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盒子

  • 作者: 连朱
  • 更新时间:2015-09-21
  • 字数:7635
  • 吐槽数:2
  • +书架

三清和尚一声道号后,温声道:“你们要斗也无妨……”

他只说了半句,下半句已被三世道人抢去,道士怒吼道:“却要滚出去打过!”他既是大喝又是拍桌,语意冷硬,丝毫不客气。

董八荒咬了牙不敢反驳。

赵亚马更是嬉皮笑脸的向“三清三世”拱手道:“天尊,罗汉,您二老说的是,说的是,他自个滚出去就好了。”

董八荒默不作声,自斟一杯水酒,饮了。

“大罗教”几乎独霸西北,江湖之中有几个人敢捋宫无上的虎威!

没有靠山的董八荒,赵亚马只得示弱。

高行天看见二者却是心中不屑,他想老子当初连宫无上也敢杀,你们这些孬种倒好。不过“三清三世”的确是少有的高手,若在平日撞上,高行天也要退避三舍。没有把握的战斗高行天一向躲避,但是躲不了的战斗他从不退让。

片刻的寂静,“撞天翁”沈重宽轻咳一声问道:“两位护法尊者,杀了此人,真可分得‘大罗教’赏赐的千两黄金,还可以出任“无双门”的总堂主之位?”

三清和尚微笑道:“当然。‘大罗教’说到做到,至于‘无双门’的允诺洒家不能证实,但既然江湖广泛传言,‘无双门’又无人辟谣,想必也是真的了。”

和尚说完,道士立刻接道:“宫教主一言九鼎,‘无双门’李……”他眼神四处游动,顿了一下续道:“若李门主说了那番话,自也当作数的。”

得到“三清三世”亲口证实,几人的眼中都散着兴奋的光。

高行天至此才知道,为什么会有无数狂热的人追杀自己。

千两黄金,“无双门”的总堂主之位,无论谁杀了自己,金钱和权力就同时都有了。

我竟值那么多?

高行天不禁暗暗自嘲。

参与围杀高行天的人均可以得到赏金,千两黄金容易瓜分。不过,高行天的首级却只有一个,“无双门”的总堂主也只有一个空缺,这就是能者得之了。在座至今没有动手的几位都是对权力感兴趣,黄金倒是放在其次了,在这个奉行弱肉强食的江湖中,有了权力才是最根本的。

猎物就在眼前,座中人之所以忍耐,那是在等人。

“三清三世”一现身,高行天既知今夜是跑不了了,他索性坐在楼梯上,抱着刀竟然运功疗伤起来。这是一个大胆挑衅的举动,他完全放开了,他的架势就是宣告:老子命就在这,想要,就拿去吧。

赵亚马顿时按捺不住,不过他注意到董八荒就没敢妄动。施怡和沈重宽也是心生猜忌,彼此牵制。

“三清三世”见到高行天的举动不禁相视一笑,但却是一个慈笑,一个怒笑,庄家从来都是不急的。

戴着斗笠的剑客似如有所思,但他面容掩盖在阴影之中难以观察。少年依旧趴在桌子上,对着蜡烛无言,仿佛那里就是他的世界,一个润沁没有恩怨的世界。

雨是愈来愈大了,客栈的掌柜和伙计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血染的客栈被劲风飘雨吹透,少年桌上的烛火却依然温暖如昔,并未怎么晃动,见此,少年不由得微笑起来。

足有一盏茶的时间,高行天方睁开了眼睛,他内息深厚,短暂间已恢复了大半功力。他身上多处被创,都是搏命造成的外伤,除了伤势重的左臂,后来右腿也挨了几下,行动颇有不便,不过高行天心想剩下的战斗也就是几刀的事情,也不在意了。从冲出房门的一刻起,他就没奢望能活着走出“不觉客栈”。

一阵急雨扫进客栈,凝坐许久的“三清三世”便往门口望去,沉默的剑客也瞥向门口,然后赵亚马,董八荒,施怡,沈重宽全都注视着门口。

门口已然来了一个人,正是众人久等的萧公子萧温菊。

三清和尚淡淡道:“终于来齐了。”

三世道人轰然叫道:“但太晚了!”

