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重返校园时代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4:02 S

(一)

秋日的午后就像是一本放了半个时辰的白开水,不冷不暖,还解渴,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梅丽乡中学大门旁边的电线杆子上,站着几只麻雀,其中一只叼在了旁边一只麻雀的翅膀上,那只麻雀冲着它叽叽喳喳叫了半天。主动出击的那只好像是并不是很是抬举,又叼了一下,这下那只麻雀急眼了,扑棱扑棱翅膀就冲了上去。

那几只麻雀的下面就是白天乐最爱吃的饸饹面面馆,临近倒闭的模样,早在自己上学的时候就是这副模样,多少年过去了一点都没变。

面馆招牌写着“梅丽乡龙头面馆”,右下角一行小字“来这里吃面,清华北大,不在话下。”

于是这里真的成为了梅丽乡的龙头面馆。

面馆前面放着两条长桌与板凳,其中一桌坐着穿着工地服带着安全帽的中年人,和一个被包裹在臃肿的校服里的绿头发少年,中年人说,“快吃,多吃点,要不要个鸡蛋啊?”

“哎呀,”少年不耐烦地回答道,“不吃了不吃了,你别管我了,赶紧走吧别迟到了。”

白天乐感觉好像少年在督促中年人好好学习一样,中年人好像让少年多吃点就能考上清华北大。

白天乐对面馆的招牌深信不疑,在这儿吃了三年的面,正好与高中擦肩而过,估计是因为每次吃面没吃鸡蛋的原因。

想到这儿,坐在轮椅上的白天乐摸了摸自己生疼的老腰,对玩着站在旁边玩着消消乐的艾珂儿和蹲在地上研究圣斗士卡片的大生说道,“临死之前,吃碗面可以不?”

艾珂儿停下手中的动作,“正好我也饿了,走呗……”

蹲在地上的大生专心致志的研究着圣斗士卡牌的技能,没听见白天乐的提议,让白天乐非常生气,对着大生后脑勺就是一巴掌,“大哥,你幼不幼稚,吃面去……”

“啊?”大生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嘿嘿,上学的时候没钱买这个,现在人小孩都满街扔,怪可惜的。”

“不让你掏钱,”艾珂儿哈哈大笑,“一碗面而已,给你吓得。”

艾珂儿推着轮椅来到了面馆外面的另一桌,白天乐手一招,“王姨,来三碗面,一个鸡蛋。”

“为什么一个鸡蛋?”艾珂儿纳闷的疑问道。

“算是你两对我的赔偿,”天乐扶着腰,“我这条命不值一个鸡蛋?”

艾珂儿没说话。

“你烦不烦啊,知道了”旁边桌少年对着中年人喊道,“我这头发好几十染得,知道了知道了,你给我钱放学了我染成黑色。”

中年人看了看面馆的老板和天乐三人,尴尬的笑了笑,“哎呀,好好说话嘛,这么大脾气。”

说着从兜里四处翻找,找出来一堆零钱,“染个头发得多少钱?”

“八十……”

中年人除了裤衩,一共翻出来五十来块钱,嘴里“哎呀,哎呀,怎么还不够了?”

少年不耐其烦的挥了挥手,“没钱染个屁呀?”

“放肆”白天乐愤怒至极一拍桌子,吓得在场所有人一个激灵,王姨刚端出来的面也洒在了地上。

随着碗掉地上清脆的响声,把白天乐也吓了一跳。

(二)

白天乐伸出双指指向绿头发少年,“你这驴头少年,光天化日岂能容你为非作歹,古话百善孝为先,你作为新一代知识分子,完全没有将老祖宗优良传统牢记心中,眼前的伟大父爱你竟当做自己前程的阻碍,这让含辛茹苦的你的父亲情何以堪,你……你难道……”

现场包括王姨家的狗都一动不动,等着白天乐发表演讲。

白天乐感觉快编不下了,于是瞅了瞅艾珂儿,“接下来,有请我们道德学家艾珂儿女士讲两句。”然后自觉鼓起掌来。

绿发少年这才回过味来,佝偻着腰伸着脖子,用手指着轮椅上的白天乐,“你是个鸡毛?多管闲事。”

“哎呦我去,”白天乐一听这话不乐意了,“小兔崽子,你说谁呢?”

