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物语

当时我刚写完二部恋爱小说,也就是《猫的我,饲主的她》还有《门扉的那边,我们的恋果未熟》,之后,又写了一本穿越文。

写完这三部之后,我休息了一段时间,回头看看,啊,好像没有一本正经的设定!?

然后想啊,我也是时候不要太过脑洞了比较好,让脑洞休息一下,下本该写什么?

最后,因为喜欢吸血鬼,血族,当我看了一下德古拉的一些资料后,决定就写他了。

于是,《少年德古拉》成为了我第四部作品。

因为昨天发的《门扉的那边,我们的恋果未熟》是中间的章节,设定剧情难懂,所以这次我就发《少年德古拉》的前几章。

好了!广告开始!

正文:

第一章------

“光耀神在上,请您拯救忠诚信徒们吧……”

充满血腥的空气,浓稠的好像粘稠的高汤一样的氧气钻入鼻孔,刺眼的鲜红玷污了洁白的盔甲,白甲骑士的尸首如同被染红的白色雏菊一般铺遍在大地,交鸣的铁器不断发出凄厉的嚎叫,不时飞洒在空中的液体最终无力的溅落在黑色土地上,成为了渲染这片名为战场的地狱颜料。

这不是战争,这是在屠杀!这,这就是经历成百上千次修罗战场的真正战士吗?!

望着眼前的画面,光耀神教会三大骑士长艰难的吞咽了一下自己干涸的喉咙。

身披黑铠,腰间插着短斧、流星锤、长矛,一手持盾一手持剑的黑甲战士如同地狱的使者一般的撕碎扯着圣殿骑士们组成的防御阵线,兼并着祈祷祝福的牧师身份的白甲骑士们此刻却好像变回了手无寸铁的牧师一样在嘴里不断的重复着“光耀神的庇护”“光耀神的祝福”的话,却没能丝毫的延缓自己无力的躺倒在地面的命运来临。

突然,黑甲战士们在一阵嘈杂的盾牌敲击声响起之后,迅速的后退。

正当圣殿骑士们为自己得以存活而感到庆幸的时候,空气中突然传来一排如同暴雨降临的声响,仰头望去……

如同雨点般的长矛从空中倾泻而下,锋利的长矛毫无感情的落在在了惊慌失措跌撞奔逃的人群中。一阵哭嚎惨叫,尘土散去之后,只留下一地如同刺猬一样身上扎满长矛的尸体。

黑甲战士并没有给予圣殿骑士们太多沉浸在震撼和恐惧中的时间,在防御阵型的侧翼突然袭来一群身穿皮甲的剑士,在一名纤细的女战士的带领下,如同出鞘的长剑,锋芒毕露的插进了白甲骑士群。

雪亮的长剑在半空中挥舞出一片片白幕,利落迅捷的长剑精准的刺进了白色铠甲中的缝隙,就在圣殿骑士扭转身体,调整阵型的时候,百余皮甲剑士群却毫不恋战的退去,只留下一地似乎和剑士们数量相等的尸体。

圣殿骑士们的阵型这时彻底的变成了犹如被调皮的孩子啃了几口的蛋糕一样,就在防线变得如此不堪的时候,从正面再次冲出一群人影,这次却不是嗜血强大的黑甲战士,也不是锐利锋芒的剑士,而是一群没有穿戴任何护具,手持半身刺盾和长矛的粗野大汉。

身材魁梧的大汉犹如蛮牛般的冲撞进了白甲骑士群,在表面布满尖刺的盾牌冲击下,纯白无暇的白色铠甲宛如在日光下暴晒的葡萄一样扁瘪,将数量数倍于己方的骑士团分割成数段。

恶鬼般的黑甲战士再次踏入了战场,地狱的大门又一次因为圣殿骑士们而变得拥挤不堪。

“这样下去,就算是我自豪的骑士团再怎么擅长防御,也会被全灭的,明明人数多出一倍,没想到在那位大人的面前却还是这么的脆弱。”