萧温菊穿着青衣,头戴方巾,外面急雨如织,他不带雨具却衣裳不湿,内里的白衫一尘不染。他的样貌较之赵亚马还多七分书生气,神色间不仅文质彬彬更带着腼腆。萧温菊进到客栈里,局促的一笑,就像是第一次进京赶考的青涩书生,满揣着忐忑与不安。

三清和尚向来者道:“萧公子好。”

三世道人也道:“萧公子好。”这次他两人却是异口同声。

萧温菊面带羞赧,拱手道:“路不好走,所以迟了。问二位老人家好!”

三清和尚道:“贫道三十有二,大不了公子多少,如何敢当老人家呢?”

三世道人眯着眼睛,一直打量,却不说话。

萧温菊向赵亚马示意,也向董八荒一桌微笑。向着后面两桌他却毕恭毕敬的躬身礼拜。

此刻听得三清和尚问话,萧温菊微笑道:“有人活得长久,松寿鹤年,却心如童子,倒喜欢别人叫他大哥。二位高人虽年岁不高,但见识渊博,不是小子能比。是以我称呼二位老人家,是对二位学识而非对人。”

三世道人忽一叹,摇头道:“三清啊,看来我们真是老了,拍马屁都拍不过小的了。”

三清和尚温文道:“我看你面上叹息,心中却是欣喜。”

三世道人怒道:“我看你假装欣喜,内心是不悦我高兴吧。”

三清和尚摇头道:“出家人却喜怒于色,你这修的是什么道,莫跟我说大道化简,天真自然,不取那繁缛。”

三世道人圆目一瞠,忽笑道:“放你娘的狗屁,我乃无道,何分繁简。”

沈重宽轻咳一声,打断两人的笑骂,向萧温菊道:“公子看今日之局应如何化解?”

萧温菊不言,只向高行天方向踏前几步,赵亚马见他行动就站了起来。萧温菊停下来,回身打量诸人,斯文道:“人只有一人,位只有一缺,当然能者得之。”

施怡媚声道:“请萧公子明示。”

赵亚马不等萧温菊答话,就尖刻道:“他的意思就是他武功最高,当然人由他杀,位子也由他坐了。”

董八荒冷哼一声。

沈重宽凝重的看着萧温菊,沉声道:“萧公子对“无双门”总堂主职位是志在必得了?”

萧温菊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似是不好意思的样子,口中却应道:“自然。”

“自然非你莫属?”

萧温菊点头。

此刻他的腼腆却并不是代表谦让,那低调的神色已隐隐带着排斥的暗示。

沈重宽带着点尴尬再次轻咳,这已经是他今夜的第三次轻咳,但这次轻咳却不同,这一声不带风寒而暗含杀机,按捺已久的人都出了手。

赵亚马手上翻出一对判官笔,连点萧温菊手三阴经。董八荒一甩手,袖中飞出一线鱼钩直向萧温菊咽喉。靠后的施怡和沈重宽亦揉身而上。

四人攻势不一,但目标只有一个:搏杀萧温菊!

这个共识在他们来的时候就达成了。

“细雨公子”萧温菊的武功深不可测,如果五人相争,最后得胜的肯定是萧温菊。所以他们定下沈重宽三声咳后,就齐取萧温菊的性命,先杀了威胁最大的竞争对手再说。

江湖人有江湖人的苦处,同盟四人混到如今几乎是到了末路。沈重宽乃一江洋大盗,专干劫掠镖车的勾当,遭镖局通缉是家常便饭,本来他小心翼翼还能逍遥下去,怎奈他一时贪欲,竟劫了“远威镖盟”的镖车,“远威镖盟”已经放出话来,要盟下七家镖局全力围捕,三个月内要生擒沈重宽,活剐之。施怡则是修了一种双修密功,需要汲尽男子元阳之气,已经坏了数位名门侠少的性命,无处容身。而董八荒则在南疆招惹了“身体帮”,苦心经营的基业被夷为平地,好不容易才逃到中原喘口气。这几个人当中就属赵亚马的处境还好些,他虽平日气量狭窄,阴狠毒辣,但得罪不起的他是一概不惹,因此也受够了窝囊气,只想找棵大树好乘凉。

