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摇曳夜晚繁星

  • 作者: 逢夏
  • 更新时间:2016-02-11
  • 字数:3407
  • 吐槽数:3
  • +书架

没过多久,我们抵达了目的地。那是需要一个小时才能抵达的一所高中,算是当地也数一数二的豪华学校,硬件相当优秀。特别是露天的游泳池,维护是竞赛级别。但不对外开放倒是有点让人不悦——所以,我想出了办法。

我没有走正门,这学校处于小山丘上,地形给准备摸进去的我提供了便利。学校有一段挨着草丛的围墙,被以前的我悄悄开了一个洞,但凡想进出时,只要踹一脚把那些砖弄下去就可以了。因为这里是连偷偷谈恋爱的小情侣也不会拜访的没情调场所,所以几乎不可能被发现。

学校当初建的时候偷工减料,搬着也很轻……就是把砖头堆回去的时候很花时间。

我今天和学校真有缘——夜晚的学校,无论多少次前来,都散发着宛若被世间遗忘的阒然荒凉,这教学楼和无人的操场——仿佛学生聚集在此的热闹,是几百年前的古旧场景。特别对于我这样,早早退了学的人,就更加百感交集。

趁着夜色,我和绳绳悄悄摸到了就在附近的室外游泳池。

即将到月份的中旬,所以今夜月色相当明,一池沉寂的水也被映照的通透,仿佛活着的蓝宝石。而泳池特有的消毒粉味道骚弄着鼻子,证明最近也有在维护。

“哇,星空!”

绳绳比我还要兴奋,说着,她小跑到了跳台上,兴奋地向前张开双手似要拥抱这片水间星空。

是的,夜空中的星点和月,一同淡淡映于水面,非常漂亮。我在泳池外的排水槽旁蹲下身,用手指在水中摇曳,为这片浮在水面的朦胧星夜,献上一圈圈的涟漪。

——绳绳忽然向前踏出一步。我正想着她会不会溺水,但并没有。

绳绳小小的裸足,正踩在涟漪已经平息的水面上,在月光和星星之间踏出碎步。她没有沉入水中,如履平地的走着,偶尔仰望天穹的星夜,偶尔俯瞰脚下的夜空。当她走到水面中间时,绳绳轻轻转身,在身上衣裳摆动尚未平息前,与我四目相对,笑逐颜开。

我松手放下袋子,脱掉了衣服和裤子。反正自己糟糕的睡相也给绳绳看习惯了(我有裸睡的习惯),所以我们之间一点也不忌讳这些。

做了几个热身动作,我马上跳了进去,溅起的声响打破了夜晚的寂静。

水里冰凉凉的很舒服,游了一圈,我感觉非常畅快。我没忍住,直接用力的来回游了几趟,切开水面的每一刹,都将烦忧如同激起的浪花一样抛于身后——在这里,我才罕有的感到轻松。

又游了一会儿,我仰面浮在水上休息,星夜就随月光一同浮在我身下,可我抬头仰望,也能看见同样的景色。

“文安安。”绳绳走到我旁边蹲了下来,无论是地上还是水上,她都在我身边呢。

“唷。”我摆摆手打招呼,同时晃出一圈又一圈涟漪。

绳绳非常开心的问我:“为什么你会知道晚上能跑到这种地方玩呢?”

“等回去再告诉你吧。”

“好。”

绳绳这份包容力,无论体会几次,都让我觉得感动。她又径自坐回了跳台,摇摆着小脚,轻轻哼着我所不知道的小曲,稚嫩的童声,感觉还跑调了,可却是与此时非常相衬的声音。

我则顺着浮力缓缓游动——就像是在星空中徜徉。这感觉让我心境舒畅,在我想合上眼享受一会儿水流和浮力,眼睛快要整只闭上之时——

一道身影,在我的眼前掠过。

我马上挣扎着从水里爬起,再次睁开眼睛,踩稳了水维持住平缓,而被我拍起的浪花也不再遮挡我的视野之后,我的的确确的,见到了她。

想。

她站在泳池边靠后一些的位置,容姿和身形都和记忆里一模一样。但——却是有些透明的。宛若是一颗拥有至高净度的深蓝宝石,透明——我能透过她,模糊看见她身后的学校风景。

她非常哀伤的看着我,嘴唇颤动,像是在向我说些什么——可她的言语并未振动空气,化为声音。

然后,想的身影消失了——或许并未存在过。


我久久没有回神。

“文安?”绳绳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吓了一跳,“……怎么了,突然发呆,又惊慌成这样。”

“……你没见到吗?”

“嗯?什么呀?”

我摇了摇头,或许刚刚所见,也只是自己的错觉。可是那音容笑貌,却那般鲜明、虚渺……但连那个世界的神明也没能见到,或许本就不存在于那儿吧。

我陪绳绳坐到了跳台边缘,心情低沉。

“……想,她最憧憬大海。该怎么说呢,可能是她书读太多,受了某个讲故事的人影响,她也想穿着白色连衣裙,带着遮阳帽去海边旅行。”

“怎么突然说这个?”绳绳很不解。

“但是她那身体根本不可能去海边,没办法,我就想出了这么个下策,偷偷带她来了夜晚的游泳池,和她坐在泳池边,向她描述大海是什么样的——我只能做到这样。”

所以,我才知晓夜晚溜进无人的学校泳池是怎样的乐趣。我想在将要旅行之际,再沉浸于回忆之中,也想让绳绳看看这片飘荡在水面的星空。

“绳绳。”我吞吞吐吐的,还是问了出来,“已经逝世两年以上的人,有可能还没走吗?”

