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随风而来

  • 作者: 逢夏
  • 更新时间:2016-04-03
  • 字数:3010
  • 吐槽数:3
  • +书架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回到昆明差不多两天后,某个清晨——我被那件占风铎的鸣音,打搅了晨曦时分朦胧的睡梦。因为音色太过美妙,所以就算被吵醒,我也没有生起床气。

我揉着视野模糊的眼睛翻了翻身,周遭仍然昏暗,但并非是黑夜的昏暗,而有着若有若无的淡光……即是说,现在是清晨将至的时候吧?醒过来后,闷热让我流了些汗,毕竟正值暑夏,今后炎热肯定会变的愈发难熬。

我合上眼,想再睡一会儿。

——“叮”

占风铎又一次鸣响了。

真是百听不厌的声响呢,我心满意足的合上眼,打算好好睡一觉——不对。

马上意识到错误的我惊呆了,我立马被吓醒了——为什么会响?自从买来了这破玩意以后,睡前我怕打搅睡眠,所以我都特意把窗户关紧了啊!而且!我睡时也习惯关门,所以根本不可能有风能摇动它才是!为什么会响?

是小偷摸到了我这,把窗户打开了吗?还是我记错了,根本没关严窗户?我一边寻思,一边从床上坐起,看向背后的窗户,窗子和纱窗都是严丝合缝的。

——“叮”

它又一次响声,但失神而呆若木鸡的我,已经没有了余力去听。因为,窗边,有人。

一位戴着面具的,奇妙的人。

那个人戴着一张木刻的猫面具,连胡须都刻的很精致。柔顺到让人震惊的美丽黑发,轻轻散落在肩头。

衣着打扮也很好看——穿着白色短袖T恤,外面套着一件浅蓝色和白色相间的格子马甲外套。下身则是长短适度的长裙,无论颜色还是款式都很合称,还有经典的黑色过膝袜和圆头皮鞋。

但脖颈上,却围着和衣服与季节都不搭调的,漆黑色长围巾。

衣着间,所露出的每寸肌肤,都白皙无比,又有血液流淌的粉嫩红色。即便看不见脸,我也能知道,这肯定是位年纪尚轻的女孩子。

不不不,不是详细描述她穿什么的时候!

她正依靠在窗边,侧身望着悬在窗上的占风铎,不时抬手用指尖轻轻触碰占风铎,所以它也时而发出声响。

戴着面具看不见脸,身形娇小——面对这样奇妙的小偷,我不知该作何反应。

她如果只是来偷东西的也就罢了,可怎么进来的?窗户和门都锁的好好的啊。抛开这些不谈,见到宅主醒了,居然不闻不问的,只是径自玩着会发出响声的东西,这不是诚心想被抓吗?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

我立马转动脑筋,心想是不是新的诈骗手法?越想越觉得合理。

就是仙人跳、碰瓷的进化版本——派一个人到别人家里,故意吵醒宅子的主人,引诱惊慌失措的宅主出手打人?因为是娇小的女性,很容易就会打出问题,然后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得到赔偿金?代价最多是擅闯民宅蹲几个月吧。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如果我一时激动出手的话,那就是个故意伤害的重度伤残了……法官还会因为被害者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而加重判罚,社会舆论也会因为对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而对我口诛笔伐而各方施压!所以我肯定要进去蹲半辈子,再赔光家底……

好险!真的好险!我流下了很多冷汗,就连以前一个人单挑十多人的时候也没这么担惊受怕过。还好还好……我比较聪明,马上就识破了这种崭新的诈骗手段。

——“你他妈是谁啊!”

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还为自己刚才的胡思乱想感到尴尬,怎么可能有这种鬼事情嘛!

但是那个面具女看也不看我一眼,依然玩弄着挂在窗口的占风铎。这目中无人的态度让我一下生气了,我起身走过去,一把抓起她的手——

“……什,什么?”无法理解的事发生了。

在碰触到她的一瞬间,除了最先感受到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熟悉感,我浑身马上流过难以言表的感触。

仿佛我已从这世上消失,却仍在俯瞰自己尸体时那般哀愁。随后,忽然冒出一股巨大而如同洪流的沉重感,穿过了我这身躯,淹没了其中的灵魂。宛如潜入百米深邃的海底,被压强挤压,身体快要支离破碎。

我松开了抓住她的手,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扶着床头,连站都站不稳了。只知道,我已从那深邃的海底回来了。

——我知道这是什么感受。

在不久之前,在碰到雅雅时,也曾感受到过同样的被淹没的感觉。只不过,那是被世间存在的一切因爱而生的苦楚淹没,这一次却不同,我寻找着这种感觉的源头。

戴面具的那家伙微微颤抖着,面具上的一对通透的碧蓝色猫眼,正凝视着我。

“你……能看见……我?”

