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讨厌的小姑娘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4:06 S

(一)

院子里孤零零的桃树随风飘荡着,丢了桃子和桃叶的树枝被好几天的大雪压完了脊背。说它像姥爷一样老吧,不过才活了五六年的光景,可是说它年轻吧,它又承受着本不该有的责任。

为了能让桃树显的不寂寞,于是树下多了一把摇椅,十几年了没人动也没人坐,天乐心里想,在这个家里自己应该比摇椅多余得多吧。

摇椅很重要,比任何事情都重要,起码在天乐心中是这样的。

因为摇椅下面的土地里,藏着一把刀。

白天乐藏得,谁都不知道,包括姥爷。

(二)

天乐来到摇椅旁边,看着布满伤痕的木头做工,心里说不出来的委屈。这十几年来,自己的人生何不像这个老朋友一样,拼搏、努力,最终被所有人忘记。

他伸出手来,想摸摸这个老朋友,却发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带有血迹的水果刀,顿时吓了天乐一跳,手一哆嗦,将刀掉在了摇椅旁边。

他想喊姥爷,可是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他看到鲜红的血液正在一滴一滴的掉在水果刀上,他重重的抬起来头,猛然看见了摇椅上的妈妈。

妈妈拿着荷花扇优雅的扇着凉快,笑眯眯的看着他,说着什么,可是天乐听不到。

他流下了眼泪,他已经几十年没有看到妈妈的模样了,记忆中的妈妈已经变得非常模糊,模糊到像打了马赛克。

他艰难的挪动脚步,想走近妈妈,摸摸妈妈的脸,让妈妈抱一抱。他的愿望很简单,他希望妈妈能和自己在村里走一圈,让大家不再歧视自己。

他想她。

正当他伸出手想捋一下妈妈的头发时,忽然眼前闯入了一群人,现场嘈杂着,天乐用力拨开眼前的人,看到妈妈已经闭上了眼睛。

手腕的鲜血就像是一朵惹人怜爱的玫瑰花,而她却脸色苍白,被众人手忙脚乱的抬上了姥爷那“咯吱咯吱……”不停响的驴车。

天乐瞬间瘫软在地,为什么美好总是如此短暂。

他看见她的眼角还有一滴泪水没来得及擦,就匆匆告别了。

当他再次回过来头时,那棵桃树周围已经空空如也,只有一个小男孩用稚嫩的双手,在树下挖着湿漉漉的泥土。

天乐擦了一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的脸,轻轻的来到了小男孩的身边。

小男孩红着鼻子,抽泣的将一把还没擦拭血迹的水果刀,放进了刚刚费尽千辛万苦挖出的坑里,然后从口袋掏出来一张纸条:

乐儿,

以后妈妈就不陪你了,相信乐儿是世界上最坚强的人,答应妈妈,以后呢,无论贫穷贵贱,一定要做个正直的、善良的、有出息的大英雄。

妈妈对不起你。

看到这儿,天乐终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撕心裂肺的哭了出来。

小男孩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纸条,心想这是妈妈给我一个人的爱,除了我谁都不能看。

天乐心里想,可真自私。

(三)

正哭的昏天暗地的时候,忽然天乐感觉身体被剧烈的拉扯着,像极了小时候爸爸打自己妈妈保护自己的场景。

天乐拼命的喊,“你个老不死的,你辜负我们全家,你就是凶手,我迟早有一天要杀了你,我妈在天之灵,一定会保……”

“啪……”

随着一个清脆的耳光,天乐睁开了眼睛,吐沫横飞的不停的骂。

“乐子,我是你爷,你看看我,”

天乐转动眼珠,看到了姥爷焦急的神情,在他的周围站着带着眼镜的白衣天使。

天乐忽然想起来自己被大生打的场景,将眼珠子对着姥爷,“你也死了呀?”

“靠,”姥爷气的一巴掌拍到了天乐的腿上,“你个逆子,老子不死,你心不静是吧。”

疼的嘶哑咧嘴的天乐一听自己还活着,想想自己这几十年的遭遇,痛心疾首,自言自语道,“还不如死了呢。”

姥爷一听这话,哆嗦着手指指着天乐,“你,你……你个……”话没说完,倒地上了。

“哎呀,”天乐这才反应过来,“姥爷,我不是说你,你别误会,姥爷?老李头?”可发现动不了身。

白衣天使看着白天乐厉声道,“你给我闭嘴。”

吓得天乐赶紧闭上了嘴巴。

一群白衣天使将姥爷抬上担架车推了出去,不过同是病人,天使出门之前还是没忘关切天乐一下,“我他妈怎么这么想抽你。”

等医生都出去之后,天乐努力的转动眼珠,看到自己的身体被缠满了绷带,脑袋上方挂着输液瓶,旁边还有股票机,不过这股票怎么波动这么大,天乐心想。

“嘿,傻蛋……叫你呢。”

