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之业火(2)

  • 作者: 小客
  • 更新时间:2016-10-19
  • 字数:4622
  • 吐槽数:0
  • +书架

“还好吧?”

“嗯——”似乎是应答却又更像是痛呼,“腿被压住了。”恐怕不是小伤。

意料之外,偷学了那人的破解灵术的招式,没想到打散的灵力竟然震塌了地牢,更没想到地牢下面会是个大空洞。

碎石断木一起滚下来,勉强用身体撑出空间护住斓心。小腹上不知扎进了什么,发狠地疼,力气也一点点流走,要是被埋住必死无疑。身上的碎石应该有千斤,还好是千斤,奋力一搏还有机会。

凝神聚气,将劲力灌注全身,“喝——”一击震飞身上的重压,一脚踢起压住斓心腿的石头,后面的落石滚下前抱起斓心挪去十步。如泄了气的皮球滚躺在地。

听到斓心的痛呼哲明想爬起身,手脚却不停使唤疲软无力,伤口疼得意识模糊……

斓心爬起身,右小腿刺骨地痛,一定是断了。

黑暗中看不见他在哪。听着气息越来越弱血腥气蔓延开。他受伤了?摸索着终于触到他的身子。温湿的伤口,用手压住止血,只盼能有用才好。许久,手有些酸痛,手上的血也凝住才慢慢放开,扯下衣襟给他包扎。想起腿上还有伤,尽可能揉回原位用木条固定住。什么都看不到,守着他的呼吸声……

“我们会死吗?”什么也做不了,躺在冰凉的地上,斓心说出自己的不安。

“你害怕吗?”哲明伤势似乎好了些,握住斓心的手希望能驱走她的不安。

“不怕。”十指相扣,多余的话已经不需要。

“可是我怕。我怕和你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只有那么短。”似乎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哲明不在掩饰自己的内心,“我很贪心,我想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永不分离,一起慢慢的变成老头老太太,看着满堂子孙……”

斓心攥紧了哲明的领口,“如果我们出不去……”没有勇气再往下说。

哲明干咽,搂紧了斓心,仿佛松开就真的再也触碰不到,嘴上说着似乎毫不相干的话:“那我们闭上眼睛。这里是海的尽头,你在我身边,我们就这样看着日落,耀眼的夕阳暖暖地沉进大海。星星跃出海面,星光和海浪一起跳舞。我们在星河里从牛郎星划到织女星。等到太阳从海面里探出光来,我们一起踏着阳光踏着海浪,和群星一起回到家,依偎着彼此,看着朝阳暖暖的……”

许久,她似乎睡了。满足么?我是很贪婪的!

黑暗中发出火光,在哲明的手上摇曳。点了一枝断木缠上布头勉强当作火把使。背着斓心在空洞中徘徊。

这里似乎是某个地下遗迹,有规整的墙面、大门、碎裂的石像,是一座教堂。教堂外又是粗糙的洞窟石壁,意外的水井里还有水。石壁有许多岩洞,像是被挤出来的,不知通向哪里,其中有三个有气流通过。挑了一个气流最强的走。

曲折蜿蜒,听到流水声似乎快到尽头。出口在石壁上,扔下火把,大概两丈高,不算太高勉强能下去。

“我很重吧。”斓心小心翼翼地问。

“嗯,很重。”哲明答得毫不客气,“这是我心爱之人的重量,我会好好记住的。”

斓心把脸埋进哲明的背心,紧紧地贴着一样心爱的人。

水声不远,火光映出一个喷泉池子,还哗哗往外溢着水。休息片刻,这里好像不像是地下遗迹,周围有不少民居,有的被巨石压垮,有的还算完好。这条路的尽头隐约可以看到一座教堂。

“这里可能是古米雷特城。”斓心找到一个答案。

“古城?怎么会在地下?”哲明倒觉得不可思议,莫名的有股子违和感。

“历史书有记载……”哲明历史不及格,还是静静听斓心说,“这里米雷特原本是帕拉教的起源地。有一座永远不会倒塌的大圣堂,是千万信者朝圣的地方。圣殿建成之后,因为地下河改道米雷特古城和大圣堂一起沉入地下。建国的之后才在旧址上重建米雷特城。也许我们可以试试大圣堂的钟楼,幸运的话不用挖太久就能通上地表。”

“太好了,我们走吧。”

前方的这个教堂应该就是斓心所说的那个帕拉教的大圣堂。不上面米雷特最大的教堂还要宏伟,一侧像是嵌入了石壁,钟楼也是直入穹顶。

踏上台阶便觉一沉,慌慌退下来。不见变化,倒是大厅里起了光亮,透过大门上的琉璃窗映出来。

难道是个照明开关?这个黑科技也够吓人的,过去快一千年了还能正常运转。

大门一开一股尸气扑面出来,恶浊刺鼻无比。死气沉沉,前方的神像发出微光映着琉璃十分神圣。可以看到许多人影排布在神像前的长椅上。

脚下又一沉,大厅亮起来。这密密麻麻的竟都是遗骨!

