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付诸暴力

  • 作者: 逢夏
  • 更新时间:2016-02-10
  • 字数:3337
  • 吐槽数:2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到了晚上,又做了一些准备之后,我带好了东西,和绳绳一起摸进了夜晚的那所学校。我戴上口罩系紧了头巾,将钢管背在身后。这种事情发生之前的宁静,我很熟悉,可这次我却带着同伴。

“……我是不是该阻止你呢?”举棋不定的绳绳样子相当可爱。

“你希望我不做那我就不做,但世上有些事必须得这样才能传达,那些混小子就是只吃这套的年纪——我最讨厌的就是不成熟的男生,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幼稚。”

比如以前的我就是这个样子,当然,现在的我也没好多少。

绳绳感慨道: “唉,毕竟是我家文安,也不会笨到不知轻重才是……”

我点点头,看了看手表,时间接近了。现在的我,正在能将操场尽收眼底的教学楼入口处坐着,这虽然是个很大的学校,但这里却几乎能看见所有地方的情况,我不打算偷偷摸摸的办事,所以光明正大的坐着。

在我享受暑假期间学校的这片寂静时,我远远的听见叫骂声,青少年特有的张扬声音,极为幼稚。

接着,一档子人进到了学校来。三个在照片里见过的面孔,是学生。还有六七个二十岁左右,明显不是好东西,衣着打扮十分幼稚的混混——虽然我穿夏威夷衫也没资格说他们。

“……文安,要不要跑?”

绳绳见对方来了很多人,一脸不妙的担心。我摇摇头——早猜到了,他们这种混小子会乖乖来才奇怪。可我也很吃惊,因为他们带来的是人数这么少的混混……现在的小学生恐怕都明白,自己理亏时和不清楚底细的人打交道,不应该求助于坏人吧?

我其实已经做好两手准备了,如果他们带学校和家长来,就以德服人。而如今的情况——那就以武揍人吧。

他们朝学校走着,走到一半发现了我,带头欺负人的一个初中生便向我吼道。

“……是,是你吗?打电话那个!”

“是啊。”

说着我站起身,向那边走去。很久没和小混混来这么一套了,但我早没了当年的热血沸腾,只剩下了乏味和无趣。

“你谁?为什么知道这事?”另一个学生的表情更狠,声音听来也很刺人。

我如实作答:“鬼告诉我的,对了,你们亏心的话就去自首呗。”

这时,混混行列里的一人大摇大摆的向我走过来,来意不善。大概一米九的魁梧体格,很好的替我遮住了他们的视线——我用眼神止住了这家伙,然后微微拉下口罩。对方眯着眼凑近了一些,仔细看我。

“腿好点了吗。”我问。

也是机缘巧合,这个大块头是我很久以前对付过的人,我想他是不会忘记我的。

“……居然是——”对方吃了一惊,不由得后退几步。

我重新戴回口罩,压低嗓音说:“我找那些小家伙有点事,你们想一起玩也随便。”

“……免,免了,我……我……不管这事了,对不起。”他呆然的退后着,断断续续的说。

“想走赶紧,别碍事。”

大块头退了回去,嚷嚷了几句,大意就是说出我当年的外号——同行的混混表情都基本变的很难看,我瞪了过去,随后他们立马抛下了那三个一脸莫名的主事者,匆匆从学校里走掉了。

接下来,和我想的差不多,这三名学生叫骂着离去的混混们不守道义,骂骂咧咧的想将怨气发泄到我身上。就算帮手莫名其妙的跑掉了,但他们恼羞成怒想依仗人数优势揍我——之类的。而且跳过了说话的步奏,直接动手了。

我吃了其中一人无力的一拳,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可以正当防卫了——”

我拿出背来的钢管,狠抽了刚刚那人的肚子,他立马捂着肚子蹲了下去,我在他背上补上一次力度适中的敲击,将他彻底打趴下之后,接着我用力踹起一脚,把愣住的另一人同样击倒在地。收起钢管,我久违的击出一拳,向最后一人的鼻子打去,没等他回神,我又揍了他的下巴一拳。

仅仅是这样,他们就都趴在地上没办法动弹了。对付靠欺负人为乐的初中生程度,这种程度就差不多了……我怕自己拿捏不好力道,便收了手……呼,我吐出一口气,稍微爽快了一些。

“……妈的,你——”

我拎起那嘴巴不干净的小子,抽了一个耳光。

“被杀的人比这痛苦一万倍。”

我把他丢回了地上,揉了揉自己那好久没动过的肩膀之后,我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世界很残酷的,像这样——”

我挨个狠踩了他们的手,因为那就是不知分寸,将一个人的生命肆意夺走了的手。这些毛头小子,不——杀人凶手们的悲鸣响彻,将夜晚学校的寂静撕的一干二净,让人十分不快。

“好了,就这样吧,记得去给他献花。”

又狠踢了几下他们的屁股以后,我赶走了向我求饶的这三个初中生。

&;;;amp;nbsp;

无聊的闹剧结束后,这深夜的学校,就此恢复了寂静。可我的事情还没做完,我攀爬着教务处的楼道。

“……真意外,文安好温和。”同我一起爬着阶梯的绳绳笑眯眯对我说。

“只是想给心智不全的人一点小警示,如果我用力的话,他们说不定也会死掉……再说,以后会有人再好好教训他们的。”

因为事情还远没有结束,杀人的代价怎么可能这么轻?

