笑也很低级!林老师他们没有一句谎话!他既然想打别人,就有被别人打的可能啊!他活该!”

围观的人也发出了嘘声,女人看舆论已经无法争取,竟然重新又爬了起来扑向池迟,狰狞地道:“你这个小贱货!骂谁撒泼?今天我就撕烂你的嘴!替你爸妈好好教训教训你!”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要养成不要养肥哦~爱读者老爷们~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