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崩塌

烈日当空,魔影无踪。

夏至日,污孽退散。

一剑两断,许歌这一剑辟出了一道纵贯洞窟的剑气。剑气飞驰而过,直接劈过半个洞窟,重重斩在山壁之上。剑痕豁开山壁,不知深入几分。

君青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剑,在望向许歌已满是忌惮——只有天位境界,才能斩出剑气,难道就在方才那个瞬间,许歌一步踏入天位?

许歌双膝一软就要向前扑倒。

君青麟眼角抽搐,随后破口大骂,“小杂种!你是要连我一块儿劈死吗?”

许歌以剑尖点地,猛得喷出一口鲜血,萎靡地单膝跪地。

而屠昧身上竟似没有半点伤痕。

劈空了?

屠悠冷冷地看着许歌。

一道血线出现在屠悠肩膀位置,随后他整个臂膀滑落下来,切口平整发黑,已是被烧焦了血脉。

屠悠身子一软,侧身倒了下去。

君青麟顺势借力一踏,向后飞纵,拉开和许歌之间的距离。至于掉落在地上的魔刀,他连看都不看一眼。这一点他想得非常明白,只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才是力量,剩下的都是祸害。

屠昧手臂断裂,连带着魔刀滑落地上。

那只手臂被魔刀迅速吸得干瘪,可他还未满足,刀上纹路娇艳欲滴,散发着贪婪的味道。

屠昧离开了魔刀,整个人迅速缩小,直接从壮年变成了干瘦老头。他捂住伤口,艰难地朝许歌露出一丝笑意,“谢谢。”

许歌摸了摸嘴角,“其实我是想切手腕的,可惜,没控制住。”

屠悠可顾不得许歌的俏皮话,一个箭步扑在图屠昧身上,“爹!”她放声大哭,将所有委屈释放出来。

屠昧的脸色渐渐发白,眼中又是悔恨又是痛惜,“悠悠,这些年……苦了你了……”

屠悠只是使劲摇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屠昧强撑着精神,望向许歌,“许少侠怎么知道断了手臂,就能控制住疯血?”

“我不知道。”许歌重新站起身来,“就是试试。”他余光一瞥,望向屠悠胸口位置,之前被许歌刺穿的胸膛重新流出血来。

许歌张口欲言,屠昧朝他摇了摇头。

“哼!阖家欢乐,真是令人作呕。”君青麟就地一滚,迅速站起身来。他在一旁站得浑身都不自在。

“就剩我们了。”许歌就像和老友对话一样伸了个懒腰,千磨剑在他手里就像是一根登山用的拐杖,“你准备怎么打?”

“呵!小杂种,你还有力气?”君青麟观察着许歌的双腿。他微微伏低身子,哪怕没了趁手武器,仍准备从许歌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许歌站得很稳,甚至将千磨剑抗在肩上,浑身都是破绽的随意,“我力气剩下不多,打你还是够的。”

君青麟眼神扫过地上那摊血,“你吐的血可不少。”

许歌用千磨剑画了个圈,遍地都是君青麟扔出去的暗器,“你带的家伙是够多,可惜现在都在地上。”

“小杂种。”君青麟冷笑道:“纸老虎。”

许歌突然变了脸色,“你再叫一声杂种,我就让你试试老虎是不是纸做的。”

两人这番唇枪舌剑,互相试探,屠昧突然呕出一大口鲜血,全落在屠悠身上。

屠悠感到肩上湿滑,惊呼出声,“爹!你怎么样了爹?”

屠昧微微侧开身子,不让屠悠看到自己胸前的伤口。他没有理睬屠悠,反而是向正在对峙的两人说道:“你们再不走,可都要埋在山里了。”

似乎是为了回应屠昧的话语,山壁上被许歌斩开的破口继续扩大,细纹一根根扩散,石屑纷纷而下。

许歌那一剑动了祭坛洞窟的根本。

“该死!”君青麟躲过几块落石,不再去管许歌,径直向密道出口奔了过去。

君青麟既然逃起命来,许歌也不含糊,帮着屠悠将屠昧抬了起来。至于地上魔刀万击,他同样看都不看。

这种邪性的东西,与其带出去祸害人,不如埋在深山老林里,千百年也不会有人发现。等以后安全了,再想办法回来收拾残局。什么神兵魔刀,说到底还是个兵刃。既然这兵刃能被打造出来,就肯定会有销毁的方法。

他们两人扶着屠昧,自然是动作稍慢,祭坛不高,但对现在的屠昧来说也是一道大坎。

君青麟独自一人,一溜烟地跑到了密道洞口。

头顶上石块越落越大,越落越密,君青麟朝密道内张望了两眼,突然停下了脚步。

许歌心中“咯噔”一记,怒吼道:“君青麟!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君青麟嘴角含笑,“不做什么。”说完这话,他居然头也不回地钻入了密道之中。许歌和屠悠面面相觑,皆是摸不着头脑。

“嘭!”密道之中传来一声闷响。

“不好!”许歌心头一跳,松开屠昧,一个箭步跳下祭坛,正落在密道门外。

密道中光线昏暗,什么都看不真切。

许歌挺着千磨剑,就要往密道里去,他隐约发现了一丝不对。这密道构造比他想象中更不结实,就像是尚未完工的半成品,只是用简单的木头支架撑着,看起来摇摇欲坠。难道是屠家村偷工省料了?

往前走了两步,许歌看到了君青麟的身影。他居然没有走远,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在摆弄些什么。

“君青麟?”许歌试探性地向前半步,剑尖瞄准对方。

“你知道什么是密道吗?”君青麟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却没有回过头来,依旧背对着许歌。

许歌心中不安愈发沉重,他决定不再说话,径直一剑扎向君青麟。

君青麟就在此时回过头来,他对着许歌露出满口白牙,脸上却是得意,“密道,是用来阻敌的啊!”

许歌终于看清了君青麟身前,那是一个简陋的支架杠杆,涂上了鲜血一般的红色。那刺眼的红,让许歌突然明白过来,不是屠家村偷工减料,而是密道的入口从一开始就决定了要被炸毁。

而这密道是众人唯一的退路,许歌必须阻止君青麟!

许歌强行榨取体内所剩无几的真元,再次七窍流血,他这一剑务必在君青麟行动之前,将其击毙。

回应许歌的,是君青麟扬了扬手掌。

三根钢针飞射而出,这些钢针不知君青麟是何时从地上重新捡了起来。

对于君青麟的反击许歌早有预料,只是这三根钢针居然射偏了。

许歌略微侧头,三根钢针便擦着他的肩头飞了过去。可就在偏头的瞬间,许歌的余光正看到屠悠扶着脚步踉跄的屠昧走进了密道之中。

“躲开!”许歌急吼出声,脚下步伐一乱。

屠悠有些愣神,她还没适应密道中昏暗的环境。屠昧则是身经百战,在听到许歌疾呼的瞬间,将屠悠扑倒在地。

“小杂种。”君青麟轻轻推动杠杆,“你还是太嫩了。”

“咔。”

君青麟轻轻推动杠杆。

木头支架瞬间崩塌,木架断裂,泥石松动。

石块泥浆木渣如洪流一般,倾盆而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89 崩塌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