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千夫所指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池迟洗完碗,去找裴奕要自己的报酬,裴奕亮出剪刀说:“我给你剪吧!”

“什么鬼?才不要,你以为你是大保J发廊的高级发型师阿七吗?快借我钱!”池迟伸手。

裴奕说道:“没钱!”

“你!”池迟气成个河豚。

没钱是多么痛苦,池迟算是体会到了!冲动消费一时爽……身无分文火葬场!

池迟说道:“我记住你了!”

裴奕挥舞着剪刀:“免费的,剪不剪?”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为什么要剪掉自己的头发啊?!靠!

“你该不是要趁机整我?”池迟猜测着裴奕的险恶用心!

“不是!”裴奕鄙视的眼神看着池迟,好像在说我有那么无聊吗?

裴奕说道:“我以前剪过,还不错的!”

池迟问:“你没骗我?”

裴奕:“少废话,剪不剪!”

池迟:“剪!”

两人搬着椅子去了卫生间,裴奕手法熟练的把毛巾搭在池迟脖子上,用喷壶把池迟的头发弄湿,一本正经像模像样的捻起池迟的头发咔嚓咔嚓,结果居然还不错。

这位少年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裴奕给她吹头发的时候,池迟问道:“你为什么这种技能也会?”

裴奕说:“以前经常给我们家隔壁的李大爷剪毛。”

池迟说:“你还挺有爱心的!李大爷肯定特别喜欢你!”

只是给隔壁老爷爷理发为什么要用“剪毛”?

提起李大爷,裴奕微微勾起唇角,笑容温暖地说道:“李大爷最喜欢我!经常扑到我怀里迎接我回家!”

等等……扑到怀里……是个什么画风?

池迟问:“李大爷是……”

裴奕“哦!”了一声说道:“就是我家隔壁老奶奶养的一只猫啊!”

李大爷,猫,姓李,名大爷。

池迟额头出现一个井字,回头给了他一个眼刀,咬牙对裴奕说道:“你赢了!”

裴奕按着她的头说:“别乱动!”

池迟发质较软,裴奕薅了两把,诶?还挺好摸的!

他以为她是猫吗?竟敢在大爷头上动土!

池迟怒目而视:“快住手!”

……

剪完头发,裴奕让池迟去写作业,然后他在一边监督。

裴奕因为成绩好,向老师申请了不写作业,竟然通过了,所以裴奕的作业特别少。

池迟这种普通学生作业就很多,简直写到自闭。

池迟一边拿卷子一边嘀咕,写这么多作业有什么用?今天她和蒋飞舟打了校长,校长也威胁说一定会开除他们,搞不好明天连学都没得上了!还写什么作业?

池迟不后悔打校长,那个混蛋活该!

她就是不知道,被开除了的话,她怎么面对池菲嫣?想想池迟心里就难受,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写作业。

裴奕斜了她一眼:“别偷懒!”

池迟:“我……”

你懂个毛线啊!你什么也不懂!

池迟开启自闭模式,彻底不理人了!

第二天早上,池迟也不太想起床,奈何裴奕的闹钟藏到了她的床底下,扰得人不得安宁,整个脑子都要炸了!

池迟趴在床底下把闹钟抠出来,然后就要暴躁地把小公鸡闹钟给砸了,裴奕面无表情地说道:“哦,我批发了二十个!”

池迟被气了个仰倒,气急败坏地拍着小公鸡闹钟对裴奕问道:“贱不贱?你说你贱不贱?”

裴奕面无表情。

池迟被气得要死,裴奕叫她吃早餐也没吃,还说不吃裴奕的嗟来之食,背上书包就跑了!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找蒋飞舟借点钱!

池迟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正好和贝莉遇上,贝莉家的店昨天被艾萱带人砸了,今天没开门,两人一起走进学校,贝莉问道:“小迟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池迟吹了一下落在脸颊边上的发梢说道:“这样方便呗!”

贝莉说道:“也挺好看的!发型师技术不错!”

池迟表情一秒阴郁,又想起了一只名为李大爷的猫……

一早上无事发生,池迟在课间的时候和蒋飞舟商量了一下借钱的事儿。

蒋飞舟问:“你要干嘛?”

池迟想了想说道:“就……买个……手办咯~”

蒋飞舟说道:“那就别买了!”

“诶?为什么?我们还是不是好基友!你还爱不爱我啦!”池迟叉腰。

蒋飞舟把手放在她头顶薅了一下:“笑摸狗头~!”

池迟:“放肆!”

蒋飞舟说道:“昨天请的那些工人大哥,花了八千多,我还剩三千块钱,贝莉家店不是被砸了吗?艾萱肯定不赔,我们拿她也没办法,贝莉家不容易,我想把钱给她爸妈,就说艾萱赔的,让他们不赔钱。”

池迟“哦……”了一声点点头,蒋飞舟又薅了她头发一把说道:“等我下个月拿到零花钱再给你买!”

池迟蔫蔫的说道:“可是我已经买了啊……现在土都吃不起了……”

蒋飞舟睁大眼睛忍不住给了她一个脑瓜崩!

池迟“哎哟~”了一声,蒋飞舟说道:“那没办法,只能我们俩一起吃土了……”

两人对视,蒋飞舟瞪了池迟一眼,池迟没心没肺的笑。

好在一开始给学校食堂饭卡里充了钱,中午饭暂时不成问题,不过池迟已经不敢吃肉了。

池迟打好饭坐下,突然有人走到她桌前重重踢了她的桌子一下。

这么正面的挑衅,是她池迟拿不动刀了,还是这位同学飘了?

池迟抬头问:“有病?”

眼前的人却不是学生,而是池迟昨天才见过的刘璐的妈妈。

刘璐的妈妈眼睛冒火的看着她,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贱人!害人精!刘璐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全都是你害的!都是你的错!你怎么好意思来学校?还心安理得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你根本不配坐在学校!你就该去死!”

刘璐的妈妈说着就把她的餐盘给掀到了地上!

刘璐现在还昏迷不醒?池迟一时之间懵了一下,随即问道:“刘璐怎么样关我什么事?你找错人了吧!”

刘璐的妈妈形如泼妇,想扑上来打池迟,池迟把筷子“啪!”一下拍在桌面上,起身冷冷地对她说道:“我没有碰过刘璐!她怎么样,不关我的事!”

旁边的人冷嘲热讽道:“装!真装!明明就是她推刘璐撞到花坛上的!”

池迟冷冷地看向尚琪,尚琪一点也不怕的回视她,继续对身边的人说道:“我都不知道有些人脸皮怎么这么厚?不仅打校长,还把同学害得躺在医院里生死不知!还好意思来学校?她就不会良心不安吗?”

众人议论纷纷,尚琪高声道:“这样的人,简直就是学校的害群之马!我建议应该开除她!”

一些人纷纷在说着。

“开除!”

“开除她!”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