“就说你呢,”显然绿发少年为了提升自己的底气,狠狠地说道,“半瘫。”

“诶诶,”白天乐扶着轮椅想要站起来,结果是失败了,“你个驴头马面。”

“半瘫……”

“别吵了,”中年人站出来赶紧调节。

“驴头马面……”

“半瘫……”

“别吵了……”

“驴头马面……”

“喂,大哥我让打了,校门口……”

“驴头马面……”

艾珂儿拽拽白天乐的衣服,“驴头马面叫人了。”

“叫人?”白天乐气急败坏的喊道,“谁怕谁啊?艾珂儿打电话。”

“打给谁啊?”艾珂儿疑问道。

“110……”

(三)

可惜警察叔叔还没到,驴头马面的队伍就集结完毕了。

“你再说一遍,”少年用扫把指着白天乐,嚣张到爆炸,“你以为你是谁啊?牛屁股对着天,牛逼冲天了。”

白天乐擦了一下脸上的冷汗,心虚了,“我白天乐,取自李白静夜思……”

“不对不对,”艾珂儿拽了拽白天乐的衣角,“《飞龙引二首》……”

“哦哦,飞龙引二首其一,登鸾车,明月光,遨游梅丽乡,其中……不对,登鸾车,侍轩辕,遨游梅丽乡……不对……”

“都让开……”

正竭尽脑汁回想名字来处的时候,只听见从背后一声大喝,白天乐回头一看,只看见大生从王姨手中夺过刚端出来的面,二话不说冲了过去。

“敢动我天哥,我跟你玩命,”大生用尽全力把碗砸了过去,一整碗面和面汤全都洒在了白天乐的头上,烫的白天乐“ヾ(≧O≦)〃嗷~”一声惨叫。

大生扛过刚才少年吃饭的桌子就冲了上去,白天乐内心感动,这辈子有这知己,足够了。

大生刚准备冲向少年几十人,经过天乐的时候,一不小心绊在了白天乐伸出轮椅的脚,来了个漂亮的狗吃屎。

“漂亮,”白天乐脱口而出,“这才是大生。”

两分钟不到,大生遍体鳞伤的回来了,可怜兮兮的对着天乐,“没能弄过,”活脱脱一个羞答答的小姑娘,说完躺旁边地上不动了。

看着对面就要冲过来,一副要将白天乐弄死的气势,艾珂儿二话没说,跑了。

“大姐啊,”轮椅上的白天乐哭喊着,“你可不能不管我啊,我可是你给我弄出来的,你个没良心的娘们,亏我对你一片真心,结果最后竟然是一个负心汉……啊啊……”

少年可管不了这么多,挥起手中的棒子就要劈开白天乐的脑袋,吓得白天乐赶紧闭上眼睛,免得自己血花四溅让自己看见,本来就晕血。

少年的棒子眼看就要挨着脑袋了,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听见少年一声惨叫。

忽然没了动静,白天乐看没有了动静,缓缓睁开了眼睛,可眼前的场景让自己匪夷所思大吃一惊。

少年捂着鲜血直流的脑袋,被众人扶着缓缓后退,漏出惊讶的神情。

白天乐回头一看,头皮一麻,此时艾珂儿手中拿着一把王麻子菜刀,双手哆嗦着浑身发抖,眼神中却充满了杀气。

“老娘不懂法,”艾珂儿尽力保持着平静,大喊道,“我本来就没几天可活,活一天赚一天,带走几个那是额外赠送的。”

显然对面被艾珂儿的阵势吓得不清,也没人敢上前一步,少年估计也没见过这样的场合,捂着脑袋强行站了起来,估计是一不做二不休在路边捡了块砖头。

这时中年人慌了神,急忙跑到少年旁边,“儿子,别犯傻事,犯法的,他们都是疯子,快放下砖头。”

少年一把将中年人推倒在地,指着他,“你儿子被人砍了,你屁都不敢放,现在我要还回来,你拦着我?”