绳绳抬头看着我,那是有些迷惘的眼神。沉默了好一阵,绳绳才用微弱的颔首告诉了我答案:“可能,如果还有莫大的哀伤或遗憾,就会逆着常理。如果死之前有一部期待了两年的电影没能看,这种程度的遗憾……大概能支持一位游魂停留一天。如果活的非常滋润的人突然被杀,想弄懂杀自己的人是谁——这种遗憾,能让它停留一周。”

聆听着,我觉得想在逝世之前,应该并没有这些琐碎的遗憾才是。绳绳停顿了一会儿,继续向我解释说明。

“但这些只是勉强说出的标准,人类是有灵魂的,对事物的执念不是言语能讲清楚的,就像那个小家伙留了两个月,却只是想听听音乐……所以,或许有哪个游魂,有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遗憾,停留了两年以上也说不定。”

“会变的透明吗?”我又问。

绳绳的眼神变的奇怪:“……文安见到了透明的魂?”

“似乎见到了。”

绳绳沉默了下来,我感到一丝焦虑,因为我见到的是想,可想并不会有这类执念才是。但透明又代表什么?我想马上弄懂,可我绝不会去催促绳绳,因为绳绳从来都不会对我遮遮掩掩。

如果说刚刚所见,的确有意义的话——那我见到的就真的是想本人吗?我做过许多次与她重逢的梦,可这种形式的重逢,却又实在是太过悲哀了!活着的人与逝去的人,本就是绝对的诀别。其他人如何我不管,就算我帮过别人与逝者相见,可这发生在了我身上,让我很难接受。

“是文安认识的人吗?”绳绳问。

“是想。”我低声说。

绳绳凝重的说:“透明,是代表将要离去……是心中的遗憾或愿望,将要实现前,弹指间的短暂,灵魂的弥留之际,几乎不可能发生,因为那些游魂的愿望是很极端的,要么无法实现,要么直接实现……”

想——她有这样的愿望吗?她将要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她对你说了……什么吗?”

“似乎是,但听不见。”我摇摇头。

“我没有见到她,这说明她的愿望实现到了等同于完成的程度,已几乎不在这个世间了……如果文安能见到她,或许是因为愿望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吗……我沉默了一会儿,继续问:“但现在见不到了,是在刚刚实现了吗?”

“不……如果是那样,无论如何会在愿望实现的同时,会化为你我能感受的淡淡光芒。”

我想起了自己也目睹过的,那些游魂实现心愿的刹那,如绳绳所说,似乎都有过非常不起眼的光芒,然后它们才蓦然消失。如果是这样的夜晚,那个瞬间的光芒,应该会被我们见到的。

想还在……

她还存在于世?我忍不住哽咽起来,我对这个事实半点温暖或幸福都感受不到,反而心酸不已。那些飘摇于世间的游魂是多么悲哀,我用这双眼见过了不止一次。想……她也受着这苦楚折磨的话,世界实在太不公平了。

“文安,即便放着不管,那样的灵魂很快会消失……但如果现在还赶得上能见一面。”

绳绳的声音叩响我的心扉,在我整个身躯内回响。我还能见想一面?这是什么意思?我理解不了,可——莫大的哀伤和温吞的喜悦混在了一起,宛如一捧雪水从我的头顶开始淋到脚底。

“不……不见——不,我……我……我不知道。”

我披上了外衣,夜风吹拂着身上那些没有擦拭的水珠,使我颤抖不已。

“文安。”

“……”

我抱着膝盖,用力的摇着头。我该去见她吗?如果去见了她,我还可以继续安然的活着吗?我有熬过再一次诀别的勇气吗?

我明明已经放下那段往事很久了,如今却不断的在我心中挖掘,与诀别过的,深爱过的女孩子重逢?别开玩笑了,生死之隔怎么可能逾越!无论如何探出手,都无法再度握住那只手啊!这就是现实啊!

如果连再见一面都能做到,那我……我该怎么活下去呢?我怎么可能,还有活下去的勇气呢?活着本就是几乎没有好事发生过的哀伤之事,如今又有了这种看似美好的重逢来到?

开什么玩笑!当这一次的重逢也支离破碎时,我究竟还有勇气,支撑自己活下去吗?

“去见她吧。”绳绳微笑着说:“她一定很想见你。”

“……这样好吗?”

“能再见她一面,不是很厉害的奇迹吗?去吧……然后,再回到我身边来吧。”

绳绳替我做了主,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该不该去见。在绳绳不断的催促下,我擦干身子,换好衣服,然后原路返回。按绳绳的吩咐,去往酒神的小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40·摇曳夜晚繁星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