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降服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许歌身上,马车周围的人便少了许多。

两道人影靠近过来。

关格的亲兵原本还在张望,但敏锐地察觉了又人影靠近。他立马提刀望了过去,“谁?”

那两人戴着兜帽,面孔都被隐藏在阴影之中。

亲兵心中一紧,就要拔刀出鞘。

来人将兜帽掀开一角,露出面容来。

亲兵陡然一惊,“公……”

“嘘。”武令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亲兵立马闭紧了嘴巴。

武令月重新戴好兜帽,便和姬雪樱携手,迅速潜入了马车之中。

宴会中央。

“刚刚我就注意到了。”许歌对着老者直接走了过去,“你才是那个傻子的老大吧?”傻子,自然是指寇鹰了。

老者笑眯眯地站在原地,拱手说道:“原来是许少侠当面。老夫不过是个屡试不第的穷酸秀才,当不了什么老大,就是在寇老大手下混口饭吃。”

“混饭吃?”许歌盘腿在几案前坐下,抓起一把水晶葡萄往嘴里塞,“你要是混饭吃的,那个傻子说什么话之前,都要先看你一眼?”

老者朝寇鹰拱手,“那是寇老大对老夫的信任。老夫很是惭愧。”

“你确实该惭愧。”许歌灵活地吐出葡萄皮和葡萄籽儿,“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在背后出鬼主意的家伙,一个比一个阴险。做老大的,有什么事情,你得自己扛着。宼小鸟!”许歌突然望了一眼寇鹰,“你说对不对?”

寇鹰浑身一颤,“对,许老大……”

许歌一皱眉头,“我是你老大了?”

寇鹰赶忙抽了自己一巴掌,“瞧我这笨嘴,许少侠说什么都对。”

“少侠?”许歌低声嘟囔了一句,“还是差那么点意思。”

寇鹰闻言一愣,抓耳挠腮,不知该怎么接话。

许歌挥了挥手,“算了,我不为难你。”他重新望向老者。“我和你真正的老大说话。”

老者无悲无喜,“既然许少侠能让寇老大心悦诚服,那我们以后自然是许少侠的麾下了,叫您一声老大,也无不妥之处。”

“是吗?可是让您来给我坐小弟,我可是有点不放心啊。”许歌的手指在刀柄上打转。

两人就这么隔着一个几案,互相凝视。

许歌盘腿而坐,老者垂手而立。

许久,老者开口说道:“不知如何,才能让许少侠放心呢?”

“老丈觉得如何才能让我放心?”

“也不知临行之前,老夫能否见公主一面。”

“我已经来了,你觉得呢?”

“兄弟们护卫一路,距离边境还有百里,可是舟车劳顿。”

“你们这宴会倒是办的不错,不过我觉得,要是能在燕国境内办,那就更好了。”

至此,老者叹了口气,“看来,是老夫太心急了。”

许歌微微一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既然诸位兄弟舟车劳顿,接下来百余里路,也就不必走了,好好在此休息。”

老者深深地看了许歌一眼,“好。”

许歌哈哈一笑,“老丈表情如此凝重,怕是不愿和公主离别,那也没关系,你便随我们一同去了边境,到时再掉头回来就是了。”

老者面色一白,表情僵硬道:“山林艰险,老夫年纪大了,怕是一个人走个来回,力有不逮。”

“那有什么关系。”许歌朝寇鹰扬了扬下巴,“寇老大也随我们一起去。他武功盖世,对您这位幕僚,自然会小心呵护。”

老者硬挤出一丝微笑来,拱手说道:“那真是要谢过许公子了。”

许歌拱手还礼,“彼此彼此。”

两人在这边拱手,看起来相见恨晚的模样。

马车里,武令月正在换着衣裳。她将褴褛衣服换了下来,从箱子里掏出一套红色礼服。姬雪樱上前为她装扮。

武令月一边整理头发,一边叹了口气。

姬雪樱知道武令月是在为香兰玉竹她们的遭遇而感叹,便开启了另一个话头,“我方才发现,山贼约莫有六七万人,仅靠我们想要弹压他们应该不容易吧。”

武令月笑着说道:“妹妹难道不相信他?”