里菲成熟稳重的脸庞此刻却露出青涩少年般的紧张神情遥望着挺立在黑甲战士群中的那名血红披风的黑骑士,紧紧握着剑柄的双手忍不住轻微的颤抖,如果不是因为身为三大骑士长之一的身份不能允许露出太过丢人的举止,恐怕此刻早已经躲进了身后的教堂。

“那位大人,呢……”

口中喃喃的重复了一遍里菲的话,站在里菲身旁的杰洛克和迈克也将目光集中在远处那名伟岸挺拔的身影上。

“哎,看来必须要派出我和迈克的骑士团才行。”

两鬓白发的老绅士杰洛克此刻也顾不上以往重视的礼仪,焦躁的抓了几把梳理整齐的头发。

“那就尽快吧,趁我的骑士团还没有被全灭。”

里菲悲痛的闭上了双眼,不再去看那堆积如山的骑士尸首。

“说到底,究竟为了什么理由,才会变得这种情况!?我不理解,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站在这里和那位大人战斗?!据我所了解的情况来看,是我们伟大的教皇和主教们做了不符合光明信徒身份的事情,具体是什么样的事情就算我不明说出来,知道更多内情的你们想必比我更加清楚吧。”

一直没有言语,没有动作的迈克突然说出的一句话,让里菲和杰洛克僵住了正欲迈向战场的身体,扭头望着这名年轻的骑士长,面面相觑的沉默了下来。

“……,看来前辈们果然是知道更多呢,不愿意说吗?!嘛,那就算了,最近频繁发生的美貌少女失踪也是躲在我们身后的那些家伙们干的吗?!”

“……”

再一次沉默,但是,答案却显而易见。

“原来如此,不过,我没想到他们的胆子居然大到这个程度,那肥腻的脏手敢伸向那位大人的身边,呵呵,就算这样,我们还算是光明神明-光耀神的信徒?!就算是这样,我们还能够继续自称是光明、正义吗?”

迈克烦恼的话语中毫不掩饰自己对躲在自己身后的那些大人们的厌恶。

“迈克,为了光明正义的战斗,总是无可避免的需要一些牺牲的。”

杰洛克努力的想要试图说服自己这位年轻的后辈,现实总是比想象中的要残酷的多,人类就算信仰了光明的神明也并不代表就一定会变得圣洁,这个道理对于杰洛克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事实,更何况对于迈克这样的年轻人所带来的冲击。

“诶……是啊,是啊。总之,光耀神教会绝对不可以就这样被摧毁,我们必须要战斗,就算是以那位大人为敌。”

就算在杰洛克拼命示意的眼神下,里菲也想不出什么理由,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此刻在迈克的质疑下都变得脆弱无比。已到中年,见识过太多残酷的事实,里菲也想要劝服迈克,但是却也无法否认他的话是错误的,也想不出更好的理由,只能应和杰洛克的话。

事态在自己几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就算是自己几人转身冲进教堂,杀了教皇和主教们也无济于事,然而光耀神教堂是绝对不可以被毁灭掉的,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里人民的信仰教会,一旦被抹除掉的话,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们又该去相信什么而支撑软弱的内心,这个国家将会变得动荡不安。

里菲的眼神里里满是无奈。

“我……如果这次战斗之后,还活着的话,就退出光耀神教会。”

迈克仿佛不愿意再听任何劝解的骑上了战马。

“……哎!”

里菲和杰洛克也明白他们将会无法挽回的失去一名有望的后辈,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显得苍老的叹息声,转身也跨上了自己的战马。

决定命运的时刻,来临了。

面对如同白色地毯一般铺过来的圣殿骑士,黑甲战士们满是血污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胆怯和动摇,火热的目光遥望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位震慑着整个战场的身影,挥舞的长剑和长枪却更加快速凌厉的收割眼前顽抗的白甲骑士。

我们的王,就要站到我们的身边和我们一起战斗了,必须,必须快点,再快点,为王清理障碍。

放佛好像感受到黑甲战士们的目光一样,血红披风的身影动了。

黑骑士慢慢的拔出了插在脚边,整个矛身都是由铁打制而成,重达百斤的长矛却被轻松的单手提起,贴在胸口的黑色铠甲一阵起伏,长矛如同闪电般被投出。

“轰…………”

圣殿骑士们恐惧的望着跨越千米的距离,一击被摧毁教堂大门,因为数量压倒性的优势而积攒起来的士气瞬间跌回了原点,握着长剑的身体不住的战栗了起来。

“吼!吼!吼!吼!”

