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 引线(二)

  • 作者: 连朱
  • 更新时间:2015-10-05
  • 字数:4564
  • 吐槽数:0
  • +书架

骆铃背着重伤昏迷的杨仪,尽量走的快速而不颠簸。

夜风中,杨仪呼吸微弱但幸好依旧匀长,这让少女还能勉强自控,不至于彻底手足无措。她晓得杨仪的链血振魂术善于调理一息尚存的血气,处于昏睡不醒的状态,有一小半应该还是出于自我养护的应急手段。

现在骆铃除了计算着怎样分配体力,再不做他想。因为少女内心已经理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情绪。她自认到了可以对本身负责的年龄,她也相信能负起这个责任,不过事情一旦牵连到其他人,内心那个由冲动、骄傲、任性、叛逆等因素撑起来的虚张架子瞬间就塌了。

她是多么想做一只翱翔天际的鸟儿,即使伤了、累了、悔了,但是起码冲着向往的终点飞翔过。

然而错综的现实无情的把她拉下来。

她做不到无牵无挂,更痛恨的是,当牵挂来时,她牵不动也挂不起。

比如横亘在眼前的这条夕照溪,就把她难住了。

还是当初的那个渡口位置。

反复数次投石问路,二十余丈的平遥距离被几片礁石分成五六段的样子,她单人飞渡已是极限,还要尝试背着杨仪过河?骆铃怎么都没有信心。但是如果放过这个渡口,进入茫茫芦苇丛中找寻,鬼知道下个合适的渡口在那里。便是那样无头去找,她倒是能撑,可杨仪能撑多久?倘使杨仪真有个闪失,这对远威镖盟是何等的打击?

骆铃站在黑暗的河流旁,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忽然一颗石子由对面河岸的方向跳跃着过来,随着还有一句喊话:“嘿,对面的是谁!”

骆铃精神顿为一振,望着对面分不清轮廓的人物回道:“我,我是远威镖盟的!嘿,对面的朋友,能帮个忙吗?”

那边的人闻言貌似一怔,然后立刻喊道:“在下卓立,对面的是骆大小姐吧?有事尽管吩咐就是!”

“卓,卓立。”骆铃猛然间才把这个人给记起,脱口而出道:“卓兄,你那里能不能找到什么渡河的东西?我要带个人过河。”

“……,骆大小姐,这里有几处与水面齐高的大块礁石,你们摸索记下,一会当做借力点,大致便能过来了。”

骆铃无奈摇头,咬牙道:“杨叔伤了,我一个人带着杨叔过不去的。”

对面沉默小会儿,然后送过来一句:“江湖道上,岂有见难不救之理,骆大小姐你先别急,我这就去找找附近有没有藏着的舟筏,稍等片刻。”

再也无话,对岸一片漆黑,人应是去远了。

岸边的些微善意究竟能不能转化为实际的帮助,这个问题坠进骆铃心底就不再挣扎,一路下沉。

杨仪被仿制的雷子炸伤,神智昏沉,失血严重,身上尽是骆铃给做的简单包扎。不过其中两个极为重要的伤口,大腿和右上臂处,早在骆铃发现杨仪之前就做了处理。

承了谁人的情呢?

骆铃跪坐在杨仪身边,心潮涌动,待她进入思考状态,时不久长,心头忽生警觉,于是少女手搭剑柄,转身侧立,睹见那深重茫茫的芦苇丛阵阵拨动,然后从里面钻出来一个娇小人影。

那人一出来,其实两人的距离就极近了。

那娇小人儿腰间也是挎着一把长剑,双方目光碰上,眼睛都是一亮。

“铃儿妹妹!”

“郑姐姐!”

郑翠娥快步赶到骆铃跟前,给了少女一个拥抱,以作安慰。轻抚少女后背的同时,郑翠娥观察着卧倒昏沉的杨仪,目光冷静又仔细,两种不一样风格的包扎方式自然而然跃入眼帘,那早先包扎的丝巾呈鹅黄色泽,质料特殊,在夜里也好辨认,而这颜色很容易就让她联想起一个人。

“铃儿妹妹,我们速速离开此地吧。”

骆铃眼角已泛几分泪光,她咽了咽,道:“姐姐,杨叔我带不过河,要不早走了,这地儿实在是一丝一点也不想待了。”

郑翠娥道:“举手之劳,我先送杨副盟主,然后再接你。”

骆铃赶忙摆手道:“姐姐送杨叔就行,我自己过得去的。”

无意间少女的手刮上郑翠娥的胸口,柔软感触让她顿生羞矜,不过意外的湿滑则让骆铃心头惊悸,定睛细看郑翠娥胸口竟有一条长约两寸的伤口,似乎连简单的包扎都没做。

不等樱口微启的骆铃发问,郑翠娥淡淡道:“一点皮肉小伤,无碍。”

