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 醉鬼

“其实在下对规则还是有一些疑惑的。”许歌笑着说道,听起来彬彬有礼。

曹先令点头应道:“棋局原就是我突发奇想,许公子有什么疑问,尽管提出,我们一同参详。”

许歌拱手问道:“战场之上,要说天时地利人和。我方才观察着棋盘,厚度似是不薄,不知……”

曹先令挑了挑眉,“徐公子是怀疑我暗藏机关?”

许歌笑着说道:“若是由我来布置棋局,自然会在棋盘下放置一些暗器,这样比划起来,更有乐趣才是。”

曹先令苦笑摇头,“我们不过是互相切磋,若是再加暗器,岂不是引起仇怨?”

“曹师兄宅心仁厚,许歌自愧不如。”许歌轻描淡写地认了错,又似随口问道:“那若是双方交手,怎么才算出局?是要限定招式,还是拼个生死?”

“自然是点到即止。”

“如此最好。”许歌又加了一句,“不如咱们再加个规则,落下棋盘者,一同出局如何?”

曹先令挑了挑眉,看了王小平一眼,“听闻花晨阁轻功步伐自有独到之处。”

许歌笑道:“难道九霄不教轻功?”

“有趣。”曹先令哈哈一笑,“既然如此,加上一条也是无妨。”

“曹师兄果然胸怀宽广。”许歌立马拱手,马屁跟上。

“不急。”曹先令抬手制止许歌行礼,“许公子加了一条,那我也加上一条?”

许歌微微挑眉,“但说无妨。”

曹先令扫了一眼许歌手下阵容,“为显公平,被吃者必须退让一招,方可还手。想必,许公子对此也没异议吧。”

许歌闻言一愣,随后点头笑道:“该是如此。”

两人相对而笑,看起来相谈甚欢,却是在话语之间又交锋了一次。

曹先令料定许歌会给王小平临时抱佛脚。花晨阁轻功步伐在世上有名,说不定就有什么速成之法。

到时候王小平趁着对方全力施招,来个借力打力,还真能出人意料,让对手失算落下棋盘。

曹先令顺水推舟,又加上一条规则,相对增加了进攻方的优势。

两人交手之中,若是身手相差不大,那么主导先手的自然胜率更高。这也算是曹先令用另一种方法限制住了许歌对手下们的照顾。进攻方只要稳扎稳打就能掌握优势,没必要一开始就全力施为。

听得懂的对两人高看一眼,听不懂的也就原地蒙圈。

许歌这边和曹先令对话完毕,转头就找上了王小平,“一会儿我教你几招应急的步伐,不必过于担心。”

王小平面露难色,沮丧道:“许大哥,曹师兄一定猜到了你会教我,我们只怕是不能出其不意。”

“没关系,我就是要他知道。”许歌咧嘴一笑,“他自以为破解了我的小伎俩,但是也暴露了他自己的打法。”

王小平闻言一愣。

许歌嘿嘿一笑,“想想也是,他自持身份,自然是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这样一来,他必定是以强攻为主。”

王小平闻言更是忧心忡忡,“曹师兄智谋与武力皆是不差,对攻起来,以我们的人手……”王小平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叹气说道:“我们该怎么应对?”

许歌不答,转而问道:“听说你医术不错?”

王小平愣愣点头。

许歌一把将王小平肩膀勾住,“那一会儿,你就……”

两人交头接耳,许歌不时还对曹先令所在指指点点。这些动作就像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自然落入了曹先令和王子伯眼中。

王子伯恨得牙根痒痒,小声对曹先令说道:“曹兄,那许歌一定又是在想什么阴谋诡计。”

曹先令对此并不在意,“阴谋诡计再多,比不过阳谋正道。我们堂堂正正以实力胜他,无需担忧太多。”