如同无言恶鬼般的黑甲战士们第一次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整齐默契的吼声如同一头能够轻易毁灭一个国家的巨龙发出的愤怒咆哮。

完了,我们完了,与这样的对手战斗,没有一点希望!光耀神教堂会被毁灭,我们最终也会变成尸体。

就在圣殿骑士们绝望,三大骑士长正在沉思如何振奋军心的时候,从崩塌的光耀神殿大门处突然飞出一个白色身影。

是的,飞出。

战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扇动着巨大白色翅膀,悬浮在空中,身着纯白长裙战斗服,手持一柄细长的骑士剑,笼罩在如同萤火虫般光亮中看不清样貌的少女,如同天使般的少女。

目光对视。

好像是相吸的磁铁一样,血红披风人影与天使般少女抛开了身旁的人海,互相凝视着彼此,然后,迎面朝对方冲去,数千米的距离仿佛被二人一步跨越,眼看即将短兵相接。

“噗……”

没有武器的交鸣声,只有一声骑士剑插入肉体的声音。

“啪嗒……”

血红披风的人影抽搐着身体,无力的松开了手中的长矛,迅速失去血色的嘴唇蠕动了几下,似乎说了些什么却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

“王!!!!!!!!!!!!!!!”

……………………

稍显灼热的阳光穿过过浓密的枝条,点点状的滴落在靠在树边午睡的少年脸上,轻轻的微风不时的拨动着少年头顶的树叶,发出“飒飒”的响声,几头奶牛和十几头绵羊悠闲吃草的身影却越来越远去。

微微颤动的眼皮显示着这名看似沉睡的少年已经从梦中睡醒,此时却依然顽固的闭着双眼,享受着这午间安静静谧的时光。

但是……

“德德!你这个家伙!又在偷懒!快点起来!快点起来!我家的奶牛和绵羊都跑到那么远了!要是丢了一头,就算把你卖到我家,打一辈子工都赚不回来!快点给我起来!你这个家伙!可恶!可恶!”

德古拉就算不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单听这带着浓浓奶音的嗓音和那假装大人的严厉口气就知道这个时候落在自己头顶的软弱拳头的主人是谁了。

“啊啊!是是!我的萝菲大小姐,我这就去把你家的奶牛、绵羊找回来,说的也是呢,如果丢了,萝菲大小姐就喝不到牛奶了。”

萝菲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瞪着行为和自己说的话完全不符,完全没有起身动作的少年,原本白嫩的小脸现在变得红彤彤,一头金黄披肩笔直的长发让这个只有14岁的女孩看起来更像是空灵清新的花丛妖精,干净但绝不算华丽的长裙穿在萝菲的身上恰到好处的贴合在少女还显得平坦的身体曲线。

“德德!你要知道!你能够得到这份工作是因为我!可爱!咳,美丽端庄,出色的淑女的萝菲大小姐亲自请求父亲大人的结果!但是!你居然还在这里偷懒!?我要扣你的薪水!让你连一个铜板都拿不到!快点给我拿出干劲来!给我好好的表现!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是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答应的话只需要说一遍就可以了!”

“……是!”

德古拉困扰的挠了挠了脑袋,终于无法继续无视身前紧紧瞪着自己的萝菲,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哎,萝菲,如果女孩子太啰嗦了,会嫁不出去的哦。”

“姆!!!!!!你说什么!?”