骆铃咬唇站在一旁,看着郑翠娥横抱起杨仪。

杨仪的头颅无声歪侧,双目紧阖的颜貌让她心揪,待郑翠娥站起时,那略微一滞的娇弱身形也让她心愧。再想起心中那个人,那双轻轻点过来的手指,她整颗心已经彻底冰冷,且在缓缓的封闭。

恍惚间,身边已经空荡无人。

该走了。

骆铃深吸一口气,全力提纵,乍起乍落间,气息流转无比顺畅,落岸后竟似尚有余力。不过,此时保持着精神力高度紧张的骆铃没有闲心去确认此次超常发挥是不是危险之旅带来的实力提升。少女关注的眼神落在前方,那里郑翠娥蹲伏于地,二指加于仰卧的杨仪颈侧,似乎是在听脉。

“姐姐,杨叔不要紧吧?”

郑翠娥却是罕有的第一时间没有搭理。

“姐姐?”骆铃再问。

迟了片刻,郑翠娥才转过来一张沉肃的脸庞,语音更是冷冽,一反常态,她道:“铃儿妹妹,你来。”

骆铃紧赶而至,双膝跪倒,她近看郑翠娥的脸色便知道情况不妙,等她伸指去探杨仪的鼻息,竟是感觉不到一丝气息,少女急忙中按住杨仪脉门,默默祈祷,心中整整暗数了二十息,可是骆铃不仅没有寻到微弱的跳动,反而只感觉入手肌肤渐渐冰凉。少女按脉的手指逐渐软弱,虽不肯放弃,但另一手却是不自觉的按住唇口,泪水夺眶。

就是再不清楚状况的人也明白生机已经远离了杨仪。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为什么!

按理说只要有一息尚存,仗着链血振魂术的加持护佑,杨叔怎么也能撑过今夜。

为何急转直下,天塌地裂,竟如噩梦一般……

“蚂蚁不想杀你。”忽然间,那句话就从几乎空白的脑袋里蹦出来,在骆铃倾弱无助的时刻,这句话就像是在心海之底突然涌现的毒素,猛烈扩散,骤然颠覆了少女的认知。

莫名的恐悚令人战栗,跪着的少女弓起身子,双手交叉,深埋头颅,放声哭泣。

郑翠娥本已站起,立于一侧,见景抚上骆铃背脊,想做慰藉,但一触之下,欲言又止。

骆铃昂起泪脸,以满满的哭腔诉道:“姐姐,我该如何是好啊?”

郑翠娥无言相对,唯有张开怀抱。

两姝轻轻相拥,暗香温旎,耳鬓交磨,虽是悲情,但也无限美好。

不过,骆铃绕过郑翠娥肩头的右手小袖里,正缓缓滑出一柄小巧短剑。

畏惧的恰恰是要成为的。

剑早已出鞘,少女的目光却稍稍有些迟疑,浮于心中的真相似乎又变得模糊而不真实。

便在此时,一股尖锐的刺痛从腹下传来,瞬间她握剑的手就把持不住,疼痛像是一个无止尽的魔窟抽吸了所有气力,骆铃整个人虚软的靠在郑翠娥身上。

郑翠娥摩挲着骆铃的发丝,附唇耳旁,轻轻叹息道:“唉,你太聪明了,姐姐本不愿做到这一步的。虽然这样做最好,可毕竟姐姐还是爱惜你的。呵,小败是错,大败反而有翻身余地呢。这些话也就说给你听听吧。”

言毕,郑翠娥松开了取自蚂蚁的锐匕,放置好目光涣散的少女,便要站起,可是她侧耳听音,已然温柔的面色骤然趋冷,沉声低喝道:“哪来的鼠辈?”

无人应答,适才骚动的芦苇丛瞬间无声无息。

郑翠娥拔剑出鞘,深长吐纳,下一刻人剑合一,剑吟异啸,竟是娇小人儿附剑飞纵,直刺河岸芦苇丛。

四大世家家风不同,武学风格也是各走一端。其中郑世家的门第观念极强,非常讲究出身。中原门派除了其他三大世家,少有门第能入得了郑世家的眼界,要列举其交际的圈子,恐怕都用不了一页纸单,通婚方面,郑世家亦是绝对不与这纸单之外的族派联姻,从未听说郑世家那个子弟嫁娶了草莽儿女。

郑世家的武学提纲挈领两个字,性灵。

郑世家认为人自出生的那一刻起,精神、性格、情感、知性等天赋已由天定。这些东西或许通过后天的修炼可能有所扭曲,但是其根性无法改变。性灵决定了一个人能达到的高度。郑家子弟从小就会由族中长老为其鉴定天分,涵护性灵。确定有特长灵性的,才会被重点培养。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另有规律,郑世家历代女性天才的出现率远超男性。现今郑世家的实际掌权人,号称观想自在神君的郑老太便是女性,而年轻一辈最出色的五人里面,女性更是占了四席。

