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勇气

“哦,原来是这样,暖淑汝一直都知道你的存在,她的家也正好在江上市,一开始她因为自己的腿伤没办法去见你,当自己完全治愈的时候,却是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愧疚和担心最终让她还是没能鼓起勇气的与你接触,告知你事故的起始和经过,哼哼,可以拍成电视剧的剧本呢。”

音璎兴趣满满的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折耳猫,一手托着下腮的专注神情活像一名正在听童话故事的小女孩。

“……,自己是被他人的父母所救,并且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至今自己却一直没能及时的出现,拖延了一年多再对我说:你的父母是我的救命恩人。这样的话,会让人感觉不到她的诚意,恩,更准确来说的是害怕被质问或者被谴责。结果一直都因为恐惧而一直将内心的记忆掩埋。暖淑汝之后还在暗中观察我,发现我过着封闭心灵、消沉的生活的时候,更加加深了她内心的罪恶感,持续几年下来,顺理成章的变成了她无法用痊愈的双腿站立起来的心病。不可以只有自己得到幸福,这是她当时的唯一的想法。”

山漠脸上却没有音璎那样的轻松的表情,不苟言笑的猫脸上满是复杂的神色。

是的,因为没有勇气。

自己是被拯救了,但是,却有人为了拯救自己而遭遇不幸,正在经历着痛苦的生活。

那,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被救出来,和自己的父母一起葬身于那场大事故里。

那样,或许反而更加幸福。

暖淑汝一直沉浸在这样的想法里。

一遍又一遍的自责,一次又一次的哭泣。

结果几年来,一直都未能出现在我的面前,告诉我事实真相。

就算双腿痊愈,但是暖淑汝因为沉重的内心而依然无法使用自己的双腿站立行走。

或许是认为自己如果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那才是最不应该的事情,明明自己恩人的孩子是那么的不幸。

在这个期间,音璎所属的研究院院长,也是从事医疗工作的暖淑汝双亲的大学老师,同时还是亲手治愈暖淑汝双腿的主治医生。

因为是自己心爱学生留下来的遗孤,同时又是无子女的院长颇为喜爱的晚辈,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可怜的少女日渐消瘦,于是将暖淑汝收为了孙女,接回了自己家细心照顾。

虽然内心藏有谁都不知道的事实,一个人承受着父母双亡,救命恩人双亡以及对其子女的愧疚所带来的心理负担,可是真心疼爱自己的院长夫妇让暖淑汝的内心再次沐浴在了温暖的阳光,渐渐的变得开朗了起来。

似乎一切都在慢慢的转好。

然而,在得知我因为车祸事故而变成植物人的消息后,让暖淑汝错认为那次事故是没能振作起来的我的自杀行为。

感觉自己愈发沉重的罪孽的同时,暖淑汝好不容易恢复了些许的正常生活再次崩坏。

我不能再逃避了,不能再畏惧了,

应该说出事实,应该接受自己应该得到的谴责,不可以再逃避自己应该面对的现实。

所以,暖淑汝在获知我的肉体可能存放在音璎家里之后,顺理成章的借助院长的名义,来到了音璎家,想要确认我的身体所在。

随之,就发生了昨晚的事情。

暖淑汝的心病居然是我,日益增多的愧疚和恐惧淹没了暖淑汝脆弱的内心,我的存在成为了暖淑汝心中恐惧的魔王,持续数年的煎熬痛苦生活,一切都只是因为她没有勇气。

没有勇气对关爱自己的院长夫妇倾诉,没有勇气面对我,也没有勇气让自己忘记那份沉重的记忆。

“其实只要在之前数年期间,鼓起一次,暖淑汝能够鼓起一次站在我面前告诉我一切的勇气,只需要能够鼓起短短的一小时,甚至是30分钟的勇气,就能告别这持续数年的内心煎熬,可是胆小的小白兔没有,所以一直痛苦到现在,直到昨晚。”

听着山漠的话,音璎露出一副长辈看见不成器的晚辈终于成长起来的欣慰笑容。

“哼哼。所以你现在才会在这艘轮船上呢,因为害怕自己也像暖淑汝那样,因为一时的胆小,而就此一直拖延下去,最终变成真的失去了自己表白的机会,哎,山漠你终于从软脚虾进化成了寄居蟹了,姐姐我真的是很开心哦。”

“……”

无法辩驳的事实。

被一言戳中红心,山漠有些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是的,自己的确实是像音璎说的那样。

看见暖淑汝因为自己的恐惧,致使能够简单结束的痛苦回忆拉长到了数年的时间,最终让她的内心患上了重疾,

小白兔暖淑汝成了告诫自己的典例,所以,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逃避,而留下最终一生都无法说出口内心真实感情的遗憾,自己和音璎才会出现在这艘去往玉湖蜃本家的轮船上。