德古拉漫不经心的话彻底点燃了萝菲小脑袋里的那座愤怒的火山,先前似乎还顾忌自己淑女形象的少女此刻完全兽化成了急红眼的小野兔。

嘴里发出幼犬般稚嫩的咆哮声,猛然的扑在了少年的怀里,散发花香的小脑袋用力的顶在少年的下巴,原本可爱的二颗小虎牙此刻化为了凶器,恶狠狠的扎在了德古拉裸露在胸襟外的锁骨上。

“啊啊啊啊啊!你这个萝莉!给我住手!啊!是住口!快住口!”

“姆姆姆姆!!姆姆!”

“你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总之快给我下来!你这样还算是淑女吗?果然还是抱着牛奶杯的小孩子!”

害怕挣扎会伤害到少女的德古拉只能无奈的忍受胸口的疼痛,还不得不小心的抱着吊在自己身上的萝菲,不让她摔倒在地,痛吟的吐着软弱无力的抗议。

“姆!?姆姆姆姆姆姆!”

感觉少女更加用力咬自己的动作,德古拉这下就算不猜也明白自己刚才的失言是踏进了这个小大人少女心中的禁忌。

“啊!我错了!是我错了!美丽端庄,高雅魅力的萝菲女士!请饶了不懂礼节的平民小子吧!不要因为我的妄言而有损您高贵尊贵的形象!呐呐!所以,快点,撕!快点松嘴!”

“姆?!真的?我真的性感端庄、美丽高贵?我真的是天下所有的绅士看见我都会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的出色淑女?”

少女微微的抬起颔首,轻轻的松开了脸颊一侧的牙关,歪着的小脸上泛着犹如被狡猾的大灰狼欺骗的小红帽一样纯真的羞颜,湿润的碧眸犹如闪耀的宝石一样泛着美丽的光泽。

我才没有说这么让人羞耻的话!

但是……

“咳咳!是的!是的!正如萝菲女士所说的那样!所以,请大小姐张开你那红润迷人的嘴唇,从我身上下去,我还要去追溜远了的奶牛和绵羊。”

都是因为这个家伙,我才会不知不觉得把这么肉麻恶心的台词说的这么流畅。

德古拉闭着双眼,仿佛刚才说的话不是自己说的一样的扭开了脸庞。

“啊!恩!咳咳!是吗?是吗?恩恩!看在你如此坦诚的份上,我这次就饶了你,不过,下次不可以说那些违心的谎言了哦!对于淑女的赞赏用词要更加用心的思考!明白吗!”

少女荡漾着笔直垂在身后的金色长发,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利落的从少年的身上蹦了下来,离开了满是少年气息的怀抱,却突然让萝菲莫名的感觉有些患得患失。

“啊啊啊!萝菲!你居然咬的这么用力,你看,这个咬痕都这么深!回去又要被安卡大叔大婶调侃了。”

“呼呼~!”

萝菲轻轻的露齿一笑,因为啃咬的动作而沾满水光的小虎牙暴露在空气中,她摇晃着那如同代表高贵的黄金一样泛着耀眼 光泽的长发,明媚的大眼睛里闪过几道皎洁的目光,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恶作剧成功的小恶魔。

“哼!那有什么关系!能够拥有和本小姐我这么美丽的淑女相关的话题,那是身为平民的你莫大的荣幸!”

第二章--------

萝菲骄傲的仰了仰小脑袋,装作毫不在意而刻意的扭开了脸颊,偷偷斜视德古拉的目光却突然被因为刚才的闹剧而跳出衣襟的戒指吸引。

那枚刻制复杂巨龙图案却古朴并不华丽,被用一点也不搭配的不起眼的褐色粗线搓成的粗绳穿起挂在胸口。

这枚莫名的透露出一丝威严尊贵的戒指为什么会出现在德德这个丧失记忆,流落山间被农家老夫妻捡回来的少年身上,至今还是一个谜,不过,或许哪天这个浑身和奴隶一样满是刀剑伤痕的失忆少年回忆起自己的身世的话,戒指的谜团也想必一定能够解答出来吧。

每当萝菲看着那枚戒指想起这些的时候,都会感觉到心口一紧的疼痛。

如果德古拉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再待着这里了吧,也不会再和我一起度过只有二个人的时光了。

如果,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

那还不如德德什么都没有想起来比较好。

但是,但是如果我真的期待这些的话,那德德怎么办!?

