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鸡王驾到

4:18 S

(一)

人生就像坐过山车,以为是在顶点,但是瞬间会跌落谷底。以为是在谷底,却不知不觉登上了顶峰。

政治家曹操就曾经说过,“胜败乃兵家常事。”

输过要愈战愈勇,而不是一蹶不振,胜利也不能好高骛远,所谓骄兵必败。

“生活,生活,努力过,拼搏过,才叫生活,有酸甜苦辣悲欢离合的,才叫生活,”开着大奔的白天乐,声情并茂的对副驾驶的大生说道,“一成不变,满脑子下一顿饭吃啥的,不叫生活,叫生,和活。”

大生正好被对方刺客韩信偷袭致死,非常无奈,抬起头来,“那包养算不算生活呢?”

“我……”白天乐如鲠在喉,“不能算,哎,谁说我被包养了?大生你……”

刚准备大骂几声的白天乐,突然被大母鸡挠了一爪子,脸颊齐刷刷的留下了三道血痕。

白天乐口中辱骂着,一手拿方向盘,一手和大母鸡战斗着,但是显然寡不敌众,一群大母鸡奋力加入了战斗。一个措手不及差点将车撞到道路右侧的指示牌上。

吓得大生嗷嗷直叫,大生抓住其中一只大母鸡的翅膀,高兴地直呼,“你看这老母鸡多活泼,乡亲们肯定会感激不尽的。”

“感激你妹,”白天乐将车调整到原本车道,完全不顾母鸡的猛烈攻击,生气的大骂,“你就是有病,回个家非得拉上一群老母鸡,还美名其曰给乡亲们送温暖,大哥,你做了那么多缺德事,乡亲们都惦记着你什么时候死外面,上你家喝喜酒去。你能不回来,乡亲们就感激不尽了。”

“这不有钱了吗?”大生委屈的说道,“我回来给乡亲们补偿一下,还有给我爸妈看看自己出息了。”

“你爸妈?你爸妈都对你绝望透顶了。”

“不至于透顶吧?”大生不可置信的问道。

白天乐默哀了两秒,“你爸妈打算再要一个。”

“不可能,”大生怒吼道,“我爸妈可爱我了,你别挑拨离间,你是不是贪图我保安队长的职位,想谋权篡位。”

“你可拉倒吧,”白天乐蔑视的看着大生,“我能吐你一脸,你信不?”

大生眼含泪水,颤抖的问道,“不可能,我爸妈对我的爱,不亚于牛郎织女、梁山伯与祝英台,你告诉我,这消息谁给你说的?”

“老李头不让我给你说。”

白天乐脱口而出,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招供了吗。

“那到底是谁说的?”大生不跌不休,继续问道。

这智商,哎……白天乐心想,智商低挺好。

“啊……”

正想着呢,白天乐忽然感觉眼前白影一闪,传来一声惨叫。

两人面面相觑,大生大呼,“不好,快跑。”

白天乐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这是碰到碰瓷的了,来不及多想赶紧倒车。

倒后来一看,原来是梅丽乡有名的街溜子-李三,专以碰瓷为生,平生三十余年坑蒙拐骗无恶不作。白天乐就曾被李三偷过两辆自行车,一辆电瓶车。

此时李三在车前捂着腰,自行车倒在旁边,哀嚎着,“撞死人啦,大家快来拍啊,要发网上了……”

想着这么可恶的人,白天乐气不打一处来,说着一脚油门,直接将大奔的轰鸣声提升到了顶点。

一松离合,大奔后轮在原地开始打圈,然后直冲李三而去。

大生头皮一麻,临死前想起了自己最亲近的人,“妈妈。”

白天乐也想起了子晴。

忽然,伴随着刺耳的轮胎摩擦声,白天乐的大奔停了下来,车前轮胎紧紧地贴着李三的腿。

白天乐打开车门,戴着一副墨镜,气哄哄的来到了李三的面前,看见李三的裤腿已经湿了,整个人惊魂未定,脸色苍白。

白天乐弯下腰,对着地上颤抖的李三,礼貌的说道“不知阁下是否还记得寡人?”

