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开始,好好做猫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毛绒绒蓬松的纯白毛发,圆滚滚肉嘟嘟的小身躯,

不时抖动好像被折叠起来的三角一样的耳朵铺着可爱柔软的被毛,

硕大明亮的双瞳晶莹剔透的闪烁着甜美可爱的光芒,

突出的腮帮子和宽厚的下颌好像一名杰出的绅士,

最让人难以自控的自然是四肢上粉色肉嘟嘟的肉球。

恩恩!猫咪都是可爱的家伙,而苏格兰折耳猫以头顶的那对整齐扣在脑门上的折耳甚至被人们规划到了“精灵族”的范畴内。

想来这也是正常,

因为可爱嘛,太可爱了嘛,非常可爱嘛,被认为是超凡脱俗的种族也是正常。

是的,是的,就是这样,这是毋容置疑的事情,这是公认的事情。

如果要追溯这些折耳精灵们的历史,那就要用“从很久很久以前”这一句的用语开始了。

在很久很久以前,或许也并不是太久,也就是至今55年前,

据说猫中的折耳‘精灵’据说在55年前的1961年,苏格兰一户猎人家里的一只母猫产下了一窝小猫,其中有一只可爱的小猫,它有着白色的皮毛、紧扣着的耳朵和像小精灵一样的脸,因为原产地靠近苏格兰的库泊安格斯,从此便根据出生地及耳朵下折的现象,命名这个品种为“苏格兰折耳猫”。

最初的这只猫取名为SUSIE,它便是苏格兰折耳猫的始祖,后来SUSIE又生下了另一只白色折耳猫。这时,牧羊人的邻居,一位叫威廉·罗斯的牧羊人注意到SUSIE有着独一无二的耳朵。于是决定同他的妻子Mary一起,从这一只小猫着手试验,繁殖有折耳特征的新品种。

就是因为一个意外再加上那个心血来潮的牧羊人邻居的缘故,“折耳精灵”们才从一只,二只,繁衍到现在成为了一个族群,

但是折耳猫有天生的“基因缺陷”,只能和立耳猫交配,折耳和折耳繁育出来的小猫带有遗传病,一旦发作终身疼痛会造成行动不便。

就像流传于世的那句话说的一样;“当你得到了什么,那么必定会同时失去什么。”

永远不会有完美且纯血的“折耳精灵”。

恩,说起来我自己也养过猫咪,虽然不是多麽可爱多麽高贵品种的田园猫,但是却也是陪伴了我多年的时间,一点点的回忆填补我脆弱内心上的缺口。

一开始只是一时冲动的打开了窗户,让站在窗户外正在躲雨的小家伙们彻底的避开他们厌恶的雨水,可是一时的心善却放进了几名强盗。

自然也有反抗,毕竟那个时候的自己就好像是蜗牛,静止的蜗牛,仿佛时间永远停止,什么都没有改变,什么也不会改变的缩在贝壳里,对于外界的一切都不关心,只是重复着麻木,让人厌倦而失望的昨天,一模一样的昨天,这样的自己最不愿意的,可笑的最不愿意的是自己懒惰平淡的时间被打扰。

事实上会打开窗户也真的只是一时冲动,刚刚顶着大雨跑回家,浑身湿漉漉的自己对于同样湿漉漉的猫咪们突然产生的同命相连的感触。

所以我打开了窗户,然后它们,赖在我家了!

撕扯我的衣服,划拉我的家具,在我的鞋子里大小便,栽种在小花盆里的植物重复着“被拔出”“再栽进去”“被拔出”“再栽进去”的可悲循环,只有放在电脑边的仙人掌,满是尖刺的仙人掌没有遭到“强盗们”的黑手迫害。

自然,这都是在我领悟到了“人类是无法在不伤害它们的前提下抓住这些弹跳力是自身身高五倍的猎手们”的事实以及家里变得如同被洗劫过后的惨状之后的日常。

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如果你无力反抗,那你的家、你的所有物都将会变得不再是你独属的东西了。

以此同时,我的时间也因此改变了。

辗转难眠的时候总会有几具温暖的小身体趴在身上,或者脸颊被毛茸茸的尾巴像刷玻璃的刷子一样来来回回的划来划去,总是寒冷死寂的夜晚也变得温暖了一些。

明明是学校休假日,却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睡懒觉了,好像仆人一样的被会尖锐的爪子和咒语般的叫声吵醒,就算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起床,如果不想被单变成一片片的抹布的话,就这样懒散的自己变得格外勤劳能干,下厨做饭的手艺也有了显著的提高。

心血来潮出门散步的时候身旁也总是围绕蹦跶着几个小家伙,虽然过马路和避让车辆的时候总是特别辛苦,但是,坐在公园木椅上晒太阳的时候望着成一排整齐趴在自己身上的小家伙们也会有种被治愈的感觉。

嘛,总之也是很美好的回忆,但是这样的回忆也在上个月结束了。

就好像当初自己懊悔那件事情一样的苦涩再一次品尝到了。

猫是一种忍耐力很强的动物,猫瘟在初期可能不容易察觉,症状表现为精神不好,睡眠时间过长,食欲下降等,到了中期这种表现更加明显,严重的会有拒食的现象。到了中后期就会表现为发高烧,高烧℃以上,呈双相热,即发烧后小时,体温下降,天后体温再度升至℃以上。

