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千杯不醉

广场上的争斗刚刚告一段落,斗棋立马变成了宴会。

棋盘便是现成的宴会高台,小商小户们趁着气氛热闹,各自将摊位摆了出来。转眼之间,整个广场上已经飘满了酒香美食。

九霄书院这些商贩做生意见缝插针的本事,倒是让许歌大开眼界。

糖葫芦,摊肉饼,甚至还有一整只烤乳猪就在火上翻滚着。根本不用许歌动手,各种美食佳肴已经送到了他的手边。

许歌来者不拒,更是不拘小节,直接席地而坐,用手抓着品尝起各种美食佳肴来。这可乐坏了关格一众金甲侍从,他们主动招呼着大家,将这宴会热闹的气氛继续炒热。倒是姬雪樱有些拘谨,坐在许歌身边,小口嚼着食物。

九霄书院原本就是年轻人多,骨子里都爱玩闹。他们平日里动不动就会在广场上举行集会与篝火宴席,这时候气氛融洽,自然而然地加入了金甲侍从的队伍。

日头刚刚偏斜,广场上的柴火已经堆了起来。

以金甲侍从牵头,众新人踊跃参与,书院老人们在旁怂恿。许歌手握一根巨大火把,被推到了最前方。

盛情难却,许歌只能拿着火把站在了柴火堆前。

人群渐渐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停留在许歌身上。

许歌挠了挠头,“我就不说废话了。”他将火把往柴火堆里一扔,“宴会开始!”

“轰!”

篝火瞬间点燃,众人欢呼雀跃。学子们同时举杯,将第一杯酒敬给许歌。今天许歌可说是大出风头。

谁又不想少年时鲜衣怒马,万众瞩目?大家说是为了许歌开这宴会,内心深处何尝不是希望自己也能有这么一天?

许歌接过姬雪樱递过来的酒盏,仰头一口饮尽。

众人哄然叫好,许歌将酒盏砸碎在篝火脚下,“谁还要来敬酒?”

众学子争先恐后,纷纷涌到许歌身前。

许歌哈哈大笑,杯来酒干,真有千杯不醉之姿。

广场之上一片欢畅景象。

曹先令并未参与到狂欢中去,他有些无奈地看着许歌,“这个许歌,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好出风头。他也是年轻,不知道明哲保身的奥妙。”

酒鬼左徒贡不知又从哪里顺了一壶酒来,朝曹先令翻了个白眼,“小曹啊,咱们也才二十岁而已,怎么搞得像是老头子一样了?少年人就该有少年人的模样,这一点啊,许歌就比你强。”

曹先令瞥了左徒贡一眼,“若是你平日里能让我省点心,我何至于日日为你操心?我若是看起来像是个老头子,那全是因为你!”

左徒贡哈哈笑着,“你这话说得真好,我要是个姑娘,这辈子肯定非你不嫁了。”

“你这竖子!”曹先令没好气地指着左徒贡,“我俩一起长大,我没被你气死,还真是我命硬。”

“那说明你气得还不够……”左徒贡突然眼珠一转,突然高声喊道:“什么?曹师兄要将今天宴会的开销全都包了?”

左徒贡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这话喊出来,就像是从人群各个角落传出一样。众人寻不到他的方位,便将目光全都落在曹先令身上。

曹先令胸口一阵气闷,扭头再看左徒贡。左徒贡早已不知藏到人群何处去了。

许歌也被左徒贡的呼唤声吸引了过来,惊喜地看着曹先令,“曹师兄,这是要请客?”

“我……”

“那真是太好了!”许歌挤出人群,一下子窜到了曹先令身旁,将他肩膀拦住。他朝在场众人举杯,“让我们一些谢谢曹师兄慷慨解囊!”

大家或多或少已经喝了几杯,这时候立马起哄道:“谢曹师兄慷慨解囊!”

曹先令嘴角抽搐,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应。

许歌凑到曹先令耳边小声说道:“曹师兄还真是瞌睡了送枕头,我刚刚还在担心这宴会要怎么收场呢!曹师兄这般急公好义,真是我辈楷模,你这位兄弟,我许歌算是交下了!”

曹先令斜眼看着许歌,心想许歌怎么能和左徒贡一样无耻,难道他们两个是失散多年的同胞兄弟?

许歌用力拍着曹先令的肩膀,对众人高呼道:“再谢曹师兄慷慨解囊!”

台下众人再次举杯,“谢曹师兄慷慨解囊!”

曹先令这项连眼角都抽搐起来了,他目光一扫,正见到左徒贡混在人群中对他举杯挤眼。曹先令觉得又是好气好笑,不过局面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应承下来,“只求诸位今日尽欢!曹某便已心满意足!”

