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 朋友

“所以说……那个尼姑就是你妈妈?”看着尼姑消失的方向,过了半响,吴菲才想起来询问周蔓。

周蔓面沉似水,最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街口,故作坚强的回答:“不是。”

“那她……”吴菲有些不甘心地还想继续追问下去。

陆辰苟见状赶忙打断:“小蔓,你和吴菲是朋友吧?”

说实话,周蔓自己也不清楚和吴菲是不是朋友。她们只见过两次,而且每一次都是因为高雄欺负自己,每一次都是被她救。所以也只是看着吴菲并没有出声。

“当然是朋友啊。”吴菲回答的很干脆,然后伸手搂着周蔓的肩膀说:“经过这一次,咱们用江湖上的话该怎么说……对……应该叫过命的交情。”

看得出来,吴菲的热情多少融化了一些周蔓冷冰冰的心,她的脸色终于有所缓和。陆辰苟也跟着掺合道:“没错,这次咱们三个都没事还真不容易。看这条件,咱们是不是应该学学桃园三结义啊?”

噗!

吴菲马上开口嘲笑:“拉倒吧大叔,你那么大岁数谁跟你结义啊。而且,我们女孩子的事,你跟着掺合什么?”

“我这不是正好赶上么。”

“那接下来没你事了。”

陆辰苟没有继续理会吴菲的调侃,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周蔓说:“我应该也算是你的朋友吧?”

周蔓点头。

“嗯,那就好。既然是朋友,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定要跟我们说。”陆辰苟满脸堆笑,温柔地说:“无论是生活中的事情,还是心理上的事情,都可以找我们。她解决不了的,还有我呢。”

“谢谢你们两个。”周蔓竟然要鞠躬,被吴菲给拦住了。然后笑着说:“我家就在前面,过去坐坐吧,顺便把你身上的血迹给洗一洗。”

三个人来到周蔓的家,进院门就是一个红砖铺就的小院子,左手边是一个大大的菜园,不过没有种任何东西,杂草丛生。右手边是三间瓦房,看上去能有近三十年的历史,木质的窗户框能够看到久远的岁月痕迹。

三个人进屋,地面同样是铺的红砖。这个房子当年在这个村子里应该是相当不错的建筑吧?但此刻,尽显破败之色。

屋子里的家具也全是三十年前的为主,唯一能够体现出现代化气质的就是那个29寸的大屁股彩色电视机了。

大致看了看,陆辰苟试探性的问:“你爸爸做什么的?”

周蔓迟疑了一下,面色又恢复到了刚才的冰冷,从嘴里吐出来三个字“五台山”。

真的假的?是不是啊?

看着两个人不相信的神色,周蔓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原来这个房子是周家的老宅,父亲最初是做瓦工的。那时候建筑业发展的不错,父亲一个人赚的钱就足够养活一家人。所以母亲就专心的在家种地,顺便照顾她。

可是后来父亲在工地上沾染上赌博的毛病,赚的钱没拿回家不说,连原本存款到市内买新房的钱也给搭进去,还欠了很多的外债。

为此父亲痛定思痛,开始安心干活,再也没有沾过赌博的边。但是整个家庭,却不知不觉地失去了欢声笑语。父亲经常唉声叹气,动不动就和母亲吵架。

那年春节过后,父亲听说一个佛具店里有个小姑娘算命很准,还不收费,每天都得从早上开始排号。于是就跑去算了一卦,得知想要转运就要去寺庙里进香斋戒。后来父亲真的就去市里的佐顺寺做了一个月的居士。

然而从此却一发而不可收拾,刚开始还经常回家,后来竟然直接出家当了和尚。这个过程中母亲曾经劝说过多次,后来还直接找到那个算命的小姑娘,要跟她拼命,经过各方人士的劝说,最终也不了了之。

母亲后来再去寺庙劝父亲回家都被拒绝,甚至提出不愿再她们母女。

理由是和她们的尘缘已了,不再有任何瓜葛。

为了接近父亲,母亲假装到寺里去听佛法。后来竟然就接受了父亲的行为,当听父亲说去五台山,她都没有拦着。

更没有想到的是,父亲走后没有多久,母亲也出家了。

从那个时候起周蔓就独自一个人生活。母亲偶尔回家一次,给她做一些吃的,也不再让她叫母亲,而叫她的法号“圆通”。

平时周蔓就靠着周围的邻居和亲戚接济着生活。直到今天,母亲也彻底的走了。

听了周蔓的事情,陆辰苟和吴菲都唏嘘不已。

“这样吧,我家地方大,你就去我家住好了。”吴菲大方地邀请周蔓。

周蔓表示感谢并拒绝。

****

倒在地上的谢哥很快清醒,爬起来看到另一边绵羊还在地上躺着,六子、高雄以及车都不见了。

“该死的。”谢哥咒骂了一句,从兜里掏出手机开始拨打六子的电话。

“喂?”正在开车的六子接通了电话。

“麻的,六子,你倒地在搞什么?”谢哥有些气急败坏的吼着。

深吸了一口气,六子回答:“你放心吧,这事不会连累你的。所有的后果我一人承担。”

“你特么已经连累我了,你把高雄怎么了?”

“没怎么,他是一个重要的棋子。”

“我告诉你,不要搞事。天狼帮这么大的势力,你一个人想找死啊?”

“不好意思,事情已经迈出这一步,就没有回头路。”六子的嘴角挂着微笑,此刻他的头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你在那?我过去帮你,有什么事兄弟一起承担。”谢哥的语气软了下来。

六子的眼睛略带湿润,笑得更加灿烂:“不管真的假的,有你这句话就行了。谢哥,我不能连累你。你放心,我一定能做的很漂亮。”

“我靠,漂亮个屁,我不想你出事,你……”

手机里传来了滴滴的声音,六子挂断了电话。谢哥重新拨号,却再也没有人接了。

巨大的愤怒冲向脑门,谢哥把手机狠狠地甩了出去。一道漂亮的弧线,手机和墙面一个亲密接触之后,碎成数块。

然而冷静下来之后,谢哥又有些后悔。来到绵羊的身边,对着他的脸一顿拍打,对方才悠悠醒转。

“手机呢?”谢哥问。

绵羊迷迷糊糊地掏出手机,谢哥接过后,拨打了一个号码:“喂,王总。出事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

不知道大家看到父母都出家的事是不是匪夷所思,不过这个确实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某一次我们去一个学校做心理辅导,其中一个孩子就是这个情况,只不过是个男孩。

就这个事我曾群里问过,结果七分说很多啊,农村的留守儿童不都是这样的情况吗?

没错,情况确实很类似。

然而这就成了一个社会问题,感慨一下得了,就不瞎哔哔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024 朋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