已经被吓破了胆的李三摇了摇头。

白天乐直起腰,双手背后,大生拿过来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放到白天乐的嘴边。

白天乐仰着头,大生举着水,白天乐喝了两口。

“这……这不是大生吗?”李三认出了大生,颤抖着手指着大生。

大生高兴得不行,举着水瓶看着李三,“嘿,你还认识我呢?”

大生不放下水瓶,白天乐不得不继续喝水。

李三看着大生臃肿的西服,和身边的大奔,赶紧讨好道,“大生何许人也,吾等楷模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嘿……”这给大生高兴的够呛,“行,明天跟我走,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咕噜咕噜……呃……靠,”白天乐硬把嘴拔了出来,被浇了一脸,“大生……”

大生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职责,赶紧道歉,“副总,不好意思,刚才被妖言惑众了。”

“起开……”白天乐打掉了大生欲安慰的手。

大生推到了一边。

“嗝……”白天乐打了个嗝,然后摘下墨镜,来到李三面前,“可认得我?”

“哎呀妈呀……”李三看到白天乐,站起身来张开双臂,大喊,“苍天开眼啊,这不就是梅丽乡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乡草吗?老天有眼,让我今天能一睹真颜,死而无憾呀……”

这几句话热血沸腾,让大生头皮发麻,可正中白天乐心怀。

白天乐哈哈大笑,一扬手,“去,领两只鸡。”

大生到车上拎下来两只大母鸡,交给李三,“给,别弄丢了。”

李三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鸡,甚是开心,连连拜谢,“谢谢天爷,谢谢生爷。”

“大恩不言谢……”白天乐非常敞亮,招招手让李三赶紧滚。

“那个天爷果真天子下凡,大奔载母鸡,”李三疑问道,“实属世间奇闻啊。”

“那是,”大生喜笑颜开,“我们爷俩这次回来……”

得,白天乐心想,收了个儿子。

“就是给乡亲们送福利的,这不出息了吗?”大生瞟了一眼身后的大奔,“想回来报梅丽乡养育之恩,以前做了不少错事,偷了不少苞米土豆,心里惭愧。”

“此乃好事啊,”李三眼睛一亮,“那两位爷,我就先回乡里禀报一声。”

“再拎一只鸡,”白天乐非常高兴,这次回来就是想让大家看看自己,这倒省事。

(二)

白天乐在后面开着大奔吹着口哨,李三在前面骑着自行车喊着,“鸡王来了,鸡王来了……”

三年之久,道路两旁的杨柳好像长大了许多,也长高了,就像自己。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绿化带布满灰尘,本来的绿色由于年久无人打理,已经变成了灰中带黑。

路过梅丽乡平安广场的时候,几个大妈包括王太太都在锻炼着身体,太极拳摇的那叫一个带劲。

其中两三个人听见“鸡王来了……”都纷纷回头望过来,白天乐也恰到好处的长鸣几声喇叭,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看着此人如此嚣张,于是大家奔走相告,于是短时间内,“鸡王来了……”成为了梅丽乡的实时热点新闻。

大家地不种了,麻将不打了,夫妻也不吵架了,超市打工的小美也偷偷跑了出来。

乡间广播正在通报公安局通缉令,“此人穷凶极恶,望广大乡民提高警惕,有相关线索及时……什么?鸡王来了?哦不好意思,及时通知公安局,线索有效者奖励三千元,联系方式……”

大家都想看看如此嚣张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一会儿功夫,所有乡民就在平安广场上集结完毕。

乡长感叹道,“我他……当选乡长,全乡开会的时候都没这么齐。”

大家把大奔围在中间,指指点点,都在议论着这车里到底是谁,胆大的准备过去一探究竟。

这时,门开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锃亮的皮鞋,众人被皮鞋发出的光闪瞎了双眼,纷纷挡住了眼睛。

黑色阿玛尼西装,抓在车门上纤长的手指,干净利落的大背头,发出幽幽蓝光的墨镜,还有飞出车外的两只母鸡。

“啊……”超市小美发出一声尖叫,“我爱你,”说着掏出一把水果刀,架到自己脖子上,“你不娶我,我就自杀。”

