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诀别之前

  • 作者: 逢夏
  • 更新时间:2016-04-15
  • 字数:3076
  • 吐槽数:0
  • +书架

4:29 S

我们也许都幻想过,如果回到某一天,会去做些什么。

比方说回到了某个时候,一定要对某个姑娘说出“我喜欢你”,或者是在某个时候,一定要把钱全部用来买股票,买房。总归无论是谁,想必都有过许多后悔没有去做、后悔做了的事。

这是人生所要经历的一切,再正常不过了。

——那么,我呢?

这个偌大的城市昆明之中,有我的一切,亲人,友人,无数的回忆,成长的岁月。

我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人从我眼前经过,翻盖手机就是最时髦的东西了,人们的穿着打扮也还稍显土气。

偶尔有人嘴中会蹦出几个流行语,但也仅限于“886”、“偶”、“晕”这样已经带有历史感的流行语——是的,这里是21世纪刚刚出头的年份,这城市的一切,都和我早已褪色了的记忆中一模一样。

我坐在这里,看着人来人往。

有人对我搭话——

“小伙子,新出的小灵通要不要?”

“不了。”

又有人对我搭话了——

“帅哥,你这游手好闲的,一大早就坐这里抽烟,怎么了?被女朋友甩了啊?”

“是被甩了。”

“那你在这里干闷着也不好吧?”

“没,我在等人。”

“等谁呀?她?”

“不,等我自己。”


但是没能等来——在这条上学必经的路上,从没请过病假的小小文安,本该经过才对。

看来,无论是哪个时代的我,都消失不见了。

我曾来过这世界,但世界已将我忘掉了。


我站起来,打算去办正事。我不太清楚,这个时代里,那家杂货店是否还开着门,我身上也没有钱,究竟该怎么入手我想要的东西呢?罢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我徒步走在过往的时代里,孤独萦绕在我的心中,这份孤独难以言表,甚至远胜过无父无母时的那份寂寥。因为我并不属于如今所处的时代,我是个格格不入的人——这是何等孤独的一件事。

想得更深之后,我驻足停在路边。无论我再去哪个时代,都是这样,未来也好,古时也罢,哪里都不是我的归宿。

好孤独……好孤独。

我也不再是人了,只是游荡在时间洪流里的旅者,不清楚何时会死,也感受不到自己是活着的——我走到了一条歧路,既不是生,也并非死。而且,这条路究竟要延伸去哪,我也根本不知道。

孤独——我浑身发凉,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可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我苦笑了出来。

我再次向前走,路边的广告牌上的饮料品牌,在未来已经破产。马路也和我记忆里不同,本该是金融类大厦的地方,却是低矮的小楼。路边的小吃,也还是五毛钱起价。

在城里拐了好久,我渐渐发现自己对时间的感觉淡了许多,有一种自己也融入了时间的感觉。

过了很久,我才总算走到小巷深处,找到那家杂货店。冯记杂货店的招牌居然不破烂了,而且店让人感觉十分崭新,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深呼吸了几次,伸手拉开了杂货店的门。

——“有人吗?”我刚进去就问。

但很让人意外,因为杂货店里头,居然光线充足,一改那阴沉氛围。我仔细才发现,原来是后面的窗户采光很好。我回想起,记忆里这家杂货店后头,是一幢挡了光线的大楼,看来现在还没建好。

“喂,来客人了啊?”有个人说,是一把男性的嗓音。

——“帮我招呼一下,我腾不出手来。”从店里传来了声音,比我印象中杂货店店主的声音更年轻一点,但那种磁性完全一致。

“我这里也没空啊,我又不是店员……嗯?喂喂喂,你怎么回事……”那个男人忽然眯着眼看我,“怎么这么眼熟……我们见过吗?”

说话的那个男人正坐在茶台前,英俊而洒脱,梳着漂亮的大背头。比我要高几公分,看起来消瘦却锐气十足。

他穿着一身考究的休闲西装,手里把玩着两个象牙骰子,另一只手边还放着一个茶杯。

“…………”

“你叫什么?我们是不是见过?感觉……挺奇怪的,和我玩过牌?还是哪家有业务往来的甲方代表?”

“见过?也许是在别的时空吧。”我笑着说。

“你来买什么啊?开店的还在忙。”男人又问我。

“想买……不急,嗯,走了这么久,有点口渴,我也能喝一杯吗?”

