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 一色楼(三)

  • 作者: 连朱
  • 更新时间:2015-09-30
  • 字数:4253
  • 吐槽数:0
  • +书架

“压制他的节奏,不可让他运使‘风餐大法’!”娄听艳俊脸失色,高声叫道。

娄听艳于黑森林弑叔娄冬风,正式登上千秋帮帮主的宝座,西北之行的目的已经圆满达成。娄听艳来平朔城本来只打算凑个热闹,不欲出手。但是与李无忧交手的诱惑太大,里面有利益有名声,不过仅仅如此的话他决不会掺和。

武技到了娄听艳这个境界,提高一丝一毫都很难。李无忧以风餐大法、露饮神功名动天下,载誉江湖,甚至声威远飘域外。若得一个与其生死相搏的机会,当可借机证己之不足,破障身之迷。因此,娄听艳在谋策者的反复游说加码之下,最终决定试上一试。娄听艳不是贪婪侥幸之徒,他推演过今日的局面,或许真的可以致李无忧于死地。

八道指劲石沉大海,娄听艳先惊,惊后暗喜。

他的指法名为欲眠指。

这种指法的独到之处在于后劲,欲眠指的后劲不是马上发作的,它就像坛陈年老酒一般绵绵缠缠,潜藏深伏,敌愈强,指劲累积的就越深,发作的就愈缓,但是一旦发作就是催命的内伤。

也就是说,欲眠指乃是一种遇强更强的指法。

娄听艳知道李无忧很强。但一瞬接下八记欲眠指,毫无反应的对手,他还是第一次逢见。他恨不得再连弹八指,看看李无忧究竟能纳下多少指劲。可是他只攻出去了两指,凤眼眯起的娄听艳这才发现李无忧推掌的掌风竟然不断。

没有任何掌风可以经久不息的。

除非那一掌带起的根本就不是风。

而是势。

面对三大高手的围攻,仍能一掌起势。

这说明李无忧还很从容。

娄听艳必须提醒未出手的人。想杀李无忧,绝对不能够等待时机,婆婆妈妈,一定要雷霆一击,速决之。因为这个人的气脉悠长,内息深厚,江湖之中罕有匹敌,其势一旦交织成场,几乎是压倒一切的。

魏魁斗的坎肩“砰”的一声炸裂粉碎,露出壮健似是黑铁铸就的精赤上躯。大汉咬牙瞠目,全身肌肉贲起,却依然动作迟缓,如堕泥沼,只能寸进。这是一个由蛮牛演变成蜗牛的过程。他在那只横亘的手掌面前挣扎,最终停步。魏魁斗改扎一个站桩步,收拳于肋下,单拳水平击出。

一个传统的正拳。

正拳的效果却很神奇。

魏魁斗一拳击出,其和李无忧之间便骤然缩减了近丈的距离。照此出拳,拳不过三,他就能够得着李无忧。娄听艳高叫示警,魏魁斗也明白万万不可给李无忧一一击破的机会,因此立即祭出名为缩地成寸的拳法。缩地成寸拳对内力的损耗很大,再加李无忧匪夷所思的控场掌法,即便魏魁斗内力雄浑,也感到连续出拳非常吃力。对拼的已是内力。令他费解的是,李无忧分割战局的策略虽然高明,损费亦颇巨,李无忧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拼消耗的战法?除非李无忧自信一人的内力可以胜过合击众之和?不过,就算你李无忧内息冠绝西北,难道你以为今天出手的只有当下三人?

魏魁斗黑脸怒面,尽管腮口遭掌风挤压而剧痛,他仍然大喝着挥出了第二记正拳。

李无忧左掌慢,右掌疾。

他的右掌与令当迟交手超过七十击。

令当迟双袖已被血水濡湿。承受了如许多的斩击,别说常人就是一身横练高手的骨骼也粉碎了。可是令当迟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痛苦,相反他的眼睛越来越亮,看上去他竟因痛苦而愉悦。

当李无忧再一次斩中令当迟的袍袖,溅起了更胜先前的血花的时候,令当迟的袍袖没有退却,一只暴涨数节的手臂自袍袖里穿出,蓦然抓向李无忧的咽喉。

那手臂碧绿有鳞,骨节粗大,指甲尖长,仿佛是山魈精怪的利爪一般。

李无忧单调的掌势应机变化,拍封而出,抵住了令当迟的绿爪。

令当迟一声闷哼,五指弯扣,紧紧攫住了李无忧的手掌。双方甫一较力,令当迟的骷髅面具眼孔处即溢下了惨烈的血线,身躯亦急剧颤抖。李无忧浩如烟海的内力使令当迟立即呈现了无法支撑的迹象,以至于其碧绿色的畸形长臂竟然开始凋零。

