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 怒放与凋谢(六)

  • 作者: 连朱
  • 更新时间:2015-09-25
  • 字数:3589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待楚红玉再次睁开双眼,替他护法的依旧是唐江唐海,那青年已正襟端坐在一张摆着古筝的案前。此时她的内伤好转许多,这要全拜青年帮他平复“芥子掌”内伤之功。楚红玉张口欲言,迟疑一下,还是道了声:“多谢。”

唐江唐海见楚红玉伤势渐好,甚为喜悦,琢磨了一下觉得适才向青年出手似乎唐突了些,亦谢道:“多谢大侠不杀之恩。”

“杀了你们,唐表会找我拼命滴。”青年叹道:“我怕他发疯啊,这个人疯起来我也是怕的。”

“你是谁?”楚红玉问道,她心中纳罕起这青年的身份。

“唐表的朋友。”那青年随口应付一句,单手摩挲着筝弦,以诚恳的口吻说道:“姑娘,我始终认为你和唐表分开比较好。”青年顿了一顿,与楚红玉复杂的眼神交流片刻,续道:“你的来历我很清楚。同心街上‘一家亲’高层几乎全军尽墨,制约你的人已经不复存在了,所以只要你生出暮望,避开朝廷的追击,大可以退出江湖,隐姓埋名,从此再不问世间俗事,逍遥的过你凡人的生活。但是届时你叫唐表如何自处?与你一样退隐山吗?呵呵,他不行的,行也不行!只因他是唐门第三代的佼佼者,背负着唐门强盛的重任,他怎么能去过这种平淡的生活?唐门四大秘唐霄仪就传了他两宗,这是何等的器重,何等的期望!那老头子会同意你们在一起?即使唐表力争,也绝对不会。当初,他将唐棠许给了金家就是最好的证明,唐表的婚姻也只会是另一桩交易。如果唐表选择和你在一起,那他势必要对抗唐门之主的无上权威,后果是什么,你知道的。”

楚红玉苦涩道:“处处为唐表谋划算计,你果然是唐表的朋友。”

那青年盯着楚红玉,沉声道:“出了暮望,就离开唐表吧。你是个很好的姑娘,只是你跟唐表不在一条路上。”

唐江唐海在一旁则是听得面色难堪,话里话外那青年矛头都指向了唐门门主唐霄仪,这人直呼掌门名讳毫无避忌,还猜忌掌门会棒打鸳鸯,强拆良缘。唐江忍不住驳道:“你这话也太过分,不要以为我们奈何不了你,你就可以满嘴胡说。”

那青年冷道:“就是胡说也没向你说,一边听着,插什么嘴。”

“你……”唐江是个热血少年,无奈嘴上功夫不行,跟着一句挑战的话硬生生憋了下去,他知道自己再练个十年也未必能战胜对方,于是试探道:“大侠,你敢报个名么?”

“你不配知道。”那青年的语调没有那种不屑的情绪,平平淡淡的,只是在表达一个不争的事实。

唐海见唐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便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说道:“等少爷回来,先不要惹他。”

月下潮汐一波接着一波,夜里起了风,堤坝上的垂柳呈张牙舞爪的姿态,看去像是对着船儿施加着不怀好意的巫术。四个人所处这艘船不大但很平稳,把该讲的话都讲完了,那青年也静默了下来。舱门闭合,月光与清风只能从舷窗挤进来,二者似乎把不融洽的气氛也带进了船内。其实等待时间并不是很久,舱内的某些人却觉不知等过几更了,那时舱门一开一合,一个衣着伶仃的人入了船。

“少爷。”唐江唐表面露惊喜,迎了上去。唐表拍拍两人肩膀,点头以示鼓励,他的目光紧接着穿过两人落在那青年身上,唐表皱起了眉毛,而那青年看了看唐表的脚,也皱了皱眉。

见面无话,只是皱眉。

靠坐案边的楚红玉向角落里缩了缩身体,骤见唐表的眼眸先亮后黯,然后她发现唐表已在身前。楚红玉抬头看着唐表,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却不知捡那一句开个头,倒是唐表温柔道:“伤势怎样?痛不痛?”

“好多了。不碍事了。”

少女逞强的话语就脱口而出了。

“红玉,这次一切听我的,不要和我反着来,只这一次,行吗?”唐表将手搭在楚红玉的脉搏,感觉到她微弱的心脉,剑眉皱得更紧,微怒道:“你是不是又用了什么霸道的心法?”

“……”楚红玉咬了咬唇。

“出城的法子黄远跟你们交代了吧,按他说的做,可以信任。你跟唐江唐海先出城,我还要回去一趟……”

楚红玉闻言就抬起头来,不见了柔顺模样,嗔道:“要走一起走,你存的什么心思啊。”

“寒窗那小子不知在那里,我不放心,回去寻他。”

“对了,寒窗,……竟忘了这小子。”楚红玉撑住案子想站起来,唐表赶忙扶着,伊看着这张触手可及,月下尤其得英气丽色辉映的面容,轻声道:“你找寒窗,我不阻你,我也担心着寒窗呀。我今日才想明白,才看清楚,唐表,不管将来与你的路有多难,不管旁人说些什么,我都会试着与你走上一遭,我不会强求,但更不会什么都不做,让你失望。”

唐表欣然笑了笑,他要的就是楚红玉的这个心,这层道理通透了,他一时间觉得船舱都亮堂了许多。

忽听一声咳嗽,那筝前的青年站了起来,悄然欲走。唐表也不转身,低声喝道:“靳雨楼,你往那里走,既然来了就再帮个忙吧。”