明明德德一直在为自己没有记忆而伤心,我却这样的背叛德德……

可是,可是……

金色的长发不是烦躁的晃荡,美丽碧瞳的双眼眼神却变得有些空洞。

“恩?怎么了?萝菲?”

德古拉自然没能察觉萝菲此刻的内心正因为自己而挣扎徘徊,温柔又粗暴的揉了揉少女绸缎般质感的金黄发丝。

“啊!你这个家伙!不要对淑女这么轻浮!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子。”

回过神来的萝菲很是不满的狠狠瞪了一眼少年,微微的嘟起了小嘴唇,脸颊却好像在揭露少女真实的的心情一样,悄悄的红润了起来。

“是是!你不是小孩子,不是小孩子,你只是一个13岁,每天九点睡觉,抱着牛奶杯不放的成熟淑女。”

“人家现在已经14岁了!不是13岁!”

“哎呀!这可是失礼了!嘿咻!好了,该工作咯!”

德古拉突然撑着萝菲的双腋将少女举起,把手中的这个还只有1米5身高的萝莉体型的14岁少女熟练的安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二话不说的朝先前奶牛和绵羊远去的方向奔去。

“德德!你这个家伙又这样做!对淑女不是很失礼吗!讨厌的家伙!下次不可以再这样哦!哼!快点!再快点!哈哈哈!”

少女脸上畅快的笑容让她说的话是那么的不可信。

萝菲娴熟的压低了身躯,纤细的手臂环抱着少年的脖颈,金黄的发丝雀跃的舞在风中,。

一心沉醉在拂面暖风中的二人显然没有发现身高只有1米75的少年,那并不够强壮的肩膀上却坐着一名身高比自己低25公分的少女在草地上狂奔的景象是多麽的怪异,就算少女的体型那么的娇小,却也让人感觉是如此的别扭,却很温馨。

“哟!这不是德小子吗?是不是又偷懒被抓住,你们二个小家伙什么时候结婚啊!?”

“是啊是啊,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和玛丽结婚了!哈哈哈,小萝菲,你可要抓紧咯。”

“不要叫我小萝菲!要叫我萝菲女士!”

“啊哈哈哈哈!是是!萝菲女士,萝菲女士,我还记得萝菲女士七岁的时候想要自己挤牛奶,最后挤的却是公牛!啊哈哈哈哈!”

“确实有这种事情!我也记得我们的萝菲女士在五岁的时候偷偷来找我,眼泪汪汪的让我给她做一条新睡衣!因为她晚上尿床了!啊啊哈哈哈哈!”

“没有!没有!没有!人家不记得有这种事情!绝对没有!”

萝菲拼命的摇摆着双手否认,却是无法制止发出善意的笑声而聚拢包围自己的村民,只能可怜兮兮的将目光投向德古拉,可是少年却只是微笑的退到人群外,一副是手旁观的态度。

“大家这么热闹的聚在这里做着什么开心的事情?”

被村民们围在中间的萝菲,听见这熟悉的声音,犹如如燕归巢似得扑进了来者的怀里,死命的将自己滚烫到的耳尖的小脸塞进父亲柔软鼓鼓的肚腩里,羞涩到极致的声音从男爵的肚皮传出。

“父亲大人!大家!大家在欺负我,老是说一些人家以前的事情!加税!要给他们都加税!”

“啊啦啊啦!是吗?是吗?这样可不行呢,大家,不可以欺负我可爱的萝菲宝贝!”

男爵领主温柔的抚摸着爱女那和她母亲一样金黄灿烂的美丽长发,双目满是溺爱的光泽。

“要知道,萝菲在小时候,可是一直都对我说:萝菲长大之后,长大之后呢,要做爸爸的妻子!这个你们不知道吧!”

