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未还

  • 作者: 连朱
  • 更新时间:2015-09-21
  • 字数:7329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屈洒柔声道:“你要加入蚂蚁窝,成为一只蚂蚁?”

“不错。”高行天语意决然。

“理由呢?虽然你的介绍人是小六,但我还是要听听你的理由。我需要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

“江湖飘摇无根的人如同荒原野狗,终日遭人逐来赶去,即使呲着牙偶露峥嵘,却不如那些摇尾乞怜的卑污者瞬息所得。这里叫做蚂蚁窝,众人皆是蚁般贱命,但是活着有归属,有寄托,有希望。窝北就是武冢,天底下再没有比这里更接近杀手荣耀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在这里做蚂蚁比在外做野狗要好。”

高行天的声音是一贯的冷漠,但这段话说来前半段哑,后半段冰。话音似块寒冰在震颤中破裂粉碎,有一种直达内心的动人真诚。

屈洒缠着纱布的面容看不出表情,幽暗的眼睛却是连眨几下。

陆无归目光下视,他虽是血蚁,但若要在这个场合发言还差点分量。

至于最后面的女人,她坐在石桌旁,一个劲的吃,像是灾荒之年的幸存者。

女人极少有这种吃相,尤其是如她这般身材曼妙的。

女人很原始的大口吞咽,偶尔还用红唇咂着手指上的油渍,尽管这女人如此饕餮,却不显得鄙俗,姿态自然流露出一种媚态,食欲烘托着柔媚,撩人魂魄,看到她的吃相,不禁就会使人联想到性欲。

高行天一番话后,女人放慢了节奏,似是吃得差不多了。石桌堆积的肉骨像一座小丘,对比她的优美身材,若不是亲见,大概没有人会知道这竟然是一个暴食者。

屈洒淡淡道:“野狗一旦有窝,它的牙齿还能保持当初的锋利吗?”

“蚂蚁的牙越来越利,野狗的齿越磨越钝。”

“你会把这里当做你的家?”

“不错。”

“你可知蚁窝的戒律?”

高行天沉声念道:“举凡蚁窝之人,须遵三章五律。窝外行事不究,窝内有法三章。三章名曰,其一违背蚁王,死罪;其二扰乱蚁窝,死罪;其三故意杀伤他人,死罪。蚂蚁应信奉五律,不自私、不相残、不背叛、不结党、不迟疑。”

屈洒起身断言:“准许高行天加入试炼,如果存活,可为兵蚁。高行天,我们已经好久没有新的成员了。”

炼就是去掉杂质,现出真身。蚁窝试炼即是杀戮战场。一次仪式炼出一只加入的蚂蚁。

陆无归面现难色,犹疑道:“蚁王,最近三批试炼者都是八十一人亡尽,以高兄的身手也要参加试炼吗?试炼可有更改的余地?小六以为,八十一人的大试炼实在过于严苛了一点。”

屈洒无情道:“立下的规矩断无更改的余地,试炼照常开始,事不宜迟。”

陆无归道:“那金公子如何处置,难道也参加试炼吗?”

屈洒道:“金寒窗是我们的贵宾,不算入窝的试炼者。格外收容不算破例。”

水声滴答,陆无归不再进言。

屈洒走到石室南墙,用手在墙上一拍,“扎拉”的响动,石壁出现了一道石门。屈洒头也不回的道:“蹑儿,人交给你了。小六,我们走吧,还有事要你办。”

陆无归道声:“保重。”然而他欲走还留,凝重的看着高行天,叹了一口气道:“哎,叫你出门不带刀。”话语间跟着屈洒入了石门。

室内只剩下高行天和叫那名“蹑儿”的女人。

女人没有走,因为她才是今晚真正的主人。

她是“试炼”的组织者、监督者、执法者。加入“试炼”需要屈洒的首肯,但是在试炼中存活下来并取得新蚁的资格则需要她的点头。

女人又开始吃肉,抓持着骨肉的纤细手腕和恐怖食量简直不成正比。女人所穿的裙子高高叉开,露出一双修长大腿,慵懒伸展,肤色欺霜赛雪。女人十根指甲涂着紫,唇也是紫的。

倍添神秘的紫色。

女人的美丽、慵懒、神秘乃至她的原始野性都把观者引向最本能的欲望,她的存在就是一种蛊惑。女人玉指正撕下一小条肉丝,她吐出了香舌,第一次准备文雅一点的吞咽,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你叫蹑儿?试炼何时开始?”

