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这就是报复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蒋飞舟散发着幽怨的气息离开了池迟的房间。

池迟抱着被角靠在床头,看着他的背影低声嘀咕道:“神经病啊……”

扰人清梦会被外星人抓走的知不知道?

池迟倒在床上,将被子拉过头顶蒙住了头……

好半天后,池迟憋红了脸从被子里钻出来,两只漆黑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烁着熠熠光辉,直直的盯着天花板……

真是该死!竟然害她失眠!

蒋飞舟走后,池迟再也没有睡着。

转眼已经是深冬腊月,天空纷纷扬扬的撒起了雪花,屋外下着鹅毛大雪,屋内因为有暖气的缘故,还是很温暖。

池迟赤着脚站在窗前,手掌印在冰凉的玻璃上,看着远方明亮模糊的灯光带怔怔,“我和蒋飞舟?什么鬼嘛……”

……

天亮,裴奕照例早起锻炼身体,一出房门,就看见了客厅中单手做俯卧撑,一身汗的蒋飞舟。

蒋飞舟竟然起得这么早吗?虽然他也不会赖床,但在他们家,裴奕才是起得最早的人啊!

“早!”裴奕和蒋飞舟打了个招呼。

蒋飞舟吭哧吭哧做着运动,只听“咔嗒”一声,池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裴奕一脸震惊,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池迟竟然破天荒的没有赖床!

“……”

池迟面无表情地看着客厅的两人,眼下挂着沉重的黑眼圈脚步虚浮地飘进了卫生间,蒋飞舟更加努力的做起了运动。

裴奕没错过两人眼下如出一辙的黑眼圈和交错时故意躲开的视线。

明明昨天还不是这样的,so,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

除了一开始些微的不自在,蒋飞舟和池迟就像两个没事儿人一样,仿佛集体遗忘了半夜发生的事情,谁都没有提起。

三人一起背起书包出了门,出了大楼,池迟就一脚踩进了几十厘米厚的积雪中,还好她早有先见之明,穿了一双雪地靴。

“雪下得真大……”三人“呵”着冷气一路往学校走。

池迟每到天冷的时候,身体的温度就会随外界气温而变化,出了门没多久,池迟手就被冻僵,几乎快失去知觉了。

走在前面的蒋飞舟突然停顿了一下,池迟走到他身边问:“怎么了?”

蒋飞舟突然拿过了她冻成冰块的手,大大的手掌将她攥紧的拳头包裹,然后两只手一起伸进了蒋飞舟的卫衣口袋里。

池迟呆了呆,被蒋飞舟拉着往前走了两步,“发什么呆?”

池迟挣了两下想拒绝,想说这样不可以,但手掌处传来的温暖让人不想拒绝,何况他们以前不是也总这样吗?以前坦坦荡荡做得的事,为什么突然开始感觉心虚了起来……

虽然两人都将前一晚上的事当做无事发生过,但有些什么东西,果然还是不一样了吧?

因为雪太厚,底下的的雪就结成了冰,池迟因为走神,险些摔了一跤,好在蒋飞舟稳稳的抓住了她。

池迟抬起头,看见的就是一脸“还好有我”的蒋飞舟。

“小心点……”

“……”

池迟无声的点了头,乖巧了起来。

她也不想的……个毛线啊!

学校里的新楼也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差不多建造完成,还剩下最后的收尾工作,因为天降大雪,钢筋和表面都结上了冰,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建筑公司只能停工,原本所做吗一块却封存起来,校方发了通知,让大家不要靠近和攀爬新楼。

植物被大雪掩埋,雪下偶尔露出一角,也是毫无生机的灰色,天地间一片白茫茫。

学生们在操场上堆了好几个大雪人,互相拉着在结冰的操场上跑来跑去。

“蒋飞舟,你有没有听见喵~喵~的叫?”

池迟看着被雪花覆盖的荒草地对蒋飞舟问,怀疑自己出了幻听。

“不对,我真的听见了!”

蒋飞舟什么也没有听见,他认为她应该是在想念玉米粒,天气不好,如果玉米粒还活着的话,应该活得很不容易……

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它,天寒地冻,也不知道它怎么样了?

蒋飞舟没有回答池迟有没有听见猫叫的声音,而是直接说道:“我们去找找看吧!”

既然池迟说自己听见了猫叫的声音,他就当有。

两人再一次走到了荒草地,蒋飞舟也听到了原本微弱的“喵呜~”声,没想到竟然真的有猫叫,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起看向了猫叫声传来的地方……

池迟的手机忽然响起了一声“叮咚——”的短信提示音。

池迟打开手机一看,一个匿名短信给他们发送了一个字“走——”!

池迟收起手机,两人不明所以的对视了一眼,走进了空荡荡的架子一般的新楼内部,猫叫声更加虚无缥缈了起来……

走着走着,突然从身后闪过一道黑色的人影,蒋飞舟反应速度快,一个斜踢将靠近的黑影踹了出去。

黑影倒在地上,棒球棍落在地上发出“咣当!”的声音,猫叫声也随之停下。

池迟和蒋飞舟回头去看地上想用棒球棍偷袭他们的人……

马健捂着胸口坐在地上,苍白的脸上泛着桃红,死死的看着蒋飞舟,看着这个他认为使他的生活发生巨大改变的罪魁祸首,眼神恨恨。

自从上次的事情以后,不管是他妈妈和家里人让人大开眼界的行为,还是他后来意图颠倒黑白失败,都让马健成为了学校里众人的谈资和笑柄。

马健告诉自己,有一天一定会让看不起他的所有人后悔!

而蒋飞舟是第一个,偷袭他,他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不安和心理压力。

“……你是故意用猫叫声引我们来的?”池迟问道。

“还不算太笨嘛!”马健翻身起来,捡起棒球棍,发出了一记轻蔑的笑容。

“所以……猫是假的吗……”池迟失落着,一个声音突然说道,“那可不一定!”

池迟和蒋飞舟看去,聂冬怀里抱着一只黄色皮毛,脖子有一圈白的猫,轻轻抚摸着猫的头顶,笑容邪恶地看着他们。

那明明……就是他们的玉米粒!

池迟问道:“你想怎么样?!”

聂冬勾起唇角说道:“我说过!一定会让你后悔的!so,现在这就是报复!”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