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最后的最后

“巨乳,我说你为什么一点也看不出你不开心?反而好像是在期待什么似的?明明这次就连玉湖蜃的面都没有见到。”

“哼哼,年轻人,你还是太年轻了,你认为我为什么会要给水水那一封信?”

“……”

当然知道你这个腹黑眼镜又在策划什么,但是,具体在策划什么事情却是难以猜测呢。

这个时候还是应该装作什么都没看出来的比较好。

山漠睁大了眼睛的望着音璎,嗓音微微拉高。

“诶?!是为什么?”

“哼哼哼哼。”

骄傲的巨乳少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嘴角高高的翘起。

“你认为水水最大的心理障碍是什么?”

心理障碍?

为什么会扯倒玉湖蜃的心理障碍的这个问题上?!

“诶?不,不知道。”

折耳猫拼命的忍住嘴边想要吐槽的话,努力的做出一副满脸求知欲的好学生样子。

“我想也是呢,你怎么可能像我一样了解水水和她家庭,说什么我和水水也是认识了十多年的关系。”

音璎自满的挺了挺自己那高耸的胸脯。

“水水呢,从小都是跟在父亲身边长大的,她的父亲玉神海又是一个顽固的好像石头一样的家伙,就连内心也和石头一样的冰冷无感情,昨天你也见过他本人了吧?!他就是和他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的讨厌家伙。我小时候去找水水玩也都是趁他不在的时候才敢去,每天都让水水做不愿意做的事情,除了学习就学习,唔,说起来我也是一样。总结来说就是玉神海是水水她内心中最大的障碍,水水一直都无力反抗自己的父亲,也没有反抗过她的父亲,一直都是听从她那面瘫老爹的话。所以这次我们至始至终都没能亲眼见一次水水,都是因为那个面瘫大叔的阻止,虽然几年前水水是和我一同离家出走到天都国,但是那次是趁那个面瘫大叔出差的时候,我和水水一起说服了水水的母亲才得以成功脱身,过上了这么几年自由的生活。”

山漠沉默的趴在了座位上。

虽然之前就听玉湖蜃说起自己的从前,也能够从饲主说话的语气中感受她那深藏心底的忧伤和胆怯。

本以来听她诉说之后的自己算是已经对玉湖蜃的过去所经历的感受算是了解了几分,

现在看来,就算是我自己认为的那么几分,也是傲慢了。

因为,因为我至今都没有明白玉湖蜃在面对他父亲时,内心的颤抖,

所以,我的饲主才会称呼她的父亲为那个人吧,因为害怕,也因为恐惧。

现在也被像笼中之鸟一样的关在家里,甚至连踏入前院和友人见面都不被允许。

我,当初为什么会说出那么愚蠢的话?

如果,如果我能够再成熟一点的话,也就不会说出那种迁怒于饲主的气话。

那样的话,玉湖蜃也不会那么干脆的听从玉神海的话,回到本家。

自然也不至于会变成现在想要看一眼那熟悉的面孔都办不到的糟糕情况。

山漠,你先前到底干了些多麽愚蠢的事情?!

“啪!”

纤细的手掌拍在了沉思的折耳猫脑门上。

“恩?”

山漠诧异的抬头望向突然拍打自己脑门的音璎。

“蠢货,不要一个人擅自进入绝望模式,啧,你们这些年轻人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

这个家伙,原来是在担心我?

说起来,音璎这个家伙一直陪伴在我和玉湖蜃身边帮助我们,不知不觉中的也习惯了她在自己迷茫的时候策划出什么救赎计划,虽然每次都不是那么的顺利,但是音璎她一直都在我和玉湖蜃的身后帮助、支持我们。

“谢谢。”

或许是这个词一直都憋在山漠的内心深处,也或许只是一时的冲动,山漠坦然的第一次对身边的巨乳少女说出了发自内心的感谢。

“……。哼、哼!我才没做什么值得你感谢的事情。”

爱穿白大褂,喜爱做研究的少女也是难得露出了傲娇的羞涩表情,可是音璎还是音璎,可爱的表情只在她娇艳的脸上停留了数秒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而用格外认真的眼神望着注视着自己的山漠。

“哼哼,山漠,如果水水这次没来,那,回到天都国,你就跟着我好了,反正水水也不知道会什么时候才能从关押她的监狱里出来,那你还不如老老实实的跟在我身边过日子!我是不在意你是一只猫,不!相反反而更好!哼哼~你看怎么样?我的胸部比水水的大很多倍哦!”

“……”

这,这个家伙突然的说些什么话!

“我,我比起巨乳,更喜欢贫乳!所以我还是会一直等待水水的,就算不能守在她家的门口,我也会在天都国等待她的,或许,或许最后我们都没办法在一起,但是我不想让未来的自己感到遗憾,我还是会等待她,一直,一直。”

音璎那显得格外认真的话语让山漠有些难以直视的想要移开视线,但是,脑海里一想起自己饲主在雷雨夜时那无助的样子以及回荡在内心的疼惜和爱意,最终还是坚定的望着音璎的双眼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是的,我爱着玉湖蜃,

就算自己现在是一只猫,我也依然爱着玉湖蜃。

现在的我不想考虑自己和她的未来,首先,首先第一件想做的事情是将内心的感情传达给我的饲主。

一直以来我都在逃避,逃避玉湖蜃对我传达的心意,因为自卑,因为不安。

可是,可是未来是未来,如果我连自己的心意都没能传达的话,那怎么会有未来!