听过许多次的台词了,已经腻烦了——这是假话,因为这一次,说这句台词的声音,仿若饱含着存于尘世的一切感情,喜怒哀乐。只不过其中的哀和乐,却互相夹在她的声音里针锋相对。

我端出敬意和畏意,和她拉开了一点距离。

“总之,不管你是哪里来的哪尊神,请不要擅自闯进我家。”

“……你,摸了我?你清楚我是神明?咦……”

“是啊是啊,还好你不是小偷。但是,感觉和你扯上关系就很麻烦,所以请你离开吧,就当我们没见过。”

如果她乖乖离开,我就不计较让我受了这么巨大的一次冲击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手指,残留着发麻的感触。刚刚灌进我灵魂里的,很微妙……仿佛就像是谁的人生。但又细微的不同,那些人生却缺乏着人生应有的实感,更显得虚渺而理想化。就像是——对,读了一本精妙的书之后的感受。可那却不仅仅是一本的量,而是上千,上万本。

犹如把上千本书里记载的东西化为海水,淹没了我,灌进了我的灵魂。既然如此,这尊神明的来头,我也了然于胸了。

“文学之神吧。”我非常确信的脱口而出。

“………………”即便不出声,那份动摇也传递了出来。

——“若若!”

忽然,绳绳不知从哪里突然出来大喊大叫着。而小绳绳脸上那惊恐的微妙表情,更是前所未见。非要比喻的话……就像三十岁仍单身的大龄女性,终于要去和好男人约会,但半途突然见到天上有一颗陨石正熊熊燃烧着,朝自己砸过来时,会表现出的荒谬和恐惧。

看来这位文学之神——是叫若若吧?同音的字里面,应该不是弱弱、蒻蒻、叒叒这类听起来很惨的名字,也只有若若比较符合了,也稍微有点文艺气息。

“文……文……文安……为什么这…………这位会在这里?”绳绳声音僵硬地问我。

“不知道。”

说完,我转向面具女——不,若若,为了早点送她走,我开口将话说明白:“我也不知为何能见到你们,但确确实实能见到,我们所处的世界不同,因而请不要在意我,您想走我是绝对不会留的。”

换言之,如果想留,我是绝对会赶的。但——她却说了一句非常怪的话。

“是吗,就是你。”若若淡若游丝地对我说。

窗外渐渐明亮的晨光,将她的面具映上了一层朦胧的光——她知晓些什么我所希望知道的事吗?

“就是我?”

“莫要在意。”

不知何时躲到了我身后的绳绳,这时问她:“若若,为什么会来文安家呢?”

“……小绳绳,又见面了,安否?”

“安……安。”我差点以为是在叫我。

她没有解答疑惑,我只能自己动脑子想。见到她的时候,她在玩占风铎,也许和这个有关,于是我担忧地问她:“你来和那件占风铎有关吗?”。

“就是这样。”她看看我,沉默片刻后,又说,“我是一介旅者,偶然听见了很悦耳的声音,因而前来。本想听完它奏出的晨音便离去的,没成想,却被你这样古怪的男人碰了。”

她这个说法还真是微妙,我本想抱怨几句来着……嗯?等等,我察觉到一件不合常理的事。

“……为什么,呃,你……你能摸到它呢?”

就在刚刚,我亲眼所见这位神明,确确实实地用手指触到了我这边世界的那件占风铎,将它摇晃了起来。就算这些所谓的神明能拥有实体,我也能摸到,但她们能像这样物理性的干涉这边的事物,这完全违背了我的常识。

可那面具之下,必然浮现出了笑颜,因为她正用不紧不慢,仿佛知悉一切的语气解答——

“正如你能触碰到我,我就是能。”

“……文安安,她,若若她……是最特别的一尊神,别名——‘一事无成的古神’。”

咦,这不就是……之前勤勤提到的那个……绳绳忐忑地偷瞄了一眼若若,又缓缓说——

“意思是,因为任何事情都能做到,所以什么都不去做……是唯一符合你们人类对神明妄想的,所谓全知全能。”


PS:



【作者表示,不会厚着脸皮求你们追更,但还是请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有空的时候,每天抽空点点最新两章,挂个30秒,用一分钟,帮作者涨一点点流分吧……事关收入QAQ】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随风而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