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尘封的生日留言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5:39 S

11月5日晨 星期三 晴

昨夜凛练琴练到很晚,她练的非常用心,可大概是太久不碰的原因吧,练习的效果不尽如人意,拉错的次数很多,还有几次跑调,气的凛差点发飙将拉弓摔出去。

我不知道凛为什么突然要重拾小提琴而不是钢琴,但原因并不重要,只要凛能有想做的事情就是好事,而且我会弹钢琴,如果有机会能和凛合奏《爱的忧伤》就好了。

额,《爱的忧伤》好像有点不合适,到底哪里不合适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我觉得,如果说出来的话凛肯定会发火,不过我是真的喜欢这首曲子,这首曲子有灵魂。

——星的系统日志第22页

天还没亮,星就收到了小梦的私信,邀请他和凛再去霞山玩,她和孩子们也会去。

凛起床后,星将小梦的邀请转告,本以为经历过被孩子们讨厌这件事,凛会考虑甚至拒绝,但令人惊讶的是,凛居然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洗漱吃过早饭,星本想呼叫珞珞开车送他们去,谁料凛却说不用,她有车,只是从来没开过而已。

凛居然有车,原来那个所谓的车库不是摆设!

通过全掌纹和秘钥解锁,将驾驶权限移交给星,一辆落满灰尘的小巧流线型超导磁悬浮轿车从车库滑了出来。

车的造型优雅精致,通体洁白如雪,映着朝阳反射出宝石般的光芒,光滑的表面隐约可见羽毛纹样,属于高档的白天鹅系列,价格不菲,是她父亲三年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可惜的是,送来的只有礼物,没有邮件,没有贺卡,甚至连只言片语都没有。

所以凛从未碰过这辆白天鹅,一直将其锁在车库里蒙尘,以表示自己对父亲的厌恶和抗拒。

“尊敬的用户,欢迎您初次使用白天鹅7号,现在将自动连接公路安全导航系统,为了您的安全推荐您使用自动驾驶……”

标准的女音响起,电子屏幕上浮现出职业装女性的半身全息影像,下方是进度条,只用了半秒便显示完成对接,屏幕变成了全系缩略地图。

星坐在驾驶座,凛坐在副驾驶,随着噼噼啪啪的清脆响声,安全带自动一截截伸出将两人扣紧。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代的汽车智能系统是不会询问你是否愿意系安全带的,如果强行拒绝将导致汽车无法启动,由于这一点,交通事故的伤亡率直线下降。

指定霞山为目标后,全息图上出现了一条红线,标准女音再次响起:“确认自动驾驶,目标霞山,预计将33分56秒后抵达,祝您旅途愉快。”

悬浮车稍微前倾,后方的蓝光微微闪亮刚要启动,另一幅图像从全息图上方弹了出来,放大显示在两人面前。

图像来自一段预存的录像,画面中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透过落地玻璃窗外的风景能判断出楼层很高很高。

茶几上摆着个双层大蛋糕,蛋糕上插着十六支生日蜡烛。

蛋糕后面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个打扮正式的中年男人,正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双眼望着镜头,表情显得有些犹豫,可不正是昨晚出席新闻直播访谈龙先生吗?

“怎么不……”凛没感觉到后坐力,刚张开口就蓦然僵住,他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那个很多年没见过面的父亲的声音。

“凛,今天是你的十六岁生日,生日快乐!”龙先生对着镜头笑了笑,这竟然是一份尘封了接近四年的生日祝福。

“虽然你已经两年没和我联系过,虽然你讨厌我甚至恨我,但我身为父亲,怎么会忘记女儿的生日呢?我还记得你出生的时候那白白胖胖的可爱样子,当时你躺在她怀中咯咯地笑,大家都夸你的眼睛好看,随母亲……”

“关掉!”凛突然一声低喝呼吸加快显得特别激动,双手也紧紧握着甚至在轻轻颤抖。

星没有照做,因为他知道不该照做,凛心中的伤和痛,还有他不知道的部分,他必须去了解,才能帮凛治愈,最终让凛恢复阳光,露出笑容。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知道你不想听。”画面中龙先生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你能看到这段录像,证明你接受了我的礼物,我会很高兴的,如果你没有看到,那就让它尘封在这里吧。”

最后深吸口气,龙先生站起身,在关闭录像前,他犹豫了一下低声说:“凛,她的事情我无能为力,我不指望你能理解,我只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唉……”

叹息声中,画面消失,录像播放完毕,这段尘封了接近四年的生日录像终于因为小梦的邀请而得见天日。

悬浮车悄然启动,可车中却一片沉默,昨夜星就发现凛和龙先生关系似乎很不好,生日段录像更证明了这一点。

通过录像推断,凛是十四岁和她父亲闹僵的,原因应该和龙先生口中的那个“她”有关。

她是谁?是凛的母亲吗?亦或是其他和凛有关的女人?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女儿和父亲这么长时间不联系?难道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血浓于水更难割舍的吗?

“凛,那个她……”星试探着打破沉默,却被凛直接打断。

“不要问!”凛的语气很冷很坚决,如断冰切雪毫无转圜余地。

“如果……”星刚刚开口就又被凛打断,这次凛的反应比较大,直接用手狠狠砸在小提琴盒上发出咚的一声。

“说了不要问,你烦不烦!”凛的情绪有些失控,声音很高,长发都随着动作扬了起来,这让星更加担心。

连被他摸头扑倒凛都没有发大脾气,却因为父亲的几句话大发雷霆,这证明凛的内心深处,有一块比失明的双眼更深更痛的伤口,足足五年依然没有愈合,受到刺激后还会疼的流血。

他真的很想抚平这道伤口,可凛不给他接近的机会,凛守着这条依旧如新的伤口,用接近六年的时间砌成牢不可破的城墙,将自己的伤痛和回忆牢牢封在了里面,除了她自己,任何人都进不去。


PS:(从现在起,我不是老希,我是小希,是不是感觉清新多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重逢与星空之下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