个个朝向神像,跪坐着,像是都在祈祷。他们个个胸口都插着利刃,短剑、匕首、剔骨刀,即使是襁褓中的婴儿心口上也有一支铜簪子,无一例外自刎殉教!

神识一晃,仿佛见到这群被困在地底尝尽绝望的幸存者。男女长幼都怀着信仰一边祈祷一边把利刃刺进自己的心口,即使如此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依然忍着撕心剧痛,双手合十,祈求最后的救赎,那颤抖的声音犹然在耳边回荡,震颤心魂。

哲明只觉心口跟着剧痛,似乎在过去曾有过这样的痛楚。

斓心伏在哲明胸口,不住啜泣。

没有人能不为之动容。这样强烈的信仰,即使在绝望之极了结生命的时候,依然祈求神原谅自己放弃生命的行为。

他们用生命守护自己作为人的尊严。人之为人的人性,仅有一次的生命,哪边更重从来没有停止过争论。人不同,选择不同。大多数的人可以选择苟延残喘,无可厚非;也有的人为之付出生命,让后人见证他们生命最后的光辉,为之垂泪涕泣。昔人已作古,今人还要活下去,是非曲直由后世来论断吧。

绕过这些虔诚的人,在神像面前轻声颂祷,如果有来世请给他们一个美好的人生。

大圣堂确实很大,四面都有大厅,连环着是走廊和修士的居所。

钟楼在正中央,像座小城堡。东西边进去是图书馆;北边进去是个工坊,有些奇奇怪怪的工具;南边就是钟楼的正门。

奇怪的是这条路不是向上而是向下。走了片刻,墙壁上好像画了些什么。

“这、这是‘神迹回廊’!”斓心见到这些话不由掩口惊呼。

“神迹回廊?”

“这是教典诞生前记录神迹的壁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三位神祇降临这个世界,生命女人塞拉,天空之神吉拉卡姆,大地之神帝涂玛。三位神祇创造了生命使这个世界变得多彩。人类在其中渐渐繁荣,万物和谐,崇敬神明,神明也一如既往地爱护人类。可是大地之神背叛了另外两位神祇开始支配人类、奴役人类,把世界上的一切都据为己有。终于,无法忍受的人类和两位神祇一起开始反抗,上古神战就这样拉开序幕。许多年后,塞拉女神和天空之神吉拉卡姆击败了强大的帝涂玛。大地之神的消灭使大地出现了空洞开始崩塌,两位神祇竭尽神力阻止了崩塌,塞拉女神却因此陷入长久的沉眠,吉拉卡姆回到天上……”

“咦?这后面的……”斓心似乎不知道后面的东西。“后面的教典上没有写,下面好像还有很长的故事。神祇的力量渐渐消散,大地又将开始崩塌,人们在大地的空洞前只有绝望,这时有人带来了神的智慧……这个像蛇一样的生物是什么?后面的好像被刮掉了,这里的人怎么在火焰里?这个发光的石头是什么?”

壁画片片断断,让人看不明白。

哲明似乎看明白了又似乎没明白。这个分明是龙啊,很清楚,绝对不会认错。但其他的地方又被刮掉,三神祇后又冒出了龙,已经怪异了。也许是传统作怪,不该带着先入的想法看这个世界的东西。姑且这样接受,被刮掉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刮掉本身就别有意味。看着这些残片不觉生出一股奇妙的情绪,愤愤难平。

走到底端,看到向上的回廊。这却还有一个房间,没有锁孔也没有把手。

“这个房间里会是什么?”看过这许多,斓心也好奇这个房间里的故事。

“我试试。”哲明双手放到门上,脸贴到门上静静听。神奇的没有锁扣,门缝里有呼呼风声。牵起斓心的手一起往门上一放,石门在轰隆声中打开了。

房间里没有灯。正中间放着一块石头,似乎是透明的。地板和墙面上密密麻麻刻着沟壑符文,像是某种法阵。

还在迷惑这些文字的意义,石头却起了变化。亮起微光,渐渐变强,似乎有一团火焰在其中燃烧。

脑海中映出些奇妙的东西。江河湖海,云卷云舒,气息随之流转,变得顺畅,心境清明,恍惚间想通了许多问题。

“怎么了?”斓心看哲明呆了片刻。

“没事,只是觉得这些先人做出来的东西真的很神奇。”哲明松开皱起的眉头。

“这个究竟是什么?”斓心一路走下来莫名其妙。

“也许这个就是所谓的命运。”从脑海里选了一个最贴切的词,“我们走吧。”