众人赶紧按住小美,夺过了手中的刀。

白天乐嘴角闪过一丝笑意,然后摘下了眼睛。

“是白天乐吧?”“对,就是那狗贼。”“哎,他不是死了吗?”“别瞎说。”“原来他去当了鸡王啊……”

大家此起彼伏的讨论声,直接将气氛推到了高潮。

“啪……”

白天乐兴奋地情绪被一巴掌直接打倒在地,晕头转向的白天乐刚想起身大骂四方,发现是老李头。

老李头颤抖着手,指着白天乐,“你……你你,你说你做什么不好,竟然做鸡王,你你,气死老夫了。”

说着又一巴掌,打的白天乐一点脾气没有,白天乐刚想理论两句,老李头就在众人的搀扶下被架走了。

小美也尴尬的推开众人的手,“行了都起开,不自杀了……”

白天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从车头爬上车顶,心里把李三的八辈祖宗骂了个遍。

站在车顶,白天乐努力故作镇定,微笑的大喊道,“乡亲们,你们理解错了,此鸡王非彼鸡王,我要给大家送鸡,所以李三才称我鸡王。”

因为怀疑老公在外有小三刚吵完架的孙姨,狠狠的骂了句,“送鸡还明目张胆说,真不要脸。”

“道德败坏……”“把他浸猪笼……”“不要脸,滚出去……”

“肃静……”气急败坏的白天乐怒吼道,“好说赖说不好使,大生……”

“到……”

“开门放鸡。”

昂贵的大奔打开门,忽然扑出来几只大母鸡,紧接着车里的大母鸡看到了出口,都蜂拥而出。

白天乐看见母鸡控制不住了,言简意赅“我们是给大家送福利来了。”

大家哪还能听得进去,纷纷抢起了鸡。

“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车顶上的白天乐努力的大喊道,“没有哪儿的人,比我们梅丽乡的人更有素质了。”

扯着嗓子的白天乐讲完这句话果然奏效,乡民纷纷将鸡又放回了广场中间。

“长话短说,这鸡就是送给咱们的,每家每户按人头算,一头两鸡。”

“我怎么感觉他骂人似的,”乡长对副乡长说道。

“由于我的车拉不了那么多,所以以后每天都发,现在我们开始领,按字母排序来,记得报名。”白天乐跳下车,开始清点领取人。

“a的先,”大生手里拎着鸡,“你叫什么?”

“阿博。”

“你叫什么?”

“阿东。”

“拿走,下一个,你叫什么?”

……

“b的,有没有b的?你叫什么?”

“博丛”

……

“c的来,麻溜的,你叫什么?”

“丛子”

“哎不对啊,”大生瞅着眼前的丛子,“我怎么见你好几次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达博丛啊,”达博丛看着大生,疑问道,“怎么了?”

“大意了”大生一拍脑袋,“那照你这么说,喊d你也能领两只了?”

“对啊,”达博丛看着大生,大方的说,“你喊d,我叫达博丛,当然能领了。”

大生想了半天,“也对……”又给了他两只。

发完已经临近晚上,老李头非常生气,说白天乐都不知道给自己留两只。

白天乐一拍老李头的肩膀,“老李头,两只鸡而已,晚上带你去山珍海味。”

大生则纳闷的问老李头,“爷,我怎么没见我爸妈呀?”

老李头疑惑道,“你爸妈在医院,没告诉你吗?”

“医院?”大生顿时如当头一棒,眼泪瞬间充满了眼眶。

“你爸妈……”老李头本来想解释一下,可大生就像离弦的箭般冲向了医院。

“他爸妈怎么了?”白天乐担心的问。

老李头摸了摸脖子,“他妈怀孕了。”

“哦……”白天乐顿时放下了心,可顿时又如大梦初醒,大喊一声,“坏了,完蛋了……”

说完赶紧追向了已经失魂落魄的大生。

白天乐心想,比起爸妈卧床不起,再要一个孩子,会更要了大生的命。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有没有人看吱个声好吗?骂两句也行啊。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八章 鸡王驾到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