一时之间,宾客俱欢,只有曹先令的钱囊正在滴血。

广场上热热闹闹,和那里相比,三条街外的医馆便显得冷清了许多。

曹家家丁们将王子伯等人送入医馆之中,医馆正中一位面容和善的中年大夫正在看着医书。他见到家丁们将病人们抬了进来,立马将医书放下,快步走到一排担架之前,“这是怎么回事?”

“回出云先生。”家丁恭恭敬敬地说道:“广场上比斗,几位公子受伤,少爷便命令下仆将伤员们送到先生这儿来了。”

出云先生微微皱眉,从担架头走到担架尾,“大多数是些跌打损伤,没什么大碍。”他抬头看向带头家丁,“离广场最近的应该是老曾的医馆,怎么特地送到我这儿来了?”

家丁一丝不苟地回答道:“少爷特意吩咐,他在九霄之中最信任的便是先生的医术,第一时间自然是想到了先生。”

出云先生皱眉稍解,“曹先令倒是学会拍马屁了。”

家丁不敢回应。

出云先生摆了摆手,“你们回去吧,这些人我自会照料。”

家丁得令而去,整个医馆之中便留下了一地担架,还有出云先生孤身一人。

出云先生先是将所有担架打量了一遍,随后站定在王子伯身前。他俯身嗅了嗅,挑眉道:“小平配的沸血散?这小子也敢和人动手了?”

出云先生摇了摇头,回到衣柜前,取了个小瓷瓶,重新折返回来。他揭开瓷瓶,在王子伯鼻孔下方晃了晃。

王子伯眉头静静皱起,随后惊呼一声,猛然坐起身来。

出云先生那边已将瓷瓶收入了怀中。

王子伯环视四周,大汗淋漓。等他看清楚四周医馆的布置,那脸上惊恐方才消除了些,只是胸膛起伏,还在大口喘着粗气。

出云先生不满地冷哼一声,“你这模样,难道是见鬼了不成?”

王子伯望见出云先生,浑身顿时一紧。他想要站起身来,偏偏身上用不出力气,站也站不起来。

“不要麻烦了。”出云先生制止了王子伯,看了一眼医馆窗外。

窗外空空荡荡,人们全都去广场凑热闹了,没人注意到医馆中的变化。

出云先生又一挥衣袖,剩下担架上那些伤员立马昏厥了过去。做完这些事情,出云先生一改和善面孔,冷冰冰地瞪着王子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子伯咬了咬牙,磕磕绊绊地说起方才发生的事情来。

出云先生皱眉听着,听得越久,眉头越是紧皱。

王子伯将话说完,脸色惨白地看着出云先生,就像是正在等待审判的死囚。

出云先生摸着两撇小胡子,慢悠悠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想要在新人之中立威,结果踢到了铁板,还赔上了这么多年来积攒的名声?”

王子伯额头上冷汗直冒,“先生,这事情真不怪我,都是那许歌……”

“不怪你怪谁?”出云先生突然暴起,一脚将王子伯踹翻在地。

王子伯被踹在地上,赶紧跪坐起来,不敢去看出云先生。

出云先生在医馆之中来回踱步,“王子伯啊王子伯,枉你自称聪明人,怎么这么容易就着了道?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份,有没有想过王子殿下交给你的任务?”

王子伯以头磕地,“小人片刻也不曾忘!”

“那就好。”出云先生斜眼看着王子伯,“希望你没有忘记,我们潜伏在九霄,究竟是为了什么!”

王子伯不敢抬头,“小人绝不敢忘!”

“忠心可嘉,但是能力太差!”出云先生冷冷地看着王子伯,“第三年了,若是你今年还进不了九霄内门,那我就只能告知王子殿下,该换个人来完成任务了。”

王子伯急忙道:“小人一定会竭尽全力!”

“不要你竭尽全力!要你一定成功!”出云先生历声喝了一句。

王子伯浑身一颤。

“算了。”出云先生挥了挥衣袖,“三日后便是九霄内门考核,你全力备考。至于你刚刚提到的那个许歌……”

出云先生眼中冷芒一闪,“不会再是问题了。”

王子伯讶然道:“今日我和他闹了冲突,若是他明日就死了,那我是不是……”

“你可以退下了。”出云先生对他挥了挥手。

王子伯还想说些什么,结果被出云先生一瞪,赶忙退了出去。

出云先生等到王子伯走远,也不管剩下那些学员,只是轻轻拍打着柜台桌面,口中低声自语,“西蜀,许歌吗?”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14 千杯不醉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