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同舟共济

当萧雨买回烧纸的时候,温夏趴在爷爷的身边依然在哭泣。看到萧雨从怀里掏出烧纸放在床上,而他全身上下已经湿透。雨衣脱下之后,除了放烧纸的地方,萧雨的全身都湿漉漉的。“萧雨,谢谢你了!”

“温夏,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照顾你的任务就交给我了!”温夏在萧雨去换衣服的时候,用打火机点了一部分烧纸为爷爷“送钱!”爷爷准备上路,买路钱是万万不能少的!在岛上也没有人来吊唁,温夏和萧雨商量后就把灵堂设在正屋,二人轮流着给爷爷守灵。雨下了整整的三天三夜,第四天的清晨雨过天晴。

温夏和萧雨用力把爷爷抬到萧雨自制的担架上,二人抬着爷爷向后山方向走去。道路泥泞不堪,二人歇歇停停走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来到山麓。萧雨用镐头和铁楸挖好了墓穴,二人一起把爷爷下葬。温夏趴在湿漉漉的地上一阵嚎啕大哭,萧雨劝解着、安抚着,温夏这才慢慢止住了哭声。

一切简陋的仪式完成之后,温夏又晕了过去。此时此刻,萧雨和温夏已经成了泥人,从头到脚都被泥土覆盖。萧雨蹲下身子,用足全身的力气把温夏抱了起来。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千多米,萧雨抱着、背着一直转换着姿势,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把温夏运回家里。

刚进家门,萧雨抱着温夏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虚脱了!萧雨躺了下来,温夏躺在自己的怀里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可是他不想把温夏移走。在地上躺了足足十几分钟,萧雨感觉自己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就慢慢地从地上坐了起来,他一直抱着温夏不松手。

萧雨看着温夏依然在睡着,想想可能是这几天温夏心力交瘁的原因,一点没有醒的迹象。温夏身材矮小,也就五十多公斤,自己背着、抱着她都如此费力,虽然也有道路泥泞的原因;自己近八十公斤,当初如此羸弱的温夏是如何把自己从海边背回家里的,萧雨简直不敢想象。

自己的命是父母给的,也是温夏给的,这一生自己必须来还债。看着二人满身的淤泥,萧雨感觉有些好笑。“温夏,醒醒啊!”萧雨晃动了温夏几次,可是温夏一点反应也没有。“温夏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只是没有举行仪式罢了!温夏,我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我们满身的淤泥,不得不洗掉,抱歉了!”

萧雨把温夏抱进洗手间,虽然下了三天雨,初夏太阳能里的水依然温热。萧雨先脱掉自己的衣服,用喷头把自己的全身冲了个干净。萧雨找了一条短裤穿上,他怕万一温夏醒来看到自己的庞然大物被吓到。萧雨把温夏沾满淤泥的衣服脱掉。“温夏,请你原谅,我不是故意要看你身体的;再说了,你是我未婚妻,看一看也没啥关系的。”几分钟后,温夏的全身已经被冲刷干净。萧雨找了一条浴巾把温夏包裹起来抱到她的床上。

萧雨找来毛巾帮温夏把长发擦干,然后胡乱找出温夏的睡衣帮她换上。虽然此时的萧雨不敢有太多的杂念,况且爷爷刚刚去世他也不应该有杂念的,可是本能还是让他匆匆地把春色浏览了一边,然后转身离开了!

温夏在萧雨给她冲洗身体的时候就已经醒来,可是她羞得根本不敢醒来。当萧雨的手在她的全身游走帮她洗濯的时候,她的身体有些痉挛,她努力克制着让自己的身体放松。还好萧雨的动作很快,三五分钟就帮自己清洗干净。当萧雨用浴巾把自己包裹起来的时候,温夏的心才稍微安稳了一些。当萧雨给自己擦干头发换睡衣的时候,温夏的心又揪紧了!还好,这小混蛋离开了!

躺在床上的温夏心情久久的不能平静,失去亲人的悲伤,萧雨陪自己一起度过这几天的感念,自己身体彻底被走光的羞愧,彻底地击垮了她。温夏不知何时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体似乎被掏空,身体想动却一点动弹不了。

这时,温夏听到了敲门声,她想喊“进来!”却没有喊出生。不一会,她看到萧雨走到自己的身边喊自己的名字,又用手试了试自己的脑门。“温夏,你发烧了!我给你倒杯热水!”萧雨倒了一碗水,坐在温夏的身边,他一只手把温夏的头部抬高,另一只手把碗放到自己的嘴边试了试水温,然后送到温夏的嘴边。温夏一口气喝干了一碗水,萧雨轻轻地把温夏的头放下,轻轻地说道“好好躺着,告诉我放钱的地方,我给你买点退烧药去!”

一个小时后,萧雨一溜小跑的闯进房间,把药喂进温夏的嘴里。温夏吃过药,又迷迷糊糊睡着了!

萧雨一直坐在温夏身边,一会用手背试一试温夏脑壳的温度,一会盯着温夏的脸看她脸色的变化。吃过药的半个小时之后,温夏终于不发烧了。这两天温夏一直没有睡好,加上情绪的多次波动,脸色显得非常憔悴。萧雨心疼的把自己的脸贴在温夏的脸上,感觉到温夏的脸似乎比自己脸颊的温度偏高,萧雨抬起头来,在爷爷放酒的地方找起酒来。

萧雨每坛酒尝了尝,找到一坛度数最大的倒出一小杯,然后从杯子里倒出少许在手心里搓了搓,在温夏的手心、脚心和背部后心等几个穴位依次揉搓了几次。随着高度酒的挥发,温夏的体温再次恢复正常。看到温夏由于发烧而有些干裂的嘴唇,萧雨用一块干净的湿布蘸着温开水不断擦拭着她的嘴唇。看到温夏睡得很踏实,有时候干脆占她点小便宜,用自己湿润的嘴唇吻几下她的嘴唇。

感觉温夏的体温彻底地稳定了,萧雨精神一放松,就趴在温夏的身边睡着了!温夏一觉醒来,看到萧雨趴在自己的身边,又看到萧雨摆在旁边的瓶瓶罐罐,明白了萧雨不放心自己一直守在身边,内心一股暖意升腾。要不是萧雨的存在,自己在爷爷去世的时候不知能否挺过去。温夏爱惜地用手在萧雨的头发和脸颊上轻轻抚摸着,眼睛里满是泪水,感激萧雨、想念爷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28 同舟共济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