回望这身后这些沉在地底的“真相”丢下人生中第一个——冷笑。

————————————————————

“喀拉——”地窖门打开,扔下一支火把。燃了片刻,下来风月阁一位姑娘。

前堂有人要了“三映春”。风月阁普通的粮酒是自己酿造,而名贵的酒都是千里迢迢从西北帝国那头运来,存放在地窖里。价格自然高得离谱,但风月阁的客人从来不差钱,时常会看着新鲜就要了。

这姑娘还在寻着三映春。地窖深处传出响动。好奇举着火把探一探。尽头的地砖摇了摇,又摇了摇,忽然就落下去,不见踪影。姑娘害怕了,连连退了三步,准备逃命,好奇却闹腾得按捺不住。

那里落出个一人大小的洞,然后慢慢地,慢慢地爬出一个黑影……

“呀——鬼呀——”吓得花容失色,跌跌撞撞地奔出地窖。

“鬼?我像鬼吗?”重见天日,哲明淡淡问了一句。

斓心用衣袖拭去哲明脸上的泥垢。两个泥人,身上还沾着血污,说不像鬼鬼都不信……

“哗啦——”珊浣洗沾满泥垢的手巾。两人意外从风月阁的地窖里出现,本是喜出望外,心里却又不由的歉疚。说了那件不该说的事让他们心里生了间隙。现在他们回来了,看似和好如初,可这样的事又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就放下。才发现自己是这样笨拙,察觉不到身边人的想法,一意孤行。

“姐,你有什么心事么?”哲明倒是个纤细的人,珊的心事没有写在脸上却在揉洗手巾和擦拭后背的手劲里。

“没、没有……”珊避开了回答。忽而又似乎想到什么,停下手,“你们什么时候操办婚事?”

“啊?”倒吓哲明一大跳。操办婚事这个还真没好好想过,况且心头还有一块结,必须要见那个人才能打开,“我想先见见叶纹玉。”

这个回答出乎珊的意料,慌忙:“你们不用在意小玉,她那边我去说,我想她一定会理解的。”

“姐,这件事我必须自己去,这是我的责任。”

珊没有接话,继续替哲明拭去泥土。背上两道剑伤变得显眼,是那次与土匪拼杀留下的。这些伤,他经历了许多,真的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他了。

换过伤口的药,珊端着木盆离开哲明的房间。心事并未消解,还有一个人。

斓心小腿的伤处理得很好不会落下残疾。“珊姐有事吗?”先声问了。

珊进了来,看着换过衣裳的斓心,不自觉得会得到同样的回答,故迟迟没有开口。“你对他怎么想?”末了问得一个连自己都觉得奇怪的问题。

怎么想。这里面有很多话可以说不知她问的是哪一话。斓心不会猜他人的心思,“我想先见见那位叶姐姐。”的确和哲明一样。

珊呆呆看着斓心。没有女人愿意把自己心爱的人与他人分享。所以,哲明的话里能听出决绝,他是为了心爱的人决意了解前缘,可是眼前这个女孩似乎准备为了心爱的人容下另一个人的存在!

曾经问过小玉,为什么这样付出。她说,“这一生都不可能做他的妻子,他这一生也都不可能娶我为妻。但从决意爱一个人那一天起,付出就是全部。把彼此放在心头,忘掉自己,想着彼此!他不能说,他只这样做;我不能说,我也只这样做。”

他们正是这样认真的为对方着想!也许不需要推手,是我多虑了,等到那一天我一定会为他们风风光光地操办婚礼。

那么,就不能放过那个人!

“珊姐,怎么了?”斓心看到珊的眼光又变得锐利,只怕起了杀伐之心。

“没事,只是想起小弟他还有个仇人,回去不免要大战一场。别担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们,这个人由我来了结。那时再好好为你们操办婚事。”珊面上是微笑,却不住发出寒气。

斓心知道是好意,但这股寒意不觉便透进心胆。是什么样的经历让她变成这样。热情时如烈火,杀心起如寒冰。牵起珊的手,“姐,别这样都放在自己身上,你还有我们……”

珊身上的寒气清扫一空,又呆呆看着斓心。

她的手很暖,带着幸福和爱拥抱在寒夜中颤抖的我,安心温暖。

“真是,我都有点嫉妒了。你的话姐姐记在心上,好好休息。”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命运的起点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初之业火(2)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