姬雪樱接过武令月的象牙梳给她梳头,“我自然相信他的。”

“他做的不错。”武令月两只眼睛笑眯眯的,“那老狐狸想要逼宫,却没想到我们及时赶了回来。他还想说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被许歌一口叫破,现在还得作为人质陪我们去到边境,这才能放他回去呢。”

姬雪樱摇了摇头,“我不懂这些。”

“妹妹不必懂这些。”武令月拿出首饰盒来,“妹妹如今这样子,便是最好的。至于许歌那臭家伙,倒是学得飞快,一看就是个天生的坏胚子。”

武令月嘴里这么说着许歌,可是眼中满是笑意。

姬雪樱将这表情看在眼中,手掌微微一顿,最后又没多说什么。

宴会中,许歌搞定了孟起和寇鹰,伸着懒腰想要朝关格招手,一声怪笑突然传了过来。

那声音尖锐乖戾,就像是夜枭长鸣。

“你就是许歌?”

许歌回头过头去,见到了状若小山的王翠花。他揉了揉眼睛,“这位大婶,你谁啊?”

“什么大婶,许公子可真是风趣。”王翠花被叫做大婶却不着恼,怪笑着朝许歌走来,“小女子年方二八,真是好时候呢。那句话叫什么来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嘛。”

许歌闻言一愣,扫了一眼王翠花的小男人们,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位大婶,我虽然长得俊俏,但应该不是你好的那一口,你那些小相公可是一个个比女人更好看呢。”

实话实说,许歌长得俊俏,却是男儿英气与阴柔无关。

“老娘就不能换个口味了?”王翠花给许歌抛了个媚眼。

许歌浑身一抖,有些消受不了,连连摆手,“王姑娘,那个话怎么说的,我可折不动你这霸王花的。”

“折得断,怎么折不断了?”王翠花把双眼一瞪,“你折不断我,我可以折断你呀!”说着这话,她便张开双臂朝许歌抱了过来。

许歌赶紧闪身避过,一边用目光向关格求救。

关格还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许歌瞪了关格一眼,关格索性别过脸去,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许哥哥,不要躲,奴家正缺了个压寨郎君,你便跟我回去好咯!”王翠花哈哈大笑,灵活地转过身来。

许歌赶紧再闪,同时对那些面首大喊,“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你们家老大带回去啊!我可无福消受。”

那些面首也是面面相觑。

王翠花听到这话,突然停下了动作,“原来你是在意这些?”她痴痴地笑了起来,“许哥哥,你和奴家尚未成亲,便开始嫉妒起来了?”

许歌听到这话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突然明白姬雪樱这么多年一直被君青麟骚扰是什么感觉了。

不等许歌说话,王翠花突然高高跃起。一个跳步,回到了自家面首身前,“既然许哥哥不喜欢,那奴家将他们全都杀了好咯。”

许歌闻言大惊,王翠花已从腰间拔出那两柄长刀来。她面上带笑,双刀舞动。

那些面首全无还手之力,眼看就要命丧刀下。

“当!”

许歌一个闪身,挡在王翠花面前。

两人兵刃相交,将身侧几案震碎。

“疯婆娘!你闹什么?”许歌怒视王翠花,又对身后那些吓蒙了的面首们喊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不跑等死?”

那些面首如梦初醒,又如获大赦,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王翠花笑眯眯地看着,五官差点挤到一块儿,“相公说让他们去,那就让他们去吧。”

许歌只觉得心中一阵油腻,用剑将王翠花隔开,没好气地说道:“这位王姑娘,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王翠花收了双刀,含情脉脉地看着许歌,“奴家小时候遇到个算命先生,说奴家这辈子的意中人会是个擅用刀剑的俊郎君,还说那郎君会披着红霞来娶我。相公,你的红霞呢?”

“我哪里会有红霞?”许歌头痛得很,“不对,我不是你相公!”他抬眼瞄着马车方向,“唉……这位王姑娘,我们还是谈谈护送的事情吧。”

“护送?”王翠花摇头道:“奴家不管了,奴家只要你一个人。”

许歌只觉得头大如斗,“那你就在这里乖乖待着,等我处理好正事!”

王翠花居然乖巧点头,抱着双腿就在原地坐了下来,“我就在这里等着相公。”

许歌无奈摇头,朝关格走了过去。

关格憋着笑,小声调笑道:“想不到许公子这么怜香惜玉,这样的还能好言相劝,真是颇有君子之风。”

许歌直接白了关格一眼,“对姑娘要有风度,这是小姨教我的事情。”

关格摇头笑道:“那样的也算姑娘?”

许歌正色道:“姑娘就是姑娘,还有这样的那样的?”

关格闻言一愣,一时间倒是没回上话。

许歌清了清嗓子,向主座方向走去,“快点把这事儿搞完吧,少爷都快累死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95 降服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