不顾中年人的嚎啕大哭,少年捡着砖头走了过来,但是看见艾珂儿手中的刀也没敢轻举妄动。

白天乐看着瑟瑟发抖的艾珂儿,艰难的抬起手按在了艾珂儿哆嗦的双手,然后缓缓地接过刀,用刀指着少年,嘿嘿一笑,“我白天乐,在梅丽乡生活几十年,梅丽乡中学老子上了五年,以前我在学校说一没人敢说二,今天你个后生都敢跟我叫嚣。”

白天乐回头对着脸色苍白的艾珂儿轻轻的说,“扶我起来。”

艾珂儿扶着白天乐的胳膊,缓缓地站起来,“我告诉你,我白天乐,取自李白《飞龙引二首其一》登鸾车侍轩辕,遨游青天中,其乐不可言,来……”

少年冷笑一声,将挡在眼前的血迹擦掉,冲了过来。

白天乐一手扶着艾珂儿,一手拿刀,可手刚抬到一半就抬不动了。

少年冲了过来……

忽然艾珂儿松了手,失去支撑的白天乐一屁股坐到了轮椅上,艾珂儿毅然决然的张开双臂挡在了白天乐的身前。

白天乐用尽力气大喊,“起开……”想用手推开艾珂儿,可是意识支撑不了身体,只能看着少年手中的砖头砸向艾珂儿的脑袋。

眼看艾珂儿就要被开瓢了,地上的大生突然站了起来,用自己臃肿的身体将少年撞向了一边。

随着两人倒地,梅丽乡的所有老师在校长的带领下,也赶到了现场。

校长大喊着,“都他妈疯了吧?找死啊。”

校门口的学生看见老师来了,纷纷一哄而散,只留下少年和他的父亲。

艾珂儿看到救兵来了,终于放下了自己的倔强,放声大哭起来。

躺在地上的大生抬起的头又放了下去,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开心的笑了起来,白天乐也松了一口气。

校长看到现场的情况非常生气,非得要开除绿发少年,中年人在一旁大哭着求情,还磕了两个头。老师们慌忙扶着中年人,少年捂着脑袋愤愤的瞅着不争气的父亲。

艾珂儿擦着眼泪,对着白天乐左看右看,“你没事吧,你可吓死我了。”

白天乐嘿嘿一笑,“你吓死我了才对,你还敢砍人。”

“哎,”白天乐调侃道,“你胆子挺大呀,这么保护我?”

“哎呀,别提了,”艾珂儿大大咧咧,“谁稀罕保护你,我把你带出来,那得对你负责啊,要不姥爷不得找我要安葬费啊,我可没钱。”

“靠,”白天乐一脸黑线,“你真会讲话。”

“哎,对了,”艾珂儿止住眼泪,露出了笑容,“你刚才说你对我一片真心,怎么个真心法啊?没懂,你给讲讲。”

“你在哪儿听得?”白天乐面对喋喋不休的艾珂儿,赶紧转移话题,“你是不是耳背啊?我是说你把……”

正想着如何搪塞过去呢,毕子晴老师突然站在了白天乐面前。

白天乐立马守住了笑容,看着眼前美丽动人的子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子晴看着轮椅上打满了绷带的白天乐,关切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样?”

“我打的……”不远处皮步东在警车上缓缓地走下来,颇有一副阅兵式指挥官到达现场的阵势。

不知道什么时候警车也来了。

皮步东手臂也打着绷带,拄着拐杖,脖子用塑料板固定着。

子晴看着皮步东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你来干什么,你伤成这样,瞎跑什么?”