前五的位次才拥有竞争未来家主的资格,郑翠娥赫然在列。纯论武力高低,世家中或许还有胜过郑翠娥的年轻人,但是郑翠娥的性灵鉴定却是仅次于剑仙子郑潭心,被公认为年轻一辈中第二人。剑妃子的绰号便是出自郑老太之口。

剑妃子,指的即是郑翠娥的御剑之能。

通常御剑,人为主。剑器做为人的意向所指,为辅。说到底,手中三尺物无非是人体的延伸而已,虽然人剑合一,但剑器在根本上仍是一件死物。而郑翠娥的御剑不同凡响,她乃是激发剑器灵性,依靠剑器与人共鸣的那一点不可言说之意,攀至先天无我的神奇境界,人为妃臣,剑为君王,其中玄妙通灵之处,匪夷所思。

这才是剑妃子的妃子剑。

那暗藏之人伏在茫茫芦苇之中没了声息,郑翠娥也难以判定其真实位置。不过此剑一出,潜藏之人将再无法遁形。她适才所行之事隐秘之极,断然不可能让任何人泄露出去。

然则这一剑飞祭,却古怪得很。

被发现之敌潜藏于右侧方位的芦苇丛中,长剑第一时间的确指向了那个方向,长剑剑尖飞刺暗夜芦苇,瞬间连续震颤偏闪,这还在郑翠娥掌握之中,不过初次示敌之后,飞剑起码又指出数个不同的方向。

第一个方向指向地面!

第二个方向指向河溪!

第三个方向,长剑几乎折弯断碎般的逆指后方!

在这之后,如果说还有第四个的方向的话,剑尖竟是划了一个虚无的圆!

加上第一个方位,分出五方的剑器毕竟不是软剑的材质,终于承受不住刹那间的压力,啪的一声,剑器前段小半截迸然碎溅。

剑损人伤,郑翠娥翻落滚地,猛的喷出一口飞血,大恐惧扑上心头。

是否有人泄密已经不是第一等要务,问题是此间究竟怎么个情况!?

这个时候却是根本来不及细想了,计议快如电击火燃,郑翠娥娇咤道:“狗贼,什么手段!休逃!”娇躯再次弹起,手提残剑,风般冲进了芦苇丛中。

深藏芦苇丛内之人,再也无法隐匿,转身飞奔!

芦苇植根之地湿滑泥泞,那人荡起双锏,扫劈开路速度倒是不慢,看样子硬是要往河水里夺条生路。

郑翠娥唇边鲜血淌溢不止,妃子剑的反噬几乎触动了业道根基,成了今夜最重的伤势。本来她精善轻功,但是经脉间真气运行不畅,导致仅能发挥平日的六七成实力,短时间竟是无法追及。

脚步淌水,夺路奔逃之人向前方投出手锏,问路的兵器打折一路芦苇,咚的一声沉入了夕照溪。那人推测了一下距离,心头有数,纵身便跃。

忽然间,另有一道人影自其侧方急速接近,伴随着刀声呼啸。

鲜血喷洒的声音霎时间盖过了刀声。

卓立尸首分家,郑翠娥则顿住身形,面上没有一分喜色,她手护心头,冷眼看着出刀的楚项舞。

“你是想杀掉他吧?喏,我替你杀了,所以你就不用分心了。”楚项舞微笑道:“接下来,让我们继续岗上未完的一战吧。”

郑翠娥盯着楚项舞,好一会儿才移开目光,她于芦苇丛中仰头看天,天色依旧黑漆,郑翠娥有些木然道:“现在的我,没有赢你的机会。”

楚项舞皱眉道:“你跟谁交过手了?蚂蚁么?”

郑翠娥淡淡道:“没有那么多事情,若想杀我,现在你可以动手了。”

楚项舞手中长刀起舞,四周芦苇片片倒伏,他自问自答道:“中原名门?哈,对,这就是中原名门了,得势猖狂,失势乞怜,你以为我下不了手?”

郑翠娥低头轻咳,浑身上下皆是破绽,她颓唐的神色忽然整肃,咬牙道:“楚项舞,还不够吗?你根本不知道这次失败对我意味着什么。家中让我主持此间事宜,我却赔尽筹码,灰头土脸,死的虽然是田中道和杨仪,但和我死又有什么区别?”

楚项舞从对手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战意,不由得皱眉道:“女人,你既然不要颜面,那就留下兵刃。”

江湖有句俗语,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交出常年随身的兵刃,这是莫大的耻辱。然而郑翠娥几乎不假思索弯下腰身,轻轻将短剑插在水湾中,低首道:“谢楚兄不杀之恩。此剑名为白犀,他日若再有机缘,无论何种情形,我必来取。”

这番彻底交代的话语真出乎了楚项舞的意料,一个毫无战意的女人再也放不进眼里,他收刀入鞘,看着步步退却的郑翠娥,冷笑道:“郑世家?算是领教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四四 引线(二)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