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最后一根稻草

众人惊讶地看向刘璐的母亲,她的神情复杂而悲痛,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胸口上下起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匡主任坐在她旁边,害怕她有心脏病,连忙安慰了她两句,接着起身给她倒了杯水。

众人看向裴奕,心想不过是一场打架斗殴,刘璐的母亲是看到了什么才会哭成这样?

“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刘璐昏迷不醒的真相吧!”裴奕鼻子里面发出一声冷哼,看了一眼众人,重新把画面调到刘璐第一次被艾萱推出去摔倒的画面解说道:“这是她第一次被推出去,也是第一次受伤……”

视频中的刘璐表情痛苦,过了两分钟,才从地上爬起来,根据她的姿势判断,受伤的地方是膝盖。

紧接着艾萱等人围攻池迟,双方打了起来,来不及躲远的刘璐被艾萱等人拉着卷入战团,因为膝盖受伤的缘故,再次跌倒,以及被艾萱等人的手肘撞击头部。

“这是她的头部第一次受到伤害……”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然后是蒋飞舟的到来,聂冬等人撤走,但是,倒在地上的刘璐,却没有人去管她!再次将刘璐留在了危险的地方。

刘璐的表情已经很着急了,她再也不想伤害任何人,而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她再次站了起来,想要离开那个地方,但是她所处的位置却正是正中央的是非之地。

所以当小混混们朝着蒋飞舟和池迟冲去的时候,她再次被殃及,被人撞倒在了地上,混战开始后,误伤,踩踏,就不下五次!

会议室内一片死寂般的沉默着,看着刘璐倒下去,又努力的挣扎着站起来,然后被这样那样的原因误伤又倒下去,在整个大环境中,她毫不起眼,如果不是裴奕着重提醒,谁又能注意到她?

甚至打架的众人也没有任何人把她放在眼里,更谈不上故意针对,真正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刘璐受伤的真相却简直令人触目惊心,池迟是在其中推了一把,然而压倒骆驼的是最后一根稻草吗?

会议室里,刘璐的母亲已泣不成声。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裴奕将电脑关掉,U盘拔走,会议室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窗帘拉开,强光从窗外照进会议室,众人条件反射的眯了眯眼,池迟愣愣的,甚至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直到裴奕的身影重新回到她身边坐下,裴奕对众人说道:“每个人都是凶手,这就是我要说的!”

同时也可以说,每个人都不是凶手,池迟倒霉就倒霉在,做了最后一根稻草,但显然她没有任何要害刘璐的想法!其他伤害刘璐的人就是故意要害她吗?也不是……

他们只是不在乎,也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的做法累积起来给别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因为他们每个人扮演的角色,都只是一根稻草而已。

何况刘璐本人也并非无辜,池迟等人包括刘璐本人都有责任,但如果要划分责任,学生在校门口打架却不加以制止反而把大门关上的学校显然应该负更大的责任。

至于池迟,刘璐等人先是主动对她进行了攻击性行为,之后她所有的反击都可以说是正当防卫,何况并非蓄意,她没有理由也不必承担任何责任!

裴奕态度就摆在那里,要说法,他给说法,要道理,他讲道理,要证据,他有证据,他不怕任何人胡搅蛮缠,池迟和蒋飞舟不承担任何责任。

刘璐的母亲虽然不理智,但可以理解她是因为女儿如今的状况而情绪激动,和马健的妈那种泼妇还是有着很大的一段差距,平时还是一个体面人。

此时虽然恨透了所有人,但也知道自己该找谁的麻烦,咬牙恨恨地看着校长道:“学校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待!你们为什么关门?!为什么不制止他们?!为什么不救救我的女儿?!”

“刘太太你冷静一点!”校长沉声怒喝暂时稳住了刘璐的母亲,神色阴鸷地看着裴奕池迟和蒋飞舟三人。

事情已经解决,裴奕没兴趣和他玩干瞪眼,带着池迟和蒋飞舟起身道:“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事情还没搞清楚,还是留步吧!”校长阴沉地说道。

裴奕问:“还有哪里不清楚?”

校长说道:“蒋飞舟收买工人为他打架怎么说?!如果不是他收买了工人为他打架,怎么可能发生这么大这么恶劣的混战?!”

这是又要把锅推给蒋飞舟咯?要不是蒋飞舟机灵收买了路边的工人,现在躺在医院的就是他和池迟了好吗?!

池迟讥讽道:“这么不要脸的话也说得出来,您真不愧是当校长的!”

“呵~”裴奕轻笑了一声,示意池迟稍安勿躁,一脸真诚地对校长问道:“谁告诉您那些工人是蒋飞舟收买的?”

校长正要说话,裴奕补充道:“证据呢?”

校长脸色难看,池迟在裴奕身后得意地笑道:“说话要讲证据,而且来历不明的东西,是不能当证据的!这是校长你教的啊!”

只许他耍无赖的吗?真是笑死人了!蒋飞舟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校长沉声道:“不然你们怎么解释?”

“虽然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无耻之人就像南方的农作物一年三熟都不歇气,但总有一些淳朴,古道热肠的人看不惯这些人的无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蒋飞舟说道:“工人阶级,就是一个最有觉悟,有远见,淳朴,热心肠的阶级!”

这话校长不能反驳,因为工人阶级的先进性是马克思论述的。

“所以,工人大哥们可能就是看我可怜,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一次纯粹的见义勇为!”

蒋飞舟一句话给这件事定了性,不接受反驳。

不信?那你拿出证据啊?不然你来咬我啊?

三人出了会议室没走多远,蒋飞舟和池迟开心地叫了一声:“耶!”

“爽!”

两人伸出手击了个掌,然后举着手看向了裴奕。

裴奕冷冷瞥一眼道:“幼稚!”

池迟威胁道:“快点伸出手!”

两人一脸兴高采烈神采飞扬的样子,哪里还看得出先前沮丧的样子,蹦蹦跳跳的就好像两只记吃不记打,快乐的二哈。

裴奕微微勾起唇角伸出手,蒋飞舟和池迟一人在他手上拍了一下,重新喊:“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