他们身上都有些甩不掉的麻烦,这些麻烦都并非是金钱能够解决的,金子对他们并不重要,他们只想傍上“无双门”这个大靠山。

想入“无双门”必杀高行天。

欲杀高行天先杀萧温菊。

四人此时联手施为,威力非同小可。如果萧温菊惊慌中接下四人的杀招,四人的后手也会接连而至。但萧温菊对眼前的攻势只冷眼相对,他一退三步,避开飞钩,躲开判官笔,丝毫没有战意。

萧温菊彷佛怕了四个人的合击。

这个姓萧的很取巧,高行天靠坐在楼梯转角暗忖着。

别看四人无间配合,但绝非铁板一块,从刚才的言语、神情就能知晓其互相之间早动了杀心,四人一路上或许还曾经冲突过,萧温菊不摄其锋芒,是聪明的选择,这几个人就像撞到一处的贼寇,个个居心叵测,有默契但无信任。一旦动起手来,谁也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诡变。

萧温菊再退步,紧接又是两个侧翻。

追击的四人攻不到萧温菊却接连发出了惊叫与惨呼。

董八荒的鱼钩飞到一半就绕了方向,激射向赵亚马,锁穿了“小气书生”的琵琶骨,而他同时也惨嘶一声,因为赵亚马的一支判官笔亦脱手而出,正中他的肩井穴。

猛扑而上的沈重宽见二人自相残杀,心中惊悸将身形一收,本能的警惕扭头,他一侧目就对上了施怡的眉眼。

这一刻,媚眼不媚,杏目含煞,双方都从彼此的神色中读出了惶恐与敌意。

两人并肩而上却同时向对方出手。施怡长于暗器、媚术,而沈重宽一身横练,手上更有侵淫了三十余年的铁砂掌。沈重宽全然不顾施怡飞射胸前的连环金环,仅身躯轻摆避开了心脉要害。金环悉数打在沈重宽左胸,沈重宽口中溢出了鲜血,但拍出的一掌却是牢牢印在施怡的额头。

施怡萎然而亡。

合力一击之下,萧温菊毫发无伤,四人却是两残,一伤一死的局面。沈重宽即怒又悔,气极骂道:“狗娘养的,荡妇、小人、土鳖果然不足与谋!”

董八荒与赵亚马的要穴被对方重创,半身麻痹,难以开口。面对悠悠回身的萧温菊,二人神色惊惧,发出哼哼唧唧的卑微之声。

这是求饶的声音。

萧温菊目光中没有一丝怜悯,他手腕一抖,刀已在手,刀短而弯,不及半臂长短,平时纳于袖内,此时脱壳而出发出一声清吟。

董八荒与赵亚马像两条摇尾乞怜的狗,齐头转向沈重宽。

沈重宽长吸一口气,怒叫一声,再次扑向萧温菊。他非是救两人,而是在救自己,亦为得重赏做最后一搏。

江湖传言萧温菊的“暖儿刀”出神入化,但未见其动手孰知真假,江湖中虚假的造势、炒作大有人为,他不信自己侵淫几十载的铁砂掌能输给一个毛头小子。飞纵祭出的铁砂掌,掌风呼啸,沈重宽一身硬功的确非同小可,旁边桌上的酒水都因这掌风而溅溢。

萧温菊出刀,他是反手握刀,刀势向内而拐,轻盈而飘逸,彷佛细雨之湖的一条鲤鱼突然跃出水面。不过看似轻盈的一刀却带起了猛烈的刀风,刀光乍起,刀风大作,刀风不仅瞬间压下沈重宽的掌风,简直把屋外的雨也卷了进来。