看着女人的吃相,高行天只觉腹中又饥饿起来,而且看了半天不仅仅被勾起了食欲而已,他必须清楚接下来会被安排做什么。

女人轻吁一口气,伸出玉指一勾。

高行天唯有顺着她的意愿。两人之间隔着不到三丈,高行天身形晃动,不到三步就跨了过去。

女人将手上的肉丝向前一送,道:“喏,吃了它。”她的声音很冷淡强硬,完全不似体态的妖娆,一句嗟来之食竟被她说得不能拒绝,但也叫人充满了逆向征服的欲望。

肉还带着热气,悬在女人的指尖,看上去像是一滴诱人的蜜糖。

会有毒吗?

这是高行天作为杀手的第一本能。

不过第二刻,高行天就伸出了手,准确的说他是出了手,高行天手势如刀,取肉的一探如同拔刀一斩,取下了肉丝。

女人懒散的靠在椅子上。坚硬的石椅没有让她柔软的腰肢感到不适,坐姿很舒适,仿佛无论什么样的椅子只要她坐,都是量身打造一般。

高行天把肉丝塞到嘴里,没有立刻下咽,通过舌尖味蕾的接触他已经知道这并不是普通的肉,于是问道:“八十一人选一,规则?”

“规则?没有规则,剩下一个就可以了,陆无归没有告诉你吗?”

高行天终吞下肉丝,再问:“你是谁?”

女人抿唇道:“你现在没资格问这个问题。你只需要听话,听着,大试炼的举行,需要八十一人,你很幸运,你是第八十一个。你来了,试炼也就开始了。你记好两件事情,第一,待会只能剩下一个人,第二……”

高行天此时忽觉一阵眩晕,肉内果然掺了东西,倒下前,他听着女人幽幽的道:“在空中时不能动手,因为不公平,……”

女人的紫唇还在言语,只是接下来的话高行天已经听不到了。

醒来,人已吊在半空。

高行天双手被缚,一根粗绳正将他缓缓下放。环顾四周,除了环绕石壁两匝多达百盏的巨大油灯,半空中都是密麻麻的人。

众人一同降下。

吊在半空的人们有的还在沉睡,有的正惊疑不定,有的则露出了狞笑,还有的却面无表情,但是没有任何人言语,气氛静隘而肃穆。

亮如白昼的石室看不出即将进行残杀的迹象,倒是更像是大赦天下囚徒。

这就是试炼?

这些就是参加试炼的人?

高行天仰望头顶,视线被巨大的石盖遮蔽,石盖上雕着一只巨大的蚂蚁,蚂蚁腹部有着许多孔洞,八十一条绳索正从那里垂落。高行天判断这里和与屈洒会面的石室一样,也是深挖在地下的建筑,只不过这空间极为巨大,已不能称为石室,而应该叫做石头广场了。

高度持续降低,高行天望着地面,估量着这巨大大厅至少有二十丈方圆。

二十丈方圆也显得不够宽敞,一山不容二虎,一屋不留两刺客,何况垂吊下来的是八十一个亡命杀手。

“在空中之时不能动手。”

高行天明白了女人的话。一个经验十足的杀手,即使被吊在空中双手被缚也是危险之极。

全身上下无处不是凶器那是杀手的基本功。如果允许在空中格斗,那么会有三分之一的人将在落地前丧命。

高行天看见了那个女人。

石壁上有一处甬道,恐怕高逾六丈,女子双脚悬空坐在甬道的最边沿,她是这场试炼唯一的观众。

这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呢?

快降到地面时,高行天闻到了一股幽暗的花香,地表上竟种植着花草。

地上是冬,地下是春。

吸了两口,高行天就感觉这香味很不一般,香气入鼻,周身血脉顿时贲张起来,浑身都涌动着杀意。

花香带毒,催人嗜血。

中南的毒沼有种奇花名曰良缘。良缘花开放时花体大如巨斗,妖艳华美,非常吸引眼球,然而此花吞鸟食人,竟是种依赖肉食的食人花。而石室种植的怪花虽不直接伤人,但仅凭气味就诱人相残。

杀人不用刀,但凭一点香。

高行天知道良缘花,然而脚下这花无疑更为可怕。

有形的怪物让人恐惧,无形的诱因却让人疯狂。

地面有刀,不光是刀。

钩叉剑戟,斧钺棍枪,十八般兵器应有尽有,连分水刺、日月环、擂天锤、双面蛇拐、凤翅剪这种奇门兵刃都一应俱全。这些被遗弃的兵刃全带着干涸的血痕,昭示着这里曾经是何样的修罗炼狱。

