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昏迷

王子伯注意到所有人怪异的目光,忽然如梦初醒。他用双手捂住嘴巴,一脸惊恐地环视四周,入眼处全都是质疑与鄙夷。

“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不耻于与其为伍”等等词汇在人群之中蔓延开来。王子伯额头上汗水越流越多,一双眼睛不断打量四周,瞳孔颤抖之下,仿佛天旋地转起来。

“原来如此。”许歌轻飘飘的话语突然传了过来。

王子伯下意识地扭头望去,正看到许歌讥讽的笑脸。

许歌挪动嘴唇,就像是和周围观众聊着天,“原来王子伯你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想的啊。”他摊开手掌,“大家可得看看清楚,王公子讨厌的不只是我们新人,还有你,你,你你!”许歌伸手对人群指指点点,“在王大公子看来,你就是一个可以被交易的傀儡,只不过是价钱不同罢了。”

他的手指就像是一根根长箭,戳进每个人心里。

读书人更重身份,他们听到许歌这话,望向王子伯的表情更显厌恶了。

王子伯赶紧想要开口解释,可话到嘴边不知为何变了样子,“你们这些猪猡听不懂人话吗?我以昌隆王家长子长孙的身份命令你们!拿下许歌者,有我昌隆王家保举为官,更有赏金千……嗯?”

王子伯瞪大了双眼,再次将嘴巴捂住:天呐!我都说了些什么?

周围观众的表情已经不是厌恶了,简直冷得能冻出冰来。

王子伯急得汗如雨下。或许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可是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不会在大众面前将这些污糟心思表现出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来了九霄书院三年,虽然特地装作无意地表明过自己昌隆王家的身份,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用家族名声威逼胁迫过别人。

如今这副口不择言的模样,简直就像是被中了什么妖术。

王子伯想到这里,立马惊恐地望向许歌。

听说许歌出自西蜀花晨阁,西蜀有什么,蛊毒,赶尸,断肠酒啊!难道许歌真会什么妖术不成?

王子伯越是深思,越是感到害怕,就连看也不敢去看许歌了。

可这边王子伯不敢说话,却有人对他的提议动了心。

四名围住许歌的书院学子中,有两人向前挪了半步。使用匕首的马位学子,用长剑的戴冠青年,两人对视了一眼,在许歌面前站定。

许歌挑了挑眉,“怎么,还真有人要当狗了?”

面对许歌的挑衅话语,那两人并未受到影响,脸色变也不变。

“到九霄求学之人,谁不是想平步青云,功成名就?最差也得是个荣华富贵吧。”戴冠青年淡淡地说道:“既然大家所求不过是名利二字,那捷径就在眼前,为什么不拼上一拼?”

马尾学子将许歌丢在地上的匕首重新捡了起来,“我们做狗,那是因为我们务实。”他用余光扫了一圈场下观众,“也不知多少人想做和我们一样之事,结果抱着那半点用处没有的名声,沽名钓誉罢了。”

台下那些人被目光扫过,或是若有所思,或是咬牙切齿地回望过来。

而台上参与围攻的那两名学子,便是若有所思的那一类人。他们思索了片刻,随后对视了一眼,走到了另外两人身侧。

许歌摇了摇头,用嘲弄的语气说道:“看来九霄书院的明白人,倒是不少。”

王子伯方才还为自己乱说话而慌张,此刻看到四名学子当真将许歌围了起来,心里那点慌张立马就被他丢到天涯海角去了。

四人中戴冠青年摆出攻势,朗声说道:“希望王公子能够谨记承诺!”另外三人同样望向王子伯。

王子伯忍不住哈哈大笑,“我王子伯说话算话!只要你们打断许歌双腿!包你们前程似锦!”他索性放弃克制了,反正话已出口,多年来的形象也已经败坏,这时候还顾忌些什么?

出了这口恶气才最重要!

王子伯心中想着这个念头,就连自己眼底有血丝泛起都毫无察觉。

倒是原本姬雪樱因为落子的关系,比较靠近王子伯。姬雪樱此刻见到王子伯的疯狂劲头,不着痕迹地横移了两步,很是嫌弃的模样。

场下众人见她离开自己的棋子位置,倒是也没说什么。反正如今这棋局早已不是棋局,更何况大家若是换上了姬雪樱的位置,基本也想离王子伯越远越好。

他们会生出这种想法,那是他们不知道姬雪樱的实力,只当姬雪樱是个漂亮公子哥,弄了一柄长剑耍耍。

曹先令却是预先研究过许歌,对姬雪樱的也是有所耳闻。他见到姬雪樱离王子伯的位置不远,原本还以为姬雪樱会先一步控制住王子伯,然而现在她却主动远离了对方。

这是什么道理?

曹先令轻轻摸着鼻梁,目光缓缓投向姬雪樱的左手,那只藏在身后的手掌。

姬雪樱远离了王子伯,围攻者靠近了许歌。

四名书院学子,分别使用双匕首,长剑,柳叶刀与金铁锤。他们四个人使用兵器不同,招式更是出自不同流派。

或是诡异飘忽,或是刁钻锋锐,或是大开大合,或是势大力沉。四人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是他们在九霄书院中学习已久,对于简单的合击之法早已烂熟于胸。

柳叶刀与金铁锤是正面的主要攻击手,而长剑在侧面迂回助攻,双匕首游离在阵法边缘,时刻威胁着许歌可能出现的破绽。

哪怕许歌此刻依旧带着眼罩,他们也不敢有丝毫大意。方才一招落败的双匕首,便是近在眼前的大好例子。

许歌站在原地,依旧将千磨剑扛在肩上。他保持着吊儿郎当的站姿,似是不把一切看在眼中。对了,他还带着眼罩,确实什么都进不到他眼里。

人群见到混战开始,一个个屏住呼吸,死死盯住台上动静,唯恐错失任何一个画面。

“急攻!”长剑这时候成了四人的主心骨,他一剑刺向许歌太阳穴,同时对同伴发号施令,“不要让他取下眼罩!”

另外三人齐声应和,纷纷挥动兵刃,将许歌前后左右,上下周遭全都锁定。四人兵器挥动起来,满是呼呼风声,吹得许歌发丝飘起。

于这危机之中,许歌却是撇了撇嘴,“打你们,还需要摘眼罩吗?”

许歌陡然敛住笑意,用拇指顶开魔刀刀鞘。

魔刀万击,光芒乍泄。

无形气浪席卷而出,从四人身上扫过。

那四人的动作瞬间冻结起来。他们满脸惊恐,五官扭曲,就像是在方才瞬间,见到了世上最恐怖的景象。

四个活人就像鬼上身了一般立在原地,吓得台下鸦雀无声。

许歌按住刀柄,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我这个人一向很懒,解决问题的时候,就喜欢用最简单的方法。”

许歌一边说着这话,一边从四人包围的缝隙之中走了出来。随着他脚步走过,那四人一个个口吐白沫,瘫倒在地。

许歌脚步不停,径直走到了王子伯的面前。他朝王子伯抬起手掌。

王子伯说不出话来,吓得浑身打抖,双膝一软就要给许歌跪下。

许歌却是伸手将他扶住,在他耳边笑眯眯地说道:“我这个人一向不记仇,反正有什么仇,我当场也就报了。”

王子伯颤颤巍巍地看向许歌。

许歌将他身形扶正,“这身败名裂,王师兄,你还喜欢吗?”

“你,你……”王子伯双眼一翻,一口血气翻涌而上,就此昏迷了过去。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12 昏迷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