三清和尚看了这一刀,就低下了头,轻道:“无上天尊。”

三世道人亦轻颂:“阿弥陀佛。”

诵念间地上早已洒满了鲜血。

萧温菊一刀之下,赵亚马、董八荒皆人头落地。

三清和尚是对着萧温菊的“暖儿刀”有感而发,而三世道人超度的却是沈重宽。

萧温菊一刀挥出,只斩了赵亚马、董八荒。杀死沈重宽的另有其人,他死于背后突袭的一剑。杀人得短剑正滴着鲜血,它握在头戴斗笠、沉默不语的剑客手中,剑客的剑招完全没有先兆,他倏然一剑追挑上沈重宽的后心,沈重宽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软软摔在地上,藏在铁砂掌后面的铁头功也不及施展了。

高行天看到剑客的出手,内心似乎升起了一丝希望,但想来又觉得不可能,一时之间,心情复杂。

飘雨客栈,溅血楼堂,唯有少年眼中的烛火依旧温暖而笔直,刚才萧温菊那么大的刀风,连“三清三世”的衣襟都刮动了,却吹不灭这盏烛火,少年趴在桌子上,似乎除了这根蜡烛其他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你帮我?不……”萧温菊揣摩着剑客的意图,他凝视着剑客,一双俊目似乎要钻透斗笠,看清剑客的真实面目,萧温菊摇头道:“唔,你是想帮他?”

萧温菊藏刀入袖,用手指指向高行天。

“不错。有的商量吗?”

萧温菊继续摇头。

剑客道:“那你是要与我一战?”

萧温菊还在轻轻摇头,他微笑道:“不只是与我,这一战恐怕还要加上两位老人家。”

剑客打量“三清三世”,见一僧一道巍然不动,静坐如山。剑客缓缓道:“你错了,这一战只是我和你,或者是我加上高行天对你。”

“三清三世”又陷入凝坐之中,对剑客的话并不反驳,他们似乎已经成了客栈里的两尊神像。

萧温菊面色微变,但仍坚持道:“没有高兄的首级,我无法得偿所愿。”

剑客冷冷道:“与我无关。”

萧温菊低头盯着脚尖,柔声道:“高兄废了一大半,我看你身上也有伤,现在的你们加在一起也赢不了我?”

剑客长吸一口气,坚定道:“不是没有机会。”

剑客的斗笠压低,看不清面容,但是每一个字都透着无比的信心与勇气。

“你不插手,‘大罗教’的千两黄金萧某拱手相让。”

“我不能。”

“为什么?”

“因为他是我朋友。”

萧温菊一愣,失笑道:“高行天这种独狼也有朋友?”

剑客道:“他有没有我这个朋友我不知道,但是我有他这个朋友。”他这样说,已经表明了态度,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揽下这件事情。

萧温菊听了这话,面色有些肃然,连与烛火相看两不厌的少年也轻挑了细眉。

是否有人在你危难时叫过你朋友呢?是否有人在你绝望之际帮你勒住悬崖之马?是否有人在你沮丧之际唤起你的豪情?

你是否有这样的朋友?

高行天面无表情。

萧温菊一跺脚,叫道:“把兵器留下,放你们走。”

剑客微怔,对方的条件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剑客与高行天对视一眼,高行天不可置否,低头不语。

剑客立刻决然道:“好,一言为定!”他迅疾上楼,携高行天沿着楼梯靠上二楼角落,一脚踢开了窗户。

窗外夜是疾风骤雨,窗内人是留恋不舍。

高行天握着“五色”宝刀心中一阵犹疑,他几乎将这把刀当成了自己的生命,但是现在,高行天闭上眼,一声叹息,将刀抛到楼下。

剑客也抛下短剑,放弃兵刃毕竟是一件耻辱,他也心中感慨。不过客栈局势复杂,要真动起手来,凶险难测。

他正欲与高行天穿窗而去,忽听楼下萧温菊一字一顿的清楚叫道:“且慢!陆、无、归,我要的可不是这个。”

剑客心中一震,斗笠下面色的骤青又白。巨大的情绪波动不知是被萧温菊叫破名字的缘故,还是其他。

楼下的萧温菊斯文道:“你为我要的只是你们手中刀剑?”