“父亲大人!”

“啊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

温馨的笑声,温和的表情,热闹的人群,眼前的这一切似乎早已熟悉的场面,却在德古拉的心中回荡起一股新鲜,如愿以偿似的满足感。

我,喜欢这个地方。

第一次睁开双眼,第一眼看见的是漆黑的山洞顶,以及被泥土封住的洞口。

那个时候,我只身躺在一块平整的石板上,完全属于黑暗的山洞里只有一群因为洞口被封,而饥渴难耐,在头顶喧嚣不停的蝙蝠。

在这里没有一丝的温暖,只有刺骨的黑暗。

脑海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这是哪里?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什么也不记得,费尽心力也只是模糊的想起“德古拉”三个字,还有身上这唯一的饰品,一枚戒指。

就连记忆也丢失的自己算的上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无所有吧。

而最后驱使自己行动的只是单纯的想要追寻那熟悉又陌生的阳光,而开始徒手的挖掘封住洞口的泥土。

土块飞溅在头发,碎石划伤了手指,草茎擦破了手肋。

这些都无所谓,什么都没有的我只是单纯的,向往洞外那似曾相识的阳光气息而努力的,拼命的挖掘通道,挖掘,重复着手上的动作。

饥饿的时候嚼着带着泥土气息的草根,疲惫的时候逗弄着干渴的舔食自己伤口渗出的鲜血滋润喉咙的蝙蝠。

这样的日子或许是过了二日,也或许是三日,或者是更长的时间。

至今还清晰的记得当自己穿过洞口那被自己挖出的狭小小洞,狼狈的脸颊接受着那和洞穴里完全相反的微热光线时,那内心突然爆发的躁动。

空虚感,一阵莫大的空虚感笼罩了心神。

感觉自己应该去做什么,必须去做什么事情,那明明是一件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事情,可脑海里却依然是一片空白,浑身的血液不住的躁动,一团郁结的心情在胸口堆积、凝聚、吞噬着自己的心神。

茫然无措的自己只能对着天空痛苦的咆哮,一次又一次,双膝跪地,满脸狰狞的对着天空竭力的吼叫,直到额头敲击在土地,意识被拉进黑暗之中。

再一次苏醒时,却已经出现在这处偏僻的小村庄里。

淳朴和善的村民,从不向村民征税的领主。姑且能够果腹的贫瘠田地。

可是僻静的地理和姑且能够果腹的贫瘠田地就让这里看起来就像是被神抛弃的地方。

不,用村民们的想法是:这里是抛弃了神的地方。

在这里的村民都格外的反对战争,也排斥信仰,厌恶神以及神的教堂。

在这个地方,没有信仰,只有拼命努力挣扎生活的朴实村民。

这个名叫米斯特拉的和睦村庄里除了身为领主的肥胖的男爵他那心爱的女儿萝菲一个年轻人之外,村子里剩下的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

因为,父母的儿子,妻子的丈夫,孩子的父亲,所有的壮丁都被征兵,加入了为了神而战的的军队之中,至今已过去了数年,最终没有一人归来。

他们唯一得到的讯息只有二条。

为了神而战,最终英勇的取得了胜利,让神的光芒照射到了被黑暗笼罩的土地上,你们要为此感到光荣,神会祝福你们。

为了神而战,最终以身捍卫了神的尊严,用自己的生命去实行了神的正义,他们的灵魂将会得到升华,你们要为此感到光荣,神会祝福你们。

“神,到底是我们的神,还是我们是神的我们。”

教堂外只留下这群掩面哭泣的老妇,和咬牙切齿低声咆哮的老汉。

神和他的教堂没有做出丝毫拯救、救赎他们的事情,得到的只有“神会祝福你们”这一句话。

德古拉心有所感的嘀咕了一声。

“这么温暖和平安宁的日子,如果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啊!德古拉小子,今天也陪我家萝菲宝贝一起玩了吗?那正好陪我一起到我家喝一杯!?”

