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旧地重游

刘家看到车走远了,才摸着兜里找出俩钢镚,慢悠悠的去等公家车。来的时候打的出租,回去就没啥急事了,刘家一个人上了车找了个靠车窗的位置,欣赏外边风景。

路过刘家菜市场时,刘家突然有了下车的冲动。这儿距离他家还有六七站,但自从刘家离开鲁城后,再没来过。

等到车靠了站,刘家麻溜的下车,揣着裤兜悠荡着进了菜市场。

菜市场的商户多了很多陌生的面孔。不大的市场,除了几个固定商户外,流动性很大。人来人往,吆喝叫卖,忙忙碌碌摩肩擦踵。在市场的东侧,多加了一个钢结构大棚,花格的水泥地面换成了抛釉的瓷砖,临街的墙面也粉刷一新。

这两年来,老爸在这个管理处位置上,也办了不少的事情。单看蔬菜水果和鱼肉的种类,和以前没有大的变化,但质量明显提高了不少,相对而言价格倒是没怎么上涨。

两个身穿管理员服饰的人,走走停停的巡视。扭头的功夫,刘家看了个真切。一个瘦子一个胖子,相得益彰。瘦子看到刘家,猛的一愣,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刘哥!”

喊人的人也并不算太瘦,只是这个工作环境风吹雨淋的,皮肤略略黝黑了点,显出健康的小麦色。

“王洋?”刘家也喜出望外,没想到刚一过来就见到熟人了。王洋是他干临时工时,挺要好的同事,当初经常跟在刘家屁股后面。

王洋喜滋滋的跑过来,先和刘家重重的来个拥抱,捶打了几下,又扭头对胖子介绍道:“枫蓝,这是刘家刘哥。”

枫蓝看着年龄不超过二十岁,虽然胖了点,但挺腼腆的,憨厚的对刘家点头:“刘哥你好,我叫孙枫蓝。”

“你好你好。”刘家笑着伸手和他握了握。

王洋道:“刘哥你辞职的第二个月他来的。你俩所以不认识。”

刘家点点头。他听老爸说过,自从他走了,没过多长时间又招了一个临时工。看来就是这个人了。

王洋三人去了市场管理办公室,王洋忙活着倒水泡茶,刘家道:“我不渴你别弄了,说说话待会就走。”

王洋不乐意道:“咱哥俩都接近两年没见了,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走,晚上没事请你撸串去,南街刚开了一个烧烤店,滋味倍好吃。我和枫蓝去了好几次了。”

刘家笑眯眯的看着他,这个王洋依旧是真心实意的对待他这个朋友,和两年前丝毫没有变样。只是年龄大了两岁,做事也沉稳了不少。

他看了四周一圈,“我爸呢。”他说的是刘朝阳。现在依旧干着市场管理处处长的职务,芝麻绿豆点的小官职,还天天忙的要命,刘家曾经几次劝他辞了在家好好休息,只是不听。幸好老妈在敬老院的工作不干了。专心伺候老爸起居。说实话,老爸一月两三千的工资,刘家现在一天赚的也不只这个数。

也许老爸的话是对的,人总不能闲着,找点事情干,总比憋在家里好很多。

王洋把水杯递给他,笑着道:“处长今中午有个会,去街道办了。”

接下来,王洋开始对枫蓝介绍刘家。说去年管理的咋样咋样,一群商贩商户俯首帖耳等等,吹的天花乱坠,连续两年被街道办评为先进集体。恨不得说全历山区买菜的全挤这儿来了。

孙枫蓝有些局促的听着,笑着附和。

“行了,吹牛也要有个草稿,怎么信口开河啊。”刘家听的都脸红。那时候年少气盛,眼里揉不得沙子,现在想想也挺有意思的。

王洋嘿嘿的摆手,“啥吹牛,都是实话。”

孙枫蓝插话道:“刘大哥现在干什么工作了?”

刘家还没开口,王洋抢着说:“刘哥现在开了两家大型餐厅,京城一家,南市一家,身价起码八位数了。”

刘家笑了。看着王洋都不知道说啥好。

王洋不好意思的道:“其实这些都是刘婶告诉我的。我就现学现卖。”

刘家苦笑不得,原来是老妈到处逢人便说,搞得乡里乡亲的都门清了。

聊了会儿天。临近中午刘朝阳回来,在办公室见到刘家,扮了个严父的模样,说的刘家唯唯诺诺。临了刘朝阳很善解人意的摆摆手给王洋放了半天假,让他哥俩好好唠唠。

临出门刘朝阳把他扯到一边,低声道:“王洋这孩子心地很好,人也上进,做事也利索。”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说的刘家苦笑道:“爸,有话你就直说啊,咱爷俩谁跟谁。”

刘朝阳脸上不自然的咳嗽一声,“我是说这孩子挺好的,在这儿干临时工糟蹋了,工资又低又没什么前途,看你你餐厅还招人不,让他跟着去见见世面。”

得,刘家道:“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本来今天来这里也是想看看他,既然老爸有吩咐,自然遵命。”

“你个臭小子。”刘朝阳敲了他一下,“下午在一块别喝多了。”

“嗯嗯,”刘家遵命。

“对了,小婷去南市啥时候回来?”