几点松油从高挂的油灯边缘滴落下来,众人亦如同八十一颗火种随之降落到了墙角。绳索放得很巧,几乎让八十一人同时到底。

一触地面,高行天立即奔向有遗落武器的墙角,借用一把锋利的弃剑蹭断绑缚双手的绳索,绳索一断,便“嗖”的收了回去,没入苍穹一样的石盖。

由于花香的刺激,一众试炼杀手脚踏实地之后都是杀心澎湃,在空中强忍的杀气瞬间爆发。

高行天走位、割绳,已经有人倒下。除了高行天之外,场中人几乎全随身携带兵刃,场中央人员密集之地血光四溅。广场边缘亦有两个剑手正向高行天靠近,二人欺他没有兵刃,联手杀来。

两把剑瞬息夹攻而至。

不知施展剑术的两人是否相识,两剑配合得相当默契,甚至让高行天回忆起西北的孪生杀手,但相比朴氏兄弟这两人差的太多。他们一是速度不够,二则节奏也不紧密。高行天虽无厉啸兰那么快的连心神枪,但他俯身一滚随便抄把断刀使出破茧刀式,已经足够应付这种场面。

两名剑客立殁。

高行天握着断刀靠着石壁,一时没敢动弹,他强制自己游离于战场边缘。一闻血味,高行天心头阵阵热血翻涌,双眼顿时赤红,花香催起强烈的杀意,直欲将他推到场中与纷炫的刀刃共舞。

高行天强压念头,进去了恐怕就躺在那了。

八十一个人的混战!这绝非玩笑,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八十一人虽良莠不齐,但绝对高手云集。何况这其中还有着极度危险的人物。

一线飞剑,郎永绝。

高行天对郎永绝不曾留意,现在也无从分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断腾起。

杀!

引刀成一快,立死跪亦死!

杀、杀、杀、杀、杀、杀、杀……

心中杀意太盛!

不动则已,高行天知道只要手腕一挥,刀光一起,身体就不再属于自己。他断喝一声,挥拳猛击石壁,石壁凹陷,留下一个深深的拳印。出乎高行天的意料,石壁不知什么质地,竟然颇为柔软。高行天借此稍稍一泄杀气,立刻把注意力转移到地面遗弃的刀器。

化杀意为灵觉,借杀机来品刀。

杀机如海涛,扛过第一波,不连续动手,高行天凭借超卓的意志已经不至于失去自我。手掌松开,抛了手中断刀,即算置身杀机四伏的石厅,不合意的刀他也不要。

此刻几乎所有人都陆续往石厅中心涌去,战成一团,更是疯狂斩成一团。

本就是八十一人大乱斗,再加上花香惑人,即使有人笑到最后,也将重伤不治,无法成为蚂蚁窝的成员,这也是此前三次试炼没有诞生一只新蚁的原因,参与试炼的人员越来越强悍,想从中脱颖而出已经非常的困难,何况厮杀之后还要独善其身……

场中央一个使锏的汉子招式凌厉,他是最先动手的几人之一,他也是其中的武功佼佼者,汉子连杀十人,一锏一人,手下没有一合之将,所向披靡。

而十锏后,他死于一枪之下。

必杀的一枪!

这一瞬间除了这一枪,同时攻过来的还有七十二道暗器,两道长鞭,三把剑,两把刀,一把叉,一只钩,一根长棍。

汉子几乎接下了所有的攻击,唯独漏了这一枪。他死前,杀意消散,心有不甘,含恨而死。

他恨为什么接不下那一枪。

不过即使他勉强接下刚才一枪,也无济于事,一枪之后更有一枪,他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后面无数的攻击在等着他。

场中心变成一个杀戮的螺旋,谁先疯狂,谁就先死。

杀的愈多,离死亡愈近。

斗场之中已不是凭身手决定生死,而是凭借忍耐。

高行天贴着石壁,寻找合适的武器。却是握一把抛一把,期间有三个人过来袭击,都被他一招毙命。

破茧!