我,不能逃避,不管自己是否能不能变回人类的身体,不管自己未来是不是可以好好的保护照顾我的饲主。

我都想,都想把自己内心一直压制住的感情释放出来,对我心爱的饲主倾诉。

当内心觉悟的时候,山漠突然感觉身体好像燃烧了一般的,内心深处不断的有声音在催促自己,快点、快点、再快点见到自己熟悉的那张面孔,那具身影。

音璎一回到家,蹲在门口等待已久的山漠立刻告诉了她一切的真相。

关于暖淑汝与自己父母在那场事故中发生的事情,暖淑汝的无法站立的心病的根源,那一直无法对任何人敞开心扉的秘密,以及山漠想要立刻去找玉湖蜃的决定。

而山漠和音璎现在所在的轮船正是去往玉湖蜃所在地的轮船。

终于,山漠和玉湖蜃之间的距离开始缩小。

“不知道小白兔现在怎么样了,感觉直接把她送回院长家,还擅自公布了她的内心隐秘,有些对不起她。”

山漠脑海里盘旋着暖淑汝那张哭着眼睛通红,满脸娇弱,宛如一只真正的小白兔的苍白小脸。

“没关系,院长夫妇本来就很疼爱小白兔,一开始其实院长也猜到了一些暖淑汝一直藏在心底的事情,自己的孙女和那名被我委托进行手术的少年,也就是和你有关,虽然不知道多深,但是那只老狐狸也是猜出了个大致框架,所以才会同意自己一直爱护的暖淑汝寄宿到我这里,想来也是不愿意看见暖淑汝继续痛苦下去,希望她能够得到救赎吧。”

说话的音璎满脸毫无动摇,旁听的山漠额头的眉间却是挤在了一起。

“这么说来,你是一开始就知道一些事情的内幕,却一点也没有透露给我!你们这些相关者都知道的事情,就我这个当事人不知道?”

说白了,就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那是理所当然的啊!”

还理所当然!?为什么能够这么理直气壮!?

山漠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胸口有些急促的呼吸,表情稍微平和了些许。

“好吧,为什么是理所当然?如果告诉我的话,也不用等到昨晚才揭晓真相啊,如果你昨晚不是去研究院的话,那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知道暖淑汝的心中的事实。而且还编什么让我当间谍的谎话,其实只是为了让我和暖淑汝再多一些接触为目的吧?!”

“哈啊?如果早点告诉你了,你还能保持冷静的等待暖淑汝自己坦白内心的契机?!我也是故意和院长串通好了才会去研究院过夜的,让你和暖淑汝更加多些接触也是为了在以后解开谜团做热身。而且……”

一直目中无人的眼神眨眼间变得水光粼粼。

“而且,失去最重要的亲人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想必你也明白,我和院长虽然都猜到了和你有关,但是,但是我们都不知道更多的内情,我也担心你会有情绪失控的可能性。”

“怎么会!”

毫无动摇的回答。

“恩?”

音璎从眼前的山漠身上感受到了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气势。

“虽然我的父母是因为救暖淑汝而死去的,但是我也不会因此而埋怨痛恨暖淑汝,她的父母也是事故的牺牲者啊,我的父母也是自愿救她的,我会为他们感到自豪,而且我和暖淑汝并没有什么区别,我们都是因为那场事故而失去了至亲的亲人,成为了孤儿,而且就算我的父母不救她,也不见得能够在那场事故中幸存下来。事到如今,我痛恨的人只会是我自己,当初那天,我的父母打电话告诉我说:“这几天会在外地谈生意,和往常一样不会回家,不能为我庆祝生日,只能等明年”,明明是我的生日,他们却一直都这样忘记、拖延,我一时冲动就一声不吭的挂掉了。”

山漠仰起了脑袋,直直的望着苍蓝的天空,说着话的嗓音里带着一股莫名的情绪。

“我在和父母最后的那一刻,却是这么一个糟糕的状况。然而我对于他们想要给我惊喜一无所知,一直一直在埋怨我不被他们所爱,最后知道他们去世的时候,才发现生日什么的都无所谓,不能常回家陪我也无所谓,我的家长会每年都缺席也无所谓,只是,只是想再一次看见他们的身影,再一次听见他们的声音,我就满足了。”

“……”

音璎没有嘲讽说出这些话的山漠,只是沉默的眯起了双眼,一起仰起了脑袋,望向仿佛装满人类灵魂的天空。

“卟……”

轮船传出一声悠长的汽笛声,那是宣告着陆的长啸。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5章 勇气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