令当迟的手臂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龟裂、崩散,星星点点的绿莹莹皮屑飘在空中,恍似鬼火,皮屑落在倒塌的屏风扇面,灼烧出无数密密麻麻的孔洞。

这些皮屑显然带着腐蚀的毒性,一旦吸进人体,将是致命的。李无忧手掌不惧剧毒,他的鼻口却不敢轻易尝试,长吸止停。与不堪手臂对应的是令当迟的头发,他的飘飘银发诡异泛红,如果说其手臂处于崩溃凋零的状态,那么这银色长发似欲成熟盛开之时。

金展元面色大变,转身就逃。他身边的美貌女子徐冬儿也离席而逃。金展元追求春水派的“金丝莺”徐冬儿已久,每次打听到徐冬儿的踪迹行踪,金展元都会千方百计赶至,大献殷勤。昨夜两人一夜宿醉,借着酒劲,金展元才第一次得偿香唇。今日心足意满的金展元忽逢西北道上的熟人铁头陀,酒酣耳热间铁头陀向其引见了贾轻刀。金展元惊异贾轻刀公主岭大游寇的身份,便高楼宴请,大攀交情,不想竟碰到了这档子事。

眼下金展元与徐冬儿急不择路,就欲从五楼栏杆处一跃而下。

金展元一席只留下了贾轻刀。

金展元突然逃走,贾轻刀却不会逃。他这趟西北之行的意义就在于当前,怎么会走。

贾轻刀掠席而上,拔刀出鞘。他的刀是薄如蝉翼的轻刀。当贾轻刀一刀斩出的时候,半透明的刀身完全消失。

贾轻刀本要直取李无忧。

然而李无忧的背后守着从容不迫的回玉桥。

杀李先杀回。

这似乎已经是一个江湖法则。

贾轻刀的无形快刀疾斩回玉桥。

回玉桥手中没有任何兵刃用来招架,但是青年的一双手就是无坚不摧的武器。回玉桥的手凭空削划,脆响萦耳,没有轨迹的蝉翼刀被敲中,震颤着在空中现出形体。

悠悠的蝉翼刀一现即隐,继而绵密的刀声交织破空,刺人耳膜,一刹那,贾轻刀劈出了难以计数的斩击。

剧斗发生,有的人逃离,有人出手,有人冷眼旁观。

三清三世没有进一步拆解争斗。一僧一道所做的只是无声无息的向李无忧移近数尺。

三清三世只移动了这一次。

但这种接近的举动却很有一种隐晦的暗示。

不做事,那只是做事的时机未到。

李无忧的长吸因为令当迟的腐蚀毒而间停。

魏魁斗的第三记缩地成寸拳就到了。

魏魁斗这一拳打得酣畅淋漓,迥异于前两拳的艰难。

有的时候过于顺利也是一种警兆。魏魁斗发现李无忧横亘于前的手掌消失不见。镇压全场的可怕掌力骤然抽走,不等魏魁斗反应对方究竟变了什么招,就觉排山倒海的巨大压迫感当头落下。

黑面神不假思索双手交叉上架,炼体如钢。

当是时,李无忧正跃起于空。

他愣是一手掰断了令当迟的绿爪,另一手如落碑般掌劈魏魁斗。

一声巨响,楼面轰然震塌,赫然出现一个通连上下层楼的大窟窿。

魁梧的黑面神自五楼消失,与碎裂的板石木材一起直堕楼下。

令当迟与李无忧交手之后,一直陷入狂热的状态,不类人更似鬼。他的身体没有痛感,极度坚韧,但遭李无忧生生掰断绿爪,令当迟的眼神终于透出了惊怒交加之色。他低吼一声,鬼魅闪进,还是试图接近李无忧。

近身缠战比拼内力,李无忧无疑稳占上风。即算当下以寡敌众,但其内息浩如江海,依然有能力当场迫杀令当迟。适才令当迟已经无法抵挡,李无忧稍多催发几分内力,几可致其于死地。不过不知为何,李无忧却没有选择这个方法。他只选择废掉了令当迟一只手爪。令当迟体质特殊,损失一爪连重创都算不上,依旧凌厉的狂攻不守,然而李无忧竟不再给令当迟拼耗内力的机会。李无忧恢复起初的应对方式,始终与之保持一段微妙的距离,右掌重复斩击,他发出似刀般的掌风,一道比一道强,一道比一道厉,有若实质,等李无忧落地之时,令当迟被逼到了丈外。

