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面对池迟无助的祈求,他还能怎么办呢?还不是只能答应她?

蒋飞舟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身子一歪毫无形象的倒在地上,然后夸张的“哎哟!”了一声,众人都被这个变故惊了一下,池迟顾不上伤心赶紧上前去扶他,着急地问道:“你没事吧?!”

“嗯?”众人一头雾水的看着蒋飞舟,不明白这是什么展开?蒋飞舟拉着池迟的手,表情浮夸的叫道:“我的脚……扭到了!好痛!不行了!快扶我去医务室!”

“……”池迟还有什么不明白?看着他的样子,突然觉得很好笑,本来悲伤的心情就悲伤不下去了?!

“那个谁,帮我们跟老师请一下假……”蒋飞舟说完,拉着池迟假装一瘸一拐的走了。

众人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刚才扭的,好像不是这只脚吧?!果然是装的魂淡~!

两人走在林荫道上,蒋飞舟对低着头的池迟说道:“现在没人会看到你,也不会有人笑话你了……想哭就哭吧!”

池迟低着头,肩膀轻轻颤抖。

看到她这样,蒋飞舟心里就像被针扎一样难受,一下又慌了,“你别哭啊……”

让她哭的是他,可是她真哭了,让她别哭的还是他,她想安安静静一个人哭不想被别人看到,他就为她创造条件,可是她真哭的时候,蒋飞舟又比谁都难受。

“就算你打我,都好过让我看你哭的样子……你要怎样?你说!你想要什么才能好?你告诉我,就算你要天上的月亮,我也立马出发给你摘,但你能不能别哭了?”

自小就是这样,蒋飞舟拿池迟的眼泪毫无办法。

“手办,皮肤?SSR?我卖身给你买还不行吗?”

“……嗯?”

“卖肾!口误,卖肾好像还是不太行……卖血吧?总之不要在意细节!”

“……”

“这都不行?那我带你去打裴奕一顿吧!干不干?”

“打他干嘛?”

“你别哭……”

“可是我没哭啊……”

“……”没哭???蒋飞舟盯着池迟抬起的脸,眼眶发红,泪光闪烁,但确实没有掉泪的痕迹,“没哭你肩膀一抖一抖的……搞毛线啊!没哭刚才为什么不说话?!”

让他一个人说了这么半天,要卖血要卖肾的,真是丢脸!

“哦……那是笑出来的!”池迟笑看着蒋飞舟弯起了眉眼,目光盈盈,甚至笑出了眼泪,“我只是在想刚才你摔倒在地的样子好丑啊!而且那是什么烂借口?扭脚……不管怎么说,你以为你是平地摔技能点了满级的言情小说女主角吗?还有那浮夸的表情和演技,这戏有点太假了吧?”

池迟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不停吐槽。

蒋飞舟脸上浮现出一丝薄红,恼羞成怒道:“你妹啊!我是为了谁?!竟敢笑话我,我有多努力你知道吗?”

“哎,刚才你说要卖血给我买手办、皮肤、还有SSR是真的吗?”池迟问道。

“你做梦吧!不存在的!”蒋飞舟出尔反尔,翻脸不认人,并且对池迟扔出了一记残暴的心灵攻击,“就你这个非洲人体质,一百年也不会有SSR的,认清现实吧!”

是什么在隐隐作痛?池迟捂住胸口,“我、恨、你!”

瞎说什么大实话,他知道作为一个非洲人她有多努力吗?!

两人闲扯了一番,突然都不说话了。

……

走完了那条林荫小道,然后两人还得去一趟医务室,去圆那个蹩脚的借口。

如果校医是一个正常的医生的话,两人肯定是不敢去医务室的,但他们的校医是个蹩脚到极点的关系户,为了掩盖自己专业不行的问题,学生只要找到校医室,胡校医往往都不会反驳他们“病了”的事实。

今天的胡校医也在和人连麦吃鸡,然后十分不幸的又双叒叕落地成盒了,蒋飞舟和池迟走到校医室外的时候,胡校医正在和人骂架,蒋飞舟走进校医室之后,她就不和人吵了,放下了手机和颜悦色地对蒋飞舟问道:“哪儿不舒服啊?”

对池迟就没有这么好的脸色了,反而白了她一眼让她站开点!

So?她的存在不仅多余还碍到他们了是吧?看着胡校医看蒋飞舟的表情,池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蒋飞舟笑眯眯的和她聊着天,胡校医的表情就像谈恋爱似的,对蒋飞舟嘘寒问暖关心得不得了,甚至想给他打针,池迟心里忍不住笑出声。

蒋飞舟偷偷瞪了她一眼,一头冷汗地拒绝了胡校医的好意,胡校医被他拒绝了也不生气,甚至明知道蒋飞舟扭脚是装的还是给他开了一张要多加休息的诊断证明。

长得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这个世界还真是无处不存在黑暗啊……

按照学校的规定,学生在校医室看病之后需要填一份病历本存放在校医室,胡校医打开柜子的时候,蒋飞舟眼尖,看到了一个颜色大小和他们学校病历本不一样的本子,于是问道:“胡姐,那是什么?”

不枉胡校医喜欢蒋飞舟,胡校医搞不好比他妈年龄还大了,但他就能昧着良心一声姐一声姐的叫,胡校医偏偏就吃这套,被蒋飞舟叫得她心花怒放,看了一眼柜子,抽出那份病历本递给蒋飞舟漫不经心的挥挥手说道:“以前陪一个学生进医院拿回来的,没什么好看的!你帮我拿出去扔掉吧!”

蒋飞舟接过了那个病历本,“哦”了一声,然后向她告辞,他们走后,胡校医又拿起了手机继续连麦吃鸡,校医室又传来她骂骂咧咧的声音。

池迟和蒋飞舟一边走着,一边随意的翻着那个病历本。

“丁海露……”

这个名字让池迟和蒋飞舟突然同时愣了一秒,然后对视道:“丁海露?!”

两人正要探讨一番,正在这个时候,一名老师突然出现在不远处对他们喊道:“你们哪个班的?怎么不在教室上课?”

两人只能先回教室,不过对这个病历本的归属迅速统一了意见。

“先收着!不扔!”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