(四)

金灿灿的落阳散落在洁白的床单上,将窗外三层高楼的轮廓照在了病房里面的墙壁上面,由于窗户的反射,使得墙壁上的影子婀娜多姿,活脱脱一副春宫图。

天乐每天最开心的就是这个时刻,全世界都是安静的。

打开手机网易云,戴上耳机:

你降落的 太突然了

我刚好呢 又路过了

机会难得 又主观觉得

这种感觉,让天乐非常哇塞,好像在某个时刻离开了讨厌的枯燥的生活,来到了一个自由自在的世界。

听着音乐,看着墙壁上撅着屁股的影子,天乐挂在嘴角的口水流在了床单上都浑然不知。

“啪……”

“他妈谁啊,”正在做着清醒春梦的天乐被一巴掌拍到了现实,气愤的摘下了耳机“是九年义务教育出bug了?还是疫情导致脑细胞停止裂变了?把你给培养出来了?”

气急败坏的天乐此时此刻都想将这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可刚转过头,就瞬间愣住了眼神。

一双洁白的大腿差点晃瞎自己的眼睛,双眼布满血丝的天乐缓缓地、慢慢的由下向上,顺着这腿机械般抬起头来。

当眼神到达胸部的时候,天乐的荷尔蒙已经到达了巅峰,脑子一热,鼻血流进了嘴里。

“啪……”站在床上的艾珂儿看着天乐灼热的眼神,二话没说就是一耳光。

天乐诧异的看着上身穿着病服,下身穿着短裤的艾珂儿,捂着被扇的右脸,“疯婆娘,你干嘛?”

艾珂儿站在床上,扶着天乐打着绷带吊在天花顶上的腿双手叉腰,“想你了,来看看你”。

这个艾珂儿是天乐的新朋友,病房室友,主治医生念在天乐上下肢暂时瘫痪的原因,所以给他安排了一个能照应他的室友。

当天乐问主治医生为什么不给自己转到重症监护室的时候,医生说,“你姥爷说了要做两手准备,要么你在这儿凤凰涅槃,要么game over,如果进去监护室还是over的话,剩下的钱不够安排后事。”

对于医生的话,让天乐又在脑海中温习了一遍如何鬼使神差拔掉氧气管的技巧方法。

随着火辣辣的脸,天乐被拉回到了现实。

“你看你爸妈也这么看啊?”

“你耍流氓,你偷窥我。”

“你不想让别人看你,那穿短裤刷存在感呢?”

艾珂儿一屁股坐到天乐正在输液的手上,摇晃的马尾辫还不忘在天乐的脸上抽一下,哼了一声,“就你事儿多。”

天乐顿时疼的龇牙咧嘴,低头一看输液管都回血了,一把将艾珂儿推到了地上,“哎呦,我滴妈呀。”

艾珂儿站起身来,麻利的从床底下掏出一把马扎,“不敢当,不敢当。我可不愿意做小三的妈。”

听这意思,天乐不乐意了,“你说谁是小三呢?”

“你呀”

“哎”天乐挪动了一下酸痛的手,发现手臂也吊着,“凡事是要讲证据的,你这是入了哪门子狗仔队了,我告诉你,你现在所讲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呈堂证供,不可以选择沉默。”

一动不能动的天乐显得特别焦急,“这样,你帮我把手机打开,密码六个六,再把录音机打开。”

艾珂儿按照指示打开了手机照相机,切换到视频录像,对着自己清了清嗓子,捋了捋额头前的头发“嗯嗯,大家好,我是艾珂儿,今天有幸采访到了梅丽乡最大的小三头目白天乐,现在请我们亲爱的当事人白天乐讲讲,给情敌戴绿帽子的操作步骤及心得体会。”

笑盈盈的艾珂儿将手机转向,牙根咯吱咯吱响的白天乐,等了半天也没见白天乐吱声,于是又将手机转向自己,“不好意思,媒体朋友,我们当事人应该是第一次上电视,免不了紧张。请广大人民群众再给他一次机会。”

天乐面对着可爱乖巧模样的艾珂儿面前的手机,猛地将头转向了一边,低声怒吼道,“造孽呀。”

天乐重新调整了下情绪,深吸口气,又重新转向镜头,咬了咬嘴唇,抽泣道,“戴绿帽子这件事,不好说。最主要的是在上学的时候,我的语文老师曾教诲过我,白天乐,你知不道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篮球和篮板的距离。”

“你语文老师教体育的吧?”艾珂儿疑问道。看着天乐愤愤地瞅着自己,“你说你说。”

“我是篮球,子晴就是篮板,”天乐看着天花板,若有所思的说道,“在我和子晴看来,命中率就是铁定的百分之百,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了一阵风。本来以为区区微风何足挂齿,在了解到皮步东的他爹之后,”

