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北斗 (1)

  • 作者: 小客
  • 更新时间:2017-05-12
  • 字数:2513
  • 吐槽数:0
  • +书架

故事是属于另一个人。

十四年前,天生异象,千年难见一次的流星雨降临这片天空。

奇景之中有那二十八颗陨星拖着长长的慧尾落在海近山脉以南广袤的荒原上。

地动山摇,鼠蚁搬家。

蜀山司命星君却得出一个大吉之相。掌门紫微星司徒煌令下火速查探。

当适时,三大势力已成固相。海近山脉罩在百家城的势力范围内。山脉以南的荒原如字面意思是一片荒原,土壤性酸,植被稀少,千里的红土地,片片的砾石滩。幸而如此,二十八颗星宿虽落得百里狼藉也无百姓损伤。

奇事一生,三方势力自然都不予放过。陨坑之外已然先决斗了一个回合。国教和王国孤军深入,吃了亏,百家城之后又加了增援,只得放弃。

于是当其安心查探,奇事之中又有奇事。由北始头一星之中竟有一活人!陨坑里烈焰灼熔土石,那人却是毫发无损。

惊叹为余。救醒之后,那人惊惶失措满口胡话,众人就着二十八颗陨星将其带回。便在去路分歧时,此人开了口。自称姓谢,名三洵,忘却过去,不知何处。求的是安身之地,自请入蜀山拜师学艺。如此,开了一先例,使他先入预科少学基础,再行考试。

未几,又得奇观,谢三洵三月习全预科,轻易破了重重考官刁难,得以拜入开阳宫。又,以天纵之才仅仅两年习遍蜀山各系武功,集蜀山之大成另辟蹊径自创心法“十三御剑”,又创剑法“归心”。年纪轻轻也竟可列一代宗师。

后,又百家城五年一次大比武。谢三洵文斗武斗,凡其参与尽皆拔得头筹,上下皆称奇人。掌门赏识提入瑶光宫,位列破军星君。

此后不久。珊,年方豆蔻,一人来到蜀山。拜在蜀山开阳宫武曲星君门下。单人的厢房,清逸的环境,也然过了普通弟子待遇。

这却非是好事。三大势力对立由久,相互猜忌,王国突然派来公主学艺必有蹊跷。然则,毕竟不是分裂独立,即使互不对付百家城也是臣子,一国公主不可堂而皇怠慢之,却也不能胡乱倾囊相授,由是挑中刚刚列位的谢三洵。由他,一身本事有目共睹,为着未来掌门候选,是否有那资质从这一事可见端倪。再者退一步,谢三洵自创武功虽然厉害,偏未曾考虑女子修习,不必担心养虎为患。有此重重,做成案定。

说开是巧,为珊领路之人正是路平。给珊指了住处,认了开阳宫各处,讲了些许功课,便领她去见代师。

这蜀山布局应南北之位,北七宫作北斗七星列,南七宫也为南斗六星列。为衡南北,瑶光宫只有破军星君一人,是为掌门候选,列在山顶紫微峰真武殿之下。抬眼望去,山下记川河,隔江百家城。

开阳宫。层层的弟子房,院院的宗系家。百家分二,在此扎根,尽不会总是师徒一派混着,总要各自繁衍成家,于是乎正殿为中心,左侧弟子房,男女分院,由修为浅深一层一层院落缩小,至于一人的小院厢房;右侧各家院落,业已成家,自不可再混入弟子群中,于是在右自立门户,自建家院,便有了家族传承,是为宗系。(路家就在开阳宫右边的这群院子里。)

再下各宫也均是如此,形成坚固却复杂的蜀山形态。

往上者,巍巍山道不过青石板一铺,有个路样,所以上山非坦途考究你几分功夫。瑶光宫,说是宫,实为临崖一座小院子,两面均是悬崖,侧身傍山面朝山路,后头是辟开的平地练功校场,唤作青崖坪,又接着上山的参道。

