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转瞬倾跌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许歌看了姬雪樱一眼。

姬雪樱那身侍女白衣还粘在身上,湿漉漉地往下滴水,凹凸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姬雪樱感到许歌的目光,扭头望了过来。

许歌轻咳了一声,尴尬地向前一步,按在中间那幅画上,“就这个吧,帝王生活,说不定藏着什么锦衣玉食,咱们先进去看看。”

姬雪樱自然没有异议。

许歌伸手轻推,那门扉便向内打开。两人向后退了半步以防陷阱,门扉之后是一条短短的小道,小道尽头被分成了两个房间,各自关着大门。

有了之前的教训,两人又等了片刻,这才踏入小道之中。

或许是设计者觉得之前的机关足够对付入侵者了,这小道并没有安排机关。两人一前一后,小心翼翼地走过小道,最后停在左边的门前。

那是一扇朱红木门,若是放在外界,足以充当正殿的大门。

“先看这个吧。”许歌不再犹豫,拉开朱红大门的门闩,向内将门推开。

“吱呀”一声轻响,两人看清了门内场景。

如果说方才机关房间内的金银是一座小山,那么这里就是一片海洋。入眼处就是一片金灿灿的海洋。

许歌走上前去,发现两人所站的地方是整个房间的高台。高台之下尽是金银珠宝。房间四周点着长明灯,整个房间金碧生辉。

姬雪樱瞳孔微微睁大,显然是吃了一惊。

许歌更不堪地咽了口唾沫,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两步。他在花晨阁中长大,也算是锦衣玉食,但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明晃晃地出现在眼前。

好在两人都不是什么贪婪之人,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许歌摇了摇头,“准备了这么多钱,难道月夕栋是准备造反?”

姬雪樱应声道:“花晨阁现在和一国之主有什么区别?”

许歌沉默不语,不再多看半眼,转身离开了这房间。姬雪樱跟在他身后,两人到了另外一扇木门面前。

这扇木门被涂满了青色,像是玉石翡翠。这扇门倒是连门闩都没一个,许歌上下打量了一番,未曾发现机关,也就顺势将门推开。

门后景象再次不同,那是一排排衣架,从中间分出一条长道。由近及远,从贩夫走卒到达官显贵,道路尽头竖着一件龙袍,五爪金龙正在衣袍之上呼啸,飘飘欲飞。

长道中央竖着一排石灯,每一个社会阶层之间,又用轻纱隔开。

许歌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向姬雪樱招了招手,“姬姑娘,我们这身上湿漉漉的也是难受,这里正好有些衣服,咱们换一身行头?”

姬雪樱飞快地点了点头,直接往远处的轻纱走去。她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向许歌。

许歌赶紧干笑了两声,“我就在这里挑衣服,我觉得平民武夫的衣服穿起来最是舒服,活动起来也更自在。”

姬雪樱不再停留,很快便掀开了第一块轻纱。

许歌看着姬雪樱走远,就近转了一圈,找了身黑色的武馆武服,大小正好,穿着也不妨碍行动,料子虽然差了些,但是总比之前湿漉漉的衣服要好受多了。

男人的衣服换起来也不繁琐,许歌迅速穿戴整齐,就在原地等着。他百无聊赖地环顾四周,突然目光一凝。

姬雪樱的身影被烛光映在石壁之上,一件件轻衫落下。

许歌瞪大了双眼,赶紧扭过头去。他心里猫抓一样难耐,偷偷又瞥了一眼,姬雪樱的影子已经消失不见。

也不知是不是紧张,许歌长长地舒了口气,闭目静候。

姬雪樱换衣服的速度也是很快,没过多久许歌便听到了她走来的脚步声,于是缓缓睁开双眼。

姬雪樱拢起了长发,一身白衣胜雪。

刹那间,许歌觉得有些恍惚,心里突然冒出一句词来,“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花晨阁里扫地的嬷嬷怎么能和她比。

“什么?”焕然一新的姬雪樱望了过来。

“没什么,没什么。”许歌赶忙收回目光,望向门外,“咳咳咳……我们快些走吧,再磨蹭下去,说不定就要天亮了。”

姬雪樱点了点头,抓住短剑跟在许歌身后。

许歌又向后瞥了一眼,这才快步走了出去。

女王画像背后的房间就这么逛了一圈,两人虽然换掉了湿漉漉的衣服,但是许歌想找的那些月夕栋的证据还是没有出现。

他们重新又回到了三幅画的分岔路口,许歌一抬眼,却发现女王画像的暗门背后,似乎还画着些什么。他疑惑地抓住门板,慢慢展开,顿时吸了一口冷气。

那门扉背后,还有一张画。

女王依旧是那女王,她仍然端坐在高台之上,然而她的脚下多出了一道道匍匐的身影。

达官显贵贪婪地攀附着她的王座。富贵之家或是仰望上方,或是冷漠地俯视脚下。贩夫走卒被踩在最下方,互相倾轧。他们流着血,身上扎着刀叉,仿佛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许歌与姬雪樱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凝重。

姬雪樱扯了扯身上的衣服,一言不发地走出门外。许歌暗中咬牙,跟着姬雪樱回到三幅画像之前。

“如果说每一幅画背后都有另一张面孔。”许歌望向最右边那幅,“我很好奇,这幅画的背后,会是什么?”