所以,不管要花费多少时间,我都会等待玉湖蜃出现在我的眼前,然后好好的告诉她,自己是有多需要她。

我,想要和她一起度过一生。

“哼哼?!不错嘛,居然对我这么优秀美丽的女性表白也能够不动如山。恩恩,这样的话,我也就能放心的把水水交给你了。但是!但是呢!我也有偶尔想用水水的权利哦!”

那双满是认真的媚眼突然变回了平时的玩世不恭。

“……”

好像逃出生天般的轻松感。

“咳咳,我说巨乳白大褂,就算是玩笑,也不要开这种玩笑啊!刚才我是真的紧张了。”

“哼哼,玩笑吗?!是呢!玩笑呢。”

音璎露出几丝意义不明的微笑。

玩笑吗?

或许是呢,

或许不全是玩笑也说不定……

“恩?难道不是玩笑话?不是为了测试我才说的?”

“哼哼~当然是测试你的目的,测试你在这最后的时刻还是否依然没有放弃水水,这样的话我就能从你们二个人的爱情话剧里退场了。”

“恩?从刚才我就觉得,你好像很自信水水会来一样。”

“也不是很自信,只是有不小的把握,要不然你认为我为什么会买三张船票?”

满是胜券在握的语气。

“……”

是吗?会来吗?

玉湖蜃真的能够突破自己一直无法反抗的父亲阻碍,出现在我的面前吗?

想要见她,想要见她,想要再一次见到那具让我心动的身影。

……

然而,知道轮船开船离港时,山漠也没有见到自己的饲主。

折耳猫只能垂头丧气的一步三回头的跟在音璎的身边走向自己的船舱,当音璎推开了船舱门时,满脸局促的坐在门口的人影改变了山漠的整个世界。

……

“神海,为什么你会那么轻易的放水水走?明明之前就连和音璎丫头见面都不允许,刚才却那么轻易的就放她跟着音璎丫头回天都国。”

玉神海撇了一眼满脸笑意的妻子,仿佛受不了桥小乔看着自己的打趣眼神,反着双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落地窗前,望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前院。

“作为一名未来的家主,她必须学会推翻任何阻碍在自己身前的障碍,就算是身为父亲的我也一样,她必须成长,必须成为极具碗力的领导者,这次是她第一次正面反抗我,虽然时间耗费的太多,但是也算是勉强合格了。”

“呼呼,明明是一直都不放心让水水回到天都国,话说那个犯人也还没有抓到呢,这点上我还是有些担心。”

“没关系,水水她一到天都国,就会有我的部下接应,一直到那个家伙被抓进监狱为止,哼,那些蛀虫们,是时候该告诉他们谁才是主人了。”

玉神海的嗓音中包含着不明显的怒意。

“呼呼,神海真是的,明明那么喜欢水水,却不肯表扬她,不肯当面叫她的乳名,不愿意坦率的表达自己的内心,哎,真不明白你在想什么,到底是什么理由?真是好奇,而且,这次会这么轻易的放水水离开也不只是你刚才说的理由吧?”

“……”

坚毅的男人好像逃避似得移开了目光,半响之后,这才再次开口吐露。

“咳,因为、害、害羞,我生来就是这么一副严肃的表情,二个女儿一见到我也总是那副拘束的样子,没办法,我也只能继续扮演严父。再说,水水是长女,未来必须接过我的位子,自然应该严厉一点。唔,我会放她回天都国确实也有别的理由。”

玉神海突然转身朝书房走去,不顾桥小乔满是疑问的表情,背着身体有些匆忙的走到了书房门口,又突然站定了脚步,微微朝沙发上的桥小乔侧了侧身体。

“她和我说话的样子,和我曾经对我的父亲说想要娶你的时候一模一样。”

话音刚落,书房的房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

大厅只剩下面红耳赤,托着自己滚烫双颊的桥小乔。

……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山漠满脸惊愕的望着眼前的少女,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此刻犹如天降之物般的出现在眼前。

“因为、因为,音璎姐给我的信里说,如果这次我还不出现的话,你就要和她一起生活,你们二个要结婚!所以,所以我一激动,就对父亲说了,我要回天都国,我不会再让他肆意妄为的阻碍我……什么的,等我冷静下来的时候,就,就已经拿着音璎姐塞进信封里的船票坐在这个房间里了。”

玉湖蜃低垂着脑袋,双手十指绞在了一起。

“……,是、是吗,那,那就好。”

“恩,……”

本该都有千言万语想要倾诉的二个人,在好不容易再次相见的这个时候,却突然什么都无法说出口。

“哎……”

无奈的看着眼前这对沉默的二个年轻人,靠在门框上的音璎只能无力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真的是,太好了呢……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8章 最后的最后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