杀人一刀,不留余地。

高行天的刀法原本有七七四十九式,全称劫魂四十九刀,每七式一个循环,绵绵不绝。

后来高行天发现这许多招式根本用不全,许多招式更是用不上。弱的,第一招龙劫魄就能撂倒敌手。强的,即使用全四十九式也无济于事。面对绝顶高手,则连用全四十九式的机会都没有。

他琢磨与其留着无用招式做后手,还不如改良刀法抢得先机。

动了改进刀法的念头,那时也只是想想而已。

真的动手去做,是成了杀手之后。

几次刺杀,高行天就强烈意识到:要想在最短时间得手,就要化繁琐为直接。

能出一刀,不出两刀。

杀手最宝贵的永远是时间。

他化七七四十九式为七式,这一次改变让他一跃成为知名杀手。

不过他仍不满足,要杀掉更强的人,七刀也太多。高行天隐于深山终日研修刀技,拜师也偷师,刺杀兼试招,终于并七式为两式。

高行天至此刀法大成,一出关就暗杀了瀑流山庄庄主宋吉水,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接连刺了许多高手,成了名动天下神杀手。

高行天的两式分别为,破茧,子衿。

第二式子衿他从来没有用过,原因很简单,用不到。被他成功接近的都是一刀毙命,在被宫无上所伤之前,高行天从未失手过。

场中人数急剧减少,一盏茶的功夫,八十一人只剩下不到一半。倒在花海中的伤者有的一时没有毙命,只是睁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又有人不断倒下。

女人,杀戮场唯一的观众,坐在甬道的边缘,雪白小腿敲击着岩壁,发出悾悾的节奏像是为死亡计数,她的眼睛迷离不定,虽在俯视,但不像在看生死搏杀,她是在看下方的一片花海,每一次试炼都会激烈到花海荡然无存。

美丽逐渐消失。

娇艳的鲜花被杀手踩踏成泥,碾碎犹香。高高在上的她已看过很多次这种杀戮了,除了第一次倍感刺激,接下来就麻木了。

花碎成泥,又孕育着新的枝芽,人倒下后还能再站起来吗?

生命只有一次,正在死去的人,你们心中是怎么想的呢?

你们的死亡可有价值?

上面的人儿在感叹,地下的人已经拾到了武器,一把旧刀。

与其说这是一把刀,不如说是一把剑。它只有剑的宽度,却走着刀的弧线。高行天握住这把刀时,心中杀气大盛。他凌厉的气势顿时吸引了一个人的注意。

这个人站在高行天的远对角,也贴着墙壁而立。

整个战场之中,没有参加混战的只有他们两人。

那人三十岁上下,身材偏瘦,长手长脚,也正双手抱胸打量着高行天。

看这瘦子的姿态、神情,轻松异常,似乎根本就没有出过手,身边没有一具尸体。瘦子看了高行天几眼,就又抬头观赏石壁上的美人儿,他的眼神是炙热的,像一只瘦了数冬的熊终于窥到了甜美的蜂巢,毫不掩饰心中的贪婪。

此刻,大厅局势很明朗。一个观众高高在上,两个旁观者各有所思,剩下二十几个人在中心厮杀成一团。

高行天很同情冲进场中的人,一开始他也险些把持不住。他抚摸着墙上的拳印,尽量平心进气,等他再回头时场中央竟然只剩下三人。

三人消耗极大,拼命喘息,一时间都再无力出手。他们觑然相视,神情由炽热变为恍然,再由恍然渐成惨笑。

长时间忘我搏杀,几人体力几近透支,皆身受重创,身沉力竭,血流满面、汗透浃背,正因如此几人方从花毒中清醒过来。

晚了,满身是伤,已是晚了

但,却不是没有机会

三人相互牵制反形成默契,互相都领会到了对方的意思。

不杀不相识。

三人一同打量起高行天和瘦子,短时间的清醒使他们意识到要联手!

继续相互残杀已没有意义,等到最后实力耗尽,不用人动手也慢慢死掉了。

不过,三人仍有些犹豫不决,高行天与瘦子难判强弱,有人的意思是先处理瘦子,而另外的人则想先干掉高行天。

三人蠢动而未动,那瘦子却动了。

他收回望向蹑儿的目光,抽出腰间佩剑,这把长剑只有二指宽,并且剑型是越向剑尖处越是尖细,末处直如蜻蜓停立的初生荷角。瘦子长手一扬,剑指高处的美女,稍作一停瞬时收剑,并在剑身上一吻。

他吻得深情,没有一丝放浪。

顶端的蹑儿,冷哼一声,莲足踢打石壁,不过她也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个人身上,场中即将分出胜负。

瘦子信步向前,主动找上了场中三人。

高行天对瘦子全神贯注,瘦子虽是步步向前,但每一步都暗含着变化,一条直线也让他走的飘忽不定,如同一只怒舞的狂蜂般难以捉摸。

杀手的步法是最重要的基本功之一,这个人的步法让高行天也动容。

场中三人如临大敌,静立以待。

只见瘦子靠近,接近,逼近,

十步,九步,八步!