那副画上是少女的倩影,那木门对面呢?

许歌站在右侧那幅画的面前,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双手抓住板门,轻轻掀开。门后地上窜起一道火线向远处蔓延,在地面上勾勒出一道道火光,照亮整个房间。

说是房间已不太适合,这就是一座大殿,整个大殿中整整齐齐地排放着一只只石制书柜。一本本一卷卷,或是书册或是竹筒,整整齐齐地码放在书架之上。大半石头书柜已经塞满,还有小半稀稀拉拉地空着。

这里就是许歌的目标所在,月夕栋过往文档的存放之地。

许歌稍显激动地握紧了双拳,但是他很快稳住了情绪,望向少女画像的背面。

那同样画着一面镜子,就像是人们从镜子的角度往外张望,镜子里的少女依旧婀娜多姿,可她脸上却是青面獠牙的恶鬼。

狰狞的嘴角大大勾起,鲜血从齿缝之中流淌而下。她正在往脸上涂抹胭脂香粉,可那些胭脂用的是破裂的心脏,香粉是碎裂飘扬的骨屑。

许歌突然觉得一阵反胃,姬雪樱皱紧了眉头。

“美好背后,才是真相吗?”许歌艰难地挤出一丝微笑。

姬雪樱伸手将门扉开到最大,将那令人不舒服的画像遮掩。

“这只是画。”姬雪樱指着说不清的石质书柜,“那里才有你想要找的真相。”

许歌点了点头,转身向书柜走去。

这些书柜摆放得颇为规整,以时间为轴,越往深处走,资料也越是陈旧。许歌随手拿起一本书册,随便翻了一页,这书册上记录的还是去年发生的事情。

“冬,大寒,流民赢野,明镜湖畔施粥赈灾,救助流民万余。”许歌轻轻念出声来。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西蜀之地多是四季如春的好天气,但是一旦出现大寒的日子,百姓们因为没有准备,更显得可怜无助。

每每这种时候,花晨阁就会组织大家出外施粥赈灾,许歌也有参与其中。他还记得当时那些百姓接受救济时候脸上幸福的笑脸,这让他继续念了下去。

“月夕栋吸收流民千余,训后增死士七十六名。”

许歌顿时愣在原地。

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居然让他额头冒汗。花晨阁明面上在赈灾,暗地里却借机招收死士。总共招收了千余人,可最后成为死士的只有七十六名,那余下的那些人去了哪里?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歌不由地咽了口唾沫,不敢再往下细想。

姬雪樱注意到了许歌的神情变化,同样拿了一本书册翻阅起来。许歌已经将手中书册放了回去,继续往大殿深处走去。

一本本书册被他翻开,一开始他还会塞回原位,后来直接又被他扔在地上。

两年前,花晨阁为完成一个清剿山匪的委托,不仅杀光了匪徒,更是由月夕栋出手,将匪徒的家人孩子屠戮一尽。

三年前,有商贩成立联盟,统一拒绝购买花晨阁的芙蓉旗保护商队,后在一次行商过程中被山匪谋财害命,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商贩联盟就此解散。那伙山匪,正是月夕栋假扮而成。

四年前,西蜀江湖抱成一团,意图架空花晨阁,结果在半年后的武林大会上,花晨阁被推举为武林魁首。不安分的武林门派,相继在这半年之内被月夕栋清缴一空。

五年前……

六年前……

许歌的脚步越来越快,他翻越书册的时间也越来越是短暂,而他的面色简直要滴出墨水来。书册,竹简被他随手扔在地上,那些他自以为清楚的事实,在背后全都隐藏着血与阴谋。

终于,许歌的脚步停在一个书柜之前。书柜顶端,标识着“庚辰年”,那也就是距今十年之前,这一年正是许歌娘亲许溪云逝世之时。

许歌疯了似地抓起一本本书册,一目十行地扫视过去。无用书册又被他一本本扔下,在脚边堆起。姬雪樱已经赶了过来,她看着许歌疯狂的模样,欲言又止。

终于,许歌的双手停了下来。

他看到了那个令他心碎的日子,“庚辰年,丁亥月,庚申日。”他的手指攥紧书册,剧烈颤抖起来。然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毅然决然地翻过书页。

十年之前许溪云死亡的真相,就在眼前。


PS:~~~第一更,第一更~~~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22 转瞬倾跌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