王子伯听到这话,也只能悻悻闭嘴。

周围人群越聚越多,还有不少人开了盘口。赌胜负者有,赌许歌多少步败者也是不少。双份各自将名单填写在木牌之上,又根据各自位置,将木牌放置在小棋盘对应的位置上。

双方准备就绪,又有家丁拉了一块巨大帷幕,将棋盘两端隔断开来。这便是让双方各自按照位置在大棋盘上背向站定。

曹先令挥了挥手,家丁们鱼贯上场,背对帷幕站稳脚跟。这些家丁擅长的兵刃相差不大,单手铁棍单手圆盾,没有开刃的兵器,看来曹先令当真没有杀伤人命的意思。

许歌那边也在各自忙碌。许歌余光一瞥,见到了开盘的庄家,看那身影,居然是在酒楼见过的醉鬼。

醉鬼一手提着葫芦,一手收着银两,顺带开着赌票,倒是忙而不乱。

许歌心中好奇,一个跳步跃入人群。

人群中顿时一阵喧闹,大家倒是给许歌让出了一条路来。

许歌走到那醉鬼面前,低头看着醉鬼写着的赌盘。

赌许歌输的已经到了一赔三十。

许歌倒不生气,伸手就往怀里掏。

醉鬼一抬胳膊,手里用来分银子的戒尺便抵住了许歌的手掌。许歌下意识地侧步躲闪,可那戒尺就像是涂了胶水,稳稳地压在许歌手掌之上。

许歌抬眼看他,“阁下功夫不错。”

醉鬼嫌弃地瞥了许歌一眼,“上场的不能下场赌钱。”

许歌闻言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你是担心少爷我下假棋了?”

“行有行规。”醉鬼收回戒尺,“赌坊自然也有赌坊的规矩。你又要摇色子,又要下注,那是犯了众怒。”

“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许歌点了点头,“那我不赌银两。”

醉鬼眉毛微挑,“小店庙小,容不下你这大佛。”

许歌不依不饶,指着对方手里的酒壶,“我赌你手里的酒。”

“酒?”醉鬼嘴角微翘,“你倒是识货。”

许歌吸了吸鼻子,“同样是桂花酒,可是你这酒壶里的香气浓郁,起码得是十年以上的陈酿。”

醉鬼听也不听,“我的酒,从不与人相分。”

“那我拿这个来赌呢?”许歌一挑眉,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来。

四周有识货之人,立马惊呼出声,“这玉佩质地油润,光泽喜人,定非凡品!”

“真有这么值钱?”

“定然如此,至少值八万,不,十万两!”

四周众人一片哗然。

许歌这是要用一块价值十万两的玉佩,换一壶桂花陈酿?这未免也……太败家了吧!

然而那醉鬼看着玉佩,却没有伸手去接,反而低声问道:“你确定要用这玉佩来赌?”

许歌笑道:“有何不可?”

那醉鬼哈哈一笑,“一块可以调动金甲侍从的玉佩!你也拿出来赌?还真是没把武令月放在眼里。”

此话一出,周围已是死寂。

大家脸色发白,根本没想到这块玉佩真正的价值,不是它本身的造价,而是它所代表的的含义。

金甲侍从,天下强军。

能够指挥调动金甲侍从,这代表着什么?

倒吸冷气的声音在人群之中反复响起,众人望向许歌的目光,已不像是在看一个败家子了。

他根本就是个疯子!

许歌微微一笑,并不在意众人的目光,只是盯着面前醉鬼,“你敢直呼公主殿下的名讳,胆子也是不小。”

听到这话,四周围观之人才反应过来,这个开盘的醉鬼同样是胆大包天。哪怕这里是九霄,有超脱世俗的地位,可毕竟还是在燕国境内。直呼公主名讳,绝对是取死之道。

“名字只是名字,为何不能让人叫了?”醉鬼将酒葫芦放下,打了个酒嗝,“你这赌注还行,那我就暂时收下了。”他说着话,伸手去拿许歌的玉佩。

两人手掌一触,许歌突然攥住对方,将对方拽向自己。

醉鬼挤开赌桌,被许歌拽到了面前。

两人四目相对,近在迟尺。

四周哄叫声起,只当两人突然就要动手。

许歌却是低声说道:“你好友摆下棋盘为你出头,你就好意思在场下坐着?”

醉鬼双眼一眯,眼中醉意消散无踪。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06 醉鬼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