男人没说话,只是随手捡出一个杯子,端到茶台的另一头,利落地倒了一杯茶。

“喂,你小子叫什么啊?指不定我就想起来了。”

我坐了下来,抬起了那杯茶,喝了一口,然后说——“我是,文安。”

他摸着下巴想了很久,但没有想起来这个名字,只是淡淡地讲:“挺巧,我也姓文,我是搞互联网企业的,你呢?”

“……我嘛,是个旅行者,没工作。”

“嚯,这职业有点潇洒——”

闲聊间隙,从后台走出了另一个男人,扎着马尾的爽朗男性,是这家店的店主,还十分年轻。

他客客气气地问我:“要买点什么?”

我指了指自己的手腕,对他说:“你这里有条绳子吧?和我手上这个一模一样的。”

“……好像是有,我去翻翻……你怎么知道这个?算了,我先去看看。喂——阿文,别跟我客人扯那么多,吓跑了怎么办?真是……”

“我怎么扯了?我就是和这个叫文安的聊几句啊?你小子还欠我多少酒钱,居然敢对我指手画脚。”

“行行行。”老板虽然钻进了货柜深处,但带着回响的声音,还是不甘示弱地传了出来,“你都结婚好几年的人了,还天天玩心这么重,早点生个小孩吧,也好修修你这性格。”

“才不要呢,生个女儿,养大了就要被拿去联姻。生个儿子,又要被拿去给家族当牛做马的……哎哟,别他妈在外人面前提这些,多丢脸。”

我摇摇头,苦笑了一阵子。

这时,老板从货柜深处走了出来,一边抖着手上的绳子,因为积了很多灰尘,一边朝我这里走来。我心中五味杂陈,但那抹淡红色,的的确确和我记忆中一模一样。

他将绳子交给了我,我将绳子放在手心,用力地,用力地握住。

她在吗?

绳绳——你在吗?

“绳绳……”我对它说,“你在吗?醒来吧……我在这里……”

男人和老板都古怪地看着我。

“绳绳……”

可是,我并没有得到回应。

摸到就知道了,绳绳并没有在这里面。假如她回到了绳子里,那么我能感受到一股怀念的感觉,这是我每天每夜都能感受到的。

因为我一直戴着这段绳子,所以知悉这份感触……就算跨越了时空,也没能见到她。

“客人……那绳子还要吗?”老板诧异地问我。

“要,不过我没带钱——”我擦掉了不知不觉流出的眼泪,用哽咽的声音说,“喂,你这根本不管儿子的混账,和我赌一把吧。”

“啊?老子什么时候有儿子?别他妈乱讲——好吧,赌什么?赌注呢?”

“我赢了,你就补偿一下这么多年来的亏欠,替我出这绳子的钱吧……虽然可能就几块钱吧。”

“……什么这么多年?搞不懂你说什么。算了,我要是赢了,你就给我讲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男人的眼神锋锐如尖针,他燃起了斗志,直白问我——“怎么赌?”

我从口袋里取出了时常随身的那对象牙骰子。比他手里的要老旧一点,但确是一模一样的东西。

“来比个大小吧。”

“那是……行。”

我和他一起站了起来,真是可恨的家伙,都到这时候了,居然还比我高……真是个,可恶的人。

他潇洒地将手中的骰子丢到茶台上,一个五,一个六,虽然已经是个很大的数字了,可他显然对此不满意。

但也自信地笑了笑,然后看着我——我轻轻将手松开,手中的两粒骰子缓缓落在了茶台上,骰子转着圈,弹了几次。停下之后,所露出的数字,也是五和六。

和他打平了,可惜,没能超过他。见到这个结果,他一脸不甘,我当然知道,他接下来要说的是——“再来一次。”

但我没让他说出来。

“嘿,平了。”我嘲弄地笑着说,然后用手抹掉眼泪,露出笑容,但眼泪却更加往外流。

“你……”

我捡起骰子,心满意足的收进口袋。我向前走了几步,实在是很想朝着那张英俊的脸打一拳,我摇摇头,因为比起一拳,还有别的方式更适合。

我抱住了他。

坚实的肌肉,宽大的骨头,西装柔软的质感,淡淡烟酒的臭味——我将这一切记在心中,永远,永远地记在了心中。

“再见了,爸爸……”

谢谢你,还有,我爱你。这些话我可没什么脸面说出来,也只能在自己心中小声地讲。

“……你——”

我松开了手,低头离开了杂货店,再也没有去看爸爸那张脸上面,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

就此,我离开了这个时代。

但又该去往哪里呢?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35·诀别之前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