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饲主惨不忍睹

“咔擦!”

那个家伙来了!

好像一只逃命的兔子一样我撒腿钻到了沙发下面,下巴贴在软绵绵的地毯上,二只眼睛紧张的注视着正在慢慢打开的大门。

是那个家伙,那个家伙回来了,就是我那未曾谋面的饲主。

虽然说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但是事实上却好像还是第一次见面一样。

在当时快要被车撞上的时候,我至始至终也没能把注意力集中在这具身体的饲主的身上,最终也没有看清这具身体的小家伙的饲主样貌,甚至就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是的,我没死,我的灵魂却进入到了被我救下的雪白折耳猫,这个小家伙的身上。

我的饲主也就是跟在小家伙身后闯红灯,差点和自己的宠物猫一起葬身车底的家伙。

我真正的肉体现在如何?还有没有救?我的灵魂进入到了折耳小家伙的身体里,那折耳小家伙的灵魂是不是进入到了我的身体里!?好像交换了灵魂一样?!现在我的身体又在哪里?不会已经火葬了吧?!……

还有很多的问题想要知道答案,但是,但是!现在肯定是不行的!

自家的宠物猫突然会说人类的语言,还告诉自己说其实它是人类!?因为车祸,意识进入到了猫的身体里!?

太不科学了!荒谬!愚蠢!诡异!

这种蠢事发生在自己的眼前,有几个人能够淡定处之!?

所以!不行!绝对不行!本来是人类的我,因为车祸而进入到了被自己救下的猫咪的身体里,能够说人类的语言,拥有人类的思想,这些事情绝对不能够轻易的暴露出来!

要不然我就很可能会变成像是在宠物医院做阉割手术的猫儿一样,睁着满是莫名其妙神色的眼睛,大字样的被绑在手术台上,周围全是阴笑带着口罩的白大褂和闪着银光的手术刀。啊啊啊啊,这样的情形绝对不要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恩恩!起码要在熟悉了我的这名饲主的性格之后,再下决定也不迟。

“恩?笨蛋?笨蛋去哪里了?真是稀奇,明明每次我还没进门就会窜出来检查我的包包的。”

笨蛋?!我?是在叫我?!这个家伙居然给自己的宠物猫取名叫笨蛋?而且还是这么可爱的折耳猫!?

一双穿着黑色长筒袜的小脚钻进了放在玄关上的那双拖鞋里,笔直的朝沙发的方向走了过来。

“啪嗒……啪嗒啪嗒。”

拖鞋摩擦的声音和越来越接近的双腿让我不由的有些紧张,现在还是不知道现在变成猫的我该对我的这位饲主露出什么的表情和行为才恰当,那样才不会有什么违和感。

恩,这个时候我还是继续藏在沙发下面别出去的好,这个家伙朝这边走过来也肯定只是想要坐在沙发上而已。

继续紧盯着朝自己靠近的纤细小腿,圆乎乎的猫脸完全贴在了地毯上,专注的注视着渐渐靠近的“巨人”。

“啪嗒,呼~”

头顶上传出被随意丢放的包包发出声音和一声疲惫的呼气声,穿着拖鞋的黑丝双足高高的翘起,原本套在脚上的拖鞋同时飞了出去,躺在了几米外,就算现在没有亲眼看见饲主的样子,也能够想象此时的她懒散的躺在沙发上的姿势。

哎,真是粗枝大叶的女人。

给自己的宠物猫取名叫“笨蛋”,回家就摊在沙发上,拖鞋也随处乱抛,而且家里也是完全没有整理的样子……

“找~到~你~了~”

“喵啊!!!!!”

水润的双瞳犹如倒影月色的湖面,格外纤长挺翘的睫毛使人不由的心生怜爱,嫩白似雪的肌肤更显清新纯真,如同蚕丝般的黑色长发犹如黑色瀑布般的铺洒在地毯上,再回忆刚才看见的那对裹着黑丝的三寸金莲和纤细细长的小腿,得出的结论自然就是:我的饲主卖相不错。

恩,是的,只限于外观,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如果她没有给自己的宠物猫取名叫“笨蛋”的话,如果她回家后的行为更加淑女一点的话,如果不把家里弄的这么糟糕的话,如果她现在不是身体坐在沙发上,却倒挂着低着脑袋看着沙发底下的我的话……

但是没有如果,在知道我的这个饲主的糟糕性格的现在,再看见她卖相不错的外表也一点也不会有什么心动的感觉,就算我是17年间也从来没有和女生交往过的自宅警卫(担任自己家里的护卫工作的人=宅男)。

就在我脑海里闪过这些电光火石般的念头时,我的后腿被抓住了,随之我好像倒吊在阳台上暴晒的咸鱼一样被倒提了起来。

苗条的显得瘦弱的身躯,纤细双手可握的小蛮腰,细长圆润的双腿,要说唯一遗憾的也就是那不太起伏的胸前曲线。

恩,贫乳呢,贫乳。大概就是B?不,或许更大一点B+?

“啊啊啊,今天我很累了,总之冲个澡。”

我正被这个贫乳握着后腿倒提着走向浴室。

浴室,等等!等等等等!冲澡!?沐浴?!洗澡!?这不太妙吧!