路平看着这漂亮的小师妹面上认生,先开始吹起谢三洵的事迹造个先入的印象,“接下来,我们去见谢师兄。师妹你真是有福,能得谢师兄亲自授课。我自小在蜀山长大,修行十几年,师兄入门仅仅两年就脱颖而出。刚刚结束的大比武上那叫一个技惊四座,文治武功连战三十多名各域高手,夺得百家第一人,如今被选作掌门候选……”眉飞色舞的,尽是自豪。

只是珊似乎不如何买账。听,自是听着,依然目无表情。路平也不顾忌,自顾自说个不停。

到了瑶光宫,大门开着。院里走一圈不见人,便出后门青崖坪。此刻那一抹孤影正负手立在崖边,望着山腰云卷云舒,纵然身姿挺拔,却也总有几分说不出的落寞。正是:世间天下自广陌,我却何处觅身安?

路平看他并不练功,便上前作礼:“谢师兄,您代师的弟子到了。”

谢三洵已觉路平到来,口中应了一声,幽幽回身。这一回头却惊了来见代师的珊。不是是否太久未打理,一脸的胡子拉碴,发髻也任由散乱,耷拉的刘海,眉宇间散不开的愁容。这哪是不世出的英才,分明是个蓬头垢面的落魄汉子。

珊心中立生了鄙夷,倒退一步,不禁还生了几分害怕,最想的竟还是不是逃跑,而是弟弟能不能从河对岸飞过来挡在自己身前。

一旁路平耸耸肩一脸的无可奈何,“师兄,你这是……”叹了口气,“云师妹出嫁以后就没人替你打理面容了吧,不管怎么说自己也该注意一下仪表,堂堂蜀山下任掌门怎可如此不堪。”

谢三洵用力眨了双眼,淡淡道:“心若失,身俱何用。种种皮相都是虚妄,世间最痛莫过于回首放觉其间幸福竟是他人之物。我还没有那种风霜所摧屹立不倒的强大,容我一段时间,静静心……”言语之中竟似目向远方,遥而不及,闪烁的目光中是何种悲哀又有几人识得?“新来的弟子就是她么?”语气一转变得沉冷。

路平点点头:“是,珊师妹,见过师兄。”

珊怯生生上前福礼:“见过师兄。”

空空的眼神毫无波动,谢三洵淡淡作礼道:“见过师妹,是我失礼。今日就这样吧,明日我收拾收拾正式开始授课。”又和路平聊了几句,送两人回去,才轻轻带上大门。

路平和珊回到开阳宫,将珊安排好了,“师兄以前不是这样的,云师妹在的时候他还常常打扮,陪着师兄弟们练武谭文。现在师妹嫁到对面孺子庄,倒他似了独守空闺。师兄不是那种善于隐藏感情的人,如今他这个状态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何时,师兄弟们为他担心。明日师父差我去墨家办事,不能陪你了,谢师兄的事你多担待,实在不行就再找我。”

珊送走路平,自己却开始犯难。今日着实让这个师兄吓的不轻,可终究还是要去,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还好不是想象的那般。第二日,谢三洵真个收拾好了,不说多么美,倒算是英气勃发,可惜还是那一般的愁容,态度也无多少变化,淡淡的。

教授十分用心,从气诀开始,剑法,软硬兵器都有指教。但学艺的生活总还是枯燥,尤其是一个满面愁容的师兄和一个不知言笑的师妹。除了指教求解几乎再没了其他的言语。说是尴尬也算他不得,这两人的心都不在蜀山之上。珊自是挂念着母亲和弟弟,想早点学成下山去见他们;而谢三洵的心思更在远处,似乎是对面的孺子庄,有似乎是目光无法企及的世界……

一年如此,两年也如此。若是三四年他们中有一个会疯掉吧。幸而,不幸先找上了门。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命运的起点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点北斗 (1)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