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 宿醉之后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轻柔的抚摸着脸颊,感觉到光的照射,夏晨极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当意识一恢复,头痛欲裂的感觉随之而来。她艰难的坐起身,看着眼前的景象,一脸懵逼。

掀开盖在身上的东西一看,咖啡店的围裙。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两个拼凑在一起的沙发,视线所及散布者一些桌椅和花草类的装饰。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儿?”

大脑就像是被堵塞的水管一样,明明对这里感觉有些熟悉却始终抓不住重点,用力的思考也无济于事,只好等待着冲破阻塞的那一刻。

下意识的摸向腰间,腰带已经不见。瞬间,巨大的恐惧袭来,夏晨立刻从沙发上跳下,微微发晕的脑袋,让她的身体有些摇晃,努力控制住身体,视线开始四处扫描。

轰隆。

伴随着抽水声,须臾间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顺手拿起吧台上的台布开始擦手上的水迹。

“你睡醒了。”陆辰苟的语气中丝毫没有关切,反而带着一点怨气的感觉。

观察着眼前的家伙,在自己的头脑中寻找相同的面庞。

不过他这脸是怎么搞的?

左半边脸好像微微肿起,左眼眶像熊猫一样发青,左边的镜片盘亘着几条明显的裂痕,镜腿还是用胶带给沾起来的。看样子昨天八成和人打架了。

夏晨没有回答对方的话,接着把视线落在了吧台上自己的多功能腰带上。顺着她的视线,对方也发现了她的意图,立刻起身跑过去一把拿了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看着尾随而至的夏晨,手里拿着腰带的陆辰苟慢慢退到了吧台里面。随后他又开始后悔,这进来之后发现这里刚好是个死胡同,根本跑不出去了。

“把腰带给我!”夏晨怒目而视。

“给你可以,但是你不能伤害我。”

“你把东西给我,我就不伤害你。”

“可是我不相信你。”

“我这个人向来说话算话,你放心。”

看着夏晨认真的表情,陆辰苟有些试怀疑的问道:“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吗?”

“记得一点……”

“那一点?”

“呃……我想想。”夏晨开始努力的回忆:“……然后我记得是吐了,再之后……我应该就睡着了吧。”

陆辰苟满肚子的怨气,随后他指着自己的脸说:“你不知道我的脸怎么弄成这样的?”

夏晨摇头。

“你不记得都跟我说了些什么话?”

夏晨继续摇头。

陆辰苟叹了口气,抬手把腰带扔给了夏晨。

接过腰带之后,夏晨一检查发现原来存放武器的地方竟然是空的,再次怒目而视的问道:“我的东西呢?”

“我藏起来了。”陆辰苟轻描淡写的说着,手上拿着围裙开始往身上套。

夏晨不解的问道:“把它们还给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然是为了保护我自己。”陆辰苟开始洗手,随后再次用台布擦干。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袋吐司面包,问夏晨:“你能喝牛奶吗?”

夏晨隐隐的感觉到昨天还有更多的事情发生,于是也开始缓和了下来,追问道:“能喝。不过你说保护你自己是什么意思?”

把面包放入烤吐司片炉中,又打开冰箱拿出火腿放在案板上。陆辰苟停顿了一下,看着夏晨说:“这事呆会再说吧,你昨天晚上喝了很多酒。先缓一缓,想洗漱的话,洗手间在里面。我准备些早餐,到时候边吃边说。”

看着夏晨依旧站立当场,陆辰苟又补充道:“你放心,你的东西我会还给你的,不过是在你走的时候。”

夏晨依旧没有动,陆辰苟有些慌了,很害怕她听不进自己的话,然后动起手来。于是略带心虚的问:“我也说话算话的,你……你不用非得一直站在这儿?”

“不是,我现在有点晕,腿也有点发软,我怕我一走,摔了。”夏晨面色憔悴的回答。

“啊?!”

这完全出乎了陆辰苟的预料之外,他赶紧走过去扶着夏晨。当夏晨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路时,他很怀疑这还是刚刚和自己抢腰带的人么。难道是因为感受到巨大威胁的时候,人的潜力爆发出来,现在威胁解除,人又恢复到正常了?

扶着夏晨靠向自己的身体,夹杂着呕吐的腐败味道和身体淡淡的香味冲入陆辰苟的鼻孔,他的心忽然动了一下。随即他在心底嘲笑了一下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

“先喝杯热水吧,我加了点蜂蜜,能醒酒和缓解头痛。”

“谢谢。”夏晨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

陆辰苟递过水杯后,就转身到吧台里去忙活了。夏晨的视线开始有些模糊,那边的身影逐渐的变成另一个人,一个曾经带给自己保护和安全敢的人,一个自己曾经深爱的人。

当身影转过身来的时候,分明看到是他在对着自己笑。可转瞬,那张脸就被红肿的脸庞和破碎的眼镜所代替。

夏晨的泪,流了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三年前在医院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决定不再流泪。可是昨天,可是今天,为什么?为什么会忍不住?特别还是在这个陌生人面前?

越是这么想,越是伤心,眼泪越是流淌的更多。

感觉到一个身影坐在了对面,夏晨擦了擦眼泪,看着对方道歉:“对不起。”

陆辰苟没有说什么,而是摸了摸水杯,温度刚刚好。

“当年我极力的想逃离家里,后来又不得不回去,因为父亲查出得了脑癌。在照顾了大半年之后,他过逝了。我一直都以为我们的关系不好,他就是我逃离这个城市的原因。即使最后在照顾他的那段时间,我们曾亲密无间,我也认为那是因为那是他的弥留之际特有的反应。”

“所以,他去逝的时候我没有眼泪。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甚至和母亲谈起父亲,她说出我以前从不知道的,父亲对我的担心和为我所做的事。我依旧没有感觉。”

“前几天,当我突然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我找到累了,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思考的时候,看到另一边父母带着孩子在玩耍。不知道为什么,我哭了。我想到了他,我哭的抑制不住。就像一个傻子一样,独自一人在公园里哭个不停。”

夏晨惊讶的轻声说:“对不起。”

看着夏晨惊异的盯着自己的眼神,陆辰苟动了下眼镜,把眼里的泪花掩盖过去。随后看着桌上的杯子说:“知道后来我怎么恢复过来的吗?我喝了一杯蜂蜜水……然后就感觉好多了。”

说完,他自顾地起身继续回到吧台处忙活。

这真是一个糟糕的故事,一点都不合时宜。

夏晨盯着桌上的水杯,随后拿起来喝了下去。

水温刚刚好,入口甘甜,好像真的感觉好多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 004 宿醉之后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