刘家道:“不回来了,她办完事直接去京城了,明儿我也走。”

刘朝阳不乐意了,“这孩子,你才来家几天,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走,连点依恋头也没有。”

“不是忙嘛,”刘家小心翼翼的解释,“再说期末了,马上要考试,总不能老是请假。人家学校也不愿意啊。”

“行了行了,你忙你的去吧。”刘朝阳把他赶走,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唏嘘着。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事业去打拼,总不能老是把他留在身边。只是随着他的年龄渐老,孩子不在身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想想心里有些黯然。这是成长的代价吧!小的时候不听话盼着长大,等长大了反而觉得不如少年时。

三个人边走边聊,一个新疆人开的烧烤店。果然是串大香辣实惠。

刘家和王洋与枫蓝三个人,足足喝了两箱青啤,时间磨蹭到接近4点。刘家没想到这个刚认识的枫蓝酒量居然出奇的大。他自己就干出了一箱。刘家和王洋两人一个人六瓶就开始打晃,他连醉意都没有。

果然酒量也是靠天赋神通啊。刘家算是服了。临结束,枫蓝接了个电话有事离开。刘家借着自己尚未醉太狠,把老爸的嘱托讲了出来。

王洋听了极为兴奋,他是外地来鲁打工的。没门路没人脉,本想糊弄着干几年临时工攒几个钱回老家娶个媳妇拉倒,谁能想到喜事从天降。

刘家道:“你想去南市还是京城?”

王洋压抑住兴奋道:“我想去京城。”

“行,那就京城。到时候我给杨光说一声,跟着干一年帮厨,好好学学,保证你一年赚个十几万没问题。”

王洋激动的满脸通红。十几万顶他干四五年临时工了。相对于现在的工作,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按照刘家的说法,真正成了大厨,一年几十万也不是梦。去年也刚开始跟着干的赵强,那会儿一月不才三四千么。现在工资加奖金还有部分股份分红,一年杂七杂八过百万的收入了。羡慕的周围邻居不要不要的。

主要是王洋才初中学历,也太低了点。也只能干后厨的工作。行政和管理反而让他没处下手。

两个定了事,临走王洋非得他请客。刘家笑着拒绝了。毕竟他赚钱多,花个三五百不算啥,而王洋这个数字足以顶得上他一月的开支了。

两个人晃晃悠悠的扶着离开。酒意上涌,连兜里的电话响了N遍都没听到。

“刘哥手机手机。”在王洋几次提醒下,刘家才摸出来看了看。眼睛都不怎么聚焦了,只是看到模模糊糊的一个来电,顺手接了,含混的开口:“喂,你谁啊。”

“好你个刘家,居然放我鸽子,你现在哪儿呢?”一个清丽脆生的女声。

刘家现在脑子不太好使,“谁啊,报上名来。再啰啰嗦嗦的我挂了哈。”

电话那头气不打一处来,“我是周春燕,你在哪儿,我去接你。不是说好了晚上同学聚会吗?你喝酒了?”

刘家脑子有瞬间的懵逼,甩了甩才道:“哦。聚会啊,我不去了,你们吃好喝好。”说了好几次,似乎是信号不好,刘家把电话塞给王洋,“你和她说。我不去了。”

王洋这会儿脑子清醒了不少,和女生说话更让他抖擞起精神。

刘家看着他在打电话,去路边买了一包泰山烟,花了十块钱,抽了起来。

随即,王洋挂了电话,苦着脸道:“哥,我好像做错事了。”

刘家递给他一颗烟,纳闷道:“啥事?”

王洋喝酒的脸更红了,“我给你同学说地址了,她让我们等着,马上就到。”

卧槽……

这下子刘家酒也醒了一半,关键是周春燕曾经是他的暗恋女神,他现在喝得这样样子,下意识就不想让人看到他狼狈样。

“你这事情办的哈,砸了。”刘家顾不得埋怨对方,赶紧跑路边找出租车,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啊。

越是想找出租,出租车反而捉迷藏似得久等不至。

焦急中,等来了一辆崭新的7系白色宝马。驾车的是李丽,坐车的是周春燕。

“那个哥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哈。”王洋一见闯了祸,赶紧溜之大吉。

“你小子不仗义啊。”刘家苦笑不得。知道王洋见靓女脸红。但也不能溜的这么快吧,把自己扔这里像什么话。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第1卷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57:旧地重游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