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银制占风铎

  • 作者: 逢夏
  • 更新时间:2016-04-07
  • 字数:2247
  • 吐槽数:0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东西一亮相,我就感到惊艳,绳绳显然也是。

“哇……”绳绳瞪大眼睛靠近了上去,打从心底发出感慨。

一眼就能看出,这件东西是纯粹的银制,我接过老板递来的文玩手套戴上,拿起来端详了一阵。

似乎是由一张银锻出来的,手工痕迹很重,铃的外表光泽而刻着常见的鲤纹,但内侧就非常不同,到处都是小锻痕。更让人惊叹的是,里面悬挂的并非丝绳,而是一个扣一个的手工小银环叠套而成,发响的则是一枚银规矩的银球,末端则自然挂着刻有“福”字的四方银片了。

是件非常厉害的银器,说实话,让我真是大开眼界了一番。

“真是漂亮的占风铎啊!文安!买回家!这个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吉物,挂在自家的话,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吉利啊!”

“占风铎?”我对陌生的词语感到好奇,于是鹦鹉学舌咀嚼了一遍那个词。

老板却猛然拍桌,惊叹道:“不愧是大师!能一眼说出这东西叫占风铎的,您是第一个!”

好像让他误会了,但似乎这是什么古旧的器形,而非我所认为的风铃。对此,在我仔细打量的当口,绳绳滔滔不绝的解释了起来——

“这种铎,最初是佛教建筑的装饰物,能用于测风,所以以前人们常称之为占风铎,之后这种形制流传很广,几乎有头有脸的门户都有悬挂,而且和佛教有关,声音美好,所以被赋予了相当深的吉利之意——到了现代发展很广,各种各样的装饰品也诞生了,于是呢,这类形制的挂件,也随之被潜移默化统称为风铃,我觉得两个名字都不错。”

听完了绳绳的讲座,我摸着下巴陷入了疑惑。

“那这件铎的作者是?总感觉这份不拘一格的匠气不像是日式的精妙……又和欧式的死板不同……中国的匠人?”

“对,是中国的老匠人。”老板向我解释道:“这件不是我的藏品,很可惜……所以我只能宝贝的收着……该怎么说呢,匠人是我们昆明一个老头,祖上好像是大理皇室的御匠什么的,手艺一直传下来到老头那代,老头又是爱钻研的,对各种手艺融会贯通。”

“那为什么这么厉害的匠人没有名气?”按理说如果有这么一个,我肯定知道。

“人有点死脑筋,不搞商业运作,只是帮人打点首饰过活。客人的要求都不高,打的就算精细,没人宣传就这样咯,老头倒是有点闲钱就自己个敲点东西玩——这些,是我从老头外孙那里听来的。”

“手艺传到外孙那了吗?”我感到庆幸。

可是老板摇了摇头,那张肥面却坦露出了惋惜与认真。

“就到老头那代……他生的是闺女对这粗活没兴趣,也没徒弟,外孙嘛……不成器,十八出头的小青年一个,没读大学也什么钱,为了请女朋友唱KTV还是什么,就偷他爷爷打出来的东西来卖——所以,这件东西就到了我手里。”

我和绳绳不约而同的,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为了入手这件,我给了那小子三四百。又深问了那老头的事,心想着,这么好的东西我怎么舍得糟蹋,几百块钱知道了那么一个老手艺人也是值了,所以想拿去还给老头——大师您别见笑,我对银器是真的心头爱,所以……就多留了几天来欣赏,见识了这种物件,说真的,别国的玩意儿已经提不起兴趣了。”

“你留着也没人会责怪你。”我苦笑着说。

老板坚决的摆摆手说道:“不不不,世道再怎么,活着也得讲个正气,我开这店,收东西卖东西,从不做坑蒙拐骗的事儿,到了这件,东西虽爱不释手,但它不是我正经收的物件。”

我听的有些汗颜,毕竟自己曾经坑过这老板一次。

“大师要订银器的话,去找这老头吧,顺路的帮我捎过去还他,讲清缘由,就当我没白给您将这故事,您看?”

“你信得过我那我很乐意,我还真想去看看这老匠人是什么样。”我也认真的说:“乐意效劳。”


带上了那件占风铎,我先回了一趟家,毕竟身上的衣服太不正经了,如果被误会成轻浮的小流氓(或许这就是事实),大概对方就不肯接我的订单了吧?手艺人都挺刁钻的,细节不能马虎。

按绳绳之前的说法,这件占风铎是很厉害的吉利之物,但对此我没半点实感。

“真的会招来吉利吗?”我打量了一番被我放在桌子上的占风铎,将信将疑的自言自语。

“会的,但一物有一物的使用方法。”绳绳竖起一根食指,眯起眼有点故弄玄虚的说:“事物的本质是很重要的,诸如电脑要连上网才能看见广袤的世界,这件铎也一样。”

原来如此,想想也挺合理的。虽说擅自动用他人的财物有点过意不去,不过我还是出于好奇想试一试。说到占风铎的本质,那自然是和风与声音有关咯。

我走到自己寝室,打开窗户,用挂钩和线将这件占风铎挂在窗边。

它融入了窗外的蓝天里,闪烁着漂亮的银白色光泽。片刻的沉寂中,天空间飞过一队雁,我的视线追随它们的展翅的轨迹穷目之后,悄然间,一阵柔和的夏风拜访,柔和的曳响了那只铎。

——“叮。”

第一声的铃音,在我心中留下了美妙的褶皱,而第二声则将心境连同方才的褶皱一同抚平。这种悦耳的声音,的确很特别。

在我熟悉的音乐领域,许多乐器的制造都有使用纯银或镀银提升震动,改善音色的做法,没想到这样直白的银之响,也是如此的丽音,这可能和内壁的锻痕有关。虽说没有立马发生什么美好的事,可仅是听见了这声响,就已经颇为美好了。

我还想再听听它,但毕竟还有事在身,我惋惜的取下它收回原处。

换衣服时,绳绳问我:“为什么要找银匠呢?要和哪个小姑娘求婚所以打首饰吗?”

“哪有什么小姑娘肯和我结婚啊。”我笑着耸耸肩,穿好衬衣。

绳绳知趣的摇摇头,像是在反省自己开了个糟糕的玩笑。反正迟早绳绳都会知道我为什么要找手艺人订东西,我没有立刻点破,稍微留点悬念给她。古董店老板给的地址,路有些远,而且也不是我很想去的那类地方。

那条街叫灵光街,在外的名声不好,我也耳濡目染的有了些认识。简而言之,那儿有个市场,销的都是不知真假,不知货源的“好”东西——但那种地方,倒的确有些藏龙卧虎的微妙感觉。

也许浅山之中,的确盘着老龙。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44·银制占风铎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