刚才还安静的被倒提着的折耳猫突然奋力的挣扎抖动了起来,就像是被吊在鱼钩上死命挣扎的鱼儿一样。

我是人类!我是人!一个健全的青年!血气方刚的男人!虽然我现在是在一只宠物猫的身体里,但是我还是人类的事实并没有发生改变!我怎么可以和你一个粗暴的花姑娘一起洗澡!

“啧,笨蛋,难道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做一干二净?!每天都必须洗一次澡这是我的规矩,每次你都这样不死心的挣扎还真是不知道厌倦呢。”

“喵喵喵喵喵喵!”

我拼命的想要用猫语来表达我堂堂男子汉是不可以和你一个妙龄少女共浴的。

但是……理所当然的没能顺利的传达给我的饲主大人。

“给我老实呆着!马上就会让你解脱的。”

玉湖蜃打开了洗衣机的盖子,将手中的小家伙丢进了洗衣机里,然后盖上了盖子,撩了撩脑后及腰的长发,利索的脱下了单衣和长裙,当全身赤裸之后这才抬起自己白皙的长腿,架在洗衣机上,俯身慢慢褪下的包裹在双腿上的长筒袜。

恩,果然是贫乳。

这是被提着后颈,终于从洗衣机里出来后望见的眼前垂搭着长发的胸脯时,脱线的脑海里的唯一的念头。

“笨蛋,先给你洗吧。”

玉湖蜃一手推开了烟雾缭绕的浴室门,打开了花洒,抓着自家猫咪的手臂很是熟练的把握着力道的将手中的小家伙死死的控制在脚边的木桶里,望着渐渐蓄满水的木桶和犹如溺水般的在自己手掌下挣扎中的猫咪,红嫩的嘴角高高的翘起。

“再怎么挣扎也没用!身为我玉湖蜃的宠物,每天洗澡是不可动摇的家规!恩!是必须遵守的规则,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没有习惯,真的是笨蛋呢!哈哈哈哈,不过每次看到你这副蠢样子,真是好笑呢。哈哈哈哈哈!”

温热的水流将我的身上蓬松的毛发沾成一团一团的,望着在身下蓄积的温水没有理由的感觉到厌恶。

或许是我附身在猫身上的同时也无法避免的沾上了猫咪们的本能,不喜欢水的本能,但是最让我厌恶的是头顶上我的饲主大人那嚣张的笑声。

玉湖蜃,原来这个女人叫做玉湖蜃!鱼湖深?!真是渔民气息满满的名字!可恶的家伙!怎么可以这么粗暴的给自己的宠物猫洗澡!?

回想起自己曾经在每次给家里的那几个小家伙洗澡之前做的种种准备,费尽心机的用小鱼干,小虾米诱惑,还有倒进牛奶的洗澡水去哄骗它们心甘情愿的接受洗浴的自己,和此时捏着自己脖子,强行摁在木桶里,正肆意揉搓我身体的玉湖蜃相比,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但是……

“哈哈,洗啊洗啊,洗澡澡,干干净净洗澡澡!哈哈哈哈,笨蛋,你现在真的变成了一副落水猫的笨蛋样子了。哈哈哈哈。”

头顶上这个正在傻笑,唱着蠢歌的粗暴女人就是我的饲主,在没有弄清楚自己身体的问题之前,只能忍耐了,忍耐!

不停挣扎的折耳猫突然好像耗光电能的玩具一样不再扭动着被肆意玩弄的身体,任由摆弄的安静了下来。

玉湖蜃手上忙碌的动作顿了顿,朦胧的双眸里泛着一丝惊讶。

“恩?这么乖了?!难道笨蛋你终于增长了一点智力了吗?恩恩,这样才对嘛。”

轻轻的抱起了木桶里的猫咪,一手拿起花洒对着搂在怀里的小家伙开始冲洗。

“恩?怎么流鼻血了!?”

二道鲜红的血流正从怀里的折耳猫的鼻子里涌出,浓稠的血液沾在了白嫩的胸脯上。

猫也会流鼻血吗?

玉湖蜃傻傻的望着怀里正流着鼻血的宠物,也顾不上拿开贴在胸脯上的小家伙。

“喵啊!”

折耳猫似乎再也忍受不了此时浴室里这尴尬的气氛,猛的从少女的怀里跳了出来,小脸胡乱的在掉在地上的浴巾上蹭了几下,抖动着身体将毛发上的水滴扬的到处都是,划拉着爪子拉开了浴室门,一溜烟的跑出了浴室,临走时还颇为熟练的用后腿合上了朝门外冒着蒸汽的玻璃门。

“诶!?诶!?刚才那是我家的笨蛋!?”

玉湖蜃僵硬的保持着对着怀里冲洗的姿势,刚才自己的宠物猫一系列颇为人性化的动作给少女带来了相当的冲击力。

刚才的行为,不管是流鼻血,还是自己用地上的浴巾擦鼻子,还是关上浴室门的动作,都完全不像是一只猫咪会有的行为。

难道,难道我家的笨蛋成精了!?

呵,呵呵,怎么,怎么会!

肯定是我的太累了,恩,是的,一定是这样的,我该好好的泡下澡才行。

被烟雾环绕着娇嫩身躯的少女,表情木讷的踏进了放好温水的浴缸,只留下那双水润明媚还带着惊异神色的双瞳浮在水面,粉红的小嘴在水面下微微的嘟起。

“呼噜噜噜……”

吹起一团团气泡。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神秘的微笑……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我的饲主惨不忍睹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