剑客一咬牙,探手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匣子。

匣子一尺长、两寸宽,看着简朴无奇,但高行天却睹到陆无归捏匣子的手已经起了青筋,高行天不发一言纵出窗外。陆无归的手亦终于松懈,抛匣而去。

萧温菊双手接住盒子,面现喜色。

“三清三世”在“五色”宝刀坠地的时候都面色不改,此时黑色匣子甫一现身,两人面上都起了波澜。“三清三世”凝重相望,瞬时传递了许多信息,“三清三世”长身而起,向少年一揖,三清和尚道:“恭喜李门主收得强助。”三世道人则道:“贺喜李门主得两家枢密。”

这趴在桌上护着烛火的少年竟是“无双门”门主李无忧!

李无忧趴着不动,只一摆手。

“三清三世”再一揖,两人慢退几步,也投入到客栈之外的漫天风雨,他们去的很急。

血腥客栈只留下了两个人。

萧温菊一手提着宝刀一手捧着盒子,走到少年近前,郑重侍立一旁。此时蜡烛只剩一寸长短,滴落的蜡液凝固后盘结在底座四周,像一个枯萎的美人暗自垂泪。萧温菊看不透这个少年,估不出对方的深浅,如不是事前准备充分,他也猜不到“无双门”的门主竟是如此的年少。

“你呀,怎地不讨人喜欢了,只会对外人说那些奉承的话吗?”

萧温菊恭声道:“属下不敢亵渎门主的静听。”

少年微笑道:“既已在入门时认出我来,为何擅自做主,把人放了?”

“属下一时斗胆,认为门主不会把这两个鼠辈放在眼里。”

“哦。”少年皱眉道:“你又怎么个斗胆法?”

“属下曾观察过,一路追杀高行天的,并不全是门内高手,大多都只是江湖的游侠散寇。门主借此机会一是逼得高行天鼠窜天下,扬我‘无双门’声威;二是将门中缺乏经验的新人推出去磨练一番,发掘可造之材;第三,不少贼枭也想浑水摸鱼,其中不乏我门的敌人,依此良机正好将其铲除。可谓一举三得,至于杀不杀高行天,属下想那已是次要,一时的敌人未必是一世的仇家。这个盒子隐藏着金、唐两家的重大私密,可抵高、陆二人性命。鱼与熊掌不可得兼,是逼得二人困兽犹斗毁了盒子,还是各取所需暂时放他们一马,我想门主的目光要远比属下长远。”

李无忧坐直了身体,伸了个懒腰,哂道:“我看你是怕被‘三清三世’偷袭,又摸不清我的心思,所以才不敢放手一战吧。”

萧温菊默然不语。

李无忧站了起来,带着倦意道:“怎么了,又哑巴了?如果你不明白,那么就问,不要私下揣测。”

萧温菊沉声道:“属下刚才并未入门,的确担心‘三清三世’的辣手,颇有孤立无援之感,现在入得门中,觉得如鱼得水,必当尽心竭力,为门主效犬马之劳。”

“你怎知我愿收你?”

“小人以属下相称,蒙门主大量,不以为意。是以小人擅以属下居之。”

李无忧冷哼一声,到了门口。

萧温菊连忙跟上,试探道:“门主,刚才放走‘三清三世’,是否合宜?”

“那应怎样?”

“杀之!”

李无忧忽转头瞪了萧温菊一眼,萧温菊立刻低头肃立。李无忧冰冷道:“你想在‘无双门’和‘大罗教’之间挑起战争吗?”