(五)

天乐控制不住了,哇的哭了出来,“原来是他妈一阵台风,把他妈老子小康家庭都给刮没了。”

艾珂儿没想到白天乐这么竟然这么多愁善感,说哭就哭,赶紧放下手机,手足无措,“哎呀,不好意思啊,之前是我不对,原来是我误解你了。”

天乐艰难的举起颤抖的手,摸着眼泪,委屈巴巴的说,“那你得抱抱我。”

“哦,”不知所措的艾珂儿只好坐到天乐的旁边,扶起天乐,将天乐的脑袋抱了起来,“乖,乐儿不哭。”

“乐儿不哭”这句话就像一句咒语,让白天乐好像又躺进了妈妈的怀里。

从小到大只有妈妈叫过自己乐儿,姥爷都只是叫自己乐子。

记得小时候自己太调皮,导致姥爷经常在村子里面找自己,当别人问起姥爷瞎溜达啥的时候,姥爷就会摆摆手,“起开,我找乐子。”

所以天乐感觉如果某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突然消失了,大家也只不过是在遍地找乐子。

此时躺在温暖的怀抱里,天乐湿润了眼眶,于是又将头狠狠的拱了拱艾珂儿的胸。

正当天乐忘情陶醉的时候,忽然听见“砰”的一声巨响,病房门被撞开了。

站在病房门口端着一箱啤酒的大生、张大了嘴的艾珂儿,流着口水贴着艾珂儿胸的白天乐,三个人就像三座雕塑,一动不动。

大生没经历过也没见过这种场面,尴尬又不失礼仪的笑了笑,吹着口哨左看右看回头想要走出病房,结果撞在了门框上。

尴尬地艾珂儿赶紧扔下了天乐,站起身来。

一个猝不及防,天乐掉在了地上,艾珂儿又慌里慌张的在地上扶着天乐。听见声音的大生也赶紧跑过来,将啤酒放到一边,拽起了天乐打着石膏的腿。

“哎呦,我的妈呀。”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天乐放到了床上,大生满怀歉意,一个劲的道歉,“不好意思啊,打扰你两比翼双 飞了。”

艾珂儿听到这话,瞬间从脸红到了耳根。

天乐生气的瞅着大生,“不会造成语就别造,这销魂的场景让您给造的,好像抓奸现场似的。”

大生挠挠脑袋,然后拆开啤酒箱拿出一瓶啤酒递给天乐,“来啊,整一瓶。”

“整整整,”天乐气的说不出话,深沉的看着大生说道,“答应我,整死我好不好?”

然后天乐缓缓地抓住艾珂儿的手,“我是不是上辈子倒腾你家祖坟了?你来报答……报复我来了?”

艾珂儿甩开天乐的手,看着大生露出了二十四颗牙的笑容,“他不整我整,哈哈,可憋死我了。”

真搞不懂这个艾珂儿到底是不是女的,一箱见底屁事没有,只是天乐看着大生跳大神的模样有点上头。

大生边跳边念念有词,“太君太君,妖魔鬼怪别进村,太上老君……”

天乐想,我知道,我上辈子肯定是抗日英雄,大生上辈子就是自己拉出去枪毙的。

红着脸颊的艾珂儿一拍桌子,“我决定了。”

刚跳到王母娘娘的大生停了下来,抱着艾珂儿的肩膀,“你,你决定……”打了个酒嗝,“你决定什么了,哥们我,我赴汤蹈火。”

“我要……”艾珂儿站到病房的桌子上,“我要帮白天乐维护正义,去找毕子晴。”

这会儿该天乐懵了,“你疯了吧,找他干嘛,你们去找皮步东给我报仇也行啊。”

“你懂个屁,”艾珂儿用醉醺醺的脸贴近天乐的脸,“我们去要结果,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皮步东老纠缠你吗?”

天乐一想也对,自己明明就是和子晴已经在一起了,可是皮步东还是纠缠自己,难道是子晴也没有拒绝他?

可转念一想,“不是,你两去了也没用啊,没当事人说不清。”

“也对,”艾珂儿对着唱到耶稣耶稣快快显灵的大生喊道,“大生,去找台轮椅。”

大生摇摇晃晃的一抱拳,“耶哥放心,小弟明白。”

天乐赶紧阻拦,“可我这样也出不去这医院啊。”

艾珂儿想了一下,转身对着已经走出病房的大生喊道,“再来根二十米的绳子。”


PS:白天乐讨厌艾珂儿,不是没有原因的,我中立态度吧。毕竟我感觉现在没有人会站在白天乐的立场,怪可怜的。明天看看艾珂儿表现再做决定吧……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二章 讨厌的小姑娘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