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寒蝉凄切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咖啡馆的生意并不是很好,特别是当小白走了之后更是一天天闲得蛋疼。陆辰苟在无意之间加入了一个叫做“不可能的8污团”的群里,在群主女皇小葩朵的带领下决定尝试着写写小说。

然而写了几天之后,他就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是这块料,就放弃了成为一个作家的梦想。不过经常在群里和一些网络作者聊天。

某天莫名其妙地聊到了女朋友的问题,陆辰苟感慨自己还是单身狗的过程中,那些女作家就突发奇想说集资送他一个充气的。原本只是以为在开玩笑,没想到大家还越说越真,连店铺型号都挑选好了。

当然这事最终只是当成一个玩笑,过去了就忘了。

不过今天突然收到一个这么奇怪的快递,让他不得不怀疑这是否就是她们送的女朋友。可千万别是啊,家里还有三个女人呢,特别两个还是孩子,这要是让她们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陆辰苟怀着忐忑的心情把快递拿到楼道的阴暗角落里,看这盒子的大小,还真有可能是啊。战战兢兢的用钥匙划开包装……呃……还好,里面只是一些小的包装袋。拿出来一看,是来自西安的面皮和旋面。

呃?这是谁邮的?不是弄错了吧,西安也没有认识人啊?带着满腹狐疑陆辰苟把盒子拿到了楼上。

大家都对着盒子里的东西流口水,然而似乎谁都没有力气去做了。最终还是陆辰苟提议去吃自助烤肉,反正大家现在是饿得扶着墙出去,到时候一定要撑得扶着墙回来。

因为陆辰苟的这个丈母娘的打扰,一路上大家似乎都有些心存芥蒂,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陆辰苟感觉看不下去了,开口道“你们有什么话,想问就问吧。”

“你和赤姐儿怎么认识的?她竟然能看上你,你们之间肯定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吧?”

“小白都那么大了,那你结婚很早啊……还有你们后来为什么又分开的的呢?”

“赤姐儿原来是做什么的?她为什么这里厉害?”

……

得到允许之后,夏晨连珠炮似的提出了一大堆问题。而陆辰苟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八卦属性开启,等到她问的差不多了,才幽幽地补上一句:“反正无论你怎么问,我都不会回答的。”

在烤肉的过程中,陆辰苟终于禁不住大家的继续追问,轻描淡写说曾经和梅梅,也就是那个赤姐儿有过很短暂的美好时光。后来大家就各奔东西了,没想到多年以后她又带着小白闯入了自己的生活。

听完之后,其他的三给女人都忍不住想对陆辰苟唱一首孙燕姿的老歌《绿光》。当然陆辰苟也能理解她们的这种感受,自己何尝没有这样想过,只是每当看到小白,就没办法扔下她不管。可是这次,他却真的就扔下了,以后决不允许这事发生。

出奇的,今天陆辰苟喝了一杯红酒。在酒精的作用下,满脸红得发紫,感觉到心脏跳得飞快,甚至冷得浑身发抖。每次多喝一点就是这种过敏反应,他决定溜达一圈,运动一下让自己热起来。

起身去洗手间,里面烟味非常大,呛得他差点把刚才吃的东西吐出来。逃到洗手洗池,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朦胧间看到一个靓丽的红色身影站在身后。

心跳得更加厉害,他转身看到梅梅面带笑容的脸。

千言万语此刻都化为无尽的尴尬,只是挥了挥手表示打了个招呼。

梅梅说:“我是来问你一个问题。”

“嗯。”

“如果小白让你的那些朋友们都搬出去,你会怎么办?”

叹了口气,陆辰苟脸上带有一抹微笑说:“这是我和她的家,当然要尊重她的意见。我会和她商议,让她们先住几天,然后帮她们找房子,尽快的搬出去。毕竟关系再好,她们也只是房客。”

“如果小白不愿意呢,一天也不想和她们一起住呢?”

“我还是会和她商议啊,告诉她我为什么这么做,以及询问她为什么不喜欢人多,共同商议解决办法呗。”

“如果小白不愿意商议呢?”

“呵呵,你有太多的如果了。这些都是猜测,而且我相信能够跟小白协商好。”

“如果……”

陆辰苟抬手止住了梅梅继续的追问,很笃定的回答说:“她是我的女儿,我了解她。”

梅梅不屑地反驳:“你们才相处多长时间,了解她多少事?”

陆辰苟依旧笃定:“足够了,足够了解到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好孩子就行了。”

俩人对视了一会,梅梅妥协了,回答道:“好吧。待会你们走的时候去吧台把小白的行李箱带走。”

陆辰苟眼睛一亮,看着梅梅说:“她在你哪儿?还有,你不是出国了吗?”

“我是出国了,不过收到了她的E-mail就赶了回来,过来拿她寄放在银行的这个箱子。帮她取出来给你。”

“她有你的邮箱?从来没跟我说过啊。”陆辰苟略微感觉有些失落,然后奇怪的问:“她给你发的什么?”

梅梅向夏晨她们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说:“她只是说你们遇到了麻烦,我以为多大的事儿呢。不过对于你们来说,应该是不小。我就回来顺便帮帮你们而已。”

“所以说,天狼帮才会有你的寻人启事?”陆辰苟感觉事情有点连上了,想不到这个女儿还挺关心自己的。

“差不多这个意思。”梅梅的脸上带着微笑,看起来对这段很满意的样子。

然而陆辰苟还是很奇怪的问道:“那小白去那儿了?她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呢?”

“咳,这个么……”梅梅有点尴尬地挠挠头,然后明显是在进行思考着说:“我刚回来的时候,对她有些生气,觉得一点小事就把我叫回来,然后就把她给带走了。后来,感觉天狼帮的事情有点危险,就真的让她出去旅游了。”然后又肯定地点点头说:“对,就是这样。”

“怎么感觉是在骗我呢?”陆辰苟腹诽着,疑惑地追问:“真的?”

“真的。”梅梅肯定的回答:“对了,你没收到她邮寄给你的东西吗?”

陆辰苟恍然大悟:哦,那些东西是她邮寄的?”

“当然,记得你说过的话,要对她好点。”梅梅一脸严肃,逼视着陆辰苟:“不要忘了,我能搞垮天狼帮。你要是对不起她,一个邮件,我就打飞机从国外赶回来收拾你。”

说翻脸就翻脸啊。

“好了,我走了。”威胁完毕梅梅就要离开。

“等等。”陆辰苟叫住了她。

“什么事?”

“不一起吃点再走?”

“不了,我还要赶飞机回去。”

“等等!”

“又什么事?”

“小白现在在哪儿?”

“她还在旅游,就快回来了。”

“等等!”

“嗯?”

“呃……保重,一路顺风。”

看着消失的红色身影,陆辰苟感觉到有些怅然若失。上辈子,我到底欠你多少?今世你要如此对待我呢?

走回餐桌的路上,陆辰苟不禁感慨万千,脑海中始终萦绕着柳永的那首词: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本卷完——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25 寒蝉凄切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