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好像发现了什么

明明看上去很冷淡的人,怎么会有这么温暖的感觉?拥抱这种动作也太治愈了吧?好像突然所有的悲伤难过不快乐都消失不见了!

被裴奕抱进怀里的池迟好像看到一头鹿,一头疯狂撞死在树上的小鹿。

看着抱在一起的兄妹俩,大妈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礼貌地请他们赶紧从女厕所滚出去。

裴奕安慰地很温柔的摸了摸池迟的头。

还真是一个好哥哥啊……

为什么又要摸她的头?!会长不高的!

池迟推开裴奕,低着头快步走出卫生间掩饰自己慌乱的心跳。

一抬头,好多围观的人都在盯着她,真是……太丢人了!

池迟捂着脸,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裴奕质问道:“你是不是有病啊?谁让你管我了?多管闲事!”

好心被当了驴肝肺,裴奕没说话,表情依旧平静的看着她,看上去有点无辜。

池迟瞪了他一眼,流着泪用凶巴巴的表情,虚张声势的语气对他说道:“你害我这么丢脸,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池迟说完转身快步跑掉了。

裴奕看着她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你的方向走反了啊……”

已经走远的池迟当然没有听见,池菲嫣和裴英办婚礼的酒店还挺大,瞎走了一会儿后,路痴属性的池迟完全不记得怎么原路返回了。

有点想回家……但是池菲嫣和裴英在一个新的小区买了一套新房当婚房,在他们办婚礼之前,就已经搬了家,池迟以前的家,池菲嫣已经光速租了出去……

池迟也不想这个时候回礼厅,虽然找了个卫生间把脸洗过了,但眼睛和鼻子都发红,一看就知道哭过,太丢人了,她可不想给人当戏看,变成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妈妈再婚后,拖油瓶的凄惨生活什么的……

咦,才不要!

兜兜转转绕到大厅,和他妈妈一起来参加婚礼的蒋飞舟居然坐在那里。

蒋飞舟对她招了招手,池迟走到他身边坐下,蒋飞舟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看着她问道:“躲厕所里哭了?”

“……我不是!我没有!你才躲厕所里哭!”池迟否认三连。

蒋飞舟“哈哈”笑出声说道:“我还能不了解你!”

池迟气道:“那你可真特喵的是个小天才!”

蒋飞舟说道:“刚才看你不见了,我就出来找你……”

池迟眼眶发红。

蒋飞舟清了清嗓子说道:“咳!来玩游戏吧!今天为了安慰你,我打辅助行了吧?”

池迟:“好!”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就一直在大厅坐着玩游戏。

游戏使人快乐,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多小时,参加婚礼的人才陆陆续续的走出来。

蒋飞舟被他妈妈叫走见人去了,池迟又单开了一把。

打着打着池菲嫣走了出来,池菲嫣看着她的手机,在人群中瞪了她一眼,然后又转过头和别人说话。

但凡天底下的大人,总是不怎么待见孩子玩游戏,池菲嫣对池迟一向严厉。

那一刻……池迟又回想起了被老妈所统治的恐惧……

老妈的婚礼,她竟然玩了两个多小时游戏,但看了看还在热血奋战的队友们,池迟决定顶着压力把这局玩下去……

池迟充分诠释了什么叫表面稳如老狗,实则心里慌的一批。

送走所有客人后,池迟他们四人才一起回家,池菲嫣也没说她。

裴英开车,池菲嫣副驾驶,池迟和裴奕坐在后排,谁也没看谁。

下了车,上楼,进门的时候裴奕和池迟都很陌生,对环境陌生,对彼此的家人也很陌生。

池菲嫣对池迟和裴奕说道:“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要相互习惯。”

两人点了点头。

有一些从酒店拎回来的东西需要放置,池菲嫣把裴奕叫过去帮忙把一个盒子放在衣柜顶层,裴英和池迟在客厅放东西。

裴英对池迟说道:“以后叔叔会好好照顾你和你妈妈,阿奕是你哥哥,以后也会照顾你的,但如果他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教训他!”

池迟看了一眼房间里站在椅子上的裴奕,对裴英说道:“好的!”

这边,池菲嫣和裴奕说道:“池迟以后是你妹妹,你们又在一个学校,以后相处的时间会很多,我和你爸工作繁忙,一定不常在家,如果她不听话,你可以管教她!”

裴奕扭头看了一眼客厅的池迟,眼神短暂接触,各自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裴奕对池菲嫣点头,“好的。”

做完事情,池迟就回了自己房间,摆设和原来的房间没太大区别,除了家具换了新的,其他都是原来的东西搬过来。

晚上的时候,池迟去卫生间洗漱,刚好碰到裴奕也要进去。

两人在门口互相打量了一下,同时挑起了眉。

裴奕此时换下了那套特显身高腿长的西装,穿着一件宽大的黑底花里胡哨哥特风骷髅头泛着绿色荧光的印花T恤,和一条巨难看的土黄色五分短裤,穿这种衣服……脸看上去都变丑了!

池迟的表情一言难尽,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裴奕,这是什么样的直男穿搭啊?!

除了校服,婚礼上那套西装不会是唯一拿得出手的衣服吧?!

土!没品味!噩梦般的直男审美!

裴奕也在看着穿着一身连体黄色皮卡丘睡衣的池迟,头上有耳朵,身后有尾巴,池迟的脸正好从皮卡丘大大张开的嘴巴的位置露出来。

池迟率先凶巴巴地问道:“看什么看?”

裴奕微微一笑,手捏了捏池迟脑袋上的耳朵,“幼稚!”

竟然嘲笑她幼稚,她有嘲笑他噩梦般的直男审美吗?!

池迟伸手护住头,“不要捏我的耳朵!”

裴奕收回手,想进卫生间,冷不防池迟拉住他的手,趁他回身的时候一把将他推在了墙上。

“啪!”

池迟的手撑在裴奕肩头的墙上,垫着脚将裴奕困在了她和墙之间,形成了一个壁咚的姿势。

“你要干嘛?”

裴奕微微动了动。

池迟两只手按住他的肩膀,觉得有些话有必要和他说清楚。

“你听好了!我是不会当你是我哥哥的!以后呢!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维持表面的和平好了!”

裴奕皱了皱眉说道:“我们成为兄妹,你好像不高兴?”

池迟嘟囔:“我一点都不高兴……”

裴奕低头问池迟:“为什么你会讨厌我?”

池迟:“就是因为你多管闲事……”

现在才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总要去救她呢?不要理她不就好了吗?!让她被人拉走,被水淹死,被篮球砸死,也好过现在这样!

难道她要说她喜欢他吗?兄妹?多尴尬啊……

讨厌他也好……总之!她一点都不想破坏妈妈新组建的家庭,把关系变得很奇怪……

“多管闲事?”裴奕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多管闲事了。

“前几天你是不是总跟着我吗?”

池迟:“说了是偶遇!”

裴奕有理有据的反驳:“偶遇是小概率的发生,你遇见我却是大概率事件!”

池迟双手抱胸说道:“那你倒是说!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啊?”

裴奕伸手捏了捏她的耳朵:“你耳朵红了,为什么?啊!脸也红了!”

裴奕一脸疑惑地问:“你觉得热?”

池迟看着他:“你认真的吗?!”

裴奕是不是……情商有点低?!

这当然不是因为热啊!!!

池迟放下垫着的脚尖,红着脸拍开裴奕的手,“我一点都不热!不要捏我的耳朵!”

这次是真的耳朵!

裴奕收回手,迅速进入了沉思模式:“不热的话,那又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十万个为什么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