“呃,还是算了吧。我从府衙出来这么久,再不回去,怕要出大事,那群官爷如狼似虎的,真夷平了我的曾老街怎么办。”靳雨楼拱了拱手,微笑道:“所以,在下还是先走了。”

“什么狗屁官府,难道你还把官府放在眼里?你鬼鬼祟祟的搞东搞西,以为我不知你在想些什么吗?改一改你眼高于顶的臭毛病,至少不要在我的面前装扮。待会,你替我送红玉出城,不要动歪念头,途中你要是对红玉不利,即使朝廷不动你,我也要屠了你的暮望分舵。”唐表向靳雨楼说出来的话杀气十足,片刻,唐表注意到了某件染血的事物,蓦然回头,几乎一字一字的道:“你、是不是、已下了、手?”

“什么话!切,我若下手,她还能活着?这里还有你的两个小仆,有四只眼睛看着,我是救她还是杀她,你自己问去。”靳雨楼正气凛然叫着撞天屈,他知唐江唐海根本不明白他的手段,至于那楼梯上的黑脚只要楚红玉不说便没人知道,而以楚红玉的性格则多半不会说,因为这是没有实据的事情。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你那绰号我一百年前就想赠给你了。”

“这话不假。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今天才了解,你既然能忍受唐霄仪,我这点自然不算什么。”靳雨楼根本不把唐表话中的刺当做威胁,自顾自的道:“‘棠而凰之,表里如意’,你们唐门二代、三代最强的几个合称‘八琼’,一直是你们引以为傲的战力。要说未来的掌门人选也应从这里选出,本来江湖最为看好的是唐棠,怎奈唐棠嫁了出去,二代剩下的唐而胸无大志,唐凰是个花痴,唐之则是一味阴狠,二代中便再挑不出一个像样的承接掌门之位的人,唐表,你们‘表里如意’第三代的时代势必提前到来,而这三代中我最看好你哦。”

唐表哂道:“唐门的事情你知道的比我还清楚,你的脑子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你疯掉了吗?”

“是的,我是开始有些疯,我忍了许多年,现在想争上一争又有什么错,我需要你这个奥援,需要你走在正确的路上。”靳雨楼认真的说道。

“唐门没有水路风烟那般复杂的派系斗争,你少插手我的事,你也少把利益关系算得那么露骨、赤裸,我知你当我是挚友所以事事明说无忌,但是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没有人可以安排我,我家那老爷子也不行。”唐表摇摇头,无奈道:“该帮你的,我一定会帮你,你至于嘛。”

靳雨楼摆摆手,不想在此将这个话题继续探讨下去,转道:“可以,我可以护送你的杀手情人出城,但你也一起走。金寒窗就不要管了,他和两个顶级杀手在一起,安然度过今夜不成问题。就算他倒霉被朝廷抓了,顶多吃点苦头,死不了的,朝廷只想就这事敲打敲打金家,不会真的拿他怎样。”

“不能让他和那两个杀手混在一起,蚂蚁窝的人都太危险,不必再说,如果你也有一个善良倔强的弟弟,你方能明了我的心情。我有点奇怪,你是怎么知道那两个杀手的?”唐表问道。

靳雨楼面上笼上一层煞气,狠狠道:“这两个踩不死的蚂蚁,他们劫走金寒窗,顺道还杀了我的人,我怎能不知。”

唐表面上掠过一丝歉意,“引他们来暮望,这事有我的责任。”

“生死有命,公道在天,我会替杜柏讨回公道,你不用管了。”靳雨楼转而提醒道:“金寒窗易了容,面上贴了些胡须,看起来似个老者,易容的手法还不算差,如果没消去装扮,怕不太好找,所以我不建议你去找。”

唐表心中思量着,拥楚红玉在怀中。怀中人何曾像此时这般温软娇弱过,唐表生出无限爱意,只想这样护着她一辈子。楚红玉俏脸贴在唐表的心窝,听着那阵阵暖暖的心跳,不想说话,只有在这个男子的怀中她才会感觉疲倦却依然安心,她才会触碰柔情而不怀疑捉摸,以前束缚在身,生怕迷失在这纠缠中,万劫不复,而今她不会再教他失望,楚红玉睫毛颤了颤,只听唐表毅然道:“雨楼,都托付给你了。”

唐表与金寒窗的感情深到什么地步,楚红玉是清楚的,唐棠从小到大监护着唐表,唐表也自然把自己当作了金寒窗的监护人。她不能阻止唐表。何况盘古路那一道行来,她也喜欢上了那个品性单纯的金寒窗,青州现在这个局面,以那小子的性格,一个人委实太过凶险。楚红玉松了紧抓唐表的衣襟的手,任唐江唐海扶住。

靳雨楼走到唐表身前,无话,只是伸出手掌与其一握。两人各自皱眉看着对方,唐表忽然严肃的道:“如果想对付高行天,你一定不能大意,没有必杀的把握就不要出必杀的死手,这个人凶戾之气太盛,善争生死一线,是个大敌。”

“杀人者偿命,何况他欠我水路风烟两条人命。”靳雨楼隐约觉得还有事情没有说清,但一时间难以记起,也不想男儿间做扭捏姿态,于是微笑着回道:“不要逗留。”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三一 怒放与凋谢(六)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