“对了对了,文安以前是坏人吗?”绳绳又问。

我点点头,大方的承认了——

“单亲家庭,还是被赌鬼养大的人怎么可能是好孩子,何况我也有过幼稚的时候。初中三年都拿来虚度了……我说的,可不是刚刚那程度的小打小闹,我做的错事虽然没留下证据,但罪名随便加加都够判我几十年了。”

实在是不堪回事,不堪回事,误入歧途……

“哈哈哈,好感兴趣,给我讲讲嘛。”

既然是绳绳,那就和她说吧: “打架就不提了,呃,自制炸弹搞威胁、放高利贷、开赌局、仙人跳、金融诈骗……”

“噗……怪不得人家见你的脸就吓跑了,哈哈哈果然是我家文安。”

我也脸红起来了,那些都是不堪回事的陈年往事,拜此所赐,我在初三末期忽然认识到自己的幼稚,但为时已晚,我不得已放弃了学业。否则的话,如今我肯定是名牌大学的优等生,过着备受校园学姐学妹敬爱的滋润生活。

以及——我对绳绳更加感激了,即便是这样做过错事的我,她依然没有改变对待我的态度。

说到这,我找到了那印有“校长室”烫金字的门。我带钢管来,不是为了揍人,而是为了砸碎我所认为恶心的事物。学校的名声?生源?升学率?以为出钱息事宁人即可安稳度日?恶心透顶。

我用了好几脚,踹开那扇门,里面的是一间非常做作的办公室,墙上的相框陈列着诸多人渣的嘴脸,书柜里的那些好书不幸成了人渣的遮脸布。想必校长就是在这种地方,用钱压下了一条人命。

我愤怒的抡起钢管,首先把那一柜子的奖杯和奖状砸了个稀巴烂,或许那几千人的学生在高居演讲台的人看来,就像蝼蚁渺小,但人命什么时候起,真的成了蝼蚁?

我尽可能的砸了一通,砸到自己也觉得累,手臂发麻的时候,这件办公室已经惨不忍睹了。

随后,我掏出颜料罐,在墙上喷出一个自古至今处处皆有的“冤”字之后,趁着还能脱身,就此离开了那间学校。真是顺利,这学校在假期,连夜间保安都不布置,真是省我很多事了。

离开了学校,绳绳蹦蹦跳跳的走在我旁边,心情似乎不错,我也一样。

“文安安安,是不是要去砸那个小家伙的家了?他家人也很过分呢。”

“不……连自己孩子的死,也能吞声咽气的的人是无法矫正的……他父母如果还是人,也会被自责折磨吧。我这次想教训的,就只有那些杀了人还能安然在家里打游戏的人渣,以及包庇他们的老人渣。”

所以,至此我唯一能付诸的暴力就已经结束了,我感到了许久未有过的畅快。

只是,这世间一切有始有终,皆有程序可走,我这行为,终究只是一介小混混的过激举动。况且杀人的代价可比我这几拳几脚,可要重得多。


办完了这些事情回家后,我把钢管收回衣柜深处,在准备同样收好几年没用的口罩头巾前,我忽然想起了一些琐事。

少年最后的那句话——“并非只有活着的人才会为谁祈愿。”

这句奇怪的话,让我心中莫名的飘过一些无法言喻的感情。我掏出手机,显示屏上闪烁着23:27的数字,平常是该睡觉的时候了,但我却觉得今夜还未结束。

“怎么了吗?”见我犹豫,绳绳出声发问。

“今天有点热呢。”

“是吗……我感觉不到天气的变化就是了。”

“人偶尔也要回想一下亿万年前,还是鱼的时代。”

“哎?”

“去游个泳吧。”

我把口罩和头巾又一次拿了出来,顺道在卫生间里换上了泳裤,笑眯眯的将毛巾和外衣装好。绳绳一直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但也没问我什么,归根结底也只是我的心血来潮而已。

既然明天就要踏上旅程,坐飞机时肯定要无聊到睡着,至少今天就让我熬一下夜吧,熬夜如果不做些特别的事情就太可惜了。

——现在是凌晨零点三十三分。

夏日的夜晚给人闷热的感受,夜色弥漫在城市寂寥冷清的街上,零散的街灯发着昏暗的光。我随手提着小袋子,和绳绳并肩悠悠走在人行道。

我向绳绳阐述起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在夜晚偷偷跑到泳池——特别是在这种晴朗的夏夜,很有趣哦。”

“……随你啦。”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39·付诸暴力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