楼板碎了一个大窟窿,窟窿边缘躺着两截断臂。铁头陀的断臂了无生机,令当迟的断臂则急剧的栗动,然后绿色臂爪竟然开始融化,顷刻化成一滩恶臭的绿水,绿水之中仅剩下一根细细白白、玉玉莹莹的骨殖。这根骨透着一股神圣近道的意味,但是接近永远是接近,追得越高,摔得越惨,它若走不到骨血融合的圆满境界,那就什么也不是。

李无忧看着令当迟。

他嘲讽的表情里有话。

那意思令当迟一读即懂,李无忧是在说:“我不会成全你。”

令当迟的发色在银红之间几度转换,火红的色泽经过一次转换就褪色一层。

令当迟低吼变长啸,怒恨欲狂。

李无忧左掌再度拍出。

他左掌拍出的同时,小吸了一口气。

这一掌遥拍娄听艳。

相比右掌,李无忧的左掌却总是发得很慢。左右就像是快慢不同的两个世界。

至今为止,他的左掌只出了三掌。

第一掌,控场。

第二掌,劈魏魁斗堕楼。

这第三掌,单打娄听艳。

娄听艳的身躯弓弯如虾,八指连弹。

无果。

李无忧的掌势连贯,吞噬一切。李无忧的确是在绘势,他的掌势击出,一色楼似乎也在颤抖,这是一种明证。

娄听艳漂亮的脸庞本来如玉,此时忽然又惨白三分,嘴唇更是血红欲滴,他双手无名指弹出,低低的吟道:“千秋一梦。”

伴随着低吟,两道柔和的指劲离体而出。

先八,后二。

十道指劲,撑起一道密网,堪堪抵住了李无忧的掌势。

娄听艳提振全身功力,就想祭出千秋一梦的后续指法万古成空。

他在实战之中还从未出过这欲眠指压箱底的破执二指。

然而他苦苦对抗的掌势却在这个时候消失无踪。

五楼静了那么一刻。

静止有着连锁传播的力量,所有人都停止举动。

李无忧双掌合并,保持着一个下斩的姿势。

在这掌风扫过的路线上,霜月木高背椅一分为二,远处一人高的牡丹花瓶悄悄滑落一只瓷耳,花瓶背后的楼壁裂了一个月牙洞,风光入楼,可见天边白云似雪棉。在这所有背景之前的令当迟逼近至李无忧身前三尺距离,摇摇晃晃不能再进,其骷髅面具的额头位置出现了一线隐约裂缝,裂缝忽然间变得明显清晰,笔直向下伸展,面具“咔吧”碎成了两瓣。

令当迟面具遮掩下的面孔一片血污,苍老与阴鸷是这张面孔最大的特征,惊愕则是无法逆转的表情。前遭白骨教袭灭绛云轩之役,因为无双门的插手,令当迟不得不从西北惊退。令当迟把此事视为生平大辱,他一返甘州便专心研磨血经,寄望将上下两经的境界合一,达到骨血交融的圆满地步。此番再来,他的骨血经虽未臻至大成境界,但自负已有长足进步。可是与李无忧交上手,发现现实却仍是鸿沟难弥。令当迟感觉不光招式被对方猜解个透彻,似乎就连心思也逃不过李无忧的法眼。

惊愕之外是强烈恨意。令当迟凝起最后的生命力,他的躯体明显鼓胀起来。

李无忧冷哼一声,收掌,瞬间一脚踢在令当迟的胸口。

令当迟撞碎花瓶、贯穿月牙洞,倒飞至楼外,于半空之中突然自爆,迸散成一团莹莹绿焰。

一色楼楼顶却坐着一个人,沉默的看着令当迟最后的恐怖绽放。

此人不知何时登至楼顶,坐于水晶尖柱之下。他看着金展元与徐冬儿跳楼而逃、李无忧掌风裂楼、令当迟自爆成尘,俱没有反应。

这个人还很年轻,他的神情虽有所思但没有多余复杂的感绪,保养完好的皮肤看不见一道疤痕,裁剪合体的长袍贵美绝伦,质料更是上品的水绸。年轻还体现在他的乌黑油亮的齐腰长发上,长发束成十几绺或粗或细的发辫,显得狂野奔放,发辫原本穿缀着繁多的精致首饰,现在却见不到一个。首饰早被摘下。因为他今天要用的东西唯有背上挂着的兵刃一把。背挂的兵刃造型奇特,它的手柄长约三尺,刃面宽阔怪异如同一只翱翔的翅膀。这把兵刃勉强可以归入斧子的行列,但你若说它更像是一把夸张的长柄短镰,似乎也有道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三八 一色楼(三)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