腰间还缠着被众人捉弄的不停跺脚的少女,肥胖的领主笑咪咪的胖脸几乎看不见那双小眼睛,似乎都尽兴了的人群此刻也慢慢的散开,男爵摇摆着丰满的身躯,后腰拖着一点也不像自己的可爱女儿,走到了少年的身旁,熟稔的抱住了德古拉的肩膀。

“呃……”

虽说不是第一次被男爵邀请喝酒。

但是这种邀请以每天三次的节奏,几乎都成为每天的例行公事一样的邀请。

让德古拉有些热情难拒。

虽然觉得全村的老汉都爱喝劣质的烈酒,受不了烈酒的灼烧口感,只能喝葡萄酒而找不到一醉方休酒伴的男爵有些可怜。

那鲜血般一样颜色的葡萄酒也能够填补自己喉咙那吃其他食物也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的另样饥渴感。

可是!德古拉每当一回想起男爵大人酒兴正酣时,必将重复的说着他那好像口头禅一样的英勇史时,就头晕脑胀。

酒量、酒品都不行的男爵却如此是嗜好喝酒。

这一次!一定要严肃的拒绝!

“啊!咳咳!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我想,今天我就不打扰您了。”

德古拉煞有其事的一手按在腹部,眉头微皱的压低了声音。

“才没有!这个家伙今天还在那午睡!刚才还扛着我追牛羊!”

终于抱了刚才德古拉对于自己的求助袖手旁观的仇,脸上还残留羞涩的粉红的少女抛给少年一个得意洋洋,幸灾乐祸的眼神。

“就是!你这个小子来这以后,我就没发现你生病过!明明这么瘦弱苍白,居然还能像匹战马一样有力、矫健!别说这么多了,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灌倒!”

“诶!那个……那您可以不重复的说您的英勇史了吗?”

“好好好!今天就换点别的!”

“真的吗!?”

“那是当然!我费林思 特鲁 林斯特男爵是绝对不会食言的!”

安卡大叔那不像平常那样敞亮直率的谈吐,安卡大婶不自然的表情,好像比以往更加热情的大家,让德古拉不由的想起和男爵酒会后,站在门口的他最后说的那一段话。

“德古拉小子,你认为什么是正义?如果你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又该如何的使用?”

“诶?哈……男爵大人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了?”

“混小子,回答我的问题。”

“恩……就算这么说,突然这么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我来告诉你,你给我记住了。对于男人来说,保护自己身边重要的人而使用自己的力量,这就是我们的正义。”

“哈啊,我记住了,但是男爵大人为什么突然说这么帅气的台词?!”

“什么帅气的台词!这句话是年轻时的我花了数年才领悟出来的。嘛,你记住了就好了,那么还请你答应我一个请求。”

“恩?什么事?男爵大人居然这么正式。”

“啊,也不是什么很严肃的事情,啊哈哈哈,就是,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照顾我那还不成熟的女儿。”

“诶!?照顾什么的,萝菲可是我们整个村子里大家的宝物,就算不特意这么说,我也会保护好她的,不过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些?”

“是吗?啊,是吗!是吗!恩,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啊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是啊,是啊!只要有我在!德古拉小子!我是不会轻易把我的心肝宝贝交给你的!啊哈哈哈哈!除非你打败我这个传说中的骑士!”

“诶?……”

今天的大家,好像都有点奇怪。

德古拉抱着安卡大婶煮给自己的菜汤,朝村庄不远处的小河走去,不愿意一直依靠大家照顾的德古拉在很早之前就住进了小河边的羊圈,那里有给畜牧看守人的小屋。

橙黄的黄昏映照了天际,微凉的草原风划过直立的草丛,压弯了青草纤细的身躯,发出低沉“乎乎”啸声,遥望独自走在小径上的少年背影是那么的孤单。

黑夜终究降临,黑色渐渐的笼罩在了这片宁静的土地上空,直到最后一丝光明也泯灭在了天际。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吸血鬼物语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