呕吐则是猫瘟最主要的症状,呕吐物开始为食物,后为胃液,呈黄绿色,属于顽固性呕吐。而腹泻可能出现于猫瘟后期,一般在病后天左右,排泄物呈咖啡色,是因出血较多高度脱水及继发细菌感染,是造成病猫猝死的原因。

这些都是我以为只是单纯的饮食不当而没有适当处理,从宠物医院的手术室出来对我摇头的兽医告诉我后才知道的事情。

猫咪就算经常在家,也是有可能被感染猫瘟,防备的措施也只有注射疫苗。

虽然我之后查阅了很多相关的知识,但是事到如今却也什么也无法挽回。

“我并没有什么想要养猫的想法,也只是一时冲动才打开了我与它们之间的隔阂,无奈之下才收留这几个流浪儿,这么想来,我不知道这些知识也是有些理所当然。”

我这样对自己说着看似正确的借口。

但是……

再完美的借口也无法抑制我再次变得空荡荡的内心和酸涩的泪水。

我在那个时候开始,再次变的独身一人。

恩,说了这么多,还搬出了曾经的回忆,说到底都是在表达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猫奴。

是的,恩,是的,我很喜欢猫,喜欢那些将我从失落深渊拯救出来的小家伙们。

可是……

我痴痴望着窗户玻璃上自己倒影的影子。

可是,可是……

额头死死的顶在了玻璃上。

可是,可是,可是……

眼睛拼命的瞪到最大的程度。

“可是这不代表我愿意自己变成猫啊!”

一只浑身雪白,只有腹部有一条黑色条纹的折耳猫嘴里发出的却是一句人类少年的声音,雪白的小身体如同融化的雪糕一样身体瘫趴在窗台上。

片刻的安静之后……

“哎,现在再怎么烦恼也没有办法。”

棉花糖一样瘫在窗台上的折耳猫终于从窗台前站了起来,好像并不习惯四肢着地行走一样的迈着僵硬的步伐走到了窗台边,笨拙的探下了下半身体成垂吊式的上身死死的趴在窗台上,慢慢的放下身体,“啪嗒”的一声落在了地毯上。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了这只小家伙,但是目前最要紧的还是习惯这具身体才行,也必须隐藏好我的思想内心还是人类的事实,眼前第一个难题就是这个家的主人,也就是我的现在这具折耳猫身体的饲主。”

雪白的折耳猫摇头晃脑的打量着大厅的摆设,洁白的墙壁和天花板,垂吊的吊灯和闪着光泽的家具一眼就能看出价值不菲。

确实是很漂亮的大厅,比起我的小窝的身价高出不知道几倍,但是,总感觉……

我低头沉吟的思考,想要弄清此刻内心在看见眼前有着如此华丽的摆设却莫名勾出的不协调感,一种很是熟悉的违和感,这片空间里有着我很熟悉的感觉。

当游离的目光憋见放在玄关口的那独独的一双拖鞋时,这才恍然大悟。

“恩,原来是这样。难怪明明我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四处乱放的杂志,凌乱的沙发上有着各种不应该出现在沙发上的东西,比如堆积在一角的衣物,放置在一旁只喝了半杯的牛奶,一颗雪梨躺在沙发的夹缝边上,被敲碎的核桃壳铺散在沙发前的茶几上,一把小巧的银白小锤不用想也知道它就是攻破核桃防御的最终武器,粉红的猫棒和猫窝不知有着什么样的理由而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茶几上。

一双拖鞋,一个茶杯,堆积如山的衣物,杂乱邋遢的环境。

这一切都好像是之前的自己一样。

一个人生活的家里没有自己之外的其他声音,想要打发心中的孤独感只有二个选项,一个是出门打发时间,一个是宅家打发时间。

自然我也是和这个房子的主人一样窝在家里,委婉点说就是自然的生活,直接点说就是过着懒散邋遢的生活。

因为孤独,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栋房子的摆设虽然和比我的那个小窝要豪华漂亮许多,但是却也没有多少温暖的气息,这是持续一年,二年甚至更长时间孕育出来的孤独气息,冷彻入骨的寒意,一个人身体上的温暖绝对无法驱除的冷意。

“哎,总感觉好像看见了以前的自己一样,那个颓废孤僻,振作不起来的自己一样。啊!这么说来,我不是更加麻烦了!?”

问题儿!

是的,就好像以前的自己那样的问题儿,我这具身体的饲主是和以前的自己一样内心孤独的问题儿。

内心孤独的家伙们脑袋里都总会有几根筋是断掉的。

都有无论如何也无法治疗的毛病。

就像是我自己一样,除了买菜上学之外,绝对不会外出。

然而现在这样的家伙居然是我的饲主!?

我瞬间感受到了自己前途昏暗的人生,不,现在还是该说是前途昏暗的猫生?!

雪白的折耳猫颇为人性化的双爪掩面,发出一阵凄厉的悲鸣。

“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总之,真是太糟糕了!

……

我,山漠,在得知自己落榜的同一天,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只猫,而且我的饲主很有可能是一名问题儿。


PS:

我终于把这本好像小学生作文一样的初稿改的像点样子了。


恩恩,但是果然还是不想看!不想看!


改自己写的东西感觉永无止境。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从今开始,好好做猫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