三人之中一人持枪,攻击范围最大,他算着对方只要再出一步,就进入了他长枪威力覆盖区域。不过没有第七步,白光急闪。瘦子在第八步就出了手,竟在枪法的距离之前出了手!

不可理喻!

以剑器的长短,这么远能杀得到人吗?

简直是自杀!

就算想隔空以剑气杀人那也太仓促了。

这一瞬,连高行天也认为此人疯了。

场中三人甚至露出了笑容。

三人暗嘲,这人连距离都掌握不好。

无坚不摧,唯快不破。但最重要的还是距离,即使再快,再狠,如果把握不了距离那都是废招。

此人只是一个没有距离感的废人罢了。

三人笑意刚起,却立刻僵在那里。

每个人的喉咙都多了一个细洞,同时笑着归西。

瞬息间,瘦子三剑连击,剑剑穿喉。

剑如毒刺,身如蜂舞,不为采花,只采汝命!

看着三人倒下,高行天知道遇上了可怕的对手。

行家有没有,一出手便知。

——这是个和自己一样追求效率的人。只追求最简单最直接的招数。

只是平淡的三连刺,但每一击都应暗地里练了几千遍,这三剑的衔接天衣无缝,三剑如一剑,杀完人后瘦子仍站在出手的原地,就似从未移动过一样。

有的只是鲜血,从细剑槽刃滴落。

长臂加上特制的细剑,长腿辅以诡秘的步法,真不愧为天生的杀手。

瘦子继续向前,径向高行天而来。

他没有分毫大意,脚步更加诡秘难测,更是扰动着对方的心理,瘦子扬声道:“你,可知我身边为何无人?”

高行天用刀轻轻擦过左掌心,发出了类似磨刀的声音。锐利的刀刃在掌心划出一道血痕,这刀一见血,锋芒显露,像是活了过来,高行天开刀之后,淡淡道:“你是想说你强呢,还是说你弱?”

瘦子藐然道:“还不明显吗?即算这些人中了花毒也不敢向我出手,你我强弱可见一斑!”

高行天冷言道:“杀人即是杀人,那来那么多比较与废话!”

瘦子疾语道:“即是废话,你为何反驳。反驳只因你心虚,你气弱。”

高行天厉声道:“因我杀气正盛,要连你的废话也一起斩了。”

瘦子突然喝道:“你拿什么斩?你又拿的是什么刀?你怎么斩?你已经斩了吗?不错,你心中已经落刀,但千刀都斩我不到。”

高行天额头已渗出细汗,瘦子在话语间急速逼近,气势极盛。

一触即发间,高行天锵然一指弹敲刀背,但听刀鸣清越,人语雄浑,悠悠不止中人刀共吟道:“三生有幸三生死,九重云外九重生!”

瘦子距离高行天约有九步,闻言立时顿在那里。

他以断喝逼出高行天杀机与刀意,气势已占上风,更只差一步就要出剑,却被高行天一句偈语扳了回去。

他道的是妄,高行天唱的是空。

空破妄,虚化无。

瘦子气势不能满盈,连贯的杀招就递不出去。

高行天缓缓扛刀过头,刀与肩平。瘦子翻腕,端剑成水平一线,眼神亦随着剑的方向盯着高行天。

双方都激发了一切可以调动的潜能,赌上了性命,只因对方是平生首遇的劲敌!

石厅只余两人倍显空旷,最后的对决却在墙角。

寂静,只有盏盏油灯偶尔发出燃烧的声响。

蹑儿脚不再晃,呼吸也屏住,下方两人虽然实力接近但均杀性极大,胜负很可能只是一瞬,她逐渐眼睛也不眨,刀光剑影随时都会惊起。

恶战她看得多了,这样惊心动魄的也是少有。

从对空间距离的掌控来说,双方旗鼓相当。

高行天是斩击,从面范围的控制来说,占据优势。瘦子是刺击,从线范围的长度来说,把握主动。

不过却还有隐藏的因素,高行天靠着墙壁,他的头顶上空正挂着一盏巨大的油灯。其他油灯的灯芯已经掉完一圈,只剩这盏油灯还没有落芯。

瘦子在等,他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环境无疑极为有利,带着火星的灯芯降落的瞬间就是对手毙命的时刻。

须臾间,那一点火终于脱离了灯盏。

坠下!

蹑儿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决定胜负的星火,星火的落点正垂直了高行天的位置。

她趁机眨了一下酸痛的眼睛,然后全神贯注。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七 未还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