萧温菊颤声道:“属下不敢。”他拱手奉上黑匣子和宝刀。

李无忧只将黑匣揣入怀中,道:“看不出你倒是个激进分子。”

萧温菊道:“属下是从利弊出发,‘大罗教’与‘无双门’并立西北,一山不容二虎,‘大罗教’对我门早有挑衅,属下不明门主为何忍耐。”

“忍耐?”李无忧闻言笑道:“我不是忍耐,我是还不了手。三年间,除去朱尔泰、厉啸兰,我还丧了五名总堂主,你知道他们都是死于何人之手么?”

萧温菊一时答不上来,李无忧回头看他一眼,轻吁一口气吹起额前的碎发,他的动作轻佻,不过萧温菊却看出了少年眼中的森寒,他一震道:“‘大罗教’!”

李无忧道:“当然是‘大罗教’。西北王恭王爷正宠着‘大罗教’,你说我能下手吗?明里暗里我都不能和它争斗。不过有了这金家与唐门联手打造的盒子就不一样了。”

萧温菊道:“属下愚钝。江湖人说这盒中藏着两家许多不外传的机密,两家联姻后第一件事就是打造了这盒子。不过江湖中人为何如此看重这盒子,就是得到了又能怎样,破解盒中机密然后改行去练暗器,去做机关?一般人拿着盒子只会被金唐两家追杀,想和两家做交易纯属白日做梦。”

“你说这生意不好做?”李无忧的语气很悠然。

萧温菊道:“金唐两家的作风是出名的强硬,从不受人要挟。就连‘武陵山庄’的号令他们也敢不听,恐怕这生意很难做。”

李无忧道:“你是如何得知陆无归身上带着这东西?”

“因为厉啸兰。”萧温菊腼腆道:“我搜寻过厉总堂主身殁的地方,得到几枚细针。找人鉴别后,知道确是唐门的‘幽雨牛毛针’。这针虽毒利,但飘然无力,除了用‘清明时节’这种类型的机关击发,没有其他用途。陆无归和高行天行刺的消息在西北传得很广,而金家的‘苦寒公子’因祸离家,据说就是躲在了那神秘窝中,如此一推我想东西可能在陆无归身上。”

“看来‘斩奏堂’善后的事情做得还不够好,不够细,回去当罚。”夜黑,雨狂,李无忧已昂头踏进雨中,少年洒然道:“小萧,你今天甚得我意,处乱从容有大将风度。小兰虽是女人却不如你心细,她死在高行天手下就因自恃过高,明知同门布下陷阱,仍然孤身犯险。她太过依赖‘连心神枪’的快,都说‘快刀斩乱麻’,但你又知道面前有多少乱麻呢?她就是死在出其不意的一根麻绳套中。我希望你牢记这一点,少数敌,多交友,帮手越多才能活得越久,我不想连着再死掉一个总堂主。你不必紧张,我知你亦有几个难惹的仇家,不过即入得我门,便受我门庇护,你可以放开手脚,无须顾忌。”

萧温菊闻言不由心头一热,他终盼来了一展抱负的机会。

江湖广袤,孤身一个人即使武功高强也无济于事。如今已不是单枪匹马打天下的时代了。

萧温菊用护体真气护着衣衫隔雨,却见李无忧在瓢泼大雨中毫不防备,少年被浇的淋漓湿透,表情却豪迈酣畅。萧温菊也豪情顿起,收了护体真气,任大雨倾盆,二人身上瞬间就百溪奔腾,万河流淌。

李无忧扫他一眼,笑看。继而少年忽然想起一事,便驻了足回望向客栈,他笑道:“今天一时高兴,走了却忘记了。”然后李无忧就向着客栈轻轻吹了一口气。

此时二人从客栈已行出五丈多远,可客栈内的烛火竟因李无忧薄唇一吹,就无声无息的熄灭了。

“风餐大法”!

萧温菊心中毛骨悚然,一扫仅存的疑虑。

李无忧以“风餐大法”、“露饮神功”名动天下,即便外貌再过年轻,这手独门绝技却是天下无二,独此一家。

这少年确是李无忧本尊!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四 盒子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