“听说我天哥在梅丽乡中学闹事,执行任务来了,”皮步东看着白天乐皮笑肉不笑的调侃道。

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白天乐很纳闷,“子晴,你不是很讨厌他嘛?咱们不跟他说话,走……”

说着转动轮椅,看着子晴一动不动,“走啊,别让他纨绔子弟的气息影响你纯洁的灵魂,这是你说的。”

“天乐,”子晴犹豫的说道,“天乐,你听我说,我们分手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天乐心中五味杂陈,朝着子晴的背影大喊,“子晴,我知道你肯定是不想我挨打才同意的皮步东是不是?”

子晴听到这话停下了脚步,校长老师和警察也被白天乐的声音吸引了,纷纷闭上了嘴,瞬间由刷存在感转为了吃瓜群众。

天乐有气无力的喊道,“咱们不用怕他,我病好了就去练散打,我感觉我努力上个把个月,一个打三四个应该没什么问题。”

说到这儿,天乐苦涩的笑了出来,“我知道你肯定厌倦了每天东躲西藏的日子,你放心,以后不会了,皮步东不就仗着有个牛逼的爹吗?”

“你……”皮步东刚想狡辩几句,可看到旁边人太多,怕影响不好,只好闭嘴。

“那又怎么样?你要是愿意,我去学习考警校,以后我们的儿子也会这么牛逼。我学习不好,我可以改,以前是我不愿意学,现在我愿意了,只要你点头,只要你点了头,刀山火海……”

“啪……”

艾珂儿一巴掌打断了白天乐的公开演讲,“妈的,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这种人根本不配让你这么糟践自己。”

“你起开,”白天乐恶狠狠地对着艾珂儿说道,“让开。”

此时吃瓜群众的心理状态瞬间又被吊了起来,原来是三角恋,不对,四角恋。王姨从里屋端出一盘瓜子,津津有味的磕了起来。

子晴面对无休止的白天乐,终于回过头来,“天乐,你说我跟着你你能给我带来什么?你送我一屋子气球,皮步东送我一身衣服可以买一操场气球。你下雨送我回家还得打着伞,皮步东送我一辆警车。”

皮步东暗叫一声,“靠,完了。”

“你送我发卡,皮步东一句话,全校师生都不准带发卡。他爸爸警察局局长,他妈副局长。”

皮步东感觉好像在骂自己一样。

“你只有个姥爷,每天磨磨刀,捡捡塑料瓶,你一事无成还不思进取,你已经完了知道吗?你让我怎么点头。”

在场吃瓜群众纷纷点了点头。

“可是我……”白天乐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行了行了,”皮步东挥了挥手,“都散了吧,有什么看的。”

听见堂堂警察局局长儿子发话,大家纷纷各忙各的去了,吃瓜群众们眼带笑意,好像看了一场有趣的京剧表演。

然后对着白天乐说道,“涉嫌聚众斗殴,走吧。”

这是要把白天乐带走啊,艾珂儿不乐意了,“你敢。”

皮步东挥挥手,过来几个警察,就要带走白天乐。艾珂儿推开几个警察,捡起了白天乐扔在地上的刀,“我看你们谁能把他带走。”

躺在地上的大生瞬间坐了起来,“谁敢动我天哥,我跟他玩命。”起身一看四五辆警车,又躺下了。

万念俱灰的白天乐推开挡在身前的艾珂儿,“这是我一个人干的,跟她没有关系。”

“这还差不多,”皮步东冷笑一声。

“不过,”白天乐抬头看着皮步东,有气无力的说道,“我可以跟你走,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皮步东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哈哈,对子晴好点?她爱吃啥,喜欢什么用你告诉我啊?”

“我要你爸来带我走。”

“什么?”皮步东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PS:要是我是白天乐就好了,能遇到艾珂儿,不不不,